1 person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4 months ago

這個ICU醫生陳志金的FB很值得大家去看一看:
會擊垮我們的是人性,不是病毒!

每次台灣在面臨重大危機時,像SARS、八仙塵爆... 總少不了一些負面指責「受害人」的聲音,此次台灣首例「武漢肺炎」的病人,也是受到多方的指責:「她太自私了!」「得病了還上飛機?不顧別人死活!」「在中國爽賺錢,生病就會知道要回來害人?」等等許多不堪入耳的話。

其實,民眾會有這樣的反應,也是人性,背後的原因當然是「恐懼」!

我親身經歷過SARS,不是在南部的「外圍地區」處理「疑似病例」,而是在SARS的核心重災區,處理最嚴重的病人!台大總共收治全國40%以上的病人,那年我是台大胸腔科總醫師之一,我們兩人一組,每天巡視掌握確診病例的病情進度與治療建議。每天都有好幾回的「未爆彈」! 台大也經歷了創院108年以來首次關閉急診二週的紀錄!全院病房空盪盪的、許多常規手術都取消了,大家都自嘲說,只剩下胸腔科和感染科醫師在上班,其他醫師則在家裡自主管理。

那100多位受感染的醫療人員,不只是數字,而是我身邊的同袍、師長。
看著戰友們,一個個相繼發燒,被隔離,我們每天透過電話,瞭解身在隔離房的同袍/師長的情況,除了語氣中的擔心,完全聽不到他們絲毫的抱怨,是被誰誰誰傳染的~

那11位殉職的醫療人員,不只是一個個的名字,而是我曾經熟悉的故事,記錄著他/她們每天的變化。
病人一個個,因為病情惡化從外院轉來,然後一個個離去~

所以,我想,我應該有資格和大家談談重大疫情的「人性」這件事!
SARS時期的「三零」事件、和平封院、中央地方不同調等等有關政治「人性」問題,我就不談了!

面對未明的疫情,大家當然都會害怕,但是,過度的恐懼卻會綁架我們的「理性」,讓我們說出不適當的話、做出不適當的事!

面對疫情,大部分的醫療人員,都是義不容辭的,我沒有看到逃兵!
我負責整理前7位SARS病人的X光在景福館報告的時候,會場是擠滿了北區的胸腔和重症醫師!大家不會因為台大有SARS病人,就不敢來台大參與學習SARS的診斷與治療。台大在辦全院宣導時,大家也都戴著口罩把講堂擠得滿滿的!為什麼大家都不怕,因為,我們相信,生病的同仁不會隱匿,會主動被隔離,大家也都會全程戴好口罩、做好防護!

這一天,我第一次登上報紙的頭版,隔著口罩,仍然可以看得出那憂心的眼神!
這一天,Carlo Urbani (首位留意到SARS是一種全新傳染病的醫生)過世了~ 而這一天,是我生日,我才新婚兩個月,跟我太太說,我這段時間我都不會回去~

醫療人員因為瞭解,而不會過度恐慌,但是民眾就不是!

有民眾因為知道我們是醫療人員,叫我不能進去餐廳用餐,有些語氣委婉、有些則惡言相向!

甚至還波及了同仁的小孩,學校、家長得知小孩的父母是醫療人員,竟然勸孩子不要來上學!

民眾家中有人被隔離了,全家都會被鄰居排擠!

這些都是因為無知而產生的過度恐懼,這些都是人性!

所以,加強對民眾的宣導,減少民眾對病人、甚至是醫療人員及其家人的歧視,很重要!

當社會出現過譴責被感染者的時候,會出現什麼問題?
疑似被感染者,會因為害怕被歧視、被攻擊、被隔離,而選擇隱匿不就醫!
SARS期間,就發生過一件因為病人害怕被診斷出來、害怕被鄰居知道,而連夜從台北坐客運南下就醫!結果造成同車多人被感染!

還有,SARS初期,民眾因為恐懼而大量採購口罩囤積,讓醫療人員嚴重缺乏口罩使用!請把口罩留給真正有需要的人使用~不過現在不容易發生這樣的事情,各醫療院所都有足夠的備量!

病毒雖然可怕,但是,人性、無知,更可怕!
請停止譴責、歧視、排擠感染者及其家人!
我相信對疾病的正確認知,能夠避免我們成為比病毒還可怕的人!

曾經我們也以為SARS是世界末日,但是,我們撐過去了!
唯有我們大家摒棄互相的猜忌與不當指責、團結一致、對疾病有正確的認知、配合防疫政策,我們才能戰勝病毒!

病毒會挑選人性最脆弱的時候,乘虛而入!

