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的身影及智慧
轉傳(用力推薦)
英美佔領世界價值觀的論述,滔滔不絕,長達兩個世紀:Hey,Jude,豈止是流行音樂。
直到梅克爾現象崛起。
那是二十世紀的戰敗國,那是廿世紀的屠殺者後代,那是一個女人,那是一個來自東德的女人。
她帶著一切卑微的符號走入廿一世紀,承繼英美從來不屑的德國憲法制度,大聯合政府,相信民主的前提是容忍,人權的前提是不分宗教、種族。
那些英美歷史及哲學文化曾經教她的事,成為她的政治準則。沒有懷疑,不只是口號。

她如此平凡,卻創造廿一世紀最閃耀的光芒。她的勝利不是來自於「征服」,而是默默的「把國家及世界利益置於個人狹獈的利益之上」,把每位美國總統就職演說的誓言變成真實的行動,而不是每四年一月廿日冰冷空氣中一段冒煙的聲音。

梅克爾下台之前已經意識到「北溪二號」天然氣市場爭奪戰可能引發烏克蘭戰爭。她進行了最後一次外交訪問。
她試圖告訴普丁、澤倫斯基、波蘭及美國,戰爭的危險。她希望澤倫斯基撤回加入北約組織的申請,除了德法早在2008年已經否決外,烏克蘭試圖加入北約,將讓普丁找到藉口,不惜一戰。
她告訴俄羅斯,即使海外俄裔有著外人不能理解的俄羅斯悲情,但戰爭將把俄羅斯打回經濟災難的原形。她告訴克里姆林宮美國總統正是最想否決北溪二號的國家,他會希望歐洲有事,而德國不得不否決北溪二號,改向美國採購液化天然氣。
她和拜登政府溝通,希望美國了解德國與俄羅斯之間的北溪二號,不是為了壯大俄羅斯,而是德國必須終結佔能源29%的煤炭發電,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美國想要銷售的液化天然氣LNG,過份昂貴,不是德國及歐洲為了氣候變遷能源轉型的答案。

她説:我們這一代的領導人,有責任交給下一代,一個安全可居住的地球。氣候正義,高於所有的正義,因為它牽涉人類集體的滅絕。

梅克爾依據承諾離開德國總理辦公室那一天,好戰的普丁政府和白俄羅斯正準備進行聯合軍演: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沒有接受她的勸告,他相信拜登遠超過即將退位的德國女總理:拜登政府開始持續警告俄羅斯入侵可能性,卻沒有積極外交作為。
她走下總理之位後不到三個月,俄羅斯開戰了!
她是是遺憾的?還是痛苦的?
歷史如此重複。

烏克蘭人民的嗚咽是來自東德的她熟悉的疼痛。
德國創下二戰以來最高通膨,因為天然氣、電費大漲:北溪二號在俄烏戰爭下,必須擱置:大西洋上是一艘又一艘來自美國的液化天然氣船:烏克蘭邊界是一波又一波數百萬難民。
烏克蘭無論戰敗還是打持久游擊戰,歷史翻過去,即使歐洲最美的港口、李斯特最衷愛的奧德薩,柴可夫斯基渡假烏克蘭寫下了「天鵝湖」:躲過了一、二次世界大戰,此次可能在俄羅斯瘋狂攻佔中成為廢墟。
烏克蘭戰爭發生於梅克爾下台後三個月,她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但我不喜歡她的遠見被人遺忘。在這個以立場看事件的年代,我們比任何時代更需要她的信仰:了解對手的立場及處境,找到折衷及妥協點,我們才能化解危機。

搖旗吶喊,不是梅克爾的風格,更不是她過去可以一一化解危機的關鍵。她的政治立場,剛好和當代相反。「不要想征服對方,而是説服對方。」
她走了,我們不能再擁有梅克爾的身影及領導,但至少我們還是可以擁有她的智慧。
近 31 日
15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以前有人說過這是移花接木的?

來源不明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