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erson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3 months ago
轉PO:
美國海軍上校為什麼丟官,並不是洩漏重大軍情問題,他極可能掀開了「美利堅衰敗亡國」的序幕!
把這個海軍上校和川普的照片放在一起比較,你會相信誰?懂得看的都會相信這位羅斯福航空母艦艦長Captain Brett Crozier。他因為把艦上多名士兵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情況發出電郵給三十位人士而被特朗普炒魷魚。把這問題炸了鍋也許是川普一生最錯誤的一步。
這位布萊時雅上校從羅斯福號航母被辭退後,最近返回家鄉聖羅莎市對記者大爆內幕及艦上爆發疫情的時間表,顯示病毒不是源自中國,其實是從未去過中國的海軍水手早已中招!
The truth about Captain Brett Crozier being fired!
以下深究美國航母艦長被去職的原由 。
這一篇訪問非常完整地把染病的時序,清楚陳列出來,美國總統及海軍部高官們只是自私的政客,想要把美國本土早就有病毒的事實,推委給中國,淹沒文中敘述的一切。
#( 航母1月17離開加州的聖地牙哥,航行太平洋20天後,於2月7日到關島休整。到了18日,艦上官兵多人開始發燒、咳嗽發病,注意:14天之前,他們還在太平洋中,尚未登陸!
這時上級依然要求他們去越南停泊登岸,以混淆染疫地點。等到後來發展到上百人染病後,艦上官兵要抗命奪艦,駛向港口,艦長多次向總統及各級長官爭取登陸治療;獲得的卻是要用「群體免疫」方式,讓官兵死亡2%,等於約100多人死掉,這才向媒體投書,終於在關島4月1日登岸,艦長跟著被拔官炒魷魚。)
歐美政客強説病毒源自中國:Shame on you Trump!!,或許該負責的是美國!?
為什麼我一而再追查病毒源頭?爲什麼新冠病毒的源頭和傳播途徑爭論成爲焦點?鍾南山為什麼改口說病毒不見得來自武漢?
1、因為這是一個國際性的主權原則問題,必須依靠科學證據。
2、現在疫情全球大爆發大流行,發展成爲了是病毒與人類的戰爭,按照聯合國《戰爭法》這是世界大戰。
3、病毒與戰爭等同,從爆發源頭查證傳染源,也就是誰發動了戰爭。
4、疫情病毒給全球(人類)造成的災難和損失,在全球疫情結束後會有一個總清算(損失額:生命價值+經濟+人力+精神影響)。
5、聯合國會成立國際審判法庭(戰爭賠款)。
6、這種賠款也有可能要賠掉一個發達的大國。如戰後的納粹德國和日本。
7、因此定義病毒源頭決定國家命運。特朗普打死他也不會承認,中國也不會背黑鍋。現在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此疫情已經激怒了全世界,一旦確定病毒傳染源頭,並能確定其主觀意圖,那麼疫情戰爭賠償就將讓這個大國解體(歷史上如希特勒)。
8、習主席強調要等科學證據,因為只有這様才能證明病毒來源。而且他亦有足夠的資料證明病毒不是來自中國的!
一些老百姓只是看熱鬧,不知其厲害關係,在瘟疫發生的前段,因為中共政權普遍知識水平不高,讓日本搶著送口罩貼標簽,叫「武漢肺炎」,黃鼠狼給雞拜年中國還不知道。後來WHO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來糾導幫中國撇清(美國當然不爽、台灣為了「反中」罵他媚共);承認病毒是來自中國的,會有疫情戰爭賠償問題,中國人頓時清醒改口,會有因其涉及國家生死存亡的(反人類罪、戰爭罪)國際大問題(日本侵華曾有731部隊最清楚)。必須堅決反對將「新冠肺炎」說成「中國肺炎」或「武漢肺炎」的污名化做法;堅決反對證據不足的把病毒源頭說是在武漢的說法;徹底揭露美國及西方一些國家的政客想甩黑鍋給中國的惡劣行徑;WHO幫忙防止了不讀書的漢奸賣國賊出現。國家利益也涉及到每個中國人自己的利益,絕不可以坐視不理!誓必捍衞真相到底!若不然!中國人的子子孫孫賠都賠不完!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Similar messages

鍾南山院士已在電視發表講話,武漢新冠狀病毒不是真正病毒來源。 新冠狀病毒系列有5種:A,B,C,D,E 蝙蝠袖BAT(H52)然後變異H53 >人傳人 H13(簡稱A家族:爺爺)。 再變異序號H3(簡稱B家族:奶奶)。 序號再變異H1(簡稱C家族:兒子),中國武漢病毒事件。 序號再變異H56(簡稱D家族:孫子),臺灣、澳洲,美國全世界等地區病毒事件。 序號再變異MV56(簡稱E家族:曾孫子),臺灣、澳洲,尤其中東及歐洲等。 美國才是全世界等病毒事件發源地。 中國新冠狀病毒感染者7萬多人,病源體全是維持在H1(C家族兒子)。 但美國感染體序號,在兩年前流行性感冒就有A,B,C,D,E,F(簡稱:爺爺、奶奶、兒子、孫子、曾孫等家族)。 所以兩年前美國病毒源頭A,B(爺爺、奶奶二大家族)在它們自已國內,已經變異成A,B,C,D,E五大家族,然後C家族再傳入中國。 中國的C家族病源體,序號再變異C56及MV2,蔓延到全世界。 但美兩年前就有五大家族病源體,美國政府CDC (Center Disease of Control )隱瞞病情,在武漢十一月舉行軍事競賽時,沒幾天就有二位美國軍人到湖北武漢醫院就診感冒,當初就是中國武漢在12月上旬發現,冠狀病毒人傳人的事件醫院(金鷹譚醫院及武漢市中心醫院)。 由此推算,應該是美國軍人在武漢軍事競技中就將病毒帶入武漢,病毒系列H1(簡稱兒子)來到中國。中國要查這二位美國血液原途,就可以肯定來源,應該美國在兩年前就有ABCDE (H13,H3,H1,H56,MV2)這五種病毒,在蝙蝠身上百種病源體,其中美國早就變異五種病源,美國一直是隱瞞事實。 這就是美國政府為什麼急著把美國人接回,就怕從美國人身上找出病原體。如此就可把新冠狀病毒的爆發事件賴在中國人身上。 中東地區發生的病毒是MV2及H56。中國到現在還沒有這樣的病毒檢被檢驗出來。 而患重病伊朗人說,他們從來沒有到中國,也沒有中國朋友,但是去過美國。全世界都知道許多中東國家有錢的人在美國置產,子女也都在美國讀書。 今天準備寫這篇文章,傳到世界七大媒體,標題會寫著“美國人是世界病毒之瘤”。 美華盛頓郵報上個月刋登文章大標題就寫著“中國人是東亞病夫”,病毒發源地。 我讓全世界看到美國人的虛偽、惡毒、喪失天良,傳播病毒給全世界的人。
2 occurrences3 responses4 months ago
轉載李豔秋新聞夜總會臉書的訊息! 不是超前部署,是沒有部署。 敦睦艦隊群聚感染擴大,目前700多人已有24人確診,指揮中心根據案例的接觸對象,將發出2000—3000封警訊。 尤其嚴重的是,敦睦艦隊靠岸後,全艦官兵就地解散,各自回到社區,從北到南到澎湖都有他們的足跡;不可思議的是,全台老百姓戒慎恐懼謹守防線,破口的竟然是保家衛民的軍隊。 海軍及國防部責無旁貸,不能有任何隱匿,誠實回答幾個關鍵問題: 1.防疫如同作戰,軍隊對於防疫的教育做了什麼? 前三個確診案例,除了一人向醫官反映,其餘兩例都有症狀但未告知醫官,證明官兵根本欠缺對病毒的常識,對異常症狀也毫無警覺性 2.艦隊在出發前,長官們對目的地的疫情充分掌握了嗎? 據疫情指揮中心的說明,艦隊在回程時,才與指揮中心聯絡,詢問船舶靠岸有甚麼規定,這證明艦隊出航前,根本沒有連絡疫情中心蒐集足夠資料,就貿然出發 3.4/15官兵下船前,海軍對700多人做了哪些健康管理?有沒有虛應故事? 4.在外國幾乎都封閉陸空交通的時期,誰決定敦睦艦隊要出航?為什麼? 5.敦睦艦隊真的只去了帛琉嗎?有沒有秘密任務未公布? 6.軍中生活如此緊密,每人每天卻分不到一個口罩,國防部連這件事都不敢反應嗎?三軍統帥把口罩到處送人做外交,自己的子弟兵卻暴露在高風險的感染環境裡,這是哪門子的邏輯呢? 敦睦艦隊群聚感染會引發甚麼後果?不知道。該負責的,不必以【目前防疫為重,責任日後追究】來塘塞,這過程中誰決策不當、管理不善、教育宣導擺爛,就趕快負起責任來,否則誰相信我們的軍隊有戰爭應變的能力?至於這個爛攤子,全台老百姓都要幫忙收,在這關鍵時刻大家皮繃緊一點,為自己也為這些艦上的孩子,他們都是我們親愛的家人啊!
