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鬼门关回来的新冠故事
读完可能会救回你一命" ~DAC

~ 真正杀手并非新冠病毒,而是免疫系统
~ 这一次的变种病毒绝对不会再和你“开玩笑”

我是拿督郑博见DAC,其中一位从鬼门关幸存下来的人。因此,我决定把我的“新冠生死经历”和“认知”,公开分享给每一个人。虽然文章有点长,但我希望大家能读完及分享出去,它或许会“挽回无数的无辜生命”。

3月份,我在社交媒体发布的“疫苗危机”视频曾有提及,“4至6月,希望落空”,将会有“突如其来的事件”把抗疫的努力打回原形,更大的灾难将会降临。“山火贲”卦告诉我们,年初疫情仿佛好转,但隐藏的危机将在4月开始无所遁形。现在回看印度在4月份开始疫情大爆发,已变成了人间炼狱。此外,更让全世界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印度变种病毒已开始传入40多个国家,再加上其他的变种病毒,真正的世界性灾难已敲响警钟!至于马来西亚,也一样从4月起,确诊和死亡人数屡创新高,多家医院也宣告爆满,疫情严重失控。而我,也不幸的成为了被感染者。。。

漫长的感染经历从3月尾开始。。

3 月29日: 我参加了一个晚宴。

4月2日:我得知在该晚宴有朋友感染上新冠,于是立刻去做抗原测试(Antigen Test),5分钟后得知结果,呈阴性。

4月5日:我开始发烧,于是去做PCR检验,结果呈阳性,但病毒指数是36,蛮轻微的。在等待KKM(国家卫生局)联系我的同时,我唯有在自家房间隔离。

4月6日:我最担心的是传染给家人,于是全家人(包括不到1岁的宝宝)在早上去做PCR检测。由于可能在晚上才会有结果,所以一整天的等待绝对是煎熬的。最后,幸好全部都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4月10日(入院第1天):由于连续几天都在发烧,因此我决定去吉隆坡Gleneagles医院作进一步的血液检验。从此,我便开始了14天的“一生难忘经历”。。
检验结果,我的新冠病毒指数上升到24。此外,更值得担心的是CRP(C-Reactive Protein/C-反应蛋白)指数。CRP是当病毒入侵或器官损伤等炎症刺激时,肝细胞合成的一种急性蛋白,它是炎症指标。也就是说,指数越高就代表体内器官的损害程度越大。正常人的CRP指数是少于1,超过10已经是非常严重,但我的CRP指数高达27!于是,医生立刻叫我入院治疗。我比较不幸,苦等了7个小时才能进医护病房休息。

4月11日(入院第2天):今天是星期天,医生没来。我唯有在“与世隔绝的个人医护病房”里度过寂寞冷清的一天。除了发烧,也没什么特别症状。

4月12日(入院第3天):大清早5点半,我就给护士吵醒了。刷了牙后,他便帮我量血压、量血氧、抽血;和打针在肚子以防止血液凝固(其实是蛮痛的,不过每天都打2-3支,后来也麻木了)。大约中午12点,医生终于来了(等了两天),也带来了今天的验血报告。报告显示,我的CRP指数已暴增到52的危险水平!而另一个“发炎指数”则称为Ferritin(铁蛋白,正常指标是少于322),我的指数是360。其实,我除了发烧,也没有什么症状和不适,怎么会。。?
于是,医生立刻为我吊点滴,而且是200mg的类固醇(Steroid)!这是非常重的份量(一般来说超过20mg已算多了),也会有副作用。但是,由于没有药可以医治新冠,所以已别无选择,只希望能降低我的CRP和防止体内器官损坏。

4月13日(入院第4天):一如往常,护士在早上5点半就来抽血和打针,然后吊点滴。11点多医生来到我的病房,捎来了“好消息”:我的CRP降至45(虽然还是超高)。但是,我的Ferritin(铁蛋白指数)反而升至458非正常水平。同时,白血球和血小板过低,X光片也显示肺部开始遭到破坏。所以,医生一样给我注入200mg的类固醇,一天3次。

4月14日(入院第5天):今天的血液报告不太理想。CRP指数再创56的新高!Ferritin指数是468,白血球和血小板一样偏低。。奇怪的是,除了小发烧和偶尔一点咳嗽,我和正常人没两样。
傍晚时分,我收到了遗憾的消息,有位年轻健康的朋友,染病后由于在家隔离,结果迟了就医,送院时肾脏已损坏,需要洗肾。知道这消息后,我真正感受到新冠肺炎的伤害绝对远超我们的想象。

