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erson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4 months ago

WIKILINK
最新科技資訊


口罩能否反復使用?浸鹽水後可100%讓H1N1病毒滅活,但對其他病毒需謹慎 | 《科學報告》期刊
February 5, 2020 admin
曉查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報道 | 公眾號 QbitAI
一場新冠肺炎讓中國的口罩嚴重告急。

每齣一次門就要廢掉一個口罩,傢裏的口罩即將用完,藥店和網上都買不到,真是急死人瞭。

彆怕,早在2016年,來自韓國慶熙大學的研究者就發現,口罩隻需用普通食鹽水處理後,就具有瞭一定的殺滅病毒能力,至少對2009年爆發的H1N1流感病毒有效。

他們將處理後的口罩來過濾充滿H1N1病毒的空氣,然後再給小白鼠呼吸,結果發現小鼠的存活率達到瞭100%。





空氣中的病毒濃度達到瞭緻死量。作為對照,如果使用普通醫用口罩過濾,小白鼠在4天後就會齣現嚴重的肺炎,10天後全部死亡。

這篇文章發錶在2017年1月Nature旗下的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上。



△實驗中用到的過濾裝置
早在3年前,該文章就預測瞭口罩短缺的可能性。

作者在開頭說,在疫病大流行時期,生産能力不足和製造過程耗時,會導緻口罩供應有限。

N95口罩雖然可以過濾空氣中形成的病毒氣溶膠,但是在嚴重的疫情麵前,大規模使用N95口罩是不切實際的,而且價格昂貴。

過去的SARS、H1N1、MERS都錶明,醫用外科口罩是被公眾最廣泛采用的個人防護措施,盡管人們對它的效果存在爭議。

因此需要開發一種通用、低成本且有效的防護病毒機製,最好能用在普通醫用口罩上。






研究人員配置瞭濃度29.03 w/v%的氯化鈉溶液,並在其中加入瞭一些Tween 20錶麵活性劑,將口罩浸潤,然後在37℃的環境下乾燥一天。

文章指齣,經過這種方法處理後的口罩無需再次處理即可重復使用。最終實驗發現,塗有氯化鈉的口罩上的病毒在5分鍾後就失去瞭活性。






從顯微鏡分析來看,病毒氣溶膠乾燥時間約為3分鍾,錶明在5分鍾時觀察到的病毒破壞與乾燥引起的鹽結晶有關。

作者推測,可能是帶有水分的病毒被吸附在口罩錶麵,濕潤後又重結晶的鹽破壞瞭病毒的結構。

既然對H1N1病毒,自然就有網友很好奇,這種處理方法是否也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

一些網友對此提齣瞭質疑,認為鹽結晶可能減小瞭口罩的通氣量,而且實驗隻對H1N1病毒進行瞭驗證,是否實用還有待商榷。

所以在未經實驗驗證的情況下,請不要用這種方法來過濾新型冠狀病毒。口罩還是要保證一用一換,切不可自行處理後就重復使用,否則仍有被感染的風險。

論文地址: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39956#Sec8

— 完 —

Universal and reusable virus deactivation system for respiratory protection

AbstractAerosolized pathogens are a leading cause of respiratory infection and transmission. Currently used protective measures pose potential risk of primary/secondary infection and transmission. Her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39956#Sec8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 uienwt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personal perspective
    replied 4 months agooriginally written by uienwt
    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鹽水有助於消除新型冠狀病毒。用鹽殺菌的原理是應用在醃漬食物,讓細

    Different opinion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2119

    【錯誤】網傳「鐘院士的防病毒高招:建議各位去醫院或其他公共場合之前用淡鹽水漱一下嚥喉部位,回家後再漱一次...」?

    【錯誤】網傳「鐘院士的防病毒高招:建議各位去醫院或其他公共場合之前用淡鹽水漱一下嚥喉部位,回家後再漱一次...」? 網傳「鐘院士的防病毒高招:建議各位去醫院或其他公共場合之前用淡鹽水漱一下嚥喉部位,回家後再漱一次...」,經查: 一、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新型冠狀病毒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科研攻關組」組長鐘南山的團隊指出,此傳言為網路謠言。 二、專家指出,鹽水漱口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2119