Please login first.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Similar messages


昨天談經濟學,今天談第一線醫療機構。 至少五天前,我就聽聞第一線的醫療院所,缺口罩的新聞。只有幾盒、每人一天一片。 後來衛福部發新聞稿,說口罩會給醫療院所、放心充足。我真的以為,這幾天,已經充足了。 但是,昨天不少網友留言,許多大型醫療機構,醫師護理師仍然卻口罩!我詢問了北醫、榮總、新光還有幾間的護理師朋友,她們分別說,一人一天一片、過年以來只進了一次、要重複使用或庫存量低...有護理師拿了家中放了七、八年已經泛黃變色的口罩出來用,還被病人詢問為什麼口罩顏色不同?(還有更誇張情形不表了) 其中一位朋友反應:「醫院幾乎每天都要跪求衛福部!」 查詢資料,至2月5日,全台尚有128家地區級以上醫院口罩庫存量低於安全儲備量! 🔷 先看三項事實基礎: 日產約400萬片,中央政府三分之一給醫療防疫公務,約130萬片;三分之二供民眾使用,約270萬片。根據衛福部的名單、每天配發與實際郵差日送統計,日發約160萬片。疾管署2/5稱,1/31到2/5,已發255萬片口罩給醫療防疫需求。 三項事實衝突。 首先,270-160,民用的110萬片去哪了? 其次,日供醫療用130萬片,然而1/31到2/5,僅提供255萬,剩餘又去哪了? 中央統購後,還有些口罩去哪了?可以接受是統計誤差、或生產與釋出及配送時間落差、或者政府為了應急自行囤積,抑或是中央發了但是縣市政府作業遲緩?(台北市在2月3日稱釋出20萬片口罩,然7號、8號才真正開始配發。) 種種疑問,都需要政府三個字; 說清楚。 真的每日釋出130萬片給醫療及防疫公務? 還是130萬片仍然不足?若130萬不足,就該調整,不僅配三分之一,而是配二分之一。 🔷 一群立委及官員呼籲大家不要買口罩,留給一線醫療人員。立委十分惡劣。 醫療院所必須口罩,早在政府扣下的三分之一範圍,普通人不到藥局買,就是下一個排隊的買走,頂多是留給病人,也不會分給醫院。 官員立委明明知道,還要欺騙民眾,藉機攻擊馬韓柯,噁心至極。與當初為了捍衛口罩禁止出口、要對「呼籲不戴口罩」提告的,幾乎是同黨、同一群人。 口水一堆,不如把配給立委的口罩捐給醫療單位。我身為議員,北市議會於過年期間配給一盒,也無更多,我尚未使用,拋磚引玉,明天捐給有需要的醫療單位。 🔷 我的建議: 政府應公開近半個月口罩生產及配給量,並落實配給醫療院所及防疫公務之口罩,必要增加配給之比例,至於民用部分,至少開放進口販售,解決短卻問題。恐慌只是一時,提高價格,減少搶購、增加供給。 政府也必須降低當前口罩廠的稅收或提供其他優惠,我與之毫無利益關係,只恐善心不能持久,有利才能擴大生產。
1 occurrence2 responses4 months ago

台大醫團契訊息 給各位參酌: 近一年內盡量避免與得過新冠肺炎的人近距接觸,或會面或在一起吃飯。 千萬要有防護意識,不能鬆懈。 一. 屍體解剖顯示: 1. 重症新冠肺像 “SARS+AIDS”。 多位醫生認為,出院後核酸檢測返陽的情況,不是複發,而是未治愈。這與新冠肺炎的特點有關。 2. 免疫系統也幾乎全被摧毀。 “SARS 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AIDS 病會破壞肺与全身免疫系統。新冠肺炎對危重症病人的損害,像SARS 加 AIDS病 3. 急性肺損傷是SARS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但是,【多器官衰竭】是新冠病毒重要死亡原因。 二.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醫師,在屍檢結果出來後,帶領團隊進了行案例討論: 1. 一些出院的重症病人,通過血液檢測發現: 淋巴細胞指數沒有恢復正常水平: 他們的免疫系統並沒有完全恢復。 2. 在目前的出院者: 核酸檢測是陰性,但免疫系統很差,並沒有恢復,在出院後很容易返陽。 3. 出院的病人可能會像B型肝炎病人一樣,長期帶病毒生存。 4. “現在要考慮的是,這種帶病毒生存的病人,是否具備傳染性。” 三. 多位第一線臨床醫生認為: 1. 之前所有的醫療資源,集中救急性期新冠肺炎病人。當出院病人增多,重點需轉向出院病人的管理問題。彭志勇說: “我們將會隨訪一年,看新冠病人出院以後怎麼變化的,病毒有沒有傳播性,周圍的人有沒有受影響。 2. 從這個角度講,這場有關新冠肺炎的戰役,遠未結束 所以建議: 在 今後至少一年中,外出戴口罩,盡量避免聚會或滯留公共場所。
5 occurrences2 responses19 days ago