4月15日(入院第6天):晴天霹雳的一天!我原以为身体有所改善,但医生告诉我。。CRP指数已上升至76.5!Ferritin也高达645!他也告诉我要有心理准备,若明天指数再上升的话,肺部或其他器官极大可能会损坏,也会危及生命;到时也需要移进“特别加护病房ICU”治疗。因此,医生也把类固醇加重至250mg的最高份量,盼有奇迹出现。
今天,我的情绪跌至谷底,遗憾、担心等种种复杂的心情涌现脑海。遗憾的是还有很多梦想未实现;担心的是如果我真的不治的话,那么连见家人“最后一面”也不能,很想念他们。。这种心情真的非笔墨所能形容。

4月16日(入院第7天):我已习惯早上5点自动起身,随后护士进来打针、抽血、照X光、吊点滴等,然后再吃乏味的早餐。但今天早上的时间过得特别慢,因为即将在中午揭晓的血液报告就像“生死的分水岭”。每当听到敲门声都会显得过分敏感,忐忑不安。在中午1点多,医生真的进来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嘴带微笑的告诉我:CRP终于下跌至36了!但是,Ferritin则上升至842!同时,肺部X光也开始出现“云雾状”,进入肺炎第4期(第5期最严重)。虽然暂时保住了性命,但接下来的“连带病情”也极度危险。此刻,心情又有如过山车,极度矛盾和彷徨 。

4月17日(入院第8天):医生说我体内的新冠病毒己不具破坏力,但它已引发了自身免疫系统的错乱,现在免疫细胞开始过度反应、大量繁殖而破坏回器官,医生说未来的日子才是关键。虽然我的CRP降至22,但Ferritin还在690的超高水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我的血氧含量突然开始下降,徘徊在91-94(正常指标是97以上,少于95已开始危险),证明肺部组织受损加剧。医生立即安排氧气管让我呼吸,不能让血氧继续下降,不然会有生命危险。下午,另一位医生进来协助我做物理治疗,以尝试把我的肺部扩张;盼能增加肺活量,把血氧提升。

4月18日(入院第9天):医生每天只来一次,而护士除了抽血、打针或吊点滴,基本上也不会进来,连食物和药也是放在门口的。我的房间就像监狱一样,生人勿近。戴着氧气管的我,除了在病床上,基本上哪里都不能去。就连上厕所也不可超过5分钟,不然就会缺氧,血氧又会将至危险水平。大家可以想象5分钟怎么冲凉吗?在别无他选的情况下,我也做到了。若要去门口拿食物或药,也得快去快回。。人生有这样的经历,也算是经典。

4月19日(入院第10天):今早,我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就是在医院用iPad和通过Zoom为澳洲的客户批算八字,和分享商业策略(这是因为我的“玄学咨询”视频预约在之前已经满了,加上我染疫的关系,这名澳洲的客户已等了我3个星期,所以不能再延期,唯有硬撑)。因此,我脱下了氧气管,用“漏气”的说话方式,呼吸缓慢的和客户分享。每当觉得缺氧时,就离开镜头,吸一会氧气。 现在回想,当时的我也真是有蛮大的勇气,冒险精神可嘉。
值得自我安慰的是,虽然血氧还不理想,但从今天起我已没有发烧了;希望病情会好转。

4月20日(入院第11天):经过了3天“缺氧”,我的血氧终于开始回升至96!肺部X光的“云雾状”开始淡化,对氧气辅助器的依赖也减少了。
但不幸的是,我的肝脏、血糖和胆固醇指数却突然飙升,显示身体的机能已被过量的“免疫细胞因子”破坏,至于会严重到什么程度,没人可预测。顿时,强烈的“无助感”又油然而生;因为没有药可治疗这次的疾病,类固醇只能压低免疫细胞的过度反应,作用也不大。一切只能听天由命,我只能希望一路以来所累积的福报,今天可兑现。。

4月21日(入院第12天):一如既往,大清早5点就自动起身了,被护士“折腾”一轮后(今天两个手都吊点滴),起床望向窗外缓缓升起的太阳,喃喃自语,顺道做点肺部扩张运动。 吃过味道“清淡”的早餐后,便上网或看电视,累了就睡。这种“机械化”的生活令人厌倦,类固醇除了给身体带来副作用,同时也严重影响我的情绪。脑子混乱,思考偏激,仿佛人生失去了方向,忧郁彷徨失措。我开始拿起手机,删掉大部分的App,也退出一些聊天群组,举动极度反常。心里反复在想:几时能出院,病情会更严重吗,或者有没有机会出院。。