2 occurrences1 response3 months ago
中國外交部已正式要求美國作出解釋,稱已在撤離的武漢總領事館內掩埋了生物危害容器。 中國安全部隊封鎖了美國在該國的其他外交使團。 外交部的一份官方聲明說,這些容器是在美國駐武漢總領事館因爆發新病毒而被美國空軍特別委員會完全撤離後於1月30日發現的。 搜索是在中國情報部門交出某些“不可否認的材料”之後進行的,這些材料的內容尚未公開。 “由於過去幾天試圖在官方渠道和封閉渠道上發表評論的努力未能帶來明確的答案,因此我們決定將這個問題移至另一個層次,並公開要求獲得答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中國也正在召開聯合國安理會緊急會議。 該部門說,總共發現了八個帶有生物危害標籤的容器。 新華社還在領事館附近的一個軍事倉庫中發布了他們的照片。 這些盒子被包裹在兩層防水油布中,埋在總領事館的後院,深達一米半。 中國軍事生物學家目前正在研究其內容关于这个疫情的几个重大疑问: (一)武汉海鲜市场只是销售野生动物的地方,如果是野生动物带来的病毒,那么,猎人、贩卖者都会中毒,而且一定不是在武汉,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发现外地的病毒传播者? (二)如果这种野生动物是武汉本地产的,那么武汉有没有这样的产地或者养殖场?如果没有,那么又是从哪儿来的? (三)为什么这种疫情一而再的在🇨🇳 出现?为什么不在吃野生动物更多的国家出现? (四)为什么这类疫情总是在广州、武汉这样的枢纽城市出现,而不是在小县城小乡镇?小县城、小乡镇吃野生动物更加普遍,为什么反而没有? (五)为什么这疫情总是不早不迟在春节人口流动最多的节骨眼流行?不可以早一个月或者晚一个月? (六)十月份美国派那么多人的团队参加武汉军人运动会,为什么没有拿一块金牌?是美国军人素质差?谦虚?为什么他们走了不到一个月,武汉就开始出现疫情? (七)为什么只出现几个案例,美国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为什么流感那么严重不宣布紧急状态? (八)为什么中国出现这么严重的疫情,美国政要会说这有利于制造业回流美国?是美国为了产业回流实施的生物战争? (九)为什么美国的医药公司这么快就准备了对症药?难道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疫情? (十)为什么这个病毒里会有艾滋病毒的成分?有没可能是人工合成出来的专门投放到中国的生物武器?
11 occurrences1 response5 months ago
#冷静的看這一篇章 #美國政府願意面對全世界手按聖經來回答嗎? #如果這是一場不公不義的病毒疫情設計! #所有的災難如果只是一場針對中國的計劃! #人類世界還有真正的和諧和平合一? 中國外交部已正式要求美國作出解釋,稱已在撤離的武漢總領事館內掩埋了生物危害容器。 中國安全部隊封鎖了美國在該國的其他外交使團。 外交部的一份官方聲明說,#這些容器是在美國駐武漢總領事館因爆發新病毒而被美國空軍特別委員會完全撤離後於1月30日發現的。 搜索是在中國情報部門交出某些 “不可否認的材料” 之後進行的,這些材料的內容尚未公開。 由於過去幾天試圖在官方渠道和封閉渠道上發表評論的努力未能帶來明確的答案,因此我們決定將這個問題移至另一個層次,並公開要求獲得答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中國也正在召開聯合國安理會緊急會議。 該部門說,總共發現了八個帶有生物危害標籤的容器。 新華社還在領事館附近的一個軍事倉庫中發布了他們的照片。 這些盒子被包裹在兩層防水油布中,埋在總領事館的後院,深達一米半。 #中國軍事生物學家目前正在研究其內容关于这个疫情的几个重大疑问: (一)武漢海鮮市場只是銷售野生動物的地方,如果是野生動物帶來的病毒,那麽,獵人、販賣者都會中毒,而且一定不是在武漢,為什麽到現在沒有發現外地的病毒傳播者? (二)如果這種野生動物是武漢本地產的,那麽武漢有沒有這樣的產地或者養殖場?如果沒有,那麽又是從哪兒來的? (三)為什麽這種疫情一而再的在中國出現?為什麽不在吃野生動物更多的國家出現? (四)為什麽這類疫情總是在廣州、武漢這樣的樞紐城市出現,而不是在小縣城小鄉鎮?小縣城、小鄉鎮吃野生動物更加普遍,為什麽反而沒有? (五)為什麽這疫情總是不早不遲在春節人口流動最多的節骨眼流行?不可以早一個月或者晚一個月? (六)十月份美國派那麽多人的團隊參加武漢軍人運動會,為什麽沒有拿一塊金牌?是美國軍人素質差?謙虛?為什麽他們走了不到一個月,武漢就開始出現疫情? (七)為什麽只出現幾個案例,美國就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為什麽流感那麽嚴重不宣布緊急狀態? (八)為什麽中國出現這麽嚴重的疫情,美國政要會說這有利於制造業回流美國?是美國為了產業回流實施的生物戰爭? (九)為什麽美國的醫藥公司這麽快就準備了對癥藥?難道早就知道會有這個疫情? (十)為什麽這個病毒裏會有艾滋病毒的成分?有沒可能是人工合成出來的專門投放到中國的生物武器? #當疫情剛剛開始 #美國政府急著要主動協助調查 #美國政府很多反應都超越常情 #台灣人民能客觀冷静的從更多角度看這埸武漢疫情嗎? #考驗著每一個人
2 occurrences1 response5 months ago
第三波疫情,已經在路上 !😮😮 《自然若開殺戒,煉獄就是人間 ! 😔😔》 在武漢的新冠病毒疫情算是病毒對人類第一波進攻。 西方大國紛紛對中國關閉國門,想著只要隔離中國就可以事不關己。 不知道這一波到底死了多少人,但是很清楚,肯定遠少於第二波的傷亡。 眼下的歐美疫情,算是病毒對人類的第二波進攻 歐盟各國支離破碎,美國各州自顧不暇。第二波病毒的侵襲,多少人會就此離開呢?十萬人,二十萬人,一百萬人?到現在為止,我們還無從知曉。 真正恐怖的第三波病毒攻勢,或許很快就要來了 這不是看別人家熱鬧的時候,這是一場徹徹底底的人類和病毒的戰爭, 這次的病毒,不是來自中國,或者美國,或者哪裡。 因為但凡是人類實驗室中可控制的病毒,我們總會有那麼一絲的線索。 但這一次,是一場劫難。 全球性的感染,一個國家都逃不了。 這次的對手,不只是卡住了人類的肺,更是禁錮了人類的手腳。要麼病死, 要不隔離,失業,在家等死。 這是場席捲人類文明的疫情,這是一場足以摧毀人類文明底層經濟支柱的災難。經濟學家們悲觀的表示,世界經濟已經進入了大衰退,全球經濟需要很久才能復蘇。 股市?經濟?現在這些專家們任何悲觀的判斷,也許都還是過於樂觀。 第三波疫情的衝擊,會讓我們真的知道,什麼是人間煉獄。 第三波疫情的-饑荒。 當大家如同欣賞好萊塢大片一樣關注美國新聞的時候,還在聽專家預測美國可能要死多少人的時候,你們也許沒有注意到,病毒,已經悄然登陸印度和非洲了。大家也許不會想到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以現在人類的認知,以中國抗疫的範本,當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隔離。 然而印度,僅僅是各大城市的乞丐,印度就有超過40萬。這麼龐大的乞丐大軍,印度政府如何真正隔離他們? 印度已經封國隔離了幾天,然而現在傳出的聲音,要比想像的糟糕。因為教育水準的低下,印度有著太多的日薪族,這些人沒有任何的積蓄,一天不工作,一天就要挨餓。而印度政府所保證的隔離期間給低端人口一日兩餐,僅僅是幾天時間,已經是捉襟見肘。 世界十大產糧國,中國尚不夠內需,美國亂作一團,加拿大失去了出口管道,巴西阿根廷自顧不暇,各個國家的自閉,世界糧食的供應鏈已經出現中斷的危險,接下來各國海關不再只是扣押口罩或者醫療用品,他們甚至會變本加厲扣押運糧船,解決自己國家的糧荒。 印度可能是第一個真正大面積爆發國家危機的國家,饑荒就在眼前,政府無能為力。如果印度這樣十幾億人的國家出現了攜帶新冠的饑民潮,難民潮,這對南亞,東南亞,都是毀滅性的打擊,包括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尼,菲律賓。除了市中心那幾座地標一樣的高樓第三世界有多少人住在漏雨透風的棚戶區,我們其實很清楚。這些國家一旦感染,根本做不到隔離。而這些實力有限的政府,將完全沒有能力掌控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 至於非洲,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預測,奈及利亞流浪人口兩千四百萬,南非流浪人口七百萬,辛巴威一百二十萬,一旦疫情變異,蔓延。那麼缺糧,缺水,缺醫療的非洲大陸,將不堪一擊。 至於中美洲,海地,洪都拉斯,瓜地馬拉,定時炸彈就放在那裡。這些小國的政府,除了等死,一無是處。 面對食物短缺,面對饑餓,絕望,戰火,或許離我們並不遙遠。 第三波的疫情,已經上路。人類社會的真正劫難就此開始。 我們曾以為自己可以改變自然,然而自然早已把達摩克裡斯之劍懸在了那裡,或許,如果人類繼續作死,全球氣候持續變暖,南極冰川融化殆盡那些冰川下永久凍層的史前病毒重見天日,人類文明可能就此終結。 我們需要自然,而自然,根本就不需要我們。 病毒,就是自然對人類的降臨打擊。 第三波疫情,已經在路上 上 值得深思