美國大紐約染上新冠狀病毒網友,詳盡分享真實經歷過程。希望對於沒有經歷過各位,對認識病徵能有些幫助。 以下是原文: 三月初的一天,當我無意中發現兒子在西班牙某地的時候,我知道我家這次在劫難逃了。 瘟疫已經在西班牙肆虐,嚴重程度當時在歐洲僅次於意大利,兒子這時候跑西班牙去幹什麼呀? 去年夏天開始,兒子大學畢業後在美國西岸一人生活工作;我們住東部,來往自然大大減少。 多年來,我家一直可以用手機互相查找位置;但是誰去了哪兒,我們從不刨根究底。 兒子去西岸後,有時忽然關了手機定位,我們知道,兒子有時候喜歡做野地露營、攀岩等風險較高的事,很可能又哪裡冒險去了。 兒子知道分寸;我們擔心也沒用。 這次,兒子帶了太多的電器,只要有一樣忘了關定位,我們就可以看到他的位置。 得知兒子在西班牙後,我們決定: 一,不告訴他。 真玩起高科技,我們可不是他的對手。他會立即關閉所有定位,萬一他真出事,我們上哪裡找他? 二,我每天留截屏,紀錄下他的行蹤,萬一他在一家醫院長時間停留,我就立刻飛去西班牙。 兒子並不是旅遊新手,已經幾次一人在異國他鄉闖蕩。 但是兒子畢竟大學剛畢業,還改不掉大學生的窮游習慣;他喜歡住青年旅館,便宜,又能遇到各種年輕人。 這次,他又是每天住青年旅館。那種集體宿舍型的地方呆久了,不得新冠病毒才是奇跡。 終於,三月中旬,兒子出現在西班牙某機場。 第二天早晨,兒子到了紐約JFK機場;不知道這是他的終點站,還是要轉機去西部。 太太裝著和兒子聊天,先發短信,再通電話。 兒子自己說出他已在JFK機場,準備從Airbnb 租個小房間,住幾天再回家。 「回家吧!在家裡隔離一樣的。」太太和我都這樣對他說。 掛了電話,我們迅速行動。 我家的主臥室大,不僅帶有獨立浴室,還帶個書房,我們放了健身器材。 我到地下室把一個折疊桌子和一張轉椅拿到主臥室。到時候,我們隨時送食物,兒子吃喝拉撒、上班、鍛鍊身體全都不用離開主臥室。 Airbnb 哪裡比得上! 我家離JFK機場約兩個半小時至三小時車程。 我開車去接兒子,太太則在家打掃衛生、燒菜,做各種準備。 我開車到機場接人區後,戴上N95口罩,戴上醫用乳膠手套;兒子見到車來,戴上他自己準備的N95口罩後才上車。 沒有握手,沒有擁抱。 兒子坐到後座,我開車,回家。 近兩個星期的擔憂終於結束了! 一路順利。 只是,一大段高速公路,不可能總開著窗;但是我還是過一段時間開一下窗,換空氣。 到家後,兒子立刻進主臥。 從那時起,我們把飯菜、水放在主臥門口的凳子上,兒子關禁閉,基本不出主臥室。 兒子承認有點不舒服,但是不願意詳細說,可能怕我們擔心;他不願意去檢測,說自己年輕,熬一下就好了,把檢測盒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美國的大學把孩子都教傻了;沒辦法,由他去吧。 畢竟,就在一個屋檐下,我們天天盯著問著,醫院又近,不怕。 發病確診 兒子回家後,我睡兒子臥室。 那裡的床墊最硬,腰酸背痛的時候去睡上兩天,自然就好。 可是,大概從第三天起,我早晨起床後就覺得腰酸背痛。 唉,大概真的老了,不適合再睡這種硬床了。不過,就幾天,忍一忍吧。 又過了一個星期左右,一天中午有點餓,我去凍箱打開了一盒從Costco 買的chicken pot pie,加熱後一嘗,怎麼這麼咸?吃鹽一樣! 嗨,疫情期間,Costco 貨物的質量也不穩定了,肯定是這一大盒都有問題。 四月一日左右開始,兒子回家後的第三周,我感覺感冒了,有點發燒。 簡單,吃點DayQuils ,壓一下;好一點;過一會兒又不舒服,DayQuils 似乎不夠,那就晩上睡覺前吃NightQuils,睡個好覺。 等到四月六號,我知道自己抗不過去了,給家庭醫生打電話,醫生問了幾句,說你先自我隔離,看會不會自己好轉。 第二天,不見好轉,而且有加重的趨勢。我再打電話;這次,家庭醫生建議我立刻去醫院急診室。 我自己開車到醫院,停好車,戴好口罩,到醫院急診室。 門口兩個人不客氣地攔住我,問我要幹什麼?廢話,不舒服,家庭診所關門,只能上這裡來。 這門我過去進過多次,以前從來沒有人攔的。 待我報上姓名,兩人立刻語氣大變,熱情地指著地上的箭頭: 你的家庭醫生已經來過電話了,我們正在等你呢! 你順著這個箭頭走,看那一大片帳篷,到帳篷門口等著。 一大片帳篷佔滿了一個停車場。 我進到裡面,發現才就我一個病人。 郊區有它的優勢,連醫院都總是半空的。 等做完各種檢查,一個醫生過來問我: 最近有沒有腰酸背疼?有沒有味覺變化?頭兩個問題就直擊要害! 原來這幾天我的腰酸背疼與床無關,原來chicken pot pie沒問題,我冤枉了Costco! 醫生接著說,你的症狀很像新冠病毒,但是片子顯示你的肺沒有問題;你先自我隔離,如果呼吸困難立刻來住院;大約兩天後會有化驗結果。 醫生開了Plaquenil。 根據藥方,第一天吃兩次,一次兩片。 我剛吃了兩片就覺得不好,想吐,頭暈,反應太大。 一查,原來那就是川普總統推薦的藥。不吃那藥了。 