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erson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almost 2 years ago

【念佛感應】星雲大師見聞的一則念佛感應

一件奇異的靈感

  當我執筆寫此文時,心中湧起無限的慚愧,我應該向諸佛菩薩懺悔;過去,每逢弘法講演時,我很少講說靈感的事蹟;每在寫文時,我也很少敘述奇異的故事。

  現在,我將報導一件千真萬確的奇蹟,這完全是佛菩薩的靈感。

  讓我先來把這位蒙阿彌陀佛慈悲加被的主角介紹一下:

  曾昭煊,是一位殘廢了的退役軍人,今年四十二歲,出生在江西省的贛縣。那是民國卅八年中秋節前,他隨部隊來台,先是駐防新竹湖口,後遷台北林口,1950年的五月,他不幸患了嚴重的風濕症,不兩月,就完全癱瘓,不能站立,更不能行走。

  從1950年至今,他經過很多醫院的治療,什麼野戰醫院,五十六醫院,六十二醫院,五十四醫院,可是一個癱瘓了的人,醫藥對他始終罔效。

  醫藥治不好他,主治他的醫官告訴他不要再浪費國家的醫藥費,睡在床上吃吃東西等死好了。

  因此1955年他進入宜蘭員山內城村收容大隊(後改“榮民之家”),他每天不是坐著就是睡著,大家都一致認為他沒有恢復走路的可能了。

  曾昭煊等於被宣判了等死的徒刑。醫院裡經常有牧師布教,但民族自尊心,以及善根不泯的他,在很多的物質利誘下,沒有出賣他聖潔的信仰。後來到了1952年,由台中李炳南居士介紹,他皈依了佛教,禮拜南亭老法師為三皈證明師。

  從此,曾昭煊皈投到佛陀的懷抱,信仰了佛教。他很安心,把一切都放下了,生死、榮辱、人我、是非,他一切都不計較了。雖然如此,並不是他真的睡在床上等死,相反的,他更積極精進了,悲心、道心,與日俱增,他要與他的命運奮鬥,他要掙脫罪業的枷鎖。

  1955年他到了宜蘭,隨後就參加宜蘭念佛會成為會員,在1956年的春夏之交的時候,芙瑞達颱風過境,他住的克難房子被吹倒了,三輪車把他拉到念佛會,他要我為他住處設法。

  我想到離念佛會的大約十步的同興廟,我就叫人把他送去那邊暫時居住,他的人緣真好,不幾天,左右四鄰都對他俱有好感,雖然言語不通,但大家並不討厭他是一個殘廢了的人。

  每日三餐,他要自燒自煮,取水,拿碗,很大的不便。當我知道時,就教他自己不要燒煮,我招呼雷音寺念佛會的住眾,每日在吃飯時,按時將飯菜送給他去吃。

  宜蘭念佛會每星期三和星期六,以及初一、十五,都有定時的聚會共修,曾昭煊自從參加後,無論什麼風雨的晨昏,他從來沒有缺席過一次。他兩腿雖然失去知覺,不能走路,但坐在兩個小竹椅子上,前後移動,再用兩個手幫忙搬動腿子。可憐的曾昭煊,他雖患了不治的病症,但他的精神確是一個堅強的人!

  有時候,念佛聽經完畢,蘭陽的雨水是頂有名的,他無法打傘或穿雨衣,總是由念佛會有力的男蓮友背著他,把他送回住的地方。

一切奉獻給佛教
  時光就在曾昭煊誠誠懇懇的信心中過去,曾昭煊真的把一切都奉獻給佛教了。每逢到佛菩薩的法會,曾昭煊出功德或是供養總是比人多,每個月繳納會員費,別人總是兩塊錢,他要納五塊錢;印經書,他出錢的名字總是寫在前面;他雖然吃雷音寺念佛會的,但每過一個時期,他總是一包米兩包麵粉的送去。其實,他每個月的殘廢養老金,只有壹百三十餘元。我常對他講:你充什麼闊佬?為什麼自己不留兩個錢零用,總是要把他花去?