5 occurrences1 response3 months ago
一段被淹沒的史實~~ 中國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地位是如何得來的? 閒雲野鶴按語:我從未知曉這段歷史,當友人把此文轉發給我時,我立即閱讀,看到一半處時我已熱淚盈眶。看完後,我的雙眼模糊了,我站起來望著窗外,抬頭是藍天白雲,低頭是一片綠葉,一株玉蘭還在綻放,亭亭玉立。我默然站立,心潮起伏,想著中華男兒在二戰中遠渡重洋,參加了二戰中決定性的諾曼第登陸戰,並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付出了死傷二萬餘人的代價。我的眼眶含著熱淚,低垂下頭,肅然向這二萬多名無名英雄、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默哀致敬! 給所有的人回顧難以磨滅的中華民族血淚史,與曾經被扭曲的歷史真相....。 讓我們全體肅立,向這兩萬多名的無名英雄們敬禮!高呼〝中華民族萬歲!萬萬歲!〞 中國加油!中國人加油! 這一段有關國民政府第52軍的光輝歷史,是由大陸內地一位有心的學者,萬里追蹤所發掘出來,身在台灣國民政府治理下的學者、史家---官方的有關單位,特別是軍方的史政單位,真該汗顏啊! 二戰結束已經70多年了,東、西方對峙時的自由與共產世界也已改觀,所謂的「鐵幕」早已不復存在!雅爾達密約的幾個「巨頭」早已灰飛煙滅,誰還能有權「隻手遮天」?又有何理由去煙滅中國52軍兩萬多名英勇官兵的豐功偉業,為了中國人的榮譽與民族利益,犧牲性命,視死如歸,為美國陸戰隊(第一師)衝鋒陷陣,在他們之前第一波登陸,為他們打開血路,讓他們美國人去收戰果,當英雄!這些為解救歐洲人民,為民族利益而犧牲的英勇事蹟怎能讓它永被埋呢? 朋友!讓我們:讓我們透過所有工具-----包括網路----向全世界傳播,如果您的外語能力能夠表達,請您盡其所能用外文(不論任何外文都好)轉發,讓外國人也知道羅曼第豋陸的成功,中華的52軍是位居首功的! 當我們看到所謂的歐戰勝利「羅曼第豋陸」紀念活動,參戰國的國旗飛揚,碩果僅存的幾位參戰老兵,接受英雄式的歡呼時,我們不禁要為我們中國的52軍的烈士們抱屈-------當我們有一點能力為他們申張不平時,我們就盡些心力吧! 一段被淹沒的史實 中國52軍浴血奮戰諾曼第才使中國獲得聯合國常席位 根據最新美國解密的文件,經過有良心的歷史學家的發掘,發掘出不爲世人所知的過去。蔣公在二戰期間,不但把目光放在了中國戰場,更放在了歐州戰場,而這些史實卻被教科書埋沒在歷史中,很長一段時間裏,國軍一直被認爲是無能的代名詞。殊不知,在一九四四年的諾曼底戰場上,一支國軍部隊用鮮血告訴了世界,什麽是國軍的血性。在二戰之後成立的聯合國當中,中國取得了至關重要的五常席位,從而獲得了國際事務的發言權。世人都以爲這個席位只不過是羅斯福等巨頭們的施捨,殊不知,它卻是由幾萬中國軍隊戰士的鮮血換來的,在美國最近解密的二戰檔案中,這段歷史真相才展現在世人的面前。 讓我們把時鐘調回到一九四三年五月,此時二戰已經進行了四年。在東歐,經過斯大林格勒戰役,蘇聯已經轉入戰略反攻,納粹德國節節敗退。在西歐,經過不列顛空戰失敗的德國空軍早已無力控制英吉利海峽的制空權。在這種有利形勢下,丘吉爾和羅斯福在華盛頓舉行會議,商討在西歐開闢第二戰場的問題。同時,面對勝利的曙光,羅斯福初步提出了聯合國的構想,提議由英美蘇法中擔任常任理事國,擁有否決權。但是這個建議遭到了丘吉爾的強烈反對。丘吉爾認爲國軍在中國戰場上的表現極其糟糕,讓中國成爲常任理事國簡直是在“開玩笑”。羅斯福很明白的告訴丘吉爾,讓中國加入安理會的目的就是爲了戰後鉗制蘇聯。丘吉爾的回答是“讓中國人鉗制蘇聯?你認爲中國人的戰鬥力比義大利更強嗎?”羅斯福沒有爲丘吉爾的無知而生氣,反而是列舉了國軍在淞滬戰役,台兒莊中的優秀表現,試圖讓這位不瞭解中國戰場的朋友改變主意。但是從鴉片戰爭以來大英帝國所積累的對中國的蔑視感不是幾句話能消除的。爲此,羅斯福又拿出了一個解決方案,提出在第二年進行的開闢第二戰場的戰鬥中,讓中國軍隊參與進來,如果證明“其戰鬥力符合一個常任理事國的標準”,那麽丘吉爾就不得反對中國進入安理會。對這樣的折衷方案,二人達成拹議。 在與丘吉爾達成協議之後,羅斯福將此消息知會了正在美國進行第一夫人外交的宋美齡。蔣夫人雖然對丘吉爾的無理感到生氣,但是這位有著強烈政治直覺的女人知道,這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最好機會,一旦進入安理會,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就將確定。於是宋美齡在得知這一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將其告訴了蔣介石。此時的蔣介石正爲日本對重慶的轟炸心煩不已,但是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他難得的從躲了兩年的掩體當中走了出來。雖然正面戰場上日本給國軍的壓力依然很大,但是蔣介石還是決定抽調駐守雲南的五十二軍,爲即將到來的歐洲戰役做準備,幷且指示宋美齡爲這支部隊爭取到足夠的裝備。在宋美齡的斡旋下,羅斯福對蔣介石提供了一切可能的援助,幷且在運力吃緊的情況下,將五十二軍運往夏威夷,由美軍陸戰一師對其進行訓練,同時按照重裝部隊的指標,爲其配備坦克大炮等裝備。在半年的時間裏,五十二軍的將士們在陸戰一師嚴苛的教鞭下,進行著艱苦卓絕的訓練。首先一關便是體能訓練,要求所有人的萬米成績必須達到十八分鐘,否則就要淘汰回國。面對陸戰一師“東亞病夫”的嘲笑,五十二軍的將士們夜以繼日的訓練。幷且在隨後的兩軍運動會中,以壓倒性的優勢戰勝了陸戰一師。除此之外,戰術,武器的操練都堪稱魔鬼般,但是將士們克服了種種困難。在一九四四年初舉行的一次演習當中,五十二軍用了一個小時,就攻克了陸戰一師把守的灘頭。從此之後,陸戰一師再也不敢小看五十二軍的將士,甚至瓦胡島上的姑娘們,見到了五十二軍的將士們,也會送來飛吻,常常惹得害羞的中國小夥面紅耳赤。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一九四四年五月,在和護士們舉行了最後一場party之後,將士們準備出發了。這一夜,軍長ShirWong中將特意爲士兵們放了一個晚上的假,因爲他不知道自己手下這些可愛的士兵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回到這些美麗的護士身邊。 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大霧籠罩著諾曼底的海灘,五十二軍將作爲盟軍的先頭部隊,打響對德國作戰的第一槍。其中第二師在Wat-LongLim的帶領下,負責左翼突破,第二十五師在師長YuepShir帶領下,負責中路的攻堅,而195師的師長LimYoung則負責帶領本部對右側進行佯攻。和他們幷肩作戰的是美國的王牌部隊,也是他們的老師——陸戰一師。在炮擊和轟炸之後,慘烈的登陸戰開始了。 第一個登上灘頭的士兵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我們只知道他有個很淳樸的外號“劉大棒槌”(WoodenClub,Liu),這應該是一個山東漢子。在他踏上灘頭的一瞬間,就被德軍的二十四磅榴彈炮炸飛,如今,世界忘記了他,中國也忘記了他,只是在塵封的文字裏,還有著零星的記載。負責中路的二十五師在德國的炮火之下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前面的一個碉堡吐出邪惡的火舌,吞噬著士兵的生命,師長石越見此,心急如焚。