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费玉清用自己的视角写的,但是却深深地说到了我们这一辈人的心坎里,很感人!
文章题名叫《我的傻父亲》,有点长,但绝对能让你一直看下去。

自从我红了以后,
工作非常忙碌,
我没什么时间陪母亲,
父母又早早离了婚,
家里的老母亲是我最担心的。
我决定要给她找个老伴,
你就这样来到了我家。
同父亲相比,
你平凡得实在是没什么优点可言。
可是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
而她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

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
具体地说,你是一个老实人。
你深知自己配不上母亲,
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
房子小、工资少。

说实话,母亲也只是为了给介绍人面子,才决定去见你的。而最终让母亲对你产生好感的原因,是你的那手好厨艺。见面后,你诚恳地邀请母亲留下来吃饭,母亲不忍拒绝,她留了下来。

你没让她伸一下手,
然后就做了四菜一汤,
让母亲吃得不忍释筷。
临走时,你对我母亲说:
“以后要是想吃了,就来。我家虽不宽裕,但招待个南瓜还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的。”

后来,母亲又看了几个老头儿,
可是,虽然哪一个看上去条件都比你要好,
但最终母亲还是选择了你。
理由其实算得上自私,
她照顾了我大半辈子,
她想做一回被照顾的对象。

你把我母亲照顾得很好,
她每次见我都嚷嚷要减肥,
那语气是幸福的。

我犹记得从前,
父亲还在的时候,
每一次我回家,
她都跟我抱怨,
抱怨我父亲那几乎坚守了一辈子的陋习。

你做的饭的确好吃,
我在吃了几次之后,
对自己所做的饭颇有几分不满。
一次,和你们一起吃饭时,
我忍不住说:
“下次屠叔做饭时,我一定边上学着点儿。”
你却说:“我这辈子啥都做不好,就长了点儿吃的本事。你可都是做大事儿的人,千万别跟我学。要是馋了,就回来,随时回来。这做饭的啊,最怕自己做的东西没人吃。”

回家的路上,
我跟姐姐复述了你的话。
她说:“他这个人,天生伺候人的命,天生就愿意低到泥土里。咱妈有福气,老了老了,当把皇太后。”
我一边开车,
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感受姐姐对你的轻贱,
心里并不想替你辩解什么。
毕竟,你始终是个外人嘛。

我搬新家的那天,
你和母亲来给我们燎锅底。
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可是,等到吃饭时,
你却没有出现在主座上,
你像是掐算好了时间,
等宾客散去,
你回来了,
仔细地收拾着那些狼藉杯盘,
将剩菜剩饭装在你事先准备好的饭盒里,
留着回家吃。

母亲不希望你这么做,
觉得委屈了你,
你小声对她嘀咕:
“晚上我给你新做,这些我吃。”

母亲说:“干吗天天吃剩菜剩饭呢?你知不知道我见你这样,心里很难受。”
你却说:“你千万别难受,让我看着这么浪费我心里才不舒服呢。玉清的钱都是辛苦换来的,咱帮不了孩子,那就尽量帮他省点儿。”

你的话,让我母亲心疼了很久,
然后她决定告诉我。
听着母亲在电话里替你说好话,
我内心的感受很复杂,
同时也为自己的这份复杂感到惭愧。

渐渐地,对你的好感越来越浓。
有时候,甚至有一些依赖,
你总是无声地为我们做很多事
换掉家里的坏水龙头;
母亲住院时,不眠不休地照顾她,
直到出院后才告诉我们。

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
你也会病倒,
而且病得那样严重。
你在买菜的路上轰然倒下
是脑血栓,半身不遂而卧床。

我,还有你的儿子,
起初对你的治疗都很积极,
我们希望你可以好起来,
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为我们服务,
任劳任怨地。
可是,你再也没有站起来。
原先只会微笑的你,
变得无比脆弱,
总是流眼泪,
我母亲照顾你,你哭;
你儿子给你削水果,你哭;
我们推着轮椅带你去郊游,你哭;
多次住院,看着钱如流水般被花掉,你哭。

终于有一天,
你用剃须刀片
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切了下去。
抢救了5个小时,
你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
很疲惫,也很绝望。
没有想到的是,
先我弃你而去的,是你的儿子。
他开始很少来看你,
后来连电话也不接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
母亲在这个时候跟我提出要和你分手。
你们本来也没有登记,
就是一拍两散的事情。
母亲跟我说:
“我老了,照顾不动他了。妈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也不能捡个残爹回来,做你的拖累。”

