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任何的生命,我們的想法應該都要是「一個都不能少」。因此,死亡不應該只是數字,而是活生生的人,在他的家人、朋友面前消失的一場悲劇。

但是,這場瘟疫,已經讓這些悲劇「無可避免」的一定會發生。多少是多?多少又是少?在我看來,一個都嫌多。但是,真的發生了一個、二個、十個、一百個,我們該責怪誰?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知道,因為死亡這件事,有太多不可抗力與不可知的因素。可是,我會盡量學習,不要把情緒擴散,也不要把情緒移轉給其他人,而是讓自己慢慢消化。

例如,當有人問我,「死了這麼多小孩,難道你還要替政府護航嗎?」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個,就是多,不管是不是時辰到了,任何生命在任何時候消失,都是多。可是,在這場瘟疫的一連串悲劇中,我們第一件該做的事情,是散布恐懼嗎?

「很多」孩子走了,站在一個都不能少的立場,當然是主觀上的事實。可是4月5日到4月15日以前,就沒有兒童重症,4月26日,才出現第二個兒童重症。「很多孩子走了」,搭配「醫療人員從4月初開始就疲於奔命、無法休息」,兩者合一,就是謠言,意圖讓父母們恐慌的謠言。醫療人員是辛苦,但是這則謠言想要營造的氛圍,是醫院快垮了、小孩快死光了,這樣的謠言,透過媒體快速傳播,就會讓父母人人自危,不再信任政府的防疫措施,沒怎樣,就歸功於自己照顧的好,有怎樣,就會責怪這個政府照顧不周,不顧醫療人員生活、不管父母孩子死活,這就是這個謠言的目標。

▲▼郭彥均。(圖/翻攝自Facebook/郭彥均)
▲郭彥均PO出對話截圖,「很多孩子都走了」引發爭議。(圖/翻攝自Facebook/郭彥均)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謠言,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不用講什麼在「戲院裡講失火」的案例,一個人能不能在臉書上造謠,說「某家醫院群聚感染,數百名住院病患都已經死亡」?當然不行。重點不在於死亡數目,也不在於言論自由,而是寫這種謠言,會讓一般人對疫情高度恐慌,造成社會動盪。對於這家醫院而言,更是不白之冤,難以洗刷。如果我們對於這種謠言不能接受,為什麼覺得那些粉專的謠言,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應予尊重,不尊重就是扼殺言論自由?

沒有人說,不能評論孩子重症的數目是多是少,因為那本來就很主觀。更何況,政府做得好不好,每個人本來就都可以罵、可以說,但就不該用謠言罵、用謊言說。台灣每年都有將近兩千名兒童因為各種原因離開這個世界,如果我們真的不捨,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關心別人的孩子,但是,不要散布謠言,因為真的會有人信,而且很信。
那會怎樣嗎?一個充滿恐懼與仇恨的社會,而且是不明究理的恐懼與仇恨,那是最可怕的環境。謠言,就可以達到這種效果。

瘟疫肆虐,別讓謠言也跟著肆虐,好好的保護自己、戰勝疾病,往後多的是投票制衡政府的機會,別把這個社會毀了。真正的獨裁,在西台灣,這個社會的互信毀了以後,我們都不會有任何的言論自由。

看看李文亮醫師的下場,那才叫做沒有言論自由。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章已獲呂秋遠律師授權,未經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推薦閱讀

Honda「電動版HR-V」大陸上市!

2022年06月23日 22:45
吉力吉撈轟江少慶滿貫砲 王維中笑了

2022年06月23日 22:43
讀者迴響

ETtoday新聞雲 版權所有
非經授權,不許轉載本網站內容
© ETtoday.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近 31 日
1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