Similar messages

克米龍滅病毒平面口罩 大人款 預購 1/31 收單(數量有限) 預計2月中下旬到貨 😀克米龍口罩 是唯一可殲滅 99%的 #H1N1 #H3N2 病毒 #肺炎桿菌 的口罩 與一般強調 很會過濾 的口罩設計不同, 口罩過濾再厲害 病毒細菌 還是留在口罩表面上活的好好的 尤其更貴的口罩 戴一次更捨不得丟 於是就把口罩收起來放口袋或包包 然後這些過濾後停留在表面上的病毒細菌就跟著被帶回家 ,唯有克米龍滅病毒口罩採用直接消滅病毒和細菌的設計 不讓病毒和細菌存活在口罩上 完全不同於只能過濾的口罩 ,我們的滅病毒能力擁有ISO18184國際認證 世界上目前僅兩個國家德國和日本有此等級實驗室 我們委託SGS寄送到日本檢驗,獲得非常優越的實驗報告,抵制H1N1 H3N2病毒活性來到99% #肺炎桿菌 來到99.9% 一盒30入 市售價499元 優惠價450元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2018年最感人的一個真實故事(薦讀) 國學與智慧文化 10月10日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因為一次意外的走失,3歲女孩肖佳慧被人販子拐走,由南昌教師家庭的嬌嬌女變成湖南衡南農村一對貧困農民的養女。直到17歲,她才終於回到親生父母身邊。 她用了6年時間,試圖把養父和從前的苦難從記憶中抹去,卻驚聞養父已身患惡性皮膚癌,生命危在旦夕。在養父的生命絕地,她毅然放棄在美國伯克利大學唾手可得的博士學位,出征日本,去挑戰一個幾乎無法攻克的醫學難題。 最終,一種將高分子材料應用於抗癌藥物的科研項目取得重大突破,引起了學界轟動,被日本著名醫學專家稱為“最耀眼的醫學奇跡”,這種抗癌方法的最大受益者是皮膚癌患者,而論文的撰寫者肖佳慧也因此被破格提前授予東京大學醫學博士學位…… 以下是肖佳慧的自述—— 01 2010年3月14日那天,是我人生的拐點。在衡南縣一中讀高三的我正在上課,老師突然走過說:“肖佳慧,你爸來了。”我極不情願地走出教室,沒好氣地問:“你來幹嘛?”他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慧慧,你爸媽來找你了。” 我一愣,顧不上跟老師請假,便激動地向大門飛奔而去,過去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重播…… 來學校找我的人其實是我的養父,他叫肖建新。從我能記事起,我就與養父肖建新和養母肖麗平一起,生活在湖南衡陽三塘鎮文村。 這是個非常貧窮的小村,整個村子只有十幾戶人家,靠種紅薯和花生為生。 5歲那年的一天,水塘對面的蔣家奶奶神色緊張地趕過來,跟正在刨花生的養父耳語了幾句。養父聽後,連忙扔下鋤頭,將坐在地上玩耍的我夾在腰邊帶回了家。 當晚,便和養母急忙收拾了幾件衣服出門了。我稀裏糊塗跟著養父母到了東莞,整整5年,養父母連春節都沒有回去過。因為年幼,我對全家這次奇怪的遷徙並不在意。但讓我感到不解的是,只要有同鄉從老家過來,養父母就會緊張地拉著人家打聽什麼。 我小學四年級時,養母不幸遭遇車禍喪生。她去世後,養父一個人實在無法又上班又照顧我,只好重新帶著我回到了文村。 沒有養母操持家務的日子,養父既當爹又當媽,他每天忙完地裏的農活,又匆匆趕回家給我做飯。 晚上,我趴在家裏最亮堂的桌邊做作業,養父在旁邊就著昏暗的燈光幫我補衣服、縫襪子。他用粗大的手指捏著鋼針,笨手笨腳,不是把袖子連到前襟上,就是把扣子縫到了衣服裏邊,手指還經常被針紮出了血。 看到養父為我忙裏忙外,我過意不去,要學著做家務。養父卻毫不猶豫地阻止了我:“你只管好好讀你的書,這些活兒爸幹得了。”養父最驕傲的是我一直名列前茅的學習成績,每當我考了100分,他總是笑得無比舒心,臉上的皺褶也舒展開來。 看上去蒼老的養父其實才40多歲,正值壯年,不少人勸他再找個女人一起過日子,但養父一概回絕了。 有一天,鄰居李叔叔來找養父喝酒,我在隔壁小房間做作業。兩人大概喝多了,聲音也大了起來。 李叔叔給養父介紹鄰村一個帶著孩子的寡婦,養父不同意。 他說:“多兩個人得多添兩張嘴,我哪里養得活?”李叔叔說:“可你需要個女人呀!不行讓慧慧別讀書了,女孩家讀那麼多書幹什麼?”養父的語氣陡然加重了:“那怎麼行?慧慧這孩子聰明,是個讀書的料,不能耽誤在我手上。” 李叔叔帶著醉意說:“我知道,你是覺得對不起慧慧她親爸親媽,早知道當年他們來的時候,你就把孩子還給他們,這樣你和麗平也不會跑出去打工,麗平也不至於死在外面……” 李叔叔的話讓我的腦袋轟地一聲,兒時片斷駁雜的記憶、村民們平時對我的竊竊私語、還有那次奇怪的舉家遷徙頓時在我腦海中連綴起來…… 我連哭帶喊的追問把養父的酒嚇醒了,他不得不告訴我:8年前,一直沒有生育和他和養母從外地一個人販子手中,以2000元的價格把我買了下來。我5歲那年,我的親生父母不知通過什麼管道,竟然找到了文村,蔣家奶奶發現後,趕緊報告了養父。於是,他和養母帶著我連夜逃到了東莞…… 這一切讓11歲的我無法承受。我哭著沖出門,把養父的呼喚拋在身後。 兩天后,養父從一個樹洞裏找到了又冷又餓的我。他的臉上寫滿自責,不知是責備自己當年所做的一切,還是責備自己不該告訴我這個秘密。 02 我與養父之間從此豎起了一道高牆。一想到他付出了區區2000元錢,便把我從親生父母身邊奪走,讓我和他們都飽嘗親情流離之苦,我就恨得咬牙切齒。 更可恨的是,在我有機會重新回到親生父母身邊時,他竟自私地把我藏了起來!我在日記中盡情渲泄著自己的情緒,養父在我筆下成了一個殘暴、無知、可怕的暴君…… 我無數次在夢中想像親生父母的樣子,並開始有意向村裏人探聽我的身世。或許因為事情已過去多年,村裏人不再顧忌,他們說我的父母帶有江西口音,看上去像是知識份子。想到自己或許再也見不到他們,我心裏便湧起深深的悲哀。 因為內心承受著常人無法承受的痛苦,我變得沉默寡言,還總是無緣無故地朝養父發脾氣。 明知家裏的經濟捉襟見肘,可我卻故意嚷著一會要吃燒雞,一會要喝可樂。為了博得我的高興,養父總是會從兜裏摸出幾張皺巴巴的鈔票,無條件地滿足我的無理要求。 我再也沒有叫養父一聲“爸爸”,把所有的苦悶和怨恨都發洩到了書本上。小學畢業後,我考上了鎮上的初中,聽說可以在校住讀,我暗自高興。 但正因為如此,我的學費和生活費也水漲船高,養父靠種地的收入明顯不夠。為了讓我能讀上書,養父去了鄰村一個瀝青加工廠熬制瀝青。這個活兒又髒又累,危險性也大,一般沒人願意幹,但養父願意。 可是,每次他渾身帶著刺鼻的瀝青氣味回家時,我總是嫌惡地躲開。 我每次週末回家,都是養父最高興的時刻。他興奮地跑前跑後,把我最愛吃的涼粉、炒豌豆一樣樣端出來,小心翼翼地守著我吃完,臉上浮起欣慰的笑容。可我對他這種近乎謙卑的殷勤卻並不領情。 有一天,我從外面回家,正看到養父拿著我那份得滿分的試卷,得意地給鄰居李叔叔看。我急了,一把搶過來,沒好氣地說:“以後別亂翻我書包!”養父像做錯了事的小孩子,臉一下子紅了。 12歲那年,鄰居李叔叔的妻子來到我家,給我帶來了女孩子的衛生用品,還給我講了一些生理常識。當得知是養父讓她來的時,我覺得又羞又惱,為此又好幾天不與他說話。 2007年,我以全鎮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衡陽市最好的高中——衡南縣一中。其實,很多人都勸養父別再讓我讀書了。他們的言下之意很明白:一個拐來的女兒,能嫁人生子,幫著養老送終就行了,何必賠上老本?甚至有人對養父說:“你就不怕她翅膀硬了,飛跑了?”可養父什麼也沒說,不聲不響地賣掉了家裏的一頭豬,還又找了一份分揀醫療垃圾的辛苦活兒…… 養父不知道,我學習如此努力,就是為了能考上外地的大學,徹底離開他。 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高中即將畢業時,我的親生父母來了! 從學校到家,3個小時的路程在這天卻顯得那麼漫長。我沖進家門,一對穿著打扮都很體面的中年男女立刻站了起來。我一眼就看出,自己飽滿的額頭和白晰的皮膚與那個中年女子如出一轍。 她走過來,輕輕拉起我的衣領,看到我頸後的一塊橢圓形胎記,便緊緊抱住我:“孩子,你真的是欣欣,媽媽好想你啊……”我感到了久違的溫暖和踏實,在她的懷裏淚雨滂沱。 父親從黑色皮包裏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塞進養父手中說:“謝謝你這麼多年對欣欣的養育,我們想今天就帶她走,她的戶口和轉學手續我們會替她辦的。”養父把信封重新塞回父親手中,囁嚅著說:“我啥也不要,就想要你們給我留個地址。”父親猶豫了一會兒,便寫給了他。 養父轉過頭來對我說:“閨女,你在這個家受委屈了…… 回去後要聽爸爸媽媽的話。”我沒有理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個家。 03 我的新家在南昌的一個教師社區,父親是中學教師,母親是一名護士,我還有一個比我小7歲的弟弟。一回到家,我就恢復了我原來的名字:施雨欣。 從與父母的交流中,關於我的片斷漸漸被拼湊得完整:3歲那年,母親帶著我出門買菜,一眨眼我就不見了。