不管醫生開的還是總統推薦的,副作用大,我感覺吃了簡直沒法活;再說,醫生開藥時一再強調現在所有治新冠的藥都是試驗性質,沒有把握;既然這樣,至少給我個副作用小點的。 第二天一早醫院來電話。 一聽到是醫院打來,沒等她開口,我就知道結果了。 美國的醫院從來這樣,化驗結果沒事,他們不急著告訴你;一旦確診什麼嚴重的病,他們會立即想方設法找到你;說好過兩天出結果,第二天一早就來電話,絕對不是好事。 果然,醫院護士說「你被確診了」!哦,從今天起,我正式進入官方統計數字。 居家抗疫 當天,兒子搬出主臥室,結束他的隔離;我搬進去,正式開始我家的第二輪抗疫。 確診之後電話一直不斷。 家庭醫生、醫院醫生、縣衛生局等等部門,都強調一點: 如果感覺氣急,馬上住院去! 我要求醫生換個藥,自己建議開普通的消炎藥Z-pak。 那藥我過去用過幾次了,從來沒什麼不適反應,它也是治新冠的試驗藥;都是試驗用藥,自己指定藥物,至少不受罪。 醫生馬上同意換藥。 (當時還暗自決定,如果高燒不退要住院,我就立即要求用「人民的希望」。 不給?我會寫下:用了不好自己負責,不給死了家屬馬上告醫院!) 一次,家庭醫生跟我通電話後直接打我太太手機: 我聽著你丈夫的聲音不對,有點氣急,趕快去住院吧! 我不去。 住院的最大好處是隨時監督呼吸,這我自己也能做到。 房間里多走幾圈,感覺一下不就測出來了? 我覺得自己還是輕症,病床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美國這些年把我也教育傻了。) 再說,萬一真需要住院,醫院也就十分鐘路,不怕。 確診後的三、四天是最難熬的。 渾身酸疼,頭暈,發燒不退,吃Tylenol 退燒藥,但是過一會兒體溫又到38.5度。 )也許,Tylenol 讓我的體溫不超過38.5。不好說。) 病最重的時候,半夜起床,覺得家裡東西的形狀都變了。 水龍頭底下的水池,怎麼變淺了?去看電腦,屏幕的比例不對,變方些了。 打開電腦,字體的font 全變了。 我知道問題嚴重,趕緊繼續回床睡覺。 (後來一個醫生朋友告訴我,看來這病毒真是厲害,影響了整個人的神經系統,味覺視覺系統都受影響了。思維繫統呢? 不知道。反正本來就不聰明,將來多一個反應遲鈍的藉口;先不去管它了。) 身體有時打寒戰,冷得渾身發抖。 馬上衝進浴室,哆嗦著衝淋浴(多年習慣,上床前洗澡),哆嗦著擦乾身體,搖晃著跑上床,牙齒打架抱著厚被子想:會不會就這樣走了? 這樣走不行! 於是我把得病消息告訴了極少幾個人。 朋友太多,又不想發微信朋友圈,只能告訴幾個人。 所有朋友知道後肯定都會來問候的。怕回復,沒力氣;不回復,沒禮貌。 一個朋友立刻給我寄來測氧儀。 普通的儀器,現在是市場緊俏貨。 我當時就流了眼淚。如果肺功能發生問題,血液含氧會下降,要立即吸氧;隨時監測含氧度非常重要。 吃飯像戰鬥。 沒食慾,吃了想吐,雖然沒吐。 不吃,身體的免疫系統就會敗陣;逼自己吃,慢慢吃,一頓飯吃上兩個小時。 這樣過了三、四天,體溫下降了,正常了,雖然仍然頭暈,仍然渾身無力。闖過去了! 四月十五日早飯,太太蒸了個雞蛋羹。 生病以來,第一次嘗到了鮮味! 雖然菜還是太咸,水果還是太甜,但是味覺肯定在慢慢恢復正常。 謝天謝地!沒了味覺,這日子能有滋味嗎? 從十六日起,我停用Tylenol ,盡量不用其他藥。 除了偶爾咳嗽,晚上有點頭暈等後遺症,身體基本正常了。 醫院說三天不用藥體溫正常就算康復了。 為了家人健康,我把三天改為十四天,到五一,身體沒事就自己解禁。 總結一下我的經歷: 一,這病的傳染力實在厲害。 從我發病的時間上推測,最大的嫌疑人是我兒子,雖然他從來沒有去看過病,從來沒有確診,連藥都沒吃過;可能是在我從機場帶著兒子往家開的近三小時車程里兒子傳給我的。 他到家後十四天里基本沒出主臥門。那三個小時,我們都戴著N95口罩(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合格產品),兒子沒有咳嗽,沒有打噴嚏,我還是被傳染了。 二,這病有兩個星期左右的發病過程(病毒慢慢繁植)。 忽然覺得腰酸背疼床墊不適,忽然覺得菜太咸水果太甜,都是早期症狀,要警惕了。 一般認為感染後十四天內發燒,這未必可靠。(兒子到家大約十六天後我開始感覺發燒。) 三,我只用了Tylenol (一個鄰居朋友送的,市場脫銷,真心感謝!)、Z-Pak 消炎藥,粉色的Pepto Bismol 對付偶爾的拉肚子,加上偶爾的咳嗽藥。都是最普通最便宜的藥。 最後感謝我的太太和兒子,感謝他們悉心照顧! 我隨時一個短信一個電話,他們馬上滿足我的各種要求。 感謝各位朋友,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送來了各種關懷!祝大家健康平安! 2020年4月18日記於美東一小鎮的禁閉室
12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1 month ago

