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原文

1 人回報1 則回應6 個月前
呂紹煒專欄:用常識看破能源政策的謬誤 https://www.storm.mg/article/902700

內文指稱:除了德國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要廢核,但包括瑞士、西班牙都已決議廢核。義大利在2011公投決議,拒絕發展核電

查看該用戶回報的所有文章

現有回應

  • Sho標記此篇為:❌ 含有不實訊息

    理由

    1. 文中錯誤資訊:使用20年廢棄太陽能板未來沒有處理方式。
    事實澄清:經過查證,經濟部已於2018年12月27日公告「再生能源發電設備設置管理辦法」修正草案,經濟部負責收費,由光電業者在申請設置或更新汰換時,先預繳每瓩1000元的回收處理費。相關修法及費率都已進入60天預告期,預

    出處

    太陽光電板回收機制2019將上路 最快2月底開始收費 https://e-info.org.tw/node/216026
    義大利2011年公投反對發展核電 http://www.world-nuclear.org/information⋯ountry-profiles/countries-g-n/italy.aspx
    西班牙提出新氣候草案,預計在2030年前達成非核且非煤之目標 https://www.facebook.com/DENDoENergy/posts/2024929227574660

增加新回應

  • 撰寫回應
  • 使用相關回應 3
  • 搜尋

你可能也會對這些類似文章有興趣

  • 台電可能產生缺電,是因為他們管理上的「兩迷一混」問題:「迷信供給」、「迷信核電」、「混淆監督責任」,導致「缺電十匹狼」橫行作怪。缺電十匹狼的作用,就是以恐嚇缺電來換取核電繼續存在的機會。所以台灣想要徹底去除缺電的陰影,首要之務就是改革台電,終止核電。否則,台電永遠會持續把綠能壓抑或扼殺於襁褓之中 誤導台灣能源政策的六個迷障 郝明義。 寫的深入淺出,值得一看。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80629/38056574
    1 人回報1 則回應1 年前
  • 我們大可不必想像美國劇烈減少化石燃料生產與使用的結果,因為歐洲已經深陷其中,而且歐盟企業與勞工都很痛苦。由於能源價格上漲,現在歐洲許多地區為了維持經濟成長而放棄去碳化計畫。若我們能從它們的錯誤中記取教訓,將是明智之舉。 歐盟對減少碳排量設下野心勃勃(也就是不可能)的目標, 為加快減碳步伐,歐盟成立碳排放交易體系(carbon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但該體系既無效又滋生腐敗。誠如《金融時報》所言:「歐洲對於再生能源判斷錯誤。」 那些堅信工業化國家可以在短短幾十年內,從完全依賴化石燃料轉為依賴風力與太陽能的人需要仔細看看,歐洲兩個採取激進綠能政策的國家――德國與英國的失敗。這兩個繁榮且高教育水準的國家,三十年來追求根除化石燃料的目標,已經踏上人類史上第一次能源衰退之路。 這些國家吹噓自己的綠能政策成功,含糊地承認需要進行一些「調整」,隱藏不住經濟的損失與人民的痛苦。歐美一些主流媒體報導,德國激進的再生能源政策是「環保的瘋狂行徑」、「引起嚴重後果的大失策」、「綠能癱瘓」、「錯誤的賭注」、「系統性剷除工業化」與「追求自我毀滅」。 現在德國和英國消費者,要面對比美國平均零售貴兩至三倍的電價,國內工業則紛紛外移到電力廉價的國家。德國能源消費者協會(The German Association of Energy Consumers)估計,目前約有十萬戶負擔不起昂貴電價的家庭,正退回使用燒柴爐灶與照明不足的狀態。綠能運動雖然立意良善,但已威脅人類基本健康與福祉。 綠能政策是場豪賭,如果綠能不造成能源短缺、經濟衰退、人類痛苦或不增加地緣脆弱性,再生能源是可以取代化石燃料。但德國與英國的綠能政策已經證明,風力與太陽能無法勝任化石燃料在現代大規模工業經濟裡所扮演的角色。 