母親急得發瘋,只好報了案。 兩年後,在南昌市公安局一次集中打拐行動中,一個人販子落網,從他的供述中,民警瞭解到我可能被賣到了湖南衡陽,並告知了我的父母。 他們不辭辛苦地在衡陽的每一個縣市尋找,終於聽說文村有人收養了一個與我十分相像的小女孩。 可當他們趕到文村時,就被蔣家奶奶發覺了,她認為養父出了錢,孩子就該歸他,於是便通風報信,養父和養母帶著我落荒而逃。 雖然沒能找到我,但父親卻把自己的聯繫方式塞進了養父的老屋裏,從此後就再也沒有換過電話。從東莞回到文村後,養父發現了父親留下的字條和電話,便把它們藏了起來。 2010年3月的一天,父親居然接到了養父打來的電話,於是,我們一家終於得以團圓。 得知是養父主動給父親打了電話,我感到有些意外。我想,或許是看到我的叛逆,他意識到自己再也無法留住我了?或許他希望親生父母能給我一個更好的未來?我無暇揣測養父真實的意圖,只顧貪婪地享受著錯失了15年的親情。 母親給我買了各式各樣的新衣服,我生平第一次穿上了粉紅色的睡裙,還擁有了安靜整潔的小臥室。 我把從養父那裏穿來的寒磣衣服統統扔進了垃圾箱,同時把對文村,對養父的記憶努力刪除。 我回家沒多久,就收到來自衡陽的一個包裹,裏面是曬乾的枇杷核。我從小患有支氣管炎,一到換季就咳嗽,養父帶我找過很多醫生都沒有治好。 後來一個老中醫用野生枇杷核曬乾後煮水給我喝,非常有效,於是每年養父都會到處尋找野生枇杷。 我拎起那包枇杷核就扔進了垃圾箱,因為我已經有了母親從醫院開回來的進口止咳藥,不再需要這黑乎乎的枇杷核了。 父親把我安排在南昌最好的中學插班讀高三,我優異的成績讓他們大跌眼鏡。得知文村的女孩從沒有一個能初中畢業時,母親感慨地對父親說:“欣欣在這一點上還很幸運的,她的養父沒耽誤她。”父親摸著我的頭,若有所思地說:“難怪他反復叮囑我,要把欣欣安排到最好的學校讀書。” 2010年9月,我以620分的成績順利考入四川大學高分子材料專業。2014年,我從川大畢業,並申請到了美國伯克利大學相同專業的全額獎學金。 當飛機沖上藍天時,我知道,自己嶄新的人生篇章就此掀開…… 我很快適應了伯克利大學的生活。在圖書館查資料、在實驗室寫報告、週末時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乘“灰狗”長途汽車四處旅行,日子緊張而充實。 2015年4月,我還收穫了自己的初戀,男友是與我同一個課題組的英國男孩史蒂芬。 2016年6月,我與史蒂芬同時拿到了伯克利大學的碩士畢業證書,我們的愛情也瓜熟蒂落。參加完畢業典禮,我帶著史蒂芬回到南昌。 得知我帶回個“洋女婿”,而且倆人都是名校碩士,四鄰八舍都湧往我家,在一片祝賀和豔羨聲中,我有種揚眉吐氣、脫胎換骨之感,父親和母親熱情地招待著來客,眉眼之間洋溢著驕傲和舒心。 就在這種無比歡快的氣氛中,我聽到了關於養父的噩耗。 04 養父的噩耗來自我的老同學肖遠平,他是文村唯一與我一同讀到高中的同學,現在南昌工作。 聽我和史蒂芬聊完了我們在海外的見聞以及工作和學習情況後,肖遠平突然說起:“你父親……呃,你養父聽說病得不輕,好像是皮膚癌。”肖遠平的話在我心上落下一記重錘。 養父,這是一個被我抗拒和禁錮了多少年的詞。 我頓時想起,在瀝青廠打工的養父身上那刺鼻的氣味,分揀醫療垃圾的他,手指經常被刺破,紅腫潰爛,很久都不能癒合。 他患上皮膚癌,很難說與這些沒有關係。肖遠平說,自從我走後,養父一直孤零零地生活,他每天最愛做的事,就是把家裏最好的花生一粒粒揀出來,最甜的紅薯乾一片片挑出來,或是四處尋找野生枇杷。 現在的野生枇杷越來越少,有一次采枇杷時,他失足從山崖上墜落,摔壞了腰椎,本來就彎的腰現在更彎了…… 一種深深的負罪感湧上心頭:養父掙來的血汗錢幾乎都用於給我上學、買書,可我對他卻沒有一天好臉色;他拼了命給我摘來的枇杷核,卻被我扔進了垃圾桶……我心裏難過極了,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恥。 那天我像發了瘋一樣,喝下了一大瓶白酒,史蒂芬和肖遠平半拖半抱地把我弄回了家。 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晚上做了很多夢,在文村與養父生活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般進入我的夢境。原來我刻意封存這些記憶,一刻也不曾離開我的腦海。 不知睡了多久,我終於從夢中醒來。眼光觸及之處,竟是臥室櫃頂上,父親給我碼放得整整齊齊的包裹。我不在家這些年,養父仍然堅持不懈給我寄東西,每個包裹上都有他笨拙而工整的字跡。 在他的想像中,我一直在享用著他精心挑選的花生和紅薯乾,而且按時喝枇杷水。想像著養父寄出這些包裹時欣喜而期待的心情,我的心發抖了! 如果他知道,這些凝聚著他血汗的珍貴禮物,這麼多年來一直在我的櫃頂發芽、長黴,他該有多麼傷心! 我這才發現,這麼多年,我竟然誤讀和忽略了養父多少真切樸實的愛:縱然他從人販子手裏買下我的行為是違法的,縱然他帶著我逃離我父母的追尋是自私的,但這麼多年來他給我的父愛卑微深沉,絲毫不比我的親生父親遜色! 面對拿自己的一切來愛我的養父,我對他的怨恨是多麼無知而冷漠!想到這裏,我放聲大哭…… 第二天,我便把養父患病的事告訴了父母,並提出希望回文村去看看他。父母感到十分震驚,連忙答應了我的請求。 我與史蒂芬一起踏上了開往衡陽的火車。在路上,我第一次把自己的特殊經歷講給史蒂芬聽,他握著我的手感動地說:“我美麗的中國姑娘,沒想到你有這樣曲折的經歷,我很佩服你的養父,讓我們一起為他做點什麼吧!”我點點頭,心已經飛往久違的文村…… 6年過去,養父的土坯房更加破敗了。養父坐在門前矮凳上打盹,他飽經風霜的臉上刻滿皺紋,精神萎靡不振。當我輕輕喚了他一聲,他睜大眼,不敢相信似地:“慧慧?我沒有做夢吧?”我向他介紹了史蒂芬,養父手忙腳亂地給他拿凳子、倒茶,然後拉著我的雙臂,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好像生怕他一鬆手,我就會再次消失。 我發現他露出的手臂上,有大片突起的黑色痣塊,邊緣已經紅腫潰爛。我心痛極了,要捋起養父的袖子仔細查看他的病情。 可他卻急忙把手縮進袖子裏,不安地說:“慧慧,嚇著你了吧?你放心,醫生說這不傳染的。”在我的面前,養父總是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塵埃裏,可他的愛卻在塵埃裏開出花來,是那樣鮮豔、奪目。我鼻子一酸,緊緊抱住養父,哽咽著說:“爸,對不起!” 05 我當晚給父親打去電話,想將養父帶到江西治病。父親沉默良久,緩緩說:“孩子,我和你媽媽也曾經怨恨過你的養父,畢竟他讓我們苦苦多找了你12年。 但這些年,我們在你身上漸漸看到了很多讓我們驚訝的優秀特質,也意識到你能遇到這樣的養父是不幸中的大幸。我們也看出你對養父有怨恨之情,希望你能原諒他,但這需要你自己的努力。我們很高興,你終於懂得了感恩。 所以,爸爸媽媽鄭重表示:支持你的決定!”父親的一番話讓我放下了全部顧慮,我第二天就帶著養父踏上了開往南昌的火車。 在南昌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復查結果更不樂觀——惡性黑色素瘤,已經發展到中晚期,局部擴散,最好的方法就是儘快手術。我不敢有半點怠慢,把自己在美國讀書時節省下來的獎學金和勤工儉學的5萬元積蓄全部取了出來。 7月13日,養父進行了手術,切除了病灶部位,但為了徹底清除體內癌細胞,養父還有漫長的化療過程。 進行了2期化療後,養父體內的癌細胞得到了控制,但他的身體也變得更虛弱,一絲冷風都能使他再次發燒、昏迷。 醫生惋惜地表示:目前抗癌藥物都不能實現靶向治療,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會殺死人體自身的健康細胞。對於復發程度非常高的惡性黑色素瘤,手術的預後並不理想。我失聲問道:“最長能有多長時間?”醫生遺憾地回答我:“五年。” 養父安靜地躺在病床上,看見我後,他努力地笑笑,啞著嗓子說:“閨女,托你的福,我有生之年能住在這麼漂亮的房間裏。”我強忍眼淚,握住養父乾枯的手,恨自己讀了這麼多年書,卻對他的病無能為力。 暑期就要結束,導師催促我和史蒂芬回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此時高昂的醫藥費和藥物的副作用也讓養父對治病失去了信心,他收拾了衣物,想回文村老家了此一生。 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 06 看到我左右為難,我的父母作出了一個重要決定:他們打算把養父接到家裏,負擔他的醫藥費,並照顧他的生活。 養父握著父親的手,慚愧、感激得說不出話來。父親卻誠摯地說:“我們還要謝謝你,幫我們培養了一個如此優秀的女兒。”多年來的隔閡終於冰釋,濃濃的親情包圍了每一個人。 回到美國後,我和史蒂芬一起,在課餘不懈地尋找治療皮膚癌的方法。我瞭解到,三藩市大學醫學中心曾用自身病毒製成的疫苗進行皮下注射,效果並不明顯;而德國一家醫院採用干擾素治療,其副作用幾乎與放療化療相同。 