此時副師長Chung-GoSun主動要求組織一個十人的小隊,進行攻堅。在火力的掩護下,chung-gosun抱著炸藥包,匍匐前進,到了碉堡之下,一躍而起,托起炸藥包,高呼“爲了中華民國,前進”。一聲爆炸聲過後,橫在二十五師前面的攔路虎終於被拔掉,二十五師順利占領了灘頭,幷且建立起臨時陣地。左側突破的第二師在付出了五千人的代價之後也占領了灘頭,師長Wat-LongLim陣亡,由副師長Buk-Yee,Shar代理師長之職。 相比之下,負責佯攻的195師很輕鬆的就拿下了陣地。此後的幾個月時間裏,三百萬盟軍從五十二軍守護的陣地當中登陸,源源不斷的向前攻擊,像一把利刃,插入納粹德國的心臟。原本這支部隊在經過短暫的休整之後,將要和盟軍一起攻克柏林,但是由於豫湘桂會戰的爆發,國內戰事緊張,他們被緊急抽調回國,留下了未能攻克柏林的遺憾。 在得知五十二軍輝煌的戰績之後,丘吉爾終於不再反對中國成爲五常之一,於是在接下來的雅爾塔會議當中,確定了中國在聯合國當中的地位。抗戰勝利之後,五十二軍被調入東北,阻擊第四野戰軍。諷刺的是那位在諾曼底登陸戰中陣亡的Wat-LongLim師長,是林彪的表兄。手足相殘至於此,杜魯門也覺得很憤怒,隨著國軍內戰失敗,杜魯門對蔣介石極度不滿,於是將怒火發到五十二軍頭上,命令銷毀所有與五十二軍有關的公開資料,將五十二軍的功勞記在美國陸戰一師的頭上,因爲他認爲“這支軍隊已經喪失了他的血性,他不配擁有諾曼底戰役的榮耀”。在杜魯門的淫威下,西方國家也不再宣傳五十二軍的光輝戰績,敗退臺灣的蔣介石自顧不暇,而占領大陸的共産黨也不會允許對國民黨將士英勇抗戰的宣傳。在官方的記載中,只有“五十二軍在長沙會戰之後,駐防雲南,負責後方的安全”。 瓦胡島上,有一群姑娘,在戰爭結束之後,每天都會來到機場和港口等候,等候那些讓她們心動的中國小夥凱旋。一年又一年,姑娘變成了老太太,等候的人越來越少,最終一個也沒有了。而那場揮灑了中國人鮮血與榮耀的戰役也就此塵封在歷史的記憶中。 編者按:筆者在查閱二戰史料時,發現了史泰先生撰寫的一篇題爲《五十二軍浴血諾曼底,中國終獲五常席位》的文章,文中號稱根據美國最新解密檔,在六十多年前的諾曼底登陸戰中,國民革命軍第五十二軍用自己光輝的戰績向世界證明瞭中國軍人的實力和尊嚴,幷且爲中國爭取到了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只是因爲政治和其他原因,這段歷史早已被故意淹沒在塵埃之中。筆者爲了查證那段歷史,決定遠赴臺灣和美國,尋找那個消失的真相。 啓程...... 在計程車上,司機很快就發現我是大陸人,在和他的聊天當中,知道他是榮民的後代,這也正好省去了打聽榮民村的煩惱。汽車在臺北的大街小巷之中穿行,這座城市完全沒有北京那種宏大而浮躁的感覺,有的只是民國的精緻和完美。半小時之後,我到達了目的地——榮民村。 行走在榮民村,耳邊傳過的是各種方言,四川話,湖南話,河南話。我不斷的向那些悠閑的老人們打聽,問他們是否認識五十二軍的士兵。終于,在一位老兵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座小屋門口,老兵顫巍巍的敲門,用那鄉土味十足的四川話叫到“範伢子,有人要采訪你哦”。一會功夫,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打開門,當聽說我的來意之後,他先是警惕的看著我,但是隨後便露出了笑容,邀請我進去。 被采訪的老兵叫范閑,今年已經九十高齡,他曾經是二十五師警衛團的士兵。這段諾曼底登陸的歷史,因爲受到美國的壓力,蔣介石一直要求他們封口,所以老人一開始才會警惕。不過隨著老兵不斷逝去,知道這段歷史的人已經不多了,所以老兵雖然違背了蔣公遺願,但是爲了不讓戰友的功績被埋沒,他才決定接受采訪。從他的口中,我才知道原來解密文獻中的那位第一個沖上海灘的WoodenClub Liou的真名叫劉肖博,外號劉大棒槌。在說起戰友的時候,老兵起先笑的很燦爛,他在回憶那個美好的歲月,而說到劉大棒槌的陣亡時,老兵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劉大棒槌是個憨厚的山東漢子,在瓦胡島訓練的時候和范閑老兵住上下鋪。因爲他的憨厚,士兵都喜歡拿他打趣,瓦胡島上的護士見到大棒槌憨態可掬的笑容,也常常掩面而笑。 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在那場著名的諾曼底登陸戰裏,劉大棒槌堅決要求打頭陣。大家都認爲這是十死無生的戰鬥,但是大棒槌還是一副憨態可掬的笑容,第一個沖上了灘頭,卻被飛來的炮彈炸倒。老兵沖下去,要將大棒槌扶上船,可是大棒槌已經不行了,只是笑著說“記得去看俺娘”。老人搖了搖頭,說“從諾曼底回來先是打日本人,接下來就是打TG,蔣公不忍中國人自相殘殺,來到臺灣,把TG封鎖在大陸四十年。 等到七十年(民國紀年)党國不再封鎖大陸的時候,我去了大棒槌家鄉,才知道大棒槌的娘三十四年就過世了,他還有個相好,叫陳萍萍,在三反五反中因爲“通敵”被打成殘廢。在見到她的時候,她坐在一輛木頭輪椅上,腿上還蓋了一塊破舊的毯子,似乎是在爲傷腿遮風,似乎又在遮掩著那張殘腿。她得知大棒槌的死訊後什麽也沒說,只是眼神中的希望變成了失望,我也不知道說什麽,給了他五百美金就走了。”聽到這裏,我不禁悲從中來。 采訪完之後,老人送我離開榮民村。在村口,老人依依不捨的向我揮手。在離開的路上,我在回味采訪老人時的每一個場景。不由得感慨老天對老兵真是不公,讓他離鄉背井六十餘年,讓英雄的事蹟埋沒了六十餘年,不過也許老兵又是幸運的,如果留在了大陸,他們會是怎樣的結局呢? ...... 字裏行間的回憶 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臺灣,下一站是弗吉尼亞,也就是“countryroad,takeme home”中描述的那片美麗土地,我們的目的是前往五角大樓,查閱解密的二戰資料。 五角大樓如迷宮一般,工作人員帶著我到了檔案室。指著一個書架告訴我,上面就是要找的資料。翻開已經泛黃的檔案,歷史的厚重感撲面而來。一整天的時間裏,我都在查閱這些史料,幷且認真的做了筆記。通過史料,我得以知道一個個歷史的真相,一個個冷漠卻又觸目驚心的數字。 五十二軍滿員兩萬九千一百三十七人,在諾曼底登陸戰中,殲敵四萬七千四百五十一人,自身陣亡一萬零二百五十人,傷九千五百二十七人,這是多麽輝煌的戰績。但是戰後,因爲國民黨內戰的失敗和杜魯門的震怒,這段歷史被封存。不過我還是感謝杜魯門,沒有將所有資料全部銷毀,卻留下了這一份檔案,供後人評述。 檔案還記載,當時國民政府之所以調動五十二軍,就是因爲它強大的戰鬥力。但是五十二軍負責駐守雲南,保衛抗日的大後方,爲此,陳誠想了一個妙計,用一批新兵和五十二軍進行了掉包。爲了做到萬無一失,五十二軍的軍長和師長仍然呆在雲南,從其他部隊調來了一批新的少壯派軍官,包括軍長,也就是檔案中記載的Shir Wong,以及三位師長,和士兵一起遠赴重洋,前往瓦胡島。 ...... 年輕時的安吉麗娜是瓦胡島上人見人愛的美麗姑娘,一九四三年的時候,她才十八歲,剛從高中畢業,在亞歷山大醫院實習的時候,她結識了一位帥氣的中國軍官,幷且相愛。安吉麗娜只知道他來自遙遠的中國一個叫克拉瑪依的城市,大家都叫他“Shar”。 而快樂的時間是短暫的,一年之後,這批中國軍隊就要前往諾曼底,出發的前一夜,安吉麗娜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獻給了“Shar”,他也將自己掛的玉佩拿下,送給她,告訴她,等戰爭結束了就來娶她。但是六十多年過去了,她的Shar卻始終沒有回來。老太太拿出那塊玉佩,那是一個紅山玉龍的圖案。老太太說,自己不會中文,所以她也不知道shar的中文名,他們的女兒就跟她姓。 當女兒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後,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學習中文,按照父親姓的讀音,給自己取了個中國姓名。她拿出女兒的名片,我才發現上面有個很雅致的中文名“肖青璿”。老太太說,自己的女兒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但仍然在中國的阿克賽欽地區一邊支教,一邊打聽“shar”的下落。我也答應老太太,回到中國之後,會幫助她尋找她的愛人。 尾聲 坐在瓦胡島雪白的沙灘上,翻開記事本,我的眼角濕潤了。還記得一位母親對她陣亡兒子所說的話,”對於世界,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士兵,對于我,你卻是全部“,對於母親如此,對于戰友,對于愛人,又何嘗不是如此。 逝者已去,唯望生者得安。 遙望如血的殘陽,我在想,也許六十多年前,五十二軍的將士們就是在這裏操練演習。而今物是人非,他們所保衛的祖國也走上了另一條歧途。希望他們的在天之靈保佑中華,保佑所有熱愛民主和平的中華兒女。 後記 十天的時間,從北京到臺灣,到弗吉尼亞,夏威夷,再回到中國,跨越半個地球的旅程讓我心力交瘁。但是還是覺得很值得,因爲我始終相信歷史的真相是不會被抹去的。最後我想向史泰先生表示敬意,雖然由於語言和時間原因,他的文章中有不少錯誤,但是如果不是他嘗試著將英文文獻介紹給我們,我們不知道還要等到多久之後才會知道這段歷史。 (看完,我也已淚流滿面——想起了宏偉殘酷的武漢會戰,淞滬會戰,台兒莊會戰等,參加遠征軍的國民軍英雄將士們,鄙視掩蓋歷史欺騙人民的天朝統治者,尊敬還原歷史的本文作者。)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2 years ago