4月22日(入院第13天):中午,医生捎来好消息,我所有的危险指数都趋向正常了(虽然还有很多“后遗症”未解决);他说若明天血液检查还可保持的话,就可以出院了。可是,下午我收到了一个坏消息。。我们富贵集团有一位代理因为感染后在家隔离,也没察觉肺部已逐渐衰竭,结果血氧含量过低而在睡梦中去世。我在想,如果有人提醒他去医院检验的话,一条人命不会白白牺牲。 “尽早知道“,或许会让我们活下来。

4月23日(入院第14天):今天,CRP指数终于跌至2.5的正常水平,我终于可以出院了!当听到医生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时,眼眶已不经意的充满了开心的泪珠。14天,我熬过了14天属于一个人度过的“惨痛经历”。再回头看,每天几次的打针、点滴、抽血已造成我的双手和腹部 “千疮百孔”;让我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人,也消瘦了5公斤,白头发也多了几根。过量的类固醇点滴让我混混沌沌,思考慢了几拍;营养的缺乏让我全身乏力,有点行尸走肉。这14天,每一天的心情都有极大的落差,时而看到希望,时而想着安排“身后事”,时而感到绝望无助。

付了昂贵的“医药费”,剪了手上的“病人手环”后,我拖着沉重行李走向医院大堂门口。顿时百感交集,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很陌生;阳光显得格外刺眼,空气的味道也截然不同。。

车子离开后,我回头望着越来越小的医院 - 我的救命恩人。我,终于从鬼门关“走”出来了!

⚠️以下是我从染疫期间所学习到的“新冠肺炎致命真相”和“避免方法”,和大家分享。。

其实。新冠肺炎会致命,未必是因为病毒,而真正的杀手是我们的免疫系统。
当新冠病毒入侵时,细胞因子能传递信息,告诉免疫系统释放免疫细胞抗衡病毒。然而,细胞因子可能会对于病毒的反应过于激烈,引发“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这,反而会令免疫系统生产过量的“失常免疫细胞”,倒反枪头,攻击回身体;最后导致器官如肺、肝、肾功能衰竭和身体机能损坏。 因此,许多导致死亡的案例并不是因为病毒的破坏,“杀手”反而是原本保护我们的免疫细胞。

至于如何知道自己的状况呢?血液测试的方法有:“C反应蛋白指标CRP”和血液中的”铁蛋白Ferritin”。若指数过高,则需立即进院留意,并注入类固醇以压抑过于活跃的免疫系统,防止它进一步破坏。

“细胞因子风暴”曾攻击我,导致我的炎症指数CRP和Ferritin达到“威胁生命”的水平。但是,我除了轻微发烧,还是没有任何症状的。如果当日我选择在家隔离,没去医院验血的话,大家可能早已看不到我了。致命的问题就在于“没有症状”或“轻微症状”。 一般来说,很多人得了新冠,若没任何严重症状,都不会去医院做血液检测。我想表达的是,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因为你在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为什么呢?

第一、就算体内严重发炎也未必会有症状,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它的损害程度。
第二、肺部可在不知情下严重损害,血氧会突然下降,等不到救护车来拯救便宣告死亡。
第三、倘若“细胞因子风暴”令到免疫细胞攻击其他器官,可造成永久性的衰竭,甚至死亡。
第四、如果你觉得从新冠康复就没事了,那可不一定,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后遗症。
第五、尽早了解状况,若迟了送去医院,医院也可能爆满,未必有位子让你治疗

因此,我强烈希望感染了肺炎的朋友,一定要去做血液和肺部X光检验,以了解自己的真实情况:
第一、再三确定有否发炎,引发“免疫系统失常”
第二、了解肺部的损害程度
第三、检测其他器官或身体机能有否坏损

我的症状是在感染后第8天才开始,真正爆发是14天后;因此,国际标准的10天或14天的隔离期是绝对隐藏着极大危机的,因为所谓的“痊愈者“14天后还有可能再传染给他人。疫情早已在社区中严重扩散,“带病毒者”就在我们左右。现在是疫情的“非常时期”,大家一定要杜绝“不必要”的外出,严守抗疫准则SOP,和提升免疫能力。这一次的变种病毒绝对不会再和你“开玩笑”!

希望我的经历能为大家带来警示,”尽早检测“以挽回性命。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分享出去,提醒及帮助更多的人。

请紧记,命是你们自己的。

祝福大家。

拿督郑博见劝上
Dato’ Anthony Cheng
近 31 日
29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感覺像很厲害的小說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