  我這麼說,他聽了,起初總翻大著兩個眼睛望著我,最後他微微地一笑,他不回答我什麼,他總是照著他的意思去做。

早晨三時起來念佛
  宜蘭念佛會每年在救主阿彌陀佛的聖誕時,總是舉行彌陀佛七,從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七日,專心持名七日,1956年的彌陀佛七曾昭煊參加了,1957年的彌陀佛七他也參加了,他因不能起立走路,在佛堂裡的旁邊,放著一個拜墊,給他坐在那兒念佛。

  佛七期中,每天念佛六支香,中午還要上供,曾昭煊不動的坐在那兒,一坐就是幾點鐘,這是常事。

  我們早晨第一支香開始,是在五點半,可是曾昭煊,每天三點鐘他就來坐在那兒念佛禮拜了。

不可思議的靈感
  十七日是阿彌陀佛的聖誕,也是彌陀佛七的圓滿日,早晨第一支香,不可思議的感應奇蹟就發生了。

  這天早晨,鐘聲鼓聲特別響亮,大家唱贊後坐下來誦念阿彌陀經,唱讚佛偈後起立行走繞佛,就在那大家起立的時候,不可思議的曾昭煊,走來到我的面前,向我頂禮,我看他滿面紅光,慚愧,當時我盡給他嚇了一跳!我像做夢似的,心想,大概曾昭煊死了,這一定是他的魂靈,對曾昭煊我真抱歉萬分,在我的心中,以為曾昭煊這一生是殘廢定了,他永不可能起立行走了。

  現在向我頂禮的曾昭煊明明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不相信的回過頭來朝曾昭煊坐的地方看看,坐在那兒的曾昭煊沒有了,我一時歡喜感動,我知道站在我面前頂禮的曾昭煊是真的了。我趕緊招呼他一拜,他說,今天一定要三拜。他說話時,氣色跟平時不一樣,光彩奕奕,姿勢威威。

  他頂禮後,李覺愍居士想去扶著他,他搖搖手,就這樣跟在大家中間繞佛了。

  第一支香念佛後,過堂吃飯。佛七期中,每餐參加過堂吃飯的人總有兩百人左右,每天晚上的一支香念佛,大人小孩參加念佛的總有千人左右。

  早餐後,我請曾昭煊講話。我對他說:

  “真為你歡喜,你今天可以走路了。”

  “是的,這該感謝阿彌陀佛的慈悲,以及你法師和大眾蓮友們的願力加被”!他很歡喜的誠懇的回答。

  “你把怎麼好的經過說一下”!

  “這個,我想你法師會知道”,他莊嚴而安詳地說:“這幾年來,我已不希望醫藥的治療,甚至我已不希望能好了,我把一切放下,除了一心念佛以外,沒有再想其他”!

  “這我知道,你說,你怎麼忽然會好的”?

  曾昭煊很興奮的,很感動的又說道:

  “今天早上,我照往常一樣,兩點鐘起來,三點鐘來此念佛禮拜,當我坐著禮拜到五點鐘的時候,全身的骨節都像動起來了,我流了滿身大汗,想站起來,但未能如願。五點鐘了,蓮友們陸續的前來,我只得移坐到原位去,唱香贊時,你法師進來,我想站起來,又未能如願。念彌陀經時,我懇切地發願,到要繞佛的時候,就感覺一身輕鬆,腿子像有了感覺,增加了力量,我就忽然一站站起來了。這是受你指導修持的法益,才蒙阿彌陀佛給我再生的恩惠”!

  我聽了後,內心對阿彌陀佛的感激和歡喜,真無法形容。曾昭煊的內心當然更有勝過我了。

向阿彌陀佛感恩
  這件阿彌陀佛靈感的事蹟,給男女蓮友們不知流了多少歡喜的眼淚。這是科學和醫藥遺棄了的人,但阿彌陀佛不捨棄眾生,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無論什麼苦難的人都可蒙受他的慈恩。

  平常,我們只知道稱念阿彌陀的聖號是為了百年後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其實,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臨終時固可接引往生,就是現實的病痛苦難,一心持名的人,一樣的可以承受阿彌陀佛的救濟。曾昭煊是很好的證明。