2016年9月,我終於發現一條讓人振奮的消息:日本東京大學工學部sakai研究室正在進行一項關於抗癌藥的研究,希望找到一種高分子材料包裹住抗癌藥,實現藥物全程監控和定向釋放。 一旦找到這種材料,就能很好解決藥物無法直達患處的難題,大大減少抗癌藥的副作用。研究報告特別指出:這種研究成果的最大受益者就是皮膚癌患者。 我不正是高分子材料的研究者嗎?如果我能親自參與這項研究,不就有更大的希望拯救養父嗎?這一想法讓我熱血沸騰。 但史蒂芬卻提醒我:sakai研究室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研究儀器,積聚著來自醫學、器械、材料、化學等各學科頂尖人才,他們能否接受我的申請,還很難說。即便sakai研究室接受了我,在這個領域做出成績也非常難,拿到博士學位說不定要花費五年、八年、甚至十年。 史蒂芬說得沒錯,選擇去日本,就意味著放棄我在美國的學術坦途。而面對不可預測的未來,我和史蒂芬的愛情也面臨考驗。兩條路擺在我面前,我必須作出選擇。 經過三天三夜痛苦的掙扎,我最終決定鋌而走險。因為我和史蒂芬還年輕,未來還有許多選擇,而對養父來說,這也許是我為他的生命作出的最後一博。 我找到導師,把自己面臨的困境講給他聽,並為不能繼續讀他的博士而表示歉意。沒想到,導師聽了我的話後,不但願意放我走,還破天荒地為我寫了一封推薦信!有了這封份量很重的推薦信,我加入sakai研究室的申請順利獲批。 收到邀請函的那一天,我興奮地給養父打了越洋電話,我知道他根本聽不懂我的專業術語,但他肯定聽懂了,這個曾經叛逆的女兒要救他。他哽咽地說:“閨女,謝謝你……爸有你,真是福氣。” 有了養父的病作為動力,我到sakai研究室報到後,就準備大幹一場。但困難卻來了:這個綜合研究團隊根本沒有導師指導,所謂研究,就是各個專業的精英自行組合,研究成果經過整合後定期公佈在網上,共同推動專案的推進。 整個項目的公共資源就是一整套全世界最先進的實驗設備,和一群專門做小白鼠手術的實驗員。作為新人,我根本不會使用這些儀器,也沒有固定合作的實驗員。 養父的時間不多,我只能靠自己。憑著一本日文辭典,我苦苦研究這堆陌生的儀器。好在我足夠努力,兩個月後,就掌握了設備使用方法。 於是,我開始嘗試尋找一些能發光的材料來包裹藥物,這樣藥物就能在進入體內後做到全程監控,定向釋放,減少對身體的副作用。這種設想其實早就有人實驗過,但每次小白鼠試驗做出來的資料總是不穩定。 我通過反復研究和論證,堅信發光體材料一定能行,只是我需要一名技術嫺熟的實驗員來配合我。為此,我找到了蘇珊,她是實驗室最棒的小白鼠手術專家,無數頂尖成果的白鼠實驗都是出自她之手。 一聽要做發光體材料實驗,蘇珊就表示了反對。她說:“研究室的許多人都嘗試過這種材料,他們都沒有成功,我不願意浪費寶貴的實驗資源。我想你應該挑選一種新材料,即使不成功,你也可以寫一篇不錯的學術論文。 ”我告訴蘇珊,我來研究室,不是為了一紙博士文憑,更不是為了發表光彩照人的學術論文,而是為了萬里之外一個病床上的老人——我的養父。 聽我講了我與養父的故事後,蘇珊把手按在胸口,感動地說:“施,你是個好姑娘,我們開始吧!” 令我感動又意外的是,史蒂芬在這個時候也申請加入了sakai研究室,並成為了我的助手!史蒂芬的加入,無疑對我是極大的鼓勵和幫助。 2016年12月,尋找發光體材料的龐大實驗工程啟動了。我和史蒂芬先後試驗了一千多種材料,除了吃飯和睡覺,我們幾乎沒有離開過實驗室。 我不時給養父打個電話,告訴他我幹得不錯,他說他身體也好多了。母親私下告訴我,養父的身體情況其實並不好,只是為了怕給我增加壓力才強顏歡笑。 原來我和養父是在互相安慰,我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陡然感到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或許上天也在眷顧我多災多難的養父,2017年11月23日,一種能發光的高分子納米粒子在小白鼠身上實驗成功了! 在顯微鏡下,我們用高分子材料把抗癌藥包裹成直徑僅有幾十納米的顆粒,注射到小白鼠體內。我們從儀器中清晰地看到,這種能發光的高分子微胞進入血液後,藥物運行到癌變部位時就從血管滲出,滯留在癌細胞附近,連續發揮藥力。 24小時後,癌細胞有了明顯減少,而其他具有免疫功能的細胞沒有明顯變化。為了保險起見,同樣的實驗又在不同的200組小白鼠個體上,進行多輪迴圈實驗,效果仍然十分理想。 這意味著:一種極具臨床意義的新的抗癌方法即將產生!我與史蒂芬緊緊擁抱,淚流滿面,我知道:養父有救了!我迫不及待地脫下無菌服,跑出去打電話。 當我的父母和養父聽到這個消息時,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養父泣不成聲,只會不斷地說:“閨女,謝謝你。” 2017年12月,我的學術論文發表在世界頂級學術期刊《CELL》雜誌上。這項研究成果在學界引起了極大反響。而我也因此被破格提前授予東京大學醫學博士學位。 但我來不及考慮這項研究成果能為自己帶來多少榮譽和獎金,我只有一個念頭:儘快讓養父享受我的研究成果! 2018年1月,我負責的這個專案通過了sakai研究室的論證,進入臨床試驗階段,需要徵集皮膚癌志願者進行試驗,我當即替養父報了名。 2月12日,我把養父接到了日本。經過無數次放療、化療,養父的身體已經極度虛弱。當我與助手一起,把已經處理好的實驗用生物製劑緩緩推進養父的血管時,內心仍有一絲不安,生怕實驗出現什麼意外。 令人欣慰的是,意外沒有發生,抗癌藥物按照我們預期的效果,在養父身體中產生了良好的反應。通過72小時不間斷地監測,養父身體中癌細胞數量下降了20%,正常細胞對抗癌藥物的反應不明顯。 這就意味著:養父向完全康復邁出了至關重要的第一步,接下來再有幾個療程,將有希望完全清除體內的癌細胞! 養父安寧地睡在病床上,我靜靜地守在他身邊,一如當年我生病時,他夜以繼日地守望著我。望著他飽經滄桑的面容,我的淚水潸然而下。 或許,養父這一生都在用他自己來成就我:他的精心呵護培養,讓我這個“被拐來的女孩”獲得了上學讀書的機會;我對他的怨恨,成了奮發讀書的動力;而他的病痛,竟然激發了我挑戰世界性難題的勇氣,意外地登上了以往不敢企及的醫學高峰! 養父就是故鄉、巍巍大樹……
2 occurrences1 responseover 1 year ago
轉: “紐約康奈爾醫院治療COVID19病人的ICU醫生與朋友開的電話會議視頻。信息非常及時且實用。如何防禦,有了症狀如何處理,何時需要去醫院,等等。 大致以下重點: 1)99.9%的傳染是從手摸觸臉部以至於病毒從眼👀,鼻👃,口👄 而侵入體內的。 所以只有管住自己的手,隨時洗乾淨,不觸摸臉,就是最有效的防感染COVID19了 2)戴口罩有用。 不是因為空氣中有病毒感染,而是防止用手觸摸臉部。 所以不用戴醫用口罩,戴個手絹也可以。 N95口罩對一般人絕對沒必要。 只有醫生在接觸病人為病人做一些特殊的醫療程序時才需要。 平時醫生看COVID19 病人時戴普通醫療口罩就夠了。 3)COVID19病毒很脆弱,普通清潔劑(disinfectant)就可以殺死。 Purell 洗手液 也可以足夠殺病毒滅活。 所以常洗手就有效 4)發燒了可以自己在家隔離。 最好自己有一個房間和浴室。 出來時洗手戴口罩。 以免傳給家人。 發燒不要用ibuprofen,可用acetaminophen。 5)只有在呼吸困難的時候才應該去醫院。 6)一般從發病到好轉在5-14 天的時間 7)呼吸困難的病人在用了呼吸機5-7天后就可恢復過來。 康奈爾醫院的第一個病人已經出院 8)主要症狀是發燒,咳嗽,咽喉痛,全身酸痛 9)0-14歲的人群目前還沒有發病的。 其他年齡段都有危險。 老年人危險高,但年輕人也不是沒危險。 不能大意 10)出門沒有問題,只有大家保持至少3公尺距離。 防止接觸。 要和傳染期的病人長時間接觸(近距離30分鐘以上)才有可能被傳染。 換句話說,在外面走路偶遇病人一下被傳染的機率是可忽略的。 10)康奈爾醫院的醫生只要戴口罩,保持手乾淨,不觸摸臉部,目前沒有被感染的。 那些目前已被感染的醫務人員都是2,3週前看病人在沒有穿戴防護用品直接接觸了病人的情況下而感染的。 11)目前康奈爾醫院收的病人男性居多,(只是一個觀察,也只是兩週的數據) 12)不必草木皆兵,回到家就洗衣服 之類的。 還有很多信息很值得全聽一遍。 你可能還有不同的理解。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
