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 2022.02.09 20:56 | #)

蔣家年代雖然政治高壓,雖然做為一個異議份子所得的報復慘烈,雖然菁英幾乎全部都是黨棍馬屁精,但我不曾因此感到人性醜陋,因為我知道在政治高壓下,人性之猥瑣求全,難以苛責;烈士情操畢竟只能自勉,無法要求他人。
舊黨國垮台後,在美國扶持下,人渣黨迅速茁壯,以愛台灣為名,展開仇中反華的新一波法西斯。直到這時候,我才第一次強烈感受到人性的骯髒與醜陋。
美醜不是一種行為主義式的概念,也就是說,光從行為本身是無法適當評價的。江洋大盜殺人越貨或各種偷搶拐騙的行為 "本身",不一定意味著人性之惡。反之亦然,善行也不一定意味著人性之善。相反地,許多時候,恰恰是那些光鮮亮麗、義正辭嚴的言行裏頭,才真正令人感到骯髒醜陋與邪惡。
我不是不敢點名,而是根本沒法點,數量太多了,只能近乎一竿子全打翻。
我不太喜歡舉例,因為我若舉例說明,依照人們的閱讀能力,往往就會聚焦在 "那個" 例子上。但我並不是要談哪個例子 "本身",而只是藉著例子企圖談例子背後那些難以描述、事關善惡美醜的東西。
我對島內菁英世界有著說不出的強烈反感與極度厭惡,非常骯髒醜陋,充滿心機,最好離我離得越遠越好。可是,我得有詩人般的表達能力,才有可能把那樣一份骯髒醜陋與邪惡表達出來。這些人渣,很多我過去都認識,甚至曾經是朋友。我對他們的人性表現,真的感到很不可思議,原來人性可以醜陋下流到這種地步;不過就是當個官,不過就是圖個前途就業,靈魂卻都能賣了。
在島內菁英世界裏頭,與其問說誰是人渣,倒不如說誰不是,因為前者數量太多了,而後者卻是鳳毛麟角。
例子已經多到根本沒法舉,太多了,幾乎是島內社會的每一個情境樣態全是例子,全是仇中反華,全是抹黑,全是謊言。但這不是病態,不是喪失理性能力,而是恰恰相反,是一種高度精密的政治操弄與洗腦,菁英們爭先恐後完全眛著良心地搶著配合演出。吾友柏楊先生說得對,現實往往比小說還更加戲劇化。
比方說有個台灣的運動員,在私下練習時,身上穿著大陸好友送的一套大陸運動服,然後人渣黨就開始進行政治操弄,根本一點問題也沒有的事,人渣黨卻總是能弄得像什麼滔天大罪那樣。我看到各界菁英許多人渣也紛紛跳出來謾罵,罵這位運動員什麼 "吃裏扒外",罵他什麼 "傷透台灣人的心" 等等等等等。
過去二十幾年來,千千萬萬的這種事就是這樣不斷地操弄,把大陸人操弄成台灣人不共戴天的仇敵,每天就是不斷這樣搞。
我能理解在這樣一種環境下生活的人,絕大多數是腦殘。腦殘我不介意,我介意的是那些言不由衷、積極表態、積極為惡的各界菁英們。我常納悶,這些人渣,他們到底要怎麼面對自己的良知?或是他們的良心真的被狗給吃了?
今天,如果台灣是一個普遍仇視美日的社會,只要跟美日有關的一切都會遭到攻擊,當我看到有位台灣的運動員穿著美國或日本的運動服,然後我跳出來告訴大家說我好難過好痛心哦,並且痛罵對方無恥,說他傷透台灣人的心,叫他滾出台灣,叫檢調去抓他。請問,你真的會覺得我很棒嗎?你不會對我的人性和人品及心機感到骯髒醜陋嗎?
我的表達能力跟小學生差不多,沒法表達得更微妙,但我相信善惡美醜這種東西是這樣,如果你跟我有著一樣的美感,不需要我表達,你自然就會跟我有同樣規模同樣性質的感受。這樣一種美學與道德上的相似性,就是品味或氣味。所謂知己,就是有著同樣氣味的人。
交友容易,知音難尋。
近 31 日
0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