(newspaper)[5/2 17:45] 宋斐洛: “有關Covid19的最新消息。   看來這種疾病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受到攻擊。   由於意大利人進行的屍檢……已證明它不是肺炎……但它是:彌散性血管內凝血(血栓形成)。   因此,抗藥性的方法是使用抗生素,抗病毒藥,抗炎藥和抗凝劑。   自中午以來,這裡的協議正在更改!   根據意大利病理學家提供的寶貴信息,不再需要呼吸機和重症監護室。   如果在所有情況下都是如此,我們將比預期的早解決此問題。   有關Coranovirus的重要和新功能:   在全球範圍內,由於嚴重的病理生理診斷錯誤,COVID-19被錯誤地攻擊。   記錄在案的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是,一個墨西哥家庭在美國聲稱自己已經通過家庭療法治癒了:   將三份500毫克阿司匹林溶於蜂蜜煮沸的檸檬汁中,趁熱服用。   第二天他們醒來,好像他們什麼都沒發生!   好吧,下面的科學信息證明它們是正確的!   該信息由來自意大利的醫學研究員發布:   得益於對死於COVID-19的患者進行的50次屍檢,意大利病理學家嚴格地說,它不是肺炎,因為該病毒不僅會殺死這種類型的肺細胞,而且會利用炎症性風暴造成內皮血管血栓形成 。   如同彌散性血管內凝血一樣,肺部受到的影響最大,因為它最發炎,但也有心髒病,中風和許多其他血栓栓塞性疾病。   實際上,該方案使抗病毒治療無效,而集中在抗炎和抗凝血治療上。   這些療法應立即進行,即使在家中也應如此,對患者的治療效果很好。   後者表現較差。   在復蘇時,它們幾乎沒有用。   如果中國人譴責它,他們將投資家庭療法,而不是重症監護!   彌散性血管內凝血(血栓形成):   因此,與之抗爭的方法是使用抗生素,抗炎藥和抗凝劑。   一位意大利病理學家報告說,貝加莫醫院共進行了50例屍檢,米蘭進行了20例屍檢,也就是說,意大利系列是世界上最高的,中國人只有3例,這似乎完全證實了這一信息。   簡而言之,這種疾病是由病毒觸發的彌散性血管內凝血所決定的。 因此,它不是肺炎而是肺血栓形成,這是主要的診斷錯誤。   我們將重症監護病房中的複蘇場所數量增加了一倍,而不必要的費用過高。   回想起來,我們必須重新考慮一個月前討論過的被稱為間質性肺炎的胸部X線檢查; 實際上,這可能與彌散性血管內凝血完全一致。   如果不能首先解決血栓栓塞,在ICU中的治療是無用的。 如果我們使血液不流通的肺通氣,那是沒有用的,實際上,十(10)名患者中有九(9)名患者死亡。   因為問題是心血管問題,而不是呼吸問題。   決定死亡率的是靜脈微血栓形成而不是肺炎。   為什麼形成血栓❓   因為根據文獻,炎症通過複雜但眾所周知的病理生理機制誘發血栓形成。   不幸的是,直到3月中旬為止,科學文獻(尤其是中文文獻)都說不應使用抗炎藥。   現在,像流感一樣,在意大利使用的療法是使用抗炎藥和抗生素,並且住院病人的數量已經減少。   許多死亡,即使在40多歲時,都有10至15天的發燒史,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   炎症造成了大量的組織損傷,並形成了血栓形成的根源,因為主要問題不是病毒,而是破壞安裝病毒的細胞的免疫反應過度。 實際上,類風濕關節炎患者無需接受ICU,因為他們正在接受皮質類固醇激素療法,這是一種很好的消炎藥。   這是意大利住院人數減少並成為家庭可治療疾病的主要原因。 通過在家中對她進行良好的治療,不僅可以避免住院,而且可以避免血栓形成的風險。   這不容易理解,因為微栓塞的跡象消失了!   有了這一重要發現,就可以立即隔離,恢復正常生活並進行隔離交易,但現在是發布此數據的時候了,以便每個國家的衛生當局分別對這些信息和數據進行分析。 防止進一步的死亡。 無用!   疫苗可能以後再來。   現在我們可以等待。   截至今天,在意大利,協議正在發生變化。   根據來自意大利病理學家的寶貴信息,不需要呼吸機和重症監護室。   因此,我們需要重新考慮投資以正確應對這種疾病。 Nãohá(通過自動設備翻譯)。   緊急發布! ” 轉發如收到 [5/2 17:46] 宋斐洛: "Latest news about Covid19. It seems that the disease is being attacked worldwide. Thanks to autopsies performed by the Italians ... it has been shown that it is not pneumonia ... but it is: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hrombosis). Therefore, the way to fight it is with antibiotics, antivirals, anti-inflammatories and anticoagulants. The protocols are being changed here since noon! According to valuable information from Italian pathologists, ventilators and intensive care units were never needed. If this is true for all cases, we are about to resolve it earlier than expected. Important and new about Coranovirus: Around the world, COVID-19 is being attacked wrongly due to a serious pathophysiological diagnosis error. The impressive case of a Mexican family in the United States who claimed they were cured with a home remedy was documented: three 500 mg aspirins dissolved in lemon juice boiled with honey, taken hot. The next day they woke up as if nothing had happened to them! Well, the scientific information that follows proves they are right! This information was released by a medical researcher from Italy: Thanks to 50 autopsies performed on patients who died of COVID-19, Italian pathologists have discovered that IT IS NOT PNEUMONIA, strictly speaking, because the virus does not only kill pneumocytes