勞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是美國著名女記者,是獲得皮博迪獎(The Peabody Award)、喬治 · 伯克獎(George Polk Award)和普利茲獎(Pulitzer Award)三大著名新聞獎的第一人。現為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 她曾對艾博拉、SARS 等大型傳染病和公共健康危機都做過實地考察與深度研究,出版了《失信:全球公共衛生事業之癱瘓》《流行天下!傳染病的世界》《逼近的瘟疫》等多部關於傳染病與公共衛生的著作。 對於這一次的2019-nCoV病毒帶來的恐慌,她撰文講述了自己面對傳染病的經驗與知識,以及10個在疫情期間保護自己的預防措施,大家應該看一看。 ======================== 01. When you leave your home, wear gloves—winter mittens or outdoor gloves—and keep them on in subways, buses, and public spaces. 出門離家時,戴上手套——冬天的手套或是戶外手套都可以——任何公共場合包括地鐵,公車或公共場所都不要脫下來。 02. If you are in a social situation where you should remove your gloves, perhaps to shake hands or dine, do not touch your face or eyes, no matter how much something itches. Keep your hands away from contact with your face. And before you put your gloves back on, wash your hands thoroughly with soap and warm water, scrubbing the fingers. Put your gloves on. 在某些需要脫下手套的社交場合,比如握手和吃飯時,不要用手接觸你的臉或眼睛,不管有多癢都不要讓你的手接觸你的臉。在戴回手套前,用溫水和肥皂仔細洗手,好好搓洗手指,再戴上手套。 03. Change gloves daily, washing them thoroughly, and avoid wearing damp gloves. 每天更換手套,仔細清洗。不要戴潮濕的手套。 04. Masks are useless when worn outdoors and may not be very helpful even indoors. Most masks deteriorate after one or two wearings. Using the same mask day after day is worse than useless—it’s disgusting, as the contents of your mouth and nose eventually coat the inside of the mask with a smelly veneer that is attractive to bacteria. I rarely wear a face mask in an epidemic, and I have been in more than 30 outbreaks. 口罩在戶外佩戴時毫無用處,即使在室內用處也不大。大多口罩在被使用一兩次後就被污染了,重覆使用同一口罩比不戴口罩更糟糕。因為從你嘴和鼻子的呼出的物質最終會在口罩內部形成一層十分滋養細菌的,發臭的膜。在傳染病流行期間我很少戴口罩,我曾經經歷過這種狀況超過30次。 Instead, I stay away from crowds, and I keep my distance from individual people—a half meter, about 1.5 feet, is a good standard. If someone is coughing or sneezing, I ask them to put on a mask—to protect me from their potentially contaminated fluids. If they decline, I step a meter (about 3 feet) away from them, or I leave. Don’t shake hands or hug people—politely beg off, saying it’s better for both of you not to come in close contact during an epidemic. 相反,我會遠離人群,並且與個人保持距離——差不多半公尺左右是比較好的標準。要是有人咳嗽或是打噴嚏,我會請他們戴上口罩,來保護我免受潛在的有污染的液體傷害。如果他們拒絕,我會走到一公尺外的距離,或者乾脆離開。不要與人握手或擁抱,告訴對方在傳染病流行期間不要靠太近,這對彼此都好。 05. Inside your household, remove all of the towels from your bathrooms and kitchen immediately, and replace them with clean towels that have the names of each family member on them. Instruct everybody in your home to only use their own towels and never touch another family member’s. Wash all towels twice a week. Damp towels provide terrific homes for viruses, like common colds, flus, and, yes, coronaviruses. 在家裡要馬上給浴室和廚房都換上乾淨的毛巾,讓家裡每個人都用自己的專屬毛巾,不去觸碰別人的。每週洗兩次毛巾。濕毛巾會為病毒滋生提供溫床,例如普通感冒,流感,以及冠狀病毒。 06. Be careful with doorknobs. If it’s possible to open and close doors using your elbows or shoulders, do so. Wear gloves to turn a doorknob—or wash your hands after touching it. If anybody in your home takes sick, wash your doorknobs regularly. Similarly, be cautious with stairway banisters, desktops, cell phones, toys, laptops—any objects that are hand-held. 小心門把手,最好用肘部或肩膀去開關門。戴手套去擰門把手,或者在觸摸了門把手後去洗手。如果家裡有病人,定期清潔門把手。同樣,對待樓梯扶手,桌面,手機,玩具,筆記本電腦等任何手持物體都要小心謹慎。 As long as you handle only your own personal objects, you will be ok—but if you need to pick up someone else’s cell phone or cooking tools or use someone else’s computer keyboard, be mindful of not touching your face and wash your hands immediately after touching the object. 只要你只接觸自己的私人物品,就沒什麼問題。但是,如果你需要使用別人的手機,廚具或電腦鍵盤,請注意不要觸摸臉部,並在觸摸物體後立即去洗手。 07. If you share meals, do not use your personal chopsticks and utensils to remove food from a serving bowl or plate and, of course, tell your children to never drink out of anybody else’s cups or from a container of shared fluid. Place serving spoons in each dish and instruct everybody at the table to scoop what they want from the serving dishes onto their personal plates or bowls, return the serving spoon to the main dish, and then use their personal chopsticks only to pick food from their personal plate or bowl into their mouth. 吃飯時,不要用你自己的筷子和餐具去公碗和盤子裡夾菜。