  不兩天這件事傳遍了蘭陽的地區,礁溪、羅東,各地都有人來看他。曾昭煊感激佛恩,這兩天正拿著佛菩薩的聖像,各處去分發,勸人接受佛教的信仰。

南無阿彌陀佛

作者:星雲大師
《菩提樹》六十三期

居然台灣發行的中華民國護照不好用了🙏 出國記得身分證要隨身,否則大問題了🙏 我今早收到我一個成大學妹從加拿大登機去倫敦碰到的經驗,以後出國要帶身分證:「日後如果使用台灣護照出國,盡量帶著身份證。其實航空公司收到通知開始實行是7月20號開始。25號我們搭乘加拿大航空前往倫敦,我走在前頭使用加拿大護照登機,我先生走在後頭。我在飛機裡等了半天,才看見他上飛機。他說差點上不了飛機了,航空公司也是兩天前才收到通知開始執行。因為中共要求,台灣不列為獨立國家,護照無效。開始是工作人員認不出台灣和大陸護照,如果大陸護照,到歐洲是需要簽證的,我先生告訴他們,台灣護照到歐洲是不需要簽證的,航站人員電腦上查出資料,剛收到通知,台灣護照不屬於國家 ,要另外提出ID 證明你就是護照上的人,還好他隨身帶了台灣身份證,比照之後,才讓登機,至此之前,已經有兩個持台灣護照的人被拒絕登機,所以,以後請記得帶身份證。」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 Lin mark this message invalid request
    replied almost 2 years agooriginally written by Lin
    個人宗教信仰,訊息與謠言查證無關。