of this type, but uses an inflammatory storm to create an endothelial vascular thrombosis. As in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he lung is the most affected because it is the most inflamed, but there is also a heart attack, stroke and many other thromboembolic diseases. In fact, the protocols left antiviral therapies useless and focused on anti-inflammatory and anti-clotting therapies. These therapies should be done immediately, even at home, in which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responds very well. The later performed less effective. In resuscitation, they are almost useless. If the Chinese had denounced it, they would have invested in home therapy, not intensive care!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HROMBOSIS): So, the way to fight it is with antibiotics, anti-inflammatories and anticoagulants. An Italian pathologist reports that the hospital in Bergamo did a total of 50 autopsies and one in Milan, 20, that is, the Italian series is the highest in the world, the Chinese did only 3, which seems to fully confirm the information. Previously, in a nutshell, the disease is determined by a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riggered by the virus; therefore, it is not pneumonia but pulmonary thrombosis, a major diagnostic error. We doubled the number of resuscitation places in the ICU, with unnecessary exorbitant costs. In retrospect, we have to rethink those chest X-rays that were discussed a month ago and were given as interstitial pneumonia; in fact, it may be entirely consistent with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reatment in ICUs is useless if thromboembolism is not resolved first. If we ventilate a lung where blood does not circulate, it is useless, in fact, nine (9) patients out of ten (10) die. Because the problem is cardiovascular, not respiratory. It is venous microthrombosis, not pneumonia, that determines mortality. Why thrombi are formed❓ Because inflammation, according to the literature, induces thrombosis through a complex but well-known pathophysiological mechanism. Unfortunately what the scientific literature said, especially Chinese, until mid-March was that anti-inflammatory drugs should not be used. Now, the therapy being used in Italy is with anti-inflammatories and antibiotics, as in influenza, and the number of hospitalized patients has been reduced. Many deaths, even in their 40s, had a history of fever for 10 to 15 days, which were not treated properly. The inflammation did a great deal of tissue damage and created ground for thrombus formation, because the main problem is not the virus, but the immune hyperreaction that destroys the cell where the virus is installed. In fact,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have never needed to be admitted to the ICU because they are on corticosteroid therapy, which is a great anti-inflammatory. This is the main reason why hospitalizations in Italy are decreasing and becoming a treatable disease at home. By treating her well at home, not only is hospitalization avoided, but also the risk of thrombosis. It was not easy to understand, because the signs of microembolism disappeared! With this important discovery, it is possible to return to normal life and open closed deals due to the quarantine, not immediately, but it is time to publish this data, so that the health authorities of each country make their respective analysis of this information and prevent further deaths. useless! The vaccine may come later. Now we can wait. In Italy, as of today, protocols are changing. According to valuable information from Italian pathologists, ventilators and intensive care units are not necessary. Therefore, we need to rethink investments to properly deal with this disease. Não há (Translation by automatic device). LET'S PUBLISH URGENTLY! " Forwarded as received