也要告訴你的孩子不要喝別人杯子或者容器里的水。在席上讓每個人使用公勺將盤子里的菜夾到自己的盤子或者碗里,然後將公勺放回公盤,然後用自己的筷子將自己盤子或者碗里的食物送進嘴裡。 Wash all food and kitchenware thoroughly between meals and avoid restaurants that have poor hygiene practices. 飯前仔細清洗食物,飯後仔細清洗餐具,不要去衛生條件不好的餐館用餐。 08. Absolutely do not buy, slaughter, or consume any live animal or fish until it is known what species was the source of the virus. 在病毒傳播源被發現之前,絕對不要購買,屠宰,或是食用任何生鮮動物和魚類。 09. When the weather allows, open your windows at home or work, letting your space air out. The virus cannot linger in a well-ventilated space. But of course, if it is cold or the weather is inclement, keep warm and close those windows. 天氣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打開家裡或辦公室的窗戶,讓室內空氣流通,病毒無法在通風條件良好的空間裡停留。當然,如果天氣嚴寒,就關窗保暖。 10. Finally, if you are caring for a friend or family member who is running a fever, always wear a tight-fitting mask when you are near them, and place one on the ailing person (unless they are nauseated). 最後,如果你在照顧得病的朋友或家人,在靠近他們時,一定要時刻佩戴與面部緊貼的口罩,並給他們也戴上(除非他們感到噁心)。 When you replace an old, dirty mask from the face of your friend or loved one be very, very careful—assume, for the sake of your protection, that it is covered in viruses, and handle it while wearing latex gloves, place it inside of a disposable container, seal it, and then put it in the trash. While wearing those latex gloves, gently wash the patient’s face with warm soap and water, using a disposable paper towel or cotton swab, and seal it after use in a container or plastic bag before placing it in your household trash. 當你幫忙從朋友或親人的臉上摘除使用過的臟口罩時,請務必要非常小心——為了保護自己,你必須假設該口罩已被病毒覆蓋,戴上乳膠手套去進行處理,將其放進可丟棄的包裝袋內,密封好,然後再丟進垃圾桶。戴上乳膠手套為患者用紙巾和棉球輕輕地用肥皂和溫水清洗患者的面部,並在使用後將其密封好裝入包裝袋或塑料袋中,然後再丟進家裡的垃圾箱。 Wear long-sleeved shirts and clothing that covers your body when you are caring for your ailing friend or relative. Clean everything your patient wears or touches very thoroughly in hot soapy water, including sheets, towels, and utensils. 在照顧生病的朋友或家人時,要穿上能包裹全身的長袖衣物。用熱肥皂水徹底清洗患者所穿過的衣物和接觸的所有物品,包括床單,毛巾和器皿。 If you have space, isolate the sick person in your household in a room, or a corner of a room, where they are comfortable, but separated from the rest of the household. If the weather is tolerable, open a window that is on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room, so that air gently blows past the patient’s face and then outdoors. Of course, don’t do this if it is very cold, as your friend or loved one will be made sicker if uncomfortably cold. 如果你家裡有足夠的空間,為病人隔離出一個房間或房間的一角,讓他們感到舒適的同時又與家庭中的其他人分開。如果天氣適宜,打開房間另一側的窗戶,這樣空氣能輕輕吹過患者的面部後,流動吹到室外。當然,如果天氣很冷就不要這樣做,因為你的朋友和家人可能會因寒冷而病情加重。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take very drastic actions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and this will be a time of hardship for the Chinese people. But with these simple precautions, if taken by everybody in your household, building, office, and school, you will dramatically reduce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and bring the outbreak to its knees. Be safe. Do not panic. 中國政府將在接下來的幾週內採取更嚴厲的措施,這對中國人民來說將是一個艱難的時期。但是,有了這些簡單的預防措施,只要大家在家裡,建築物裡,辦公室和學校裡都採取這些簡單的預防措施。就能大大減少該病毒的傳播風險,並遏制疫情爆發。 Take commonsense precautions. As frightening as this time is, you will get through it. 注意安全。不要驚慌。採取一些常識性的預防措施。眼下的狀況雖然可怕,但你一定會渡過難關。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武漢新冠狀病毒中西醫分組治療實驗結果對比出來了! 中西醫分組治療人數: 中醫:320 西醫:320 最終死亡病人: 中醫:0 西醫:113 死亡率: 中醫:0: 西醫:35.3% 痊癒時間: 中醫:平均7天 西醫:20天了還在治療。 治療方式: 中醫:中藥、針灸。 西醫:氯喹抗生素激素吊水等等。 後遺症: 中醫:無 西醫:肺纖維化,尿毒症,心肌炎等等。 醫療費: 中醫:幾百塊錢 西醫:大於40萬 中醫治療320人,0死亡; 西醫治療320人,死亡113人。 試驗遠未結束的時候,西醫治療的很多病人堅決跑到了中醫治療組,導致了事實上中醫治療的病人超過了320,而西醫治療的病人少於320人。 試驗結果:西醫徹底失敗。 以上是來自北京大學第三醫院曾海基大夫的數據。 曾大夫說,這次我們用的全部是中藥治療,在我們觀察組一共有320個病人,無一死亡! 而對照組的320人就死了113人。 連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視察我們治療組的時候都佩服得連連誇獎。 對照組西醫用鹽酸氯奎,還有進口的抗病毒藥加輸液等等。 我們用百合救肺湯、麻杏石甘湯、五味敗毒湯等等加減。 對照組後來好多病人都轉到我們中醫組來。 基本上一個禮拜出院,各項檢查正常。 病毒感染那是西醫的理論。 免疫系統下降才是主因,外邪為輔。 