用吉利德Gilead藥物治療的冠狀病毒病例可促進更廣泛的測試 通過 傑森·蓋爾 2020年2月1日GMT + 8上午9:47 輸液後華盛頓州的肺炎患者好轉 吉利德藥物是為埃博拉病毒開發的,但可能會與2019-nCoV戰鬥 首次報導使用吉利德科學公司的實驗性藥物對抗新型冠狀病毒,這鼓勵醫生支持對該藥物的進一步測試。 吉利德的remdesivir應用於美國的第一例病例,一名35歲的男子在他的2019-nCoV病毒檢測呈陽性後出現肺炎,並被送往華盛頓州埃弗里特普羅維登斯地區醫學中心的空氣隔離病房住院以進行觀察。 該中心首席醫學官傑伊·庫克(Jay Cook)在周五的電話會議上對記者說:“據我所知,這是世界上首例將此藥物用於人類對抗這種病毒的病例。” “當時,我們感到使用這種藥物的好處超過了可能存在的任何潛在風險,我們得到了他的知情同意。” 他的醫生週五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報導,在靜脈注射藥物後,患者的肺炎在一天之內似乎有所改善,並且沒有明顯的副作用。他們說,這一發現應鼓勵隨機對照臨床試驗確定其治療2019-nCoV感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該藥物被批准用於同情心理由。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Gilead)在一份聲明中說,它沒有在世界任何地方獲得許可或批准,也沒有被證明對任何用途都是安全或有效的。 吉利德說,這家製藥商以其抗丙型肝炎和艾滋病毒的抗病毒藥而聞名,它正在與全球衛生當局合作,通過“適當實驗性使用”雷姆昔韋來應對冠狀病毒的爆發。它還與個人研究人員和臨床醫生合作,藉以提供其知識和抗病毒專業知識,以幫助患者應對2019-nCoV。 華盛頓衛生部傳染病國家流行病學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說,Remdesivir是一種新型的所謂核苷酸類似物前藥,是在考慮到埃博拉危機的情況下開發的。 他在電話會議上對記者說:“全國的用途非常有限。” “我們確實知道該產品的製造商正在與中國合作進行研究,並將其與其他正在研究的抗病毒藥一起提供給海外。”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學主任兼兒科教授馬克·丹尼森說:對瑞姆昔韋和一種較舊的化合物稱為NHC的臨床前研究表明,兩者都具有廣泛的抵抗力,醫學上能夠抵抗“我們測試過的每隻蝙蝠以及人類和動物的冠狀病毒。” 丹尼森(Denison)及其同事使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贈款來篩選能夠抵抗多種冠狀病毒的化合物。他們進行的為期五年的研究發現,雷姆昔韋和NHC這兩種藥物似乎干擾了他們正確複製遺傳物質的能力,從而阻止了病毒複製。 丹尼森在電話採訪中說,他們的研究發現,這兩種方法都有望用於治療由SARS,小鼠肝炎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引起的感染。他說,他預測它們也將對2019-nCoV有效,可能作為預防和治療疾病的雙重療法。 已顯示抗病毒治療的組合可有效抑制HIV,同時避免出現耐藥菌株。 丹尼森說:“針對新興病毒的聯合療法是必經之路。” 這些都是令人興奮的藥物,它們各自獨立有效。當然,考慮多種獨立起作用的藥物組合是有意義的。”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知名主持人「陳文茜」昨( 3 )日於個人臉書上發文,表示台灣航空公司以「包機」方式接送第一批自中國大陸武漢返台台商。不過她就爆料指出,這台「危險包機」機上的航空人員,第一步徵求的方式是「自動報名」,而自己助理的妹妹正是該台包機的空姐之一。 陳文茜指出,助理與妹妹的父母都在很年輕的時候,因車禍,因罹患癌症,相繼過世。而該空姐告知家人要搭乘該「危險包機」時,也紛紛受到家中姊妹的反對,但空姐卻僅簡單回應「我自動報名」,更指出自己返台後會自主隔離 14 天。 陳文茜讚嘆該名空姐的勇氣,直呼「人人怕武漢新冠狀病毒,而這幾天網路滿佈謠言,其中竟然揑造狗貓也是感染源。