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傳:
其實不是人心險
而是你壓根兒蠢

我們該如何看待與定位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呢?

他是一位英勇帶領國家對抗俄國侵略,可歌可泣、可佩可嘆了不起的英雄人物?

還是一個誤信美歐強權,讓烏克蘭處處與俄國切割;一心一意要加入「北約」,不停挑釁俄國,把國家輕易帶向戰爭,一位「意識形態」膠固,政治叢林裡癡傻的白兔?

對「澤倫斯基的評價」這個問題會因為你對烏克蘭世局的了解是否深入與各人不同的政治立場,而產生了「言人人殊」的差異!

所以這就是為何這個問題近日從「電視新聞台」一直吵到了「臉書」版面,見解分歧,壁壘分明,舌戰是異常的猛烈!

這問題不禁讓我想到了一個有趣的詞彙--「捧殺」!

「捧殺」意思是指「過分地讚揚和吹捧,來達到被讚揚者變得虛榮自負或招致他人反感的目的」

而實際上在政治或商場上操作「捧殺」時,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傳統型「直接溢美阿諛戴高帽的吹捧,讓你不自覺的自我膨脹,忘了自己幾斤幾兩重的招致怨尤與毀滅」,而另一種就是變異型的捧殺:

首先是對你的請求與示愛不置可否,只是一味態度曖昧、眉目傳情、頻送秋波。

有時欲拒有時又還迎,故意讓你會錯意表錯情掉入陷阱入其彀中;而當你深陷泥淖時,再來個拍拍屁股,冷峻無情的撇清責任說:

「這一切都是你自作多情,自作自受!」

前者傳統型的捧殺,在東漢《風俗通義》裡用了一個生動的故事來說明:

殺君馬者道旁兒

有一個人,騎著一匹馬在路上跑。因為馬跑得飛快,不斷有路人為它鼓掌叫好。馬很得意,騎馬的人也很得意。於是快馬加鞭,繼續在驛道上狂奔。而且跑得越快,叫好的人就越多。跑了幾百里之後,這匹馬突然一個跟頭栽倒,呼呼地喘了一會兒氣,就死了。騎馬的人摔下來,急得想哭。好好的馬,怎麼會死呢?這時一個老者走過來說:

「殺君馬者,道旁兒也。」

意思是說,殺你馬的人,就是那些在路旁給你鼓掌叫好的人!

很多人都說討厭阿諛奉承,其實大家所討厭的,是對別人的阿諛奉承。真要阿諛奉承到自己頭上,不但不會討厭,反而感覺很舒服很得意。

阿諛奉承久了,天天自我感覺良好,等到一遇到海浪考驗或世局巨變,鮮少沒有不翻船滅頂的!

而「變異型的捧殺」最經典的就是美國與歐盟對烏克蘭的態度了!

當2008年北約在布加勒斯特峰會後發表聲明,提到要把喬治亞和烏克蘭納入北約時,俄羅斯就已經在這裡畫了一道紅線,表明這樣威脅到俄國生存的作法絕對不能接受。美國卻一再模稜兩可,拜登總統的國防部長甚至在去年還直言要把烏克蘭引進北約。

 因為這種曖昧讓澤倫斯基對加入北約和歐盟變得過度樂觀,而完全無視普丁的紅線,公然推翻《明斯克條約》,強力推動禁俄語政策,攻擊烏東自治區,持續切斷克里米亞的淡水水源等。

而美國不僅用曖昧不明,又眉目傳情的多重詭計誘騙澤倫斯基,讓他認為烏克蘭加入北約有望,甚至讓他認為美國與北約會偕同防守烏克蘭,讓澤倫斯基天真的以為美國與歐盟是烏克蘭忠實的盟友和靠山!

其實在美國和歐盟的心裡只是把烏克蘭當成一個貪腐橫行、民生凋敝,可以拿來牽制威脅俄國的「馬前卒」而已!當成一個隨時可拋,可以拿來交換自己國家利益的「棄子」而已!

而邪惡的美國恨不得俄國趕快入侵烏克蘭,好有實錘的口實,可以升起正義的大纛,聯合歐盟國家來群體圍毆俄國,來謀取軍事與政治上的利益!

可是美國左等右等等不到俄國出兵,於是美國就耍狠耍賤的直接宣布:

俄國如果攻打烏克蘭,美國不會派兵協助防守!

美國直接就先把「底牌」掀開給了俄國看,好來引誘普丁,讓他吃下「定心丸」,以為可以肆無忌憚的攻擊烏克蘭!