激進的德國能源革命 德國實行的綠能目標是全歐洲最激烈的一個——二○三○年再生能源達到40%;二○五○年幾乎完全排除使用化石燃料;但因為嚴重錯估再生能源補貼的成本,且整合大量不穩定再生能源的工程相當複雜。這項政策不僅使再生能源和傳統電力公司都蒙受重大損失,更讓燃煤發電量增加,二氧化碳排放也連帶上升。 德國的「能源轉型」始於二○○○年的再生能源發電補貼,二○一一年日本福島地震引發核災,德國政府連忙宣布於二○二二年全面關閉所有核電廠,該決定奪走德國25% 可靠且零碳排的電力。 德國能源轉型的成本持續攀升,超乎原先預期。二○一四年德國納稅人在再生能源補貼方面支付超過三百億美元,德國前聯邦環保部長阿特麥爾(Peter Altmaier)預估,到二○二二年能源轉型的成本恐達一兆美元。 電價上升重創德國著名的能源密集產業,《金融時報》二○一四年的報導指出,由於能源成本過高,德國出口淨虧損達六百七十六億美元,能源密集產業接連外移到一些天然氣價格低廉的國家,如美國。 綠能政策竟是劫貧濟富 多數綠色政策增加的成本,特別傷害低收入戶與中低收入家庭,富人通常不會在意能源帳單上多出的一兩位數。按照德國「高尚」的能源轉型規劃,特定產業與再生能源設備齊全的屋主是受保護的對象,一般消費者卻得直接面對高電價與再生能源稅收的衝擊。 德國的綠能計畫通常以大幅折扣甚至免費提供的方式,來補助屋主安裝太陽能板,然後讓屋主以保障價格出售家庭多餘電力給電網。然而德國租屋的人口遠多於美國,租屋民眾的收入也往往低於房東,他們不符獲取這些福利的資格,還得支付綠色稅。倫敦全球暖化政策基金會(Global Warming Policy Foundation, GWPF,譯註:由質疑全球暖化者所創立)的貝尼• 派爾(Benny Peiser)博士向美國參議院證實:「德國普通家庭要支付數千億美元,這是歐洲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劫貧濟富」。強制窮人必須為富人貼補綠能成本,等於是從帶動工業化與現代中產階級崛起的進步中倒退。 雖然,德國絕大多數官員堅稱其能源革命成功,但負責執行能源轉型的內部人士卻透露出「重大失策」的證據。瑞士財務諮詢公司FAA (Financial Advisory)撰寫一份題為《再生能源的發展與整合:從德國學到的教訓》(Development And Integration Of Renewable Energy: Lessons Learned From Germany)報告發人省思: 「過去十年間,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立意良善的決策者制訂再生能源政策並慷慨提供補貼,但現在已漸漸顯示政策難以為繼,且對所有相關產業的利益造成嚴重、始料未及的後果。」 德國能源轉型比「逆向羅賓漢經濟效應」(reverse Robin Hood economic effects,譯註:劫貧濟富,或稱「羅賓漢悖論」(Robin Hood Paradox)還嚴重,更增加煤炭與木材的使用量,使原本預計消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上升。這些愚昧的行徑究竟如何發生? 德國能源革命的規劃者忽略了一些關於電力工程的基本事實:現代電力系統透過傳統發電廠、變電整流系統與電力輸送網絡的整合運作,實現非凡的精準度、效率及可靠性,如同前蘇格蘭電網的控制工程師所言:「關於電力有兩個基本事實:電力無法大量儲存,也不能溢出電網,所以必須根據需求立即產生電力,任何偏差都會影響維持發電輸出的系統頻率。」 現代電力系統係圍繞著煤炭、天然氣與核電等「可調度/可控式」(dispatchable / controllable)發電來源建立,能夠準確提供當前所需電量,並滿足電網不斷變化的需求。但德國不管價格或可靠性,一心將再生能源電力列為優先考量。讓天氣而非經濟來決定往後的能源供應來源,扭曲了能源市場;每當天氣條件允許風力或太陽能發電、綠色電力進入電網時,傳統發電廠就陷入「停擺」狀態,擱置過去電網調度標準,如電價、安全性與 供應。 穩定電力靠傳統能源 傳統電網的穩定性必須即時平衡需求與電力調度,並於整個輸送系統中維持穩定的電壓。