这就是冰冷的现实。
我不想让母亲去做这个恶人,
于是我狠狠心,
决定由我来说出分手的话。
我对躺在医院里的你说:
“屠叔,我妈病了。”
你的眼泪又是夺眶而出,
我尽量做到不为之所动。
“你知道,我妈也一把年纪了。这些日子,她是怎么对你的,你也是看见了。”
你继续流着眼泪点头。
“屠叔,我们都得上班,我妈身体又不好。你看能不能这样,出院后,你就回你自己的家,我帮你请个保姆。当然,钱由我来出,我也会经常去看你。”

话说到这里时,你不再哭了。
你频繁地点头,
含含混混地说: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不用请保姆,不用……”

走出病房,
我在医院的院子里
还是流了眼泪,
说不清是解脱后的轻松,
还是心存愧疚的疼痛。
我去了家政公司,
为你请了一个保姆,
预交了一年的费用。
然后,去了你家,
请了工人把你的家重新装修了一下。
我在努力地做到仁至义尽。
不为你,只为安抚内心的不安。

你出院回家的那天,
我没有去,而是让司机去接的你。
司机回来后对我说:
“屠叔让我跟你说谢谢,就算是亲儿子,也做不到你这一点啊。”

这些话,多少安慰了我,
我感到了一丝轻松。
可这轻松并没有持续得太久。
你不在的那个春节,
过得有些寂寥。
再也没有一个人甘愿扎在厨房里,
变着花样地给我们做吃的。
我们坐在五星级酒店里吃年夜饭,
却再也吃不出浓浓的年味。

外甥在回家的路上说:
“我想吃爷爷做的饭。”
姐姐用眼睛示意外甥不要再说话,
可是,外甥反而闹得更凶:
“你们为什么不让爷爷回家过年?你们都是坏人。”
姐姐狠狠地给了外甥一个耳光。
可是,那耳光却像打在我的脸上,
脸生生地疼。

外甥的一句话,
让我们曾经自以为的所有心安
都土崩瓦解了。
我从后视镜里,
看到母亲的眼睛也红红的。

不知道在这个夜晚,
屠叔,你跟谁一起过?
又是否也会想起我们?
会不会为我们的无情,
心生悲凉!
当天夜里我就驱车去了你那里。
你步履蹒跚地给我开了门,
见到我,嘴上在笑,
眼里却有了泪。
走进你冷锅冷灶的家,
我的眼泪再也没有止住。

我拿起电话,
打给你的儿子,
大骂一通之后,
开始给你包饺子。
保姆回家过年了,
给你的床头预备了足够吃到正月十五的点心,
我再次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娘。
热气腾腾的饺子终于让你的家里有了一丝暖意。
你一口一个地吃着饺子,
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我打开那瓶之前送给你的五粮液,
给你和我各倒了一杯。
酒水下肚,我说了许多话:
“屠叔,你不能怪我,我也不容易。”
你一直在点头,
依然还是那句话:
“你比我亲儿子都要亲。”

我在初一的凌晨
摇摇晃晃地离开你的家,
喝了酒不能开车,
只好把车停在你的楼下,
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
满目凄凉。
手机响,是姐姐打来的:“你在哪儿?”
我再次发了火:
“我在一个孤寡老人的家里。我们都是什么人啊?人家能走能动时,咱利用人家;人家现在动不了,咱把人家送回去了。咱良心都让狗吃了,还人模狗样地仁义道德,我呸!”

站在大街上,
我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
骂够了,骂累了,
我毫不犹豫地跑了回去,
背起你就往外走。
你挣扎,问我:
“你这是干吗?”
我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你说:
“回家。”

你回来后
我的外甥,他对你又搂又亲,
吵闹着要吃炸麻花,
要做面人小卡。
姐姐把我拉到小屋,问我:
“你疯了?他儿子都不管他,你把他接回来干吗?”

我不再发火,
心平气和地对她说:
“他儿子做得不对,那是他的事,不应该成为咱放弃屠叔的原因。我不能要求你把他当成亲公公,可是,如果你在乎我,就把他当家人。因为在我心里,他就是家人,就是亲人。放弃他,很容易,但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我想活得心安一点儿,就这么简单。”

同样的话,说给母亲听时,
她泪如雨下,
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
“儿子,妈没想到你这么有情有义。”

我说:“妈,放心吧。话说得难听一点儿,就算有一天,你走在屠叔的前面,我也会为他养老送终。再说白一点儿,以我现在的收入,养个屠叔还费劲吗?多个亲人,有什么不好呢?”