被封城的武漢人絕望中為了救自己,一聽説狗貓也會傳染的謠言,有些毫不留情把自己本來疼愛的狗從樓上陽台活活丟下慘死⋯⋯當地也有社區趁著主人外出不在,把鄰居的貓給活埋了⋯⋯人因恐懼死亡而自私,因自私而殘酷。在死亡的恐懼面前,人是怯弱者。」 最後,她也呼籲廣大台灣民眾,表示「不要再傳播那些那些地點安置了被隔離者。是否在你家附近?(剛剛有朋友好意告訴我,可能在我家附近,我不客氣請他刪除,並且不要再傳任何訊息給他人)。此刻,請為受苦及死亡者祈禱。此刻,請優先祈願在日法德美聯手之下,可以早日找到有效的藥物及疫苗。」 貼文一曝光後,就引來 2.6 萬人按讚,更有上百人留言,感動直呼「在這顯惡的時候,良善更顯重要。祝福這位妹妹也謝謝她」、「任務重大,希望所有包機上的人員都平安,祈禱」、「感謝第一線勇敢善良的組員,祝所有包機上的人員平安」、「這瘟疫讓人看到人性的黑暗面,也看到人性的善」。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分享:新型冠狀病毒是基因組序列最長的病毒之一,全長29847bp、並容易變異! 冠狀病毒是由單一RNA構成、非常容易出現變異。到目前為止,約有15種不同冠狀病毒株被發現,人在感染後,會表現從普通感冒到重症肺炎等不同臨床症狀。 其中4種會引起普通感冒的呼吸道感染徵狀、分別為229E、NL63、OC43、HKU1、 死亡率約為 0.02%、但是另外有兩種變異的重症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和SARS ,則造成高死亡率、約9.6%。 引發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則是最新的變異、介於流感與重症冠狀病毒之間,死亡率約2%。 武漢新冠病毒 (2019-nCoV)的受體是ACE2, ACE2作用主要是angiopoietin II, ACE2 和 ACE分別具有擴張血管和收縮血管功能,共同維持血壓狀態。 ACE2主要存在腎小管上皮細胞 、腸上皮細胞、肺與氣道上皮細胞,2019-nCoV利用 ACE2作為入侵受體。經由肺細胞感染入侵、導致肺血管permeability 改變、肺水腫、肺功能惡化,最終引發 ARDS。 男性華人ACE2 表現比較活躍、由於nCoV 對ACE2 的精准攻擊、所以華人比較容易感染冠狀病毒、或導致死亡。17年前全球感染SARS冠狀病毒人數共8437例,而華人感染佔比高達92%。這次 nCoV 感染至今超過 15000例、華人超過95%、死亡案例100%都是中國人、而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中原地區(湖北), 男性死亡率是女性的3倍。 所以冠狀病毒也有種族與性別感染偏好。 ... Feb/01/2020 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發表一篇美國首例確診病例的診療過程以及臨床表現。 事件記錄如下: 1月19日,35歲武漢中國人探親後返回美國,在美國華盛頓的醫學中心診治、因重症治療無效、醫院才嘗試聯絡Gilead 藥廠、使用其仍在研發中的抗RNA 病毒藥物Rendesivir。 結果效果與以往試驗在 MERS與SARS 一樣、病人ㄧ天後就恢復血氧。病人病情康復神速! 美國制藥公司Gilead針對SARS與MERS 冠狀病毒研發治療藥物, 名稱是Rendesivir。 Gilead宣佈: 對Rendesivir的研發仍在開發中,尚未獲得任何國家的上市許可。 但是,因為本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藥廠支持下、2020-02-02 ,大陸開始執行270名收案的Rendesivir臨床試驗。預計開始收案時間為2020年2月3日,預計於4月27日結束。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這是中國官方會議上,簡報的一部分。應該不會是有心人造假的資料。光光武漢一個城市,就有超過13家醫院🏥,合計超過500名的醫護人員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這是一個典型「醫療超載」(Medical Overload) 的例子。我用最簡單的例子解釋給大家瞭解: 1. 