要將不可控的再生能源電力放入電網,需要與傳統電網完全不同的工程系統,但德國的政策卻決定把「前所未有、龐大、間歇性且不可控的發電來源,注入亟需安定的電網系統中」。換句話說,由於無法控制綠能的供應狀況,風力與太陽能的間歇性與變動性擾亂了現代電力工程與經濟的基礎。煤炭、天然氣與核燃料的傳統發電廠提供持續、穩定的電力供應,可以按需求調節電量上升或下降,化石燃料與工程控制滿足人類需求的能源系統;但當風力和陽光照射作為能源時,人類需求必須隨著再生能源的任何變化而調整。 風和雲的變化不定,但電網必須保持平衡以穩定需求與電流供應。一旦這個平衡開始動搖,電網營運商若能提早預防、快速且正確行動,就能調整電網使其恢復平衡,否則很可能導致電網崩潰。二○○三年德國電網營運商必須採取特殊措施以調整電網不穩的情況只有兩件;到二○一三年德國政府積極實施再生能源發電後,需要採取干預措施以避免電網不穩的情況增加到一千二百一十三件。如(圖表9.1)所示。 歐洲漸漸發現幾乎不可能預估風力與太陽能的發電量。隨著德國與英國試圖增加電網內的再生能源電力,可能需要兩倍的備用電力容量以因應天氣變化。 如工程師所說,備用或過剩電力是再生能源電力系統的致命缺陷。想像一下,你的汽車有兩個油箱,一個裝滿汽油供主引擎燃燒,另一個油箱的汽油提供輔助引擎,但輔助引擎並不提供車子的動力,只為預防主引擎失常。因為你必須偶而使用輔助引擎,而浪費了輔助油箱的汽油。本來一輛車每加侖可以跑二十英里,現在只能跑十英里,效率更差。 再生能源所需的備用電力,必須來自可控與可靠的傳統發電能源,如煤炭和天然氣。想像一下,依賴一個需要花費兩倍能量的電力系統,如何能贏得二次世界大戰或壓制俄羅斯囂張的氣 燄呢? 負電價誤導視聽 慷慨的補貼以及將再生能源列為優先,使燃煤電廠與燃氣電廠無法盈利。別忘記德國從俄羅斯進口大部分的天然氣,其價格是美國的兩至三倍,但德國許多燃煤電廠和燃氣電廠仍因無法與綠能補貼競爭而被迫關閉。為避免停電,德國現在必須補助燃煤電廠,讓它們重新回到電力生產線。綠能計畫要消除的煤炭是維持照明的必要燃料。雖然德國家庭與工業花費數百億美元支持能源轉型,二氧化碳排放量卻只增不減。 德國綠能方案獎勵大規模綠能配置,卻未顧及電力的可靠性、效率與經濟的實惠。其中一項奇怪的缺陷是「負電價」(negative pricing)或稱「負瓦特」(negawatts),即賣方付錢請買方購買電力,卻荒謬地請人購買風力或太陽能發電廠在不需要(例如半夜)或電網無法處理時所產生的電力。風力發電業者付錢請電網公司購買並不需要的自家電力。原本只有當風力或太陽能實際發電時的可觀稅收才有獲利;但再生能源發電業者以負瓦特出售電力時――或更精確地說,付錢請買家購買不需要或不想要的電力仍可獲利。所以,自由市場的效率也不過爾爾。 德國大力宣傳再生能源發電量創下紀錄,大部分是受到負電價的刺激。二○一四年五月十一日德國官方報告指出,再生能源電力達全國一日電力需求的75%。聽起來是很驚人的進步,但其他數據更引人深思。由於德國電網無法全部消化,75% 再生能源電力大部分成為德國付錢請其他國家收購的負瓦特。弔詭的是,即使德國的電力成本相當高,這種情形仍頻繁發生。 無論是規劃者對能源的無知、一廂情願或意識形態狂熱所導致,德國的大規模綠色計畫已造成反效果且經濟上難以為繼,但德國並未修改綠能目標和重新設計系統,反而是發放越來越多補助來掩飾問題。 https://goo.gl/s3Tf6K
    1 人回報1 則回應1 年前
  • /唐湘龍】民進黨不敢面對的真相 只管廢核,不管肺癌 快則2019年,最慢2020年,台灣一年會有一萬人死於肺癌。 看清楚:是「死」於肺癌。不是「罹」患肺癌。 今天,11月17日,是國際肺癌日。這是全球議題。如果沒有「肺癌地圖」當背景,全世界不會這麼緊張要控制空污。但是,我們的政府大員都假裝不知道什麼原因。只管廢核,不管肺癌。 一年一萬人?大約就是2300分之1。這是921百年大地震死亡人數的五倍。這個數字會不會很誇張?驚悚也許,誇張不會。因為肺癌已經是「新國病」。這是國家認證的。不管是衛福部、國家衛生研究院都這樣說。你、我的周圍如果沒有肺癌人口,那真是幸運。如果有,正常。 去年,2016年,全台灣9300多人因肺癌死亡。