不一会儿,
外甥进来了,
进来就求我:
“舅舅,别再把爷爷送走了。以后,我照顾他,以后你老了,我也照顾你。”

我把外甥搂在怀里,
心里一阵阵惊悸,
还好,还好没有明白得太晚,
还好没在孩子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孝之子的印象。

你渐渐地安静下来,不再哭了,
每天都坐在轮椅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没大没小地跟你开玩笑,
你乐得合不拢嘴。
你把我叫到你的房间,
从被子下面拿出一个存折。
你说:
“这钱,给你。我知道,为我治病你花了很多钱,这点儿钱根本不够。而且给你钱,也没有让你管我老的意思,就是屠叔一点儿心意……”
我说:
“屠叔,你不用说了,我收下。”
你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拿着这张存折,
我找到了你的儿子,
把存折和密码告诉了他,
我对他说:
“这是屠叔给你的,他知道你过得不容易。我没别的意思,就希望你隔三岔五去看看他,不要等到哪一天他没了你再想看,到时候你只能在梦里折磨自己。还有,我这次找你也是想告诉你,放心吧,屠叔的老,我来养。”

我没有告诉你那些钱的去向,
我知道,
接受可能会让你更好过一点儿。
那天,你的儿子
带着妻子、孩子来看你,
你虽然没有流露出抱怨的意思,
可是,从你们的言语之间,
我还是看到了生疏的痕迹。
说实话,我的内心居然充满了
一点儿小小的得意。
亲生又怎样?人与人之间,只有关爱,才可以亲近。就像我和你,现在,可以开各种玩笑,也可以托付各种心事。这些,岂能用得失来衡量!

母亲和你正式地登记结了婚。
这之后,每个周末,
不管有多大的事情,
我们一家三口都会风雨无阻地回家
等待我们的永远是一桌很家常、
很可口的饭菜。
你居然能做饭了,
虽然是在轮椅上,
这在别人看来实在是个奇迹,
但是,我们却对此习以为常,
觉得你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生命不息,为儿女操劳不止。
你乐在其中,
我们,也安于享受。

只是,你的孙子很心疼你,
总是在我“狠心”地
让你自己夹菜或者
让你自己想办法上厕所时,
偷偷地为你服务。
看着你俩小心地保持着你们之间的默契与秘密,
我的心里溢满幸福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渐渐地,你又像原来一样,开始做这个家庭的配角,把自己放在努力不被关注的位置上。你觉得那里安全,那是最适合你的位置。我也不再同你客气,有时甚至会命令你做一些家务,比如在你有些慵懒的时候。我知道,我必须用这种方式尽量延缓你的衰老,延迟你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速度……

真是太感人了!
看哭无数人!
近 31 日
4 次瀏覽
本訊息有 3 則查核回應
Chang Shu-huai 認為 含有錯誤訊息
引用自 Chang Shu-huai 查核回應
原文是2013-11-19新浪博客上的故事「年關到了回家陪陪老人」改寫
並非費玉清主筆

資料佐證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d4670c60101gz2r.html

(感人故事)年关到了回家陪陪老人_古今笑谈客_新浪博客

(感人故事)年关到了回家陪陪老人_古今笑谈客_新浪博客_古今笑谈客_新浪博客,古今笑谈客, 父亲去世三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可是,5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而一个50岁的老人对另...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d4670c60101gz2r.html
Lin 認為 含有錯誤訊息
引用自 Lin 查核回應
Cofacts 真的假的 聊天機器人查證之後發現,這篇文章在許多年前就已經存在,但多半是在中國網站上的心靈雞湯文章分享,原文也並沒有費玉清署名,內容講的也並非費玉清家庭的故事。這只是借用費玉清之名,博取民眾注意轉發的不實訊息,是假的。

資料佐證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7551482
真假難辨的名人語錄
http://www.mingpaocanada.com/van/htm/News/20190510/tcbq1_r.htm
要麵麵不要辣辣 認為 不在查證範圍
引用自 要麵麵不要辣辣 查核回應
看起來像是網路流傳的心靈雞湯,無法查證是否真的是由費玉清本人所寫。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