1 occurrence1 response2 months ago
病毒的啟示 by沈大老 (1)不要為了自己淨身而弄髒恆河水。 (2)人只要生活簡約,PM2.5就少了,不必計較來自動態或靜態。 (3)西方先進文明是外表畢挺而內衣不堪入目。 (4)四月份是1987年以來股市反彈最猛的一月,同時領失業救濟者也達3000萬人。 (5)蓋方艙醫院與建航母一樣不智,前者是倉促中救命,後者是不時無刻想殺人或預防被殺。 (6)耳鬢斯磨才會得病,擦肩而過不會。 (7)讓移工群聚得病的新加坡人沒有什麼好驕傲的,Errrr…。 (8)病毒證明美國的阿基里斯腱在華爾街與全民健保,桑德斯(Bernie Sanders)卻斯人獨憔悴。 (9)學者專家異口同聲說:無症狀的帶原者是最可怕的定時炸彈,磐石艦上水兵們的情人可以見證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10)首先爆發疫情的華盛頓州金郡,災情最嚴重,但致死率只有0.76%,是否很佛? (11)不要寄厚望於「瑞德西韋」,輕症不需要它,重症它救不了。 (12)得此瘟疫的台灣人恐怕少於千分之之一,魔系的手段全勝,佛系的病毒不得其門而入。 (13)不用擔心第二波流行再起,堅守國境,善待老人足矣。 (14)不要怪病毒多變,是自己無能。 (15)最不懂流行病學的是公衛學者,就如同理專最不懂賺錢。 (16)預測一再失準的學者,不是你的模型不好,是你被模型所愚弄。 (17)紐約的著名公衛團隊預測疫情要持續到明年中,全球60%人口得病,如果你看懂,他們是傻瓜,如果你看不懂,他們也是傻瓜。 (18)送口罩而敲鑼打鼓,是口惠實至。致力「大外宣」,效果適得其反。 (19)沉緬於到手的成果是人性,羅列一排的大西瓜是獎狀。 (20)「防疫陳時中」與「復甦陳時中」是矛盾的角色,後者該提槍上陣了。 (21)三個月來人民聽陳時中,很快地,陳時中就要聽人民了。 (22)這隻病毒在全球形成流行病,在台灣只是傳染病,如果境外移入不算,台灣連疫情流行的曲線都畫不出來。
1 occurrence1 response2 months ago
台灣口罩到底比中國好在哪?熔噴布廠商透露測試數字,讓人驚呼:原來,差這麼多 前陣子美國熔斷斷了又斷,比小孩動不動切八斷的速度還快,但今天不講熔斷,想跟大家聊聊熔噴不織布和製造熔噴不織布的大廠 - 敏成。以下為參訪重點筆記: 1.講製造幾片口罩、厚的、薄的,還不如講原理 一進到敏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古思明就把工程師拉了出來「告訴他們,為什麼台灣的口罩那麼厲害!」 原來,口罩中間的熔噴不織布和上面的「靜電駐極」技術,就是最大功臣。 一般來說技術較差的口罩公司想做的是薄膜口罩(靠密度擋髒東西),舉例來說,靠密度就好比平時騎車戴的布口罩,或美國衛福部最近教大家自製的口罩,只要那塊布上面的孔洞比鼻孔小,就能幫你擋到東西。 要做孔洞密到不行的口罩很容易,問題是密度大=壓損大,壓損大=不好呼吸,戴久了會頭暈,醫療法規也有規定壓損要低於一定數值。又病毒一隻大概是50奈米,口罩的孔洞大概是2,000奈米。 「你用網球拍可不可以撈到沙子?可以,但可以撈到多少?」 2.口罩上有千千萬萬個小捕手抓病毒 「想像口罩上有千千萬萬個小捕手,每一個都能抓住一隻病毒,也只能抓住一隻病毒」董事長這麼一說,神比喻讓文組廢物的我,腦袋馬上有了畫面。 「口罩要好捕手就要多,要持久,手套也要握得緊不能掉球」N95 的效果可以維持那麼久就是上面的捕手很多,體質也很好。 3.熔噴不織布的「熔噴」很厲害 熔噴從字面上大概可以猜到意思,把塑膠顆粒熔化,像棉花糖一樣噴絲成網,餘熱會讓東西黏在一起,最終成布。這時候布的物理性已經可以擋掉花粉等大粒子。 有些人會質疑台灣產線僅1.6米推進,中國已經做到4.8米推進,為什麼我們老說自己的東西比中國好? 「你要品質掛帥,還是量好看?比起速度,我更在乎良率...」古思明博士說:不要戴義和團式的口罩,口罩是科學的東西,跟未知敵人奮戰時可不能隨便。 聽完解釋我才知道,原來大產線雖然產量大,卻容易因為大面積造成滾動不均勻,而中國的熔噴不織布品質參差不齊的原因就在這。 「全世界輸出最多熔噴布的國家是中國和俄羅斯,但他們的品質都沒台灣好。」台灣一線口罩大廠的熔噴不織布都是台灣製的,光是敏成一天就有能力提供700萬片的材料,台灣至少還有康那香、恆大在做熔噴不織布。 「口罩不能只追求『台灣製造』,如果今天用的是境外的熔噴不織布,肯定會造成防疫缺口。」 聽完冒了身冷汗,原來口罩不是只有組裝那麼簡單,好希望陳超明立委此時此刻也在旁邊一起聽。 4.什麼是「靜電駐極」? 「熔噴不織布是技術,但加上『靜電駐極』又更厲害。」 空氣濾材主要是靠「靜電駐極」技術,PP(聚丙烯)本身就容易被極化,原本過濾效果30-35% (物理) 的口罩加上靜電後過濾效果,就可以提升到95-99.99%(效能)。而經過測試,台產的口罩即使放了5年效能也只降低 1%。 前面提到過網球拍撈沙子的例子,說明口罩雖然擋的了細菌卻擋不了病毒,但加上靜電後病毒會因為體積過小會被極化,進而改變軌道。 靜電的另一個作用是抓緊病毒(好比捕手抓緊手中的球)。在我們用網球拍撈沙子時,第一次可能會撈到許多沙,但只要稍微抖動,球拍上的沙就會掉光。我們戴著口罩時會呼吸,口罩也會起伏,如果沒有靠凡得瓦力(Van der Waals force,指分子間的正負電荷吸引力),即便口罩替我們擋到了病毒,也會在我們一呼一吸間又把病毒吸到身體裡。 5.東西好還能便宜,是政策和業界的團結 台灣現在走的是穩價穩量政策,政府早在2月初就把業者找去談徵收,甚至在1月就派人去查了產能。這些布如果賣去中國可以賣一樣的數字,單位改成人民幣,甚至還能收現金,但是大家還是都把東西留在台灣了。 一開始想說台灣拚死拚活,了不起做出200萬片口罩,沒想到做工具機的人一下子就做出了60台組裝機器。 政府、業界,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我們見證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蹟。 6.廠商謙虛,只道感謝老天 「也要感謝老天啦!」跟瀧澤的老大一樣,我發現敏成的老大也謙虛地不得了,什麼功勞都感謝老天。 「去年底聽說美國跟中國流感,想說反正明年也要採購不如提早把原料買來放著,誰知道我們把料準備好後,過完農曆年就爆炸了。」 「去年想說讓工廠機器休息一下,做了大保養,誰知保養完剛好就被政府找來做事,保養完的機器跑起來特別順,都不用休息。」 其實我自己覺得無論是瀧澤還是敏成,能有這番成就真的都不是老天的功勞。若不是這些公司平時就有關注國際消息、未雨綢繆,這次政府再怎麼急得逼人民,恐怕也逼不出今日的口罩國家隊替我們當後盾。 7.不做口罩前,他們在做什麼? 「不做口罩時你們在幹嘛?」太好奇,我忍不住問了心底非常好奇的失禮問題。 「隔音棉:我們提供阻隔層讓材料不利於溫度或聲音傳導,這技術可以用在跑車上。」 「保溫棉:做塑膠棉花,混合彈性纖維、保溫纖維。」 「空調濾材:很多工廠需要控制到無塵等級。」 「吸液棉:半導體強酸強鹼翻倒都可以吸,可以調整物理親和性。」 原來,我們不只把做戰機的公司叫去做口罩機,還把那麼厲害的敏成找來做口罩原料... 8.廠商給政府的真心話:火種要留著 「我想告訴政府,防疫鏈要留起來,招標方式要改,火種要留著,畢竟下次什麼時候會再爆,誰也說不準。」最終古思明博士用這句話作結。 在這次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下,全世界各個國家一個接著一個爆炸,澳洲、歐洲、東南亞各國...好多人跟我們要產線、要材料都被我們拒絕。但這次除了大家的努力外,也有運氣的成份在,要怎麼記取教訓,是全民都要好好思考的。 訪問最後我偷偷問了國內和國外口罩的測試報告,發現中國製的有90%效能的,卻也有大量僅10%、20%、40%效能的。連沒有「靜電駐極」薄膜口罩的30%都不如。 這是發文3週前的訪問,3週後的今天看著世界各國因中國製的口罩鬧得人仰馬翻,好慶幸我們有自己的國家隊,在幾週內一次補足原先90%靠國外進口的口罩需求!
