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荒唐又令人感到無奈與悲傷的世代
關於媽媽生命最後的故事 經掙扎後 還是決定寫下些什麼
故事從我二姑姑開始說起
她跟我媽媽一樣都是洗腎病患
疫情一開始 政府在推行第一階段施打疫苗時
她在接種後當天就離開了
因此媽媽跟我們做了不接種疫苗的決定
沒人知道病毒是怎麼來的~
5/2(一)晚上 因為同住家人不舒服 自行快篩後呈現陽性
就趕緊為媽媽做了快篩
陽性的結果 讓我們立刻回報洗腎中心跟醫院
得到共同的回覆就是 按照「規定」明天去社區篩檢站篩檢後
得到結果後就會有安排的
星期一早上洗腎完的媽媽 表定是星期三早上得洗腎
時間應該還夠~
5/3(二)媽媽與同住家人一早就按照「規定」自行前往篩檢站篩檢
由於篩檢數量眾多
即使我們表達媽媽是洗腎患者 即使我們已經自行攜帶快篩證明
篩檢站人員還是表達無法多做什麼
就這樣的 因為樣本數太多 當天晚上7點多 才收到PCR確診的簡訊
我們趕緊又跟洗腎中心聯繫
他說因為媽媽屬於無症狀者
隸屬於各區的社區關懷中心 但現在是下班時間 所以明天一早會代為聯繫
洗腎病患會優先處理的
截至到這個時間點 我們都還是安心的~ 因為無症狀
5/4(三)中午接到洗腎中心的電話 跟我說他們完全聯絡不到
我慌了 立刻加入撥打行列
撥打電話是一個非常耗損身心的事
不是撥不通 就是無限迴圈一直聽請耐心等候
好不容易撥通了社區關懷中心 但接聽的應該是一個不知道怎麼應變的人
在記錄完媽媽所有資料後說 請稍等一下
什麼是在線等的焦慮 我這次充分的感受了
電話再接起 另一位人員跟我說:
洗腎病患不隸屬我們這邊 請直接與衛生局聯繫
我又開始撥打衛生局…….忙線、等待、等待、再等待
終於電話被接起了 但對方能做的 就是讓我再留資料 繼續等候
下午2點 仍舊沒有接到電話 不安的情緒整個蔓延開來
我又繼續打 再繼續打 打通後我詢問進度
然後對方說 他沒有看到我剛剛留的資料
於是我再留一次 然後詢問該怎麼辦 時間一直錯過
得到的答案是:「如果有危急的情況 請撥119」
下午4點 期待的電話來了 但告知我們的卻是無法配對的消息
沒有可以接收確診洗腎患者的地方
聽到這話 我納悶、我無語 疫情至今 都多久了
怎麼連這麼重要的醫療資源都沒有
然後我又試著撥打了1999、防疫專線等 不通、不通、不通
當天晚上家人間有了共識
明天中午要是還沒接到通知 就撥119
5/5(四)早上9點 我硬著頭皮又打給關懷中心 把完全沒有資源的事講了一遍
接聽者又為了我留了資料 回覆:那我現在寫派送單 請醫療人員那邊跟你聯繫
早上10點 我們還是沒有等到任何的電話與協助
媽媽的血氧掉到88 我們立刻撥打救護車送醫院
但即使如此 到了醫院 因為沒有洗腎機器 一直到下午一點才開始洗
洗腎快結束時 我們又得知 無法收院
若後續再沒配到洗腎中心 只能再叫救護車送急診
啊~ 急診量暴增 到底是政府造成的 還是疫情?
大約6點 準備出院
但就在這時候 媽媽失去了呼吸跟心跳
衝到急診後 醫生解釋一切來得太快 本來生命跡象一切穩定……..
我哭著對醫生說:我們沒有責怪任何人的意思 你們辛苦了
然後醫生向媽媽與我們彎腰行禮
由於是確診病患 一切按照「規定」要立即火化 也無法瞻仰遺容
在急診室辦理各種手續時
我感覺我身處在戰場之中 走道上都是病床
5/6(五)中午 媽媽的骨灰已經到了北海福座
當晚上老修跟我說了一段文字: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關押社民黨人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社民黨人
當他們逮捕工會人員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工會人員
當他們逮捕我的時候
已經沒有人能為我說話了”
這段文字成了我把這段過程打出來的力量~
願這荒唐的過程 不要再重複上演
願每個需要受到醫治與照顧的人 都能當到合理、應當、妥善的醫治與照顧
願這個國家不要再有口號、口水、派系、貪污 以及那些虛假的文宣
願母親安息~
近 31 日
0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