中醫所說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 所以治療之根本是扶正氣,並且祛邪氣的方法。中國發表武漢治療新肺炎報告,解剖死者肺部,全是白色濃濃的痰。報告說:如果中醫早一點介入,可以大大的降低死亡人數。 其中指出:清肺排毒湯可以清理掉肺內所積累的痰,達到治癒的程度,它包含四種中藥處方: 麻杏石甘湯 小柴胡湯 五苓散 射干麻黃湯 這種處方,在台灣有幾十家治藥場有生產,全國幾萬家的中藥房都有賣,可輕易取得。 以下是中國的報告: ●很重要!治療新冠病毒的《中醫概念》 人無完人。哪怕已經封神的鐘南山,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畢竟鐘南山不是神。更何況對於西醫來說,新冠病毒來勢洶洶,聞所未聞。鐘南山說,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走一步看一步,沒有特效藥。所以,摸著石頭過河大概率會踩到陷阱。 新冠病毒太狡猾了,設置了很多陷阱,鐘南山團隊踩到的陷阱是什麼? 讓劉良團隊的屍檢報告告訴你。 應該有不少人看了劉良團隊的屍檢報告了,慘不忍睹,普通人多看一眼都受不了。劉良是同濟醫學院的法醫教授,劉良教授用西醫的手術刀小心翼翼又緊張萬分地剖開了新冠患者的屍體,同時劃開了西醫的短處,也戳到了鐘南山的痛處。沒有誰比鐘南山更迫切地想看到這些屍檢報告了。 如果沒有劉良教授的手術刀,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讓人驚訝的真相。 發表在《法醫學雜志》上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死亡屍體系統解剖大體觀察報告》告訴我們:死者肺部切面出現灰白色黏稠液體,氣管腔內見白色泡沫狀黏液,右肺支氣管腔內見膠凍狀黏液附著。 正是這些黏稠的液體堵塞了肺泡,堵塞了氣道,堵塞了肺間質,堵塞了支氣管,讓肺逐漸散失換氣功能,讓病人處於缺氧狀態,最後出現呼吸衰竭而死。 這些黏稠的液體奪去了新冠患者的生命,讓新冠患者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痛苦萬分:他們的恐懼達到了極點,他們像失足落水掉入深淵一樣拼命掙扎,呼喊著“救命”,他們的眼神充滿絕望而痛苦,他們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即便有氧氣罩有呼吸機,他們吸進去的卻不是氧氣。 為什麼有呼吸機的支持他們還是吸不進去氧氣?因為那些黏稠的液體擋住了氧氣的道路。道路不通,大量的氧氣吸入反而加劇堵塞,氧氣吸不到血液里,最後他們活活被這些黏稠的液體憋死了。 所以,劉良教授不得不指出:盲目使用氧氣裝置,不但達不到目的甚至可能適得其反——氧氣的壓力會將黏液推到肺部的更深處,從而進一步加重患者的缺氧狀態。 也就是說,西醫只看到了病人缺氧,卻沒有看到病人缺氧背後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病人缺氧?在沒有徹底弄清楚病人缺氧的原因之前就使用給氧療法,是不是過於盲目? 劉良教授的話讓鐘南山有些難堪。因為鐘南山是給氧療法的倡導者與支持者。劉良團隊的屍檢報告證明,這一回,鐘南山可能真的錯了。 2020年1月20日,白岩松曾經採訪鐘南山,問這次的新冠肺炎死亡率遠遠低於當年的非典,原因是什麼。鐘南山當時是這樣回答的:我想兩個因素都有。首先剛才講的第二個因素,這個肯定的。因為現在一旦有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感染的話,我們確實積累了一定的經驗,有一些有低氧血症,我們很快的用上這個,不單是一般的氧療,或者說是面罩通氣,高濃度的氧療等等,治療的措施跟支持療法,是比以前有很大的進步。 從鐘南山的回答可以看出,無論是上次的非典還是這次的新冠,西醫都採取了給氧療法。 如果中醫第一時間介入的話,武漢的死亡率會大大降低 這些黏稠的液體中醫叫做痰濕。 給氧之前必須先處理掉這些痰濕,不然再多的氧也是徒勞的。其實並不是患者真正缺氧,而是氧氣進不來,肺裡面的氣道被堵住了,我們只要把這些氣道打開,把痰化掉,把濕氣去掉,讓肺泡乾乾凈凈,讓支氣管暢通無阻,根本不需要給氧,患者自己就會恢復肺的功能,自己就會吸氧。 其實中醫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有了推薦全國使用的治療新冠肺炎有效率達90%以上的清肺排毒湯。只可惜早期的武漢把這個方子熟視無睹,中醫介入率才30%,死亡率全國第一。很多患者死之前沒有用任何中醫的方法治療,沒有服用任何的中藥。後來的張伯禮院士說出了實情,如果中醫第一時間介入的話,輕症患者就不會發展為重症,沒有重症,就沒有死亡。 清肺排毒湯包含了四個千古名方,全是醫聖張仲景的方子,張仲景的方子被稱為經方,千年之前有效,千年之後依然有效。清肺排毒湯包括麻杏石甘湯、小柴胡湯、五苓散、射乾麻黃湯。 劉良團隊的屍檢報告告訴我們:病人的肺部充滿了大量的黏稠的液體,液體說明病人水濕多,水濕會阻礙肺部的氣血運行,清肺排毒湯裡面的五苓散可以溫陽利水,一方面可以加強氣化功能,氣化功能加強身體裡面的水就會被氣化成身體所需要的津液,另外一方面還可以把身體裡面的廢水,通過小便直接利出去。 黏稠,膠著狀態,說明肺裡面有了痰。痰多了,堵在了肺部,自然會感到胸悶氣喘,身體出於本能,就會通過咳喘的方式企圖把這些痰咳出來。每一次咳喘都是身體的一次自救,都是肺的一次宣發。無奈,痰太黏稠了,咳不出來,所以成了乾咳。乾咳,並不意味著沒有痰,可能還意味著痰太黏稠了。所以我們要把這些黏稠的痰稀釋,把這些痰化掉。這個時候,清肺排毒湯裡面的射乾麻黃湯就派上用場了,射乾麻黃湯可以加強肺的宣發功能,宣發功能強了肺裡面的垃圾就容易被排出去,同時這個方子有大量化痰的藥材,可以把肺部的痰直接化掉。 如果這些痰濕堵在肺部久久不化的話,就會變成痰熱,濕熱,就會瘀而化熱,化熱了就會表現為發燒,痰濕少的就發低燒,痰濕多的就會發高燒。所以清肺排毒湯裡面還有一個退熱的方子,那就是麻杏石甘湯。根據病人的情況,發熱重就用石膏多一些,發熱輕石膏就少用一些。 由此可見,清肺排毒湯考慮得非常周全。但是,有人問了,這麼好的方子,為什麼不用呢?是因為鐘南山不信中醫嗎? 當然不是。說實話,鐘南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中醫粉。 如果鐘南山不信中醫,當年非典鐘南山的女兒感染,鐘南山就不會把女兒的生命交給鄧鐵濤了。鐘南山擔憂西醫治療的後遺症,所以把女兒交給鄧鐵濤。這已經是公開的事實。 鄧鐵濤是是誰?鄧鐵濤是國醫大師,是泰山北鬥。曾經率領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治療非典患者,創下零感染、零轉院、零死亡、零後遺症的奇跡。 鐘南山也公開表示,中醫在預防保健上功不可沒,很看重中醫的整體觀念,認為中醫藥是全身性的調理,這是中醫藥的特色與長處。鐘南山還說鄧鐵濤是他的朋友,非常欣賞鄧鐵濤的中醫養生方法,100歲了每天還打八段錦。鐘南山承認,在某些疾病方面中醫要比西醫好,還說越來越多的西醫開始用中醫藥了。 如果鐘南山不相信中醫,就不會在這次新冠肺炎公開表示,中醫一開始就要介入,要學習廣州的經驗,不要等到後來不行才上。如果不是鐘南山,這次中醫介入可能會更晚,可能會更艱難。 所以,鐘南山是相信中醫的。但為什麼又沒有讓中醫痛痛快快介入呢?在後面的報道中,鐘南山提到中醫總是閃爍其詞,又是什麼原因呢?這裡面的水太深了,鐘南山身處高位,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會引發軒然大波,他的壓力太大了。小叔只能點到為止。你們可以深入思考一下。 小叔只是想說的是,人無完人,鐘南山這一回可能真的錯了,畢竟鐘南山不是神。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呢。小叔想,鐘南山應該有很多苦衷吧。感恩鐘南山付出的努力。 鐘南山在這一次抗疫中付出了很多,已經鞠躬盡瘁,我們很感恩。小叔寫這篇文章完全沒有指責鐘南山的意思,小叔哪有什麼資格指責大師啊。每個人都會犯錯,像小叔這樣的凡夫俗子可能每天都在犯錯,犯錯沒什麼,關鍵是犯錯後的態度,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現在新冠肺炎已經全球大流行了,很多國家紛紛求助中國,由衷希望鐘南山介紹中國經驗的同時不要忘記中醫,這才是大醫精誠。預防武漢肺炎方   桑葉15g、蘇葉15g、桔梗10g、玄参15g、 神曲15g、葛根30g、 藿香10g、青蒿10g、甘草  6g、金銀花10g、魚腥草10g   這帖中要這次在大陸救了許多人1000cc熬成500-600cc 。 這是我們因應知道需要,要求兩岸能夠同步配合的製劑。中醫藥產業召集人(楊博士醫師)分享的!提供給大家做參考