1 occurrence1 response3 months ago
目前,全世界都還沒有意識到這場疫情給人類帶來的危害到底有多大、時間到底有多長。到今天為止,對於眼下的這場疫情,全世界估計還沒有多少人來得及做一次深刻、全面而又富有前瞻性的理性分析,事態的發展,已經在各個方面無數次擊穿了我們的想像力,由此並沒有多少人意識到,全世界正在面對一個人類踏進文明門檻以後從未遇到過的全球性大毀滅。 現在,有許多中國留學生從美國、歐洲回來躲避瘟疫,他們以為躲完風頭之後就可以再回歐美去繼續求學、工作,可是他們哪裡想得到,他們這次回到中國,很可能就是一次單程旅行,之後他們可能再也不能返回歐美去了,也許要幾年、十幾年過後,歐美的那些著名的大學才會重新打開塵封的大門。 然而,2020年年初的這場疫情,對中國來說,卻有著自1840年以來非同一般的意義。 目前,依照新冠病毒COVID-19兇殘而狡詐的特性來看,人類在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將其徹底消滅,可以預料,未來幾年甚至十幾年,整個地球都會在COVID-19及其各級變異後代的輪番進攻的滾滾狼煙之中瑟瑟發抖。 未來幾年或者十幾年,人類的生存很可能會進入這樣一個模式: 1、病毒以「候鳥模式」在南北半球之間來回流行傳播。 第一年的10月、11月——第二年4月、5月,病毒(冬瘟和春瘟)在北半球肆虐,而第二年的4月、5月——第二年的10月、11月,病毒(夏瘟和秋瘟)在南半球流行,到第二年的10月、11月——第三年4月、5月,病毒又回到北半球蹂躪,之後再去到南半球,整個地球就在這種週期性的痙攣中痛苦呻吟。 2、「斷航、封國、封城」與「蟄居」將成常態。 這些極端的抗疫方式,將會成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在生活中隨時可能遇到的常態,全人類的生活都退縮到了只滿足于生存基本需求的底線,人類的社會活動受到了嚴重的壓縮,人類的發展空間萎縮到了最小程度。 3、人類的生存品質、總人口數量,將會斷崖式地急劇下降。 第三產業將會遭受重創,金融業、文娛體育額產業、旅遊業、餐飲業將會慘不忍睹,跨區域投資陷入全面停滯,國際貿易下降到最低程度,世界經濟的火車頭中國的經濟存在著短暫時間的零增長甚至負增長的風險,而許多發達國家以第三產業為主的GDP將會出現腰斬,全球化1.0正式解體,社會平均生產力水準大幅度下降,人類的科技文化水準將會大幅度倒退。 4、全球政治經濟將重新洗牌。 在愈演愈烈的疫情背景下,全球的政治、經濟格局將出現一輪又一輪的重新洗牌,大範圍內硬殺傷戰爭爆發的幾率將會大幅下降,但小規模的高烈度局部戰爭爆發的頻度將急劇增高,其中,以人類生命為攻擊目標的生化戰爭將成為戰爭的重要形態,甚至是主要手段。 5、大自然將淘汰十億以上人口。 相對於世界範圍的生產總量來看,77億的全球總人口顯得絕對過剩,因此,大自然將以它自有的殘酷方式直接或者間接地淘汰十億、二十億甚至更多的人口。 人類是否可以通過研發疫苗和新藥來戰勝COVID-19病毒? 目前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COVID—19病毒堪稱一個完美的傑作,就像一首宏大的交響詩一樣精妙複雜而又巧奪天工。人類在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強大的全能型的納米級對手。 從能得到的公開信息來看,新冠病毒並不像是一個自然產生的病毒,它所具備的許多特性讓它更像是一個極微小(125納米)的智慧型機器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人體的細胞內穿梭巡遊,人類的肺臟、肝臟、腎臟、大腦、免疫系統、排泄系統、生殖系統,統統都是它的攻擊目標。而在發起攻擊的同時,它還可以輕鬆躲過藥物對它的追殺,直到和宿主一起同歸於盡。 第一,病毒有超強的耐心,它可以在人體內無症狀潛伏14天甚至更長時間,目的就是要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最大程度地傳染給它能接觸到的人。 第二,病毒有驚人的謀略,它的病死率不高不低,與超長潛伏期結合得恰到好處,既不能讓宿主很快病死,又能在被發現之前盡可能傳染更多的人。 第三,病毒有神鬼莫測的傳播途徑,它可以通過空氣、觸摸、飲食、糞便傳播,甚至根據上海瑞金醫院的解剖報告來看,病毒完全有可能通過大面積暴露和有損傷的皮膚傳播。 第四,病毒有閃展騰挪的攻擊路徑,科學家原來以為新冠病毒主要是通過血管緊張素轉化酶(ACE-2)來建立對人體的攻擊路徑,但是其後病毒出現變異,又發展出三條新的攻擊路徑FURIN、GRP78和 CD 147。 第五,一些研究人員認為,病毒實際上具備了乙肝病毒和愛滋病病毒的特性與功能,又能以流感的方式大範圍內傳播,即使是宿主通過治療恢復了健康,病毒可能還會終身寄生在宿主體內,等到各種條件具備的時候,它將再度生機萌發、興風作浪。這就像是原本就十分兇惡無比的老虎,現在又突然長出了翅膀,而且還成了隱身,由此,各種現代化武器武裝到了牙齒的人類,才會在第一時間被打得潰不成軍,狼狽不堪。 病毒的神奇之處還不僅在於此。 病毒是一個單鏈的RAN冠狀病毒,極不穩定,非常容易出現變異(病毒的設計者在一開始看中的就是冠狀病毒這個特性),僅僅是在2020年2月12日之前,病毒的進化樹上最少就已經有了5個單倍型。 今後,在世界範圍內的大流行過程中,病毒必然會產生越來越多的變異,繁衍出越來越多的亞型,甚至可能與別的病毒形成重組,突變演化出一些全新的超級病毒出來。 另外,近來在網上出現一個資料,有人發現3月8號之前,美國華盛頓州的一個病毒毒株已經有了26步突變,在法國境內的毒株有了18步突變,而在中國境內,最早的毒株突變只有香港的一例,為10步。 人類在與病毒對抗的鬥爭中,一種被動的但可以最廣泛使用的手段,就是生產出對付病毒的特定疫苗。然而,疫苗的研製週期最少需要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這個速度遠遠小於病毒的變異速度,這也就是說,如果在沒有中醫藥等有效藥物介入的情況下,人類實際上就是在騎著自行車追趕病毒的高速列車,只會越追越遠,越死越多。 退一步說,即使半年或者一年後,能夠對付病毒的疫苗和藥物研製出來了,但是,這些疫苗和藥物能夠對付病毒各個家族中不斷形成的新的亞型嗎?如果那時病毒又產生了更大程度的突變,那人類又該怎麼樣來應對呢? 據冰島媒體“雷克雅維克秘聞(The Reykjavík Grapevine)”3月25日消息,冰島國內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被檢測出同時被兩種新冠病毒的感染的情況,其中第二種為原始新冠病毒的變體,這是冰島第一次發現受雙重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並且,冰島科學家已在國內發現40個病毒變種。
3 occurrences2 responses3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