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ed Message

1 occurence1 responsealmost 2 years ago
「請所有的綠營政客,放下仇恨!
放下偏見!放下所有的分別心!」
我與管中閔老師的因緣_做為一個學生的證言。
(林珈慧2018.04.07)
其實我從臺大畢業16年了,除了ㄧ次研討會場合與老師匆匆打過一次照面外,我沒有再見過中閔老師。
但這輩子從小到大受教的老師無數,管中閔老師絕對是影響我最深遠的老師。
不是因為他在學術上斐然的成就,也不是因為他後來成為中研院院士或擔任國發會主委。
而是他,一個對上課學生無任何義務的大學教授,卻對什麼都沒有的年輕學子如我付出真誠的關懷,分享成長的挫折,提點人生的堅持。

那是1997年秋天臺大經濟系大二開學的一個悶熱午后,步入先選好的熱門統計學教室已找不到座位,厭倦總是擠着上百人的無感學習,決定冒險轉去另一班新開的統計學看看。
悄悄走進去,偌大的教室只有五、六位小貓學生,我看到一位穿着厚重西裝的年輕老師正在黑板前揮汗如雨地講課,那就是我對中閔老師的第一印象,究竟是什麼內容早已忘記,我只記得下課時我立刻拿選課單請老師簽名加選。

那一年,管老師在臺大經濟系開的第一堂統計學課程,只有六、七個學生選課,何其有幸我是其中一員。
如果坐着時光機回到那一年,我會在那個19歲的我旁邊開心的大叫:「妳知道妳特別選的老師是未來中研院院士耶,妳被院士教到了耶!」
這種慧眼識英雄的感覺,真是比中樂透還開心。

但當時,管中閔老師什麼title都沒有。
他上統計學,我們沒買過任何教科書,他都上他自己寫的英文講義,他自己對統計學要教給入門學生的邏輯、體系與見解。
相對於龐雜的統計學方法,他用原創的講義用自成一格環環相扣的架構教我們,在那時候是非常非常與眾不同的。
老師在當時就對原創非常重視,他常在課堂上鼓勵我們,縱然是碩士論文一定要嘗試在理論上提出創見,
即使只有一點點,不要再寫一篇用台灣的data跑別人所提的模型出來的結果充數。

後來我的碩士論文口試結束後,口試委員陳昭南院士問我要不要來念博士。

那一刻起我發現上開管式哲學非常有效,這麼多年過去,這個態度已深入我的DNA中。

老師那一年教我們,也算是私塾的編制了,所以他當年的青春血淚成長史,我們有幸是首映場的聽眾。
而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描述那時候在美國做研究到清晨要回家,積雪卡住他的車門,冰天凍地裡他還要努力地剷雪才能回家。

另外還有他提到拿到美國大學終身聘的第二天,二話不說就決定回台灣。
在我當時聽來覺得不可思議,這麼辛苦做研究好不容易拿到終身聘又是比台灣高好幾倍的薪水,竟然選擇回台灣,這老師有沒有點經濟理性啊!但同時對我又是很有共鳴的,那種拼勁,那種超越經濟價值的熱誠。

近年來管老師成了社會公眾人物,他也講了好多當年的事,但有一件事他從未講過,就是他對家人的愛。
有一次老師講到,他現在最疼愛的就是他的女兒,如果以後有人敢追求他的女兒,他一定要跟那個人打一架。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常常想到,
到底那一架打了沒?

統計學課程一年很快就結束了,
但我與管老師的因緣仍然繼續着。

大四我準備研究所甄試,
拜託老師寫推薦函,老師一口答應,
什麼資料都沒跟我要,
也沒叫我擬草稿,就幫我寫好推薦函。

我什麼身家背景也沒有,
他的推薦函幫助我。
他的研究室的門永遠是開着的,
我是見證者之一。

不但如此,碩二那年,
埋首論文研究之餘,
找到中研院有個打打字的打工機會,
剛好可以賺點生活費。

過不久,
時任中研院經濟所所長的老師
竟然發了一封email給我:
「我不知道妳有打工的需要﹐
妳當初應該先來找我或者至少問我一下。
妳實在太見外了。 」

這些事過了二十年了
點點滴滴我都記在心上,
老師就是這麼幽默、真誠、熱情,
對家人如此,對學生更是如此,
不論何時何地都準備行俠仗義拔刀相助!