10個醫護人員👩‍⚕️照顧1個病人;病患能夠得到很好的照護,痊癒的機會很大,甚至完全健康出院。 2. 10個醫護人員照顧10個病人;每個病患能夠分到的時間與照料相對變少。醫護人員的負荷增加,照顧品質肯定下降。短時期內免強可以撐住。10個病患中,可能只能救回7-8個。 3. 10個醫護人員照顧100個病人😱😱😱(現在的武漢就是如此)。不但病患無法受到基本的照顧,連醫護人員都會跟著賠了進去😭😭😭。 新型冠狀病毒並不可怕,尤其是病發初期;只要有完善的醫療體系支持,是可以治癒的👌👌👌。 小小的天災,最後搞成大大的人禍 強ㄚ,我的中國。 下一個 medical overload 的地方,應該就是香港🇭🇰了⋯⋯香港加油💪 台灣最珍貴的醫療體系與資源,應該留給最重要的人。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英國耳鼻喉科醫師研究指出,嗅覺、味覺無端下降,很可能都是 2019 冠狀病毒疾病(武漢肺炎)的染病徵象,即使沒有其他症狀,也應接受採檢與隔離。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一名確診 201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媽媽聞不到孩子尿布臭氣薰天;平常每種調味料都可秒辨的廚師嗅不出咖哩或大蒜氣味,食物嘗來也感覺淡而無味;有人則對洗髮精的甜香或貓砂的臭味毫無感覺。 厭食、失去嗅覺、味覺異常,都是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特殊徵象,甚至可能是感染標記。 英國耳鼻喉科醫師 20 日援引全球各地的同行通報,呼籲失去嗅覺的成年人就算沒有其他症狀,也應自我隔離 7 天,以免散布病毒。 英國鼻科學會(British Rhinological Society)主席霍普金斯(Claire Hopkins)教授在電郵寫道:「我們真的希望讓人注意到這是感染徵象,嗅覺喪失者應自我隔離,這樣可減緩傳播和挽救性命。」 她和英國耳鼻喉科協會(ENT UK)主席庫瑪(Nirmal Kumar)發表聯合聲明,敦促醫療照護工作者治 療失去嗅覺的患者時使用保護裝備,並建議不進行非必要的鼻竇內視鏡手術,因為病毒會在鼻子和喉嚨複製,進行鼻竇內視鏡手術可能引發咳嗽或打噴嚏,讓醫師暴露高量病毒中。 霍普金斯表示,英國兩名感染武漢肺炎的耳鼻喉專家現在病況危急,而來自疫情發源地武漢的通報先前即有警告,大批耳鼻喉專家與眼科醫師染病甚至病死。 英國醫師引述其他國家的通報,採大量篩檢防疫的南韓,2,000 名驗出確診的患者裡有3成出現嗅覺失靈。 美國耳鼻喉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Otolaryngology)官網今天張貼資訊指出,越來越多通報顯示,失去嗅覺、嗅覺變差或失去味覺是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重要症狀,許多失去嗅覺與味覺、卻沒有其他不適者,最後都驗出病毒陽性反應。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耳鼻喉科助理教授凱伊(Rachel Kaye)也說,重災區紐約州紐羅希(New Rochelle)的同僚最先警告她,嗅覺喪失與染疫有關,說有的病患起初只是嗅覺有毛病,後來真就驗出陽性。 義大利重災區的醫師也得出結論說,失去嗅覺味覺或許是跡象,讓人知道,一個除了失去嗅覺味覺外身體健康的人其實可能帶有病毒,會傳給其他人。 義大利布雷西亞(Brescia)1,200 名住院患者有 700 人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住院,醫院心臟內科主任梅特拉(Marco Metra)說:「住院者說法幾乎如出一轍,你問患者們,老婆或老公狀況怎樣,他們會說『我老婆剛剛失去嗅覺和味覺,除此之外還好』,此時伴侶很可能已被感染,還以非常溫和的方式傳出去。」 研究德國群聚感染的醫師則說,約半數患者有嗅覺或味覺障礙,雖然感覺喪失通常都是在呼吸系統疾病出現第一個症狀後才會表現,但可根據嗅覺或味覺障礙狀況,來區分誰該受檢。
2 occurrences1 response2 months ago