Similar messages

蕅益大師云,一句彌陀作大舟。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消災延壽,隨心滿願,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阿彌陀佛化身善導大師云,人能念佛佛還念,專心想佛佛知人,唯有念佛蒙光攝,當知本願最為強。極樂無為涅槃界,隨緣雜散恐難生,故使如來選要法,教念彌陀專復專。 車禍後靈魂離體遇惡鬼勾牽,被阿彌陀佛神奇搭救 我叫呂永慶,法名宗岫,臺灣省桃園縣人,今年五十三歲。今天末學要來和各位蓮友分享我二十七年前(26歲),遭逢一場車禍,魂魄遇險,但憑一聲彌陀名號化險為夷的經過。 民國七十五年(1986)我發生一場很嚴重的車禍,當時所造成的傷害,至今也尚未痊癒。車禍發生當下我就不醒人事,等到稍有意識,我已身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空中,在那裡飄來飄去不知要飄去那裡。突然飄到一個地方,停下後就一直往下墜落,墜落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墜至地面時才停下來。 剛停下時,我根本什麼也看不到,因為整個環境實在太黑了。過了一陣子,雖然四周還是很黑暗,但眼睛已漸漸能適應看到周圍環境。四周有很多人,只是我看到的這些人都長的很醜陋,很難看,不但頭大四肢小,臉色也呈現乳白色、淺綠色,甚至於有的長相很凶,也有的沒有了四肢。 這些人全部都在向我招手,邊招手邊喊著:來呀!來呀!來這裡。我仔細一看,一個都不認識,就對他們說:我又不認識你們,我不要去你們去那裡。掉頭就想離開。 正在這時,我突然聽到有人喊我名字:永慶,永慶,在這裡,在這裡…聽到聲音我馬上回頭看,因為人太多了,找了一會兒,終於看到認識的人,我就跑過去,伸出手,就在我的手被他牽住時,他馬上就變臉了,變得非常恐怖,好像巴不得馬上一口就能把我吃掉似的,我掙扎著想要離開,但他的力量非常大,我怎麼也掙脫不掉。 就在我死命掙扎時,竟不自覺地大喊了一句阿彌陀佛救救我。(當時我還未學佛,應是我過去世曾經念過佛,所以才會在危急時不自覺得稱念阿彌陀佛聖號。)想不到佛號一出,空中馬上綻放出金紅色的大光明,那個光線很強,強到連地上一格一格的紋路都照的清清楚楚。而且少說也有好幾萬的那些醜陋的人,瞬間統統消失不見了。 這個過程太快了,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只能目瞪口呆,傻傻站立在那地方好一會兒,回神剎那,突然想到逃命要緊,雖不知要往那裡跑,還是掉頭就要跑。當我轉過身要跑的時候,就在我眼前不遠處,出現一位身穿橘紅色長袍,身高大約250公分的青年人,就在我的前面往前走,他走路就像一般人在溜冰似的,很輕快。他用走的,我就直覺地跟在他的後面跑,覺得跟他走很安心。但不知為什麼,任憑我跑得再快都追不上他。當時我很好奇地注意看他如何走路,腳跟有沒有著地? 但他的長袍太長,把腳蓋住,所以什麼也看不到。我看到他頭頂上金紅色的佛光非常漂亮,光中又含有很多其他顏色的光,圍繞其中。因為頂上光圈,是活動的,所以只要他一走動,光圈就會圍繞著他自行轉動。光圈很亮很強,但卻一點也不刺眼。尤其那個金紅色的大光明,連七月天的太陽光都無法相比,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在後面一直跑,追著這位身著紅袍的青年,奇怪的是,他越走越往上空走,而我卻還是在地面,怎麼追也追不上,只有眼睜睜地看著他一直往天空中去了。 這個時候,感覺身體非常虛弱,眼睛還沒睜開,但我的耳朵已經隱約聽到有人在喊:救回來了!救回來了!過一陣子才清醒,而我已滿身大汗。我父母說:這個孩子被車禍嚇到,才會全身冒汗。其實他們那裡知道,我是拚命追著阿彌陀佛才流出一身汗啊!(此時離車禍發生時,也不過四、五個鐘頭) 各位蓮友,在那樣危急險難的恐怖當際,於自覺沒有活路的情境中,我用盡了全部的力量,呼喊了一聲阿彌陀佛四個字,阿彌陀佛就親自把我從萬丈深淵、冤親債主的圍困中解救回來,還一路護念帶領我回到人間。如果當時我沒有稱念彌陀名號,恐怕就要墮入三惡道,可見阿彌陀佛名號的大威德神力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啊! 《般舟贊》說:利劍即是彌陀號,一聲稱念罪皆除。一聲佛號就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功效,那麼平時就在念佛的我們,阿彌陀佛怎會不眷顧呢!一想到那些尚在黑暗中痛苦著的眾生,不禁為他們感到可憐與悲哀,希望他們也能念佛超生極樂世界,並時時警惕自己,老實念佛。 《法事贊》說:極樂無為涅盤界,隨緣雜善恐難生,故使如來選要法,教念彌陀專複專。念佛必定往生。是最容易學習,最容易成就的法門,只要信念佛必定往生,然後盡此一輩子專稱彌陀佛名,就已註定這一輩子結束之後必定往生極樂世界,就這麼簡單,所有的法門都沒有比這個法門令人安心、安樂、法喜了。 ....宗岫(呂永慶)記 2013/1/13 (編者)這其中所述的惡鬼形像,正如同佛經所說的一樣,所以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大家要好好珍惜活著時有機緣學佛。本文印證了地藏經中主命鬼王所說:是閻浮提行善之人,臨命終時,亦有百千惡道鬼神,或變作父母,乃至諸眷屬,引接亡人,令落惡道。何況本造惡者。世尊,如是閻浮提男子女人臨命終時,神識惛昧,不辨善惡,乃至眼耳更無見聞。是諸眷屬,當須設大供養,轉讀尊經,念佛菩薩名號。如是善緣,能令亡者離諸惡道,諸魔鬼神悉皆退散。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1 month ago