但是,同樣是去年,全台灣二氧化碳排放量創十年新高。環保署長說:這跟廢核後的火力發電增加有關。 我知道了。早就知道了。但這只是觸動國際社會對溫室效應的關切,違反巴黎氣候協定,早晚成為國際上的「過街老鼠」,早晚會引來貿易制裁,但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PM2.5,這是世衛組織表定一級致癌物的第一名。一年估計奪走300萬條人命。大部份在亞洲。包括台灣。 先簡單認識肺癌。肺癌是各種器質癌化病變裡最痛苦的一種,因為你至少一分鐘要呼吸15次。不可能停止。痛苦是一回事,更麻煩的是肺癌死亡率超高。因為肺部沒有痛覺神經,大部份的確診者都是晚期,就算有標靶藥物,五年存活率只有兩成。 而且,大部份罹患肺癌的人都會困惑、沮喪。不只是療程極痛苦,而且普遍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是我?「我不抽菸、不喝酒、生活正常、也不在廚房」? 這種問天式的感歎就不必了。空氣污染是最主要的原因。這不是只有台灣。全世界都一樣。肺癌患者、死者都是以非常陡峭的趨勢上升。 已經有非常多的知名公眾人物死於肺癌。像你認識的鳳飛飛。像我認識的陳定南。這都是生活紀律非常好的人。但肺癌來得快,人走的也快。陳定南是政壇嚴謹、龜毛到可以得獎的政治人物,他走進台大醫院就沒再出來過。 至於一萬人是怎麼來的?我推算出來的。這種推算沒什麼神秘。只要注意趨勢就好了。台灣地區去年的公衛數字顯示,死亡原因,癌症是第一名。癌症死亡人數裡,肺癌是第一名。這包括廣泛的呼吸道和肺部癌病變。去年肺癌死亡數達9300多人,也有官方統計資料顯示9600多人,不管哪一個,都非常驚人。 只要再回推30年,民國75年,肺癌死亡人數是2908人。民國85年,5429人。民國95年,7479人。民國105年,9372人。這個趨勢夠清楚,平均每年增加約200人。再三年,肺癌死亡破萬一點都不誇張。 這個數字後頭可以附加的統計數字很多。但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一、這些統計都是針對肺癌,還沒有包括肺氣腫、肺炎等其他致死的肺病變人數。二、這些統計裡顯示,肺腺癌以非常快的速度成長,佔整體肺癌比例約六成。而且,絕大多數都不吸菸。 這點,孫越叔叔也幫不上了。董氏基金會也無能為力了。尤其,如果你把台灣的「空污地圖」和「肺癌地圖」套在一起,一清二楚,肺癌和空污高度正相關。 以前,你會有個刻板印象:鄉下空氣好。那真是笑話。真是落伍。「肺癌地圖」顯示的剛好相反。鄉下車少,這是對的。但是,附近只要有大型工廠、大型電廠,「肺癌地圖」就是紅的發紫,紫到發黑。這幾年,大家開始關注PM2.5,很好。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報告顯示,這和肺癌、肺病變高度相關。中南部的「肺癌地圖」特別觸目驚心。 也許不中聽,但這是事實,這種環境,中南部的居民註定比其他地區短命。罹患肺癌的機會超高。台灣反核反得非常瘋狂,罹癌也罹得非常瘋狂,現在,廢核才剛啟動,未來,罹癌的趨勢將會更驚悚。 去年,台灣85%的電力,是燒出來的。燒油、燒煤、燒氣、燒垃圾。燒出爆量的二氧化碳很正常。也燒出更的PM2.5,更多的空污,更多的潛在肺癌。其實,不只肺病變,太多慢性疾病都和空污有關。 你一定要認識一件事:我們的空污標準是寬鬆的。我們對PM2.5日均量和年均量的容許值都比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低了 40%~50%。我們的空污燈號,根本笑話。國衛院建議要訂出更嚴格的標準,但是,沒有回應。其實,我相信蔡總統不敢回應,也無法回應。 我是個擁核者。我也是個擁綠能者。核能加綠能是台灣最好、最乾淨、最安全的能源配置。這一段就當做是工商服務的個人廣告。 祝大家和大家的大家都免於肺癌之苦。但這是政治問題。你要有政治態度。你要重新思考能源政策與公衛政策的矛盾性才有可能。
    1 人回報1 則回應2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