而後面就是大家看到的,普丁中計出兵烏克蘭,美國聯合歐盟經濟制裁俄國。俄國不僅經濟陷入困境,形象也就此大毀,成了全世界公敵,人人喊打喊殺,只能抱著中國取暖,冀其施予援手!

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最後才驚覺美國和歐盟人人都只是道義相挺,恍如「誦經團」和「禱告團」一般,喃喃唱著聖歌,唸著阿彌陀佛來相挺;一邊不停打嘴炮表現出對這個愚蠢總統的敬佩與對烏克蘭苦難的感同身受;一邊趕快奉送上一些用不到或快過期或已經過期的武器,展現出西方正義聯盟的「最大慈悲」!

而澤倫斯基只能每天聲嘶力竭在網路上一臉頹喪哀怨被騙的埋怨「沒有人和烏克蘭並肩」,然後一臉決絕的強調「這可能是你們最後一次看到我了」;可是不管他演得多大,各國就是人人都坐壁上觀,深怕自己國家捲入戰爭,就連他一再要求的「把烏克蘭領空畫成禁航區」,大家都置若罔聞,不吭一聲,直接當個屁……

而烏克蘭數百萬的百姓流離失所,逃離家園,肝腸寸斷哭哭啼啼被迫與家人別離;而澤倫斯基限制了可以打戰的男人出境,要一群烏合之眾的平民百姓大家來領武器上街與俄國周旋,誓死保衛自己的家園!

結果百姓死傷之慘烈讓人不忍卒睹;城市建設與基礎設施毀之殆盡;而基輔漸成被包圍之勢,淪陷已是指日可待!

說真的,這場戰爭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說真的,你自己如果沒實力,就別血氣之勇的猛越級挑釁比你大上數十倍的對手!

說真的,相信美國與北約會在俄國入侵時挺身保衛烏克蘭,你這位總統「容易受人煽動的愚蠢」與「故作曖昧誘你入彀的好騙」實在是讓人瞠目結舌!

這世界上惡人壞蛋很多,俄國是一個,而美國一直是其中最壞最壞的那一個!

因為俄國的壞就像臉有刀疤的「江洋大盜」、「十大惡人之首」,大家一看便知,不僅口誅筆伐也劃清界線深以為不齒;但是美國這匹虎狼披上了羔羊的外衣,偽裝成為「武林盟主」、「世界警察」,在世界上到處煽風點火,曖昧捧殺,分裂挑撥,大賣軍火靠賺黑心的戰爭財來輸血!

這世界上真的再也沒有比「美國」更加邪惡的國家了!

領導者最大最大的責任是在「避免戰爭」,因為屆時受苦受難最深的一定是百姓;斷垣殘壁、支離破碎的是國家!

領導者要心存善念與慈悲,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要為了選舉,操作民粹與仇恨,處處拿自己「羽量級」的國家對著身旁「超重量級」的國家叫囂嚷嚷,挑釁不停!

近 31 日
568 次瀏覽
本訊息有 2 則查核回應
Lopi 認為 含有個人意見
引用自 Lopi 查核回應
(1)烏克蘭醞釀加入北約,除了2010-2014執政的 Yanukovych總統反對以外,遠從1992年開始,到現在歷時30年。烏克蘭更於2019/2/7年國會投票通過將申請加入北約寫入憲法。澤倫斯基於2019/5/20就任總統時,依法宣誓只能效忠執行憲法。參考[1]
(2)依時空檢視,烏克蘭加入北約的願望,歷任總統乃至全國多數人民需負大部分責任,是烏克蘭的歷史共業,澤倫斯基並不負大部分責任。

不同意見出處

[1]https://en.m.wikipedia.org/wiki/Ukraine–NATO_relations
Lopi 認為 含有個人意見
引用自 Lopi 查核回應
(0)本文嘗試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定位,以下是一些不同的意見,以供參考。
(1)評論政治人物的功過,好的或壞的都要就事論事,雖然好壞是個人的意見和評價,但是推論要侷限並基於於事實,不能離開事實。
(2)如何看待與定位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也是一樣。戰前的澤倫斯基要加入北約,把國家帶向戰爭,是過;但是《開戰後的澤倫斯基英勇帶領國家對抗俄國侵略,是功》;這兩點基於不同時空的功過評價 應該是頗有共識的意見評價。對國家政策的評估亦如是。參考[1]
(3)如果硬要統合功過,來一個功大還是過大,甚至以功遮過 來過度吹捧,或以過遮功 來極力妖魔化,兩者都容易偏離事實,造成誤解。(現代國家不為政治人物立銅像,就是避免社會把政治人物壞的事跡的也當成好的,造成不良示範)。

不同意見出處

[1]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20223/putin-ukraine-nato/zh-hant/
1 則回應被作者自行刪除。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