蔡政府廢除佛道教寺廟監督管理法,推行新版宗教團體法,成立宗教司,以後合法登記的寺廟,信徒捐款都要申報所得稅,所有宗教活動`誦經,法會,進香,替死人誦經都要經過宗教司批准才能活動,否則移送法辦。 沒有合法登記的小型宮廟,精舍,禁止所有宗教活動,包括接受捐款,替人誦經,收驚,進香法會等等,否則移送法辦。 西洋基督宗教不在規範內,是對宗教不平等,違憲迫害傳統本土宗教。 佛光山講師滿貴長老尼師表示,目前台灣政府要通過的這個法規,真的是傳統本土佛道教的法難!尤其是對佛道教的小型寺院及獨立的弘法者,更是趕盡殺絕了! 這個法規確實是會傷害各宗教的弘法功能的,尤其是沒有寺院道場護衛的獨立弘法者,更是將之趕盡殺絕(說好聽是徹底規範)的宗教法規。 感覺有良知者想為教發聲卻無能為力,有人則隔岸觀火,事不關己,或者有能力也不願意協助幫忙! 基於想對此事的了解,認真地找了上述問題的資料,發現若真的通過,首先,各宗教皆等同是被當做犯罪者,尤其財務必須「列冊輔導管理」,這就很嚴重了! 憲法保障自然人是無罪的,須有罪證才需要列管,而此法條將宗教人士及其寺廟財務土地等等列管,等於先於法律,先判你是有罪的而列管,這是違憲的! 不符合就是犯法,簡直將你當天然的犯人,比自然人(一般人民普羅大眾)更被歧視了!這一條必定影響所有的宗教。 第二,寺院及弘法者必須是登記有法人者,是法人(即須符合人民團體法,如慈善團體、基金會等等)當然要被管理,但從此那些獨立弘法者,自修、清修、半閉關、雲遊者……,類似六祖大師或所有雲遊的禪僧等等,只要未駐寺弘法者(沒有寺院道場、據點,即使有而無登記者),全部都不能在沒有登記報備的地點弘法了! 若有人去舉發,大概像古代的六祖大師、趙州禪師等,也都要被政府「輔導關懷審查」了!這簡直比回到戒嚴時期,比白色恐怖更加恐怖了! 連佛光緣、家庭普照這一類的,若是沒有登記的法人,也不能從事弘法了!這一條到底是利益了誰?傷害了誰呢?獨立弘法者或眾生?或者佛教本身?最終傷害的是所有宗教、所有人民、所有人類啊! 幾年前有一次母親重病住加護病房,母親的命,就是一位雲遊的老僧(弟弟說他是個高人)救命的。 怎麼感到好恐怖,比過去自有佛教,乃至人類自有宗教以來,更恐怖的毀滅宗教、毀滅佛法的教難了!怎麼感到台灣真的有亡國之兆了! 阿彌陀佛!不可說不可說!但學佛者絕對要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學佛的人憂道不憂貧,有佛法就會有辦法,這世間絕對有佛菩薩的感應,絕對有因果,絕對是「天公疼憨人」的,想要害人的必先害到自己,自作者必定還自受。未來的時節因緣必定會見證到這幾條宇宙法則的。【反對宗教立法研討會】見引法師發表201707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rF4vTGKUGw 見引法師帶來 1.人間福報星雲大師亦針對 ~宗教立法~輔導立場,給予空間時間等等,表示反對宗教立法 2.中國佛教會淨心長老、圓宗長老亦反對宗教立法,主要是他們無法用網路,所以讚歎法藏法師能運用網路讓遍地開花(蓮花~出淤泥而不染) 3.近期全省巡迴講座如果我們都默認,則立法院即可迅速三讀通過了! 我們需要共同團結來捍衛佛教、捍衛各宗教 法藏法師亦希望我們網路連署、 不分顯密,不分漢藏,僧俗二眾都可連署。 是佛教界團結的時候了!政府要廢《監督寺廟條例》改為「宗教法人 」(即寺院會變成基金會、慈善會、○○會、人民團體等等……),但是宗教法人又必須要符合他的條件(如財務列冊輔導管理……),否則有即使合法寺院登記的,就變成是居留證而不是有身分證。 住茅棚的,如果你不符合組織章程,就是用地方政府來管理 ,個人以後都不能出去誦經,也不能接受供養,………什麼都不行,這個才是非常嚴重的!! 法藏法師開示 宗教法如果立法以後, 政府以後會立「宗教司」來輔導我們! 我們要有危機意識,因為有政客已經講出要讓宗教法通過,現在是讓我們措手不及,令佛教崩潰的教難時期~ 勿以為住茅蓬的沒差,照樣「列冊管理輔導」的。 只要政府說明會辦完,沒人反對,就送審了。服貿翻版。 這邊提供大家,到7-11的ibon 掃描條碼,就可以列印連署書。 或輸入綠色那串數字編號,也可以列印。 不分顯密,不分漢藏,僧俗二眾都可連署。 是佛教界團結的時候了! 也可以下載列印連署書寄給,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路73一5號,,楠西萬佛寺收即可。
1 occurrence3 responsesalmost 3 year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