而且不論他的title是否已經愈來愈大,
他對學生這一份愛心,「真啊!」。

後來,2013年底老師
擔任經建會主委風雨之際,
我發了email給老師表達我的支持:
「存心俯仰天地無愧,足矣!」
老師親自回信:
「即使知道非常困難,還是想有些改變。
如果實在改變不成,也只好放棄。」

又後來2015年初,
老師辭任國發會主委,
我又發信支持老師:
「我也是獅子座的,
深知獅子座的人要放下他心血大業,
是要下多大的決心。

人生的故事沒有the end,
只有to be continued... 共勉之!!」
老師仍然親自回信:
「未來我還會有很多事可做,
而且在民間,
說不定可做的事情更多。」

去年底,看到管老師
參加臺大校長遴選的宣言,
我再次發了email支持老師:
「對學生、社會、國家的
這一份熱情未曾消減,
永遠訴諸理性,不搞政治操作,
永遠不會被打倒。
您的這份堅持,
永遠是指引我心方向的阿拉丁神燈!」

再次收到老師的回信:
「我很認真面對這次的競爭,
這也是我離開政府公職後,
唯一還能激發我熱情的工作。

但是以現在政治和社會氛圍,
我想我當選機率很低,我只能盡力而已。」

後來中閔老師在今年1月5日獲選,
我回信恭禧:「老師,You did it!
淪為遊樂園的台灣大學有救了!」

但從那一天開始,我完全沒預期到,
為何對管中閔老師不實的攻詰一波波發動,
而且竟然是由國家政府帶頭行惡。

我不解,為何砲口竟是對着
一個光明磊落的院士級
優秀學者、人師之表率?
這有任何一絲公理、
正義、大學之精神嗎?

翻開中外歷史,一言以蔽之,
不就是奸臣小人
對所有仁人志士的迫害史嗎!

冒着未來也會被迫害的風險
(其實也不用多慮,
臺灣的人才不斷在出走),
身為台灣人的基本良知,
身為臺大人的基本尊嚴,

我能做的,就是在老師風雨飄搖、
人人喊曾參殺人時刻,公開地,
用一個學生的經歷,
來充份支持與證明,
回歸大學傳道授業,
立國立人的精神與本質,
臺灣大學遴選委員會
(也是唯一有法定資格與
權限的遴選校長之實體),
的確獨立且正確地做出決定。

此一決定即有其立即的實體效力,
不會因為教育部
違法怠於聘任程序而動搖!

最後,請所有臺灣人放下仇恨!
放下偏見!放下所有的分別,

管中閔老師2007年2月
「世界遺忘台灣!台灣遺忘世界!」一文,
讓我們深切的自省,
我們要帶領臺灣走去哪個方向?

「世界遺忘台灣與台灣遺忘世界,
兩者其實相互關聯。

當世界忽視台灣,
我們對這個世界就越來越覺得陌生,
於是選擇逃避。

中國大陸的打壓,
固然是造成世界遺忘台灣的主因,
但我們是否坦然面對過問題的徵結,
然後尋求解決的方式?

若我們自己都不曾
窮盡一切努力去扭轉趨勢,
世界自然會繼續遺忘台灣,
台灣也將“日蹙國百里”,
最終退縮到無人聞問的角落。

我們耽于內鬥久矣,
因此看不見世界各地政經勢力的消長
與它們之間的合縱連橫,
也看不清自己地位的變化。

世界或許忽視了台灣,
然而台灣不能沒有世界。

所以我們不能再自甘鎖國,
而必須更務實的面對海峽兩岸的關係,
與亞洲各國的關係,
乃至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關係。

在追求台灣總利益最大的目標之下,
唯有放下虛妄的意識型態包袱,
知所取舍,
台灣才可能有更寬廣的未來。
讓台灣能夠重新迎向世界,
讓世界不致遺忘台灣。」
(旺報)

Replies to the message

  • Rosalind mark the message as 💬 Contains personal perspective

    Reason

    每個人對於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事情有不同的看法。

    Different opinion

    http://newtalk.tw/news/view/2018-03-16/117563

Add a new reply

Please login first.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the following similar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