新型肺炎潛伏期到底傳不傳染?冬季感冒高發,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網路上醫生分享的在家治癒經驗可以效仿嗎…… 春節期間,總檯記者董倩對國家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著名傳染病專家李蘭娟院士進行了獨家專訪。 今年73歲的李蘭娟院士曾在非典、甲流、H7N9禽流感等傳染病事件防控中有重大創新和技術突破。這次新型肺炎爆發,她作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赴武漢聽取了有關防控情況彙報並檢視現場。 新型肺炎只有通過呼吸道傳播嗎? 總檯央視記者 董倩:到現在這個階段,這個病毒傳播的途徑,我們到底心裡有數了嗎?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基本上現在比較明瞭,呼吸道的傳播是肯定的,另外有沒有通過血液傳播、糞便傳播、汙染物品的傳播,這方面還需要進一步的證實。 潛伏期到底傳不傳染? 董倩:您說過病毒潛伏最長期也就是14天,那麼這14天裡面有沒有可能也傳染其他人了? 李蘭娟:這個事情我也一直在調查和了解,目前發現還是有的,在潛伏期也有可能傳染給其他人。所以在接觸(病源)14天以內,我們要對他進行醫學觀察和相對隔離。 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顯示,新型肺炎以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狀少見。那麼在冬季流感高發期,民眾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呢? 董倩:得了普通感冒和不幸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表現有什麼不一樣? 李蘭娟:目前早期的症狀是非常相似的,有的發燒、有的乾咳,有的呼吸道症狀,發燒以後乏力,甚至有的還有點消化道的症狀。所以我們要鑑別的話,最重要的就是咽拭子取個樣,做個病毒的檢測。現在技術非常好了,能報告你是甲流還是乙流還是新冠狀病毒,非常清楚。 董倩:到哪兒去做這件事? 李蘭娟:每個醫院流感病毒都應該可以檢測,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試劑應該定點的醫院也有了,都能檢測了。 輕症患者均可居家隔離治療嗎? 最近,被感染新型肺炎醫生在家自我治療並治癒的新聞頻頻被報道,這是否意味著,輕症新型肺炎患者可以居家隔離治療呢? 董倩:您建不建議,如果看到早期的跟感冒差不多的症狀,自我隔離自己在家治? 李蘭娟:因為最近剛好有個醫生報道了自己在家裡自我干預後完全治癒的情況,我覺得也有他一定的道理。因為他本身是醫生他自己懂,所以是不怕的。他知道自己的情況不會加重,那麼在家裡休息得比較好,吃得比較好,康復得比較好。但是在沒有醫療條件的情況下,還是住院更加安全一點,因為定期要複查胸部的片子看有沒有加重。你自己不是醫務人員,對自己情況不瞭解,肺部的炎症發展如果比較快,還是要在醫院裡治療。 李院士在採訪中表示,免疫功能低下、老年人等更容易感染或轉變成重症患者,這部分人需要格外重視防護。春節期間,她建議民眾不要參加大型聚會,少去人多密集地區,勤洗手,戴口罩,保持室內通風。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人生的苦是很多人無知的結果,不願意接受新資訊,不給自己機會只有困在痛苦之中。 親愛的朋友們~~ 我是一個醫生但是在醫療體系那麽久了,常常有一種聲音困擾著我,醫生到底是救人的志業?還是害人的職業? 當一個病人沒了呼吸,沒了心跳,在醫院裏經由醫護人員的搶救後恢復了心跳與呼吸,但也因為到達醫院前已經缺氧過久所以搶救後雖然恢復心跳與呼吸但也只是個~植物人。醫生救了他嗎?醫生害了他嗎? 當一個病人因某種原因需要洗腎,經由醫師安排從一個星期洗腎一次慢慢變成一個星期洗腎兩次⋯⋯三次⋯⋯變成天天都需要洗腎,是醫師將病人治好病了?還是醫師將病人越治越嚴重了? 慢性病又為何要一直拿藥吃且吃不能停呢? 成幾何時,每位醫師拿到醫師證書時都以為自己是上帝派來的天使,一次又一次的在閻王手中將病人搶救回來,但經過日積月累的搶救後,茫然了。醫生到底是救人的志業?還是害人的職業? 2018/6/28初次接觸到purtier 造成我內心深處的激盪,為什麼傳統醫學那麽多的困擾卻在口服幹細胞裡找回健康。為什麼愛滋病經過了四十幾年醫學界藥物界聯手研究卻無法找到解藥?拜幹細胞療法愛滋病患目前已經成功治癒三個案例。內心的激動無法用筆墨形容。 在38團隊林金瑩大哥的指導下我深深體會到力匯人的愛心,耐心與信心,在此願將餘生造福更多更多更多的普世大眾。 你想獲得健康~我給你(妳),你想獲得財富我幫你(妳)。任何會議~你在,我在。任何活動~你不在,我依然在。夥伴們我等著你來超越我,證明你自己絕對能夠,只要你想要你絕對能。我一定要走這一條路,讓我也看到你的決心,我將全力以赴的協助你走出美好的未來。我們共同給人健康、給人青春、給人美麗、給人快樂、給人財富,共創富而有愛的大家庭(族)。 Mark 2019/05/05
2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1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