4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
開刀房使用「布口罩」對資深的醫療人員可能不陌生,我的年資還不夠,從實習醫師開始就是一次性、拋棄性的「不織布口罩」。 人力成本、過濾功效是主要的考量,這種每個1-2塊錢便宜的醫材廠商在台灣實在沒有競爭力,全世界都ㄧ樣,大半部份都只能由中國製造來降低成本,中國一出事,當然全世界都「口罩」荒了! 「布口罩」在我數年前到泰緬邊境的醫院義診就遇到,布帽、布口罩,偏遠醫院也不會產生過多的醫療廢棄物,當時戴起來,又新鮮又環保! 製造方法: 1. 到台南「大菜市」的布莊挑一塊喜翻的布,這一塊藍布是日本京都棉布,每呎55元(30*105公分)可以做3個! 2. 找個會裁縫的高手。 3.拿個紙口罩給他當尺寸樣本! 30分鐘後,口罩就生出來了! 臨床使用上當然會有好奇的問題產生! Q口罩有沒有消毒、無菌? A你呼吸的空氣有消毒過嗎?布口罩只要每日清洗,或是口水太多、濕了,就換! Q 布口罩有沒有過濾效果? A 一般使用的外科口罩,密合效果也不是百分百,大部分氧氣還是從口罩側面出入,除非是密合度極佳的N95口罩! 可是N95醫療上也只能在重要關頭配戴,低風險的環境不用配戴,因為戴了你也撐不久! 「平常人不需要」! 有心臟病的絕不能戴,前幾天看到一位老伯伯,只是戴外科口罩就呼不到氣,胸悶!送急診了! 我的布口罩背面有個開口,可以把濾材放進去! 重點來了!!! 看到沒!「有濾材」的布口罩! Q蛤,濾材那裡來? A 一般外科口罩的布織布就是它的濾材,「熔噴不織布」,纎維可以到1-5微米。 這種獨特的毛細結構就是過濾的好材質,外科口罩的三層結構就是前面防水的不織布(防水是不是也防氣?有沒有戳到盲腸?)。 中間的「熔噴不織布」,後面再加一層普通不織布,黏貼而成! 你有本事找到「熔噴不織布」算你厲害,應該都被政府徵用了! 沒有「熔噴不織布」也不用哭! ㄧ般布織布也可以,不織布在周遭常可遇到! 你家的「不織布」抹布、尿布、紗布、濕紙巾、衛生棉⋯⋯都是,記得要用「新」的,這種錢不要省! 我用的不織布是濕紙巾,打開後讓它乾燥後再塞進去!衛生紙也行!有更適合、方便的材質歡迎提供! 戴口罩只是避面對方的口沫遇上你的口沫,不小心懷孕了!哈哈! 病毒在空氣中微乎其微,要是彼此都沒有呼吸道症狀、發燒,我的布口罩「夠了」,我說「夠了」就是「夠了」再下去就會「牙」起來! 病毒會隨著口沫在環境中存留幾天,所以「勤洗手比戴口罩」重要! 我大部份麻醉的對象都是健康、無呼吸道症狀的產婦,所以布口罩「夠了」! 要是醫療工作是在急、門診、加護病房、開刀房中,容易有血體液接觸,那時候就務必要「外科口罩」或N95! 把醫療口罩留給必要的醫療工作者!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N95口罩捍衛醫護生命 不為人知的發明者竟是台灣人 具有強大過濾能力的N95口罩在SARS及武肺疫情中均發揮關鍵作用,成為捍衛醫護生命的重要發明,但鮮有人知這項發明的功臣竟是台灣人!不織布同業公會今發文表示,N95口罩的發明者是一位優秀而低調的台灣工程師蔡秉燚(Peter Tsai)博士,卻被大家忘記了。而蔡秉燚不只是N95口罩的發明人,日前台灣民眾轉傳的一篇關於口罩使用及消毒的建議的Q&A,也是蔡博士所提供的。 武漢肺炎肆虐是台灣民眾對防疫武器口罩有了更多了解,而其中過濾能力更強大的N95口罩則成為醫護保護者,但外界並不知這項重要發明的發明人竟是台灣人。不織布同業公會今發文表示,N95口罩的發明者鮮為人知,但卻是一位優秀而低調的台灣工程師蔡秉燚(Peter Tsai)博士。 該篇文章表示,N95的「N」表示不防油,而「95」表示至少能過濾掉95%的流感病毒、灰塵、花粉、霧霾、以及煙塵等微小顆粒物。而與醫用外科口罩類似,N95口罩的主體結構是由表層抗濕層、中間過濾吸附層以及內層貼膚層3部分組成,原材料均為高分子材料聚丙烯。 其中表層抗濕層和內層貼膚層,大多都以紡粘不織布和熱風不織布為原料,此類不織布的纖維直徑在15到40μm,透氣性出色,但幾乎沒有過濾能力,它們作為口罩的最外和最內層,主要目的在於定型和保護中間層的熔噴布。 而中間的熔噴布就是口罩製造技術的核心,因此目前在市場上已經被炒到了30多萬元一噸。而熔噴布的過濾原理在於纖維(直徑為1到5μm)細密而錯雜地排列,可以說沒給粉塵、病毒與細菌微沫留任何進入的空檔,發揮著過濾與阻隔的核心作用。 但熔噴布的製造卻需要兩大核心技術支撐。第一,熔噴布需要用穩定又精確的熔噴不織布工藝生產,必須拉出平均直徑小於5μm的超細纖維。 第二,拉出的熔噴布還得經過靜電處理,讓纖維表面帶上大量靜電電荷,借助吸附作用來捕捉細微顆粒物,是過濾防護的關鍵。 而蔡秉燚(Peter Tsai)博士在材料方面涉獵廣泛,同時研究熔噴不織布工藝,及靜電處理,使目前能以成熟技術在高壓、高熱空氣下將聚合物牽伸成超細纖維。而在靜電處理技術方面更是有革命性貢獻,蔡秉燚利用電場使中性的空氣發生電離,產生帶相反電荷的離子和電子,然後通過電場和感應使不織布纖維帶電,便可以吸附各種穿過口罩的微小物體。 而這種方法得到的靜電不織布過濾空氣中顆粒的能力,較無靜電者強了10倍,且不會阻礙空氣流通;這種技術也成了N95口罩的基礎。 該篇文章也說,蔡秉燚做為不織布纖維領域的先鋒,目前擁有12個美國發明專利,超過20個商業產品授權,技術被工業界廣泛使用了30多年;除了用在N95和醫用口罩上,還有HVAC空氣篩檢程式等產品。 而他在田納西大學工作長達35年,去年才剛退休,去年十二月又因新發明再度拿到田大惠利獎,取名為創新者名人獎,是田大有史以來唯一第二次拿該奬的人。 而台灣民眾雖不見得認識蔡秉燚博士,卻可能已經看過他所寫的文章。日前台灣網路上有不少民眾轉傳一篇關於口罩使用及消毒的建議的Q&A,也是蔡博士所撰寫的。該篇文章說明口罩是否可加熱消毒、可用次氯酸水消毒或水洗。 該篇文章表示高品質的口罩在70度C30分鐘殺病毒的條件下,電荷消失微乎其微,可以加熱30分鐘處理數次。次氯酸鈉(漂白水,非次氯酸)如無界面活性劑、不會在口罩表面散開,就不會使口罩的靜電消失。是否可水洗清潔,則要視口罩本身材質而定,一般而言靜電不會消失,但也不能一蓋而論,僅限使用合格材料口罩。
2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
防疫篇(二),口罩復活的科學論證。 緣起:鑒於坊間有關口罩復活的報導太過紊亂,時有相互矛盾之處。再則,這些報導大多著重於消毒滅菌,鮮少談論到口罩中極具關鍵性的材質問題。本文將用比較科學的論點來評論平面式醫用口罩各層的機能以及能否重複使用的問題。 撰寫人:賈民生博士,2020.03.06於桃園。 自從新冠肺炎暴發以來,口罩成為平民百姓唯一能獲得的保命工具,因此大家都瘋搶口罩,從超市搶到了藥局,不但勞民,而且傷財。現階段政府的作法是一方面管制口罩的購買量,另方面增加口罩的生產量。如果新冠肺炎持續延燒的話,生產再多的口罩恐怕都還是不夠用。為此,讓我們換個角度想,如果有辦法讓口罩確實的能夠重複使用,並因而大量減少口罩的消耗量,不就可以一舉解決以上所有的困境了嗎。 平面式醫用口罩就是我們時常見到那種薄薄的但外層帶有顏色的口罩。為什麼稱為醫用口罩?那是因為這種口罩的設計最主要的功用是為了防菌而非為了防塵。  (一)、 平面式醫用口罩的構造和功能。 平面式醫用口罩一般分成三層,外層帶有顏色的是撥水層,中層為靜電層,內層則為吸水層。通常,這三層都是聚丙烯PP材質所製成的不織布,只是工法不同而有不同的樣貌和機能。今分述如下: 1.外層的撥水層是為了防止飛沫傳染。大家都看過樹葉上滾動的小水滴吧,撥水層就像樹葉,而飛沫就像小水滴,當飛沫碰到撥水層時會形成圓珠狀的小水滴而掉落,也就不會滲到口罩裡面去了。請大家在口罩上滴些水,就知道我在說甚麼了。因為飛沫裡含有大量的病菌或病毒,故如能把飛沫阻擋在外,對於感染的風險自然就會大幅的降低。 所以,個人認為此一帶有顏色的撥水層是平面式醫用口罩最重要的一層,只要這層的結構未被破壞,都會有很好的防護效果。 2.中層的靜電層是利用異性電荷相吸的原理達到去除微細顆粒的目的,口罩所測試的微細顆粒為金黃色葡萄球菌。個人比較好奇的是:1.口罩穿戴後,靜電能維持多久?2.口罩的這層靜電層到底對病毒的吸附是否有效? 關於第1點,我們都知道靜電很怕溼氣,口罩穿戴後,口鼻所呼出的水氣會使得靜電層的靜電慢慢的消失而失效。至於失效的時間是10分鐘?是1小時?還是多長時間?並無相關文獻可供參考。 至於第2點,靜電層欲用靜電吸引粒子,除了粒子要有相異的電荷之外,其電阻係數對否也是一大關鍵,電阻係數不對,一切枉然,有時反而還會弄巧成拙。有誰能夠證明病毒的電阻係數接近於金黃色葡萄球菌者,或其電阻係數適合靜電吸附?如果不能證明,又怎能說靜電層對吸附病毒有效? 所以,個人認為寄望靜電層來攔截病毒是一種不切實際的期待,與其糾結於使用酒精消毒是否會破壞靜電層,不如正視始終存在並具有凡得瓦力的深層過濾。 3.內層的吸水層是用來吸收口沫,使之不致影響中層的靜電層。這層的功能簡單,毫無疑慮,這層具有些許深層過濾的功效,也是不須懷疑的。  (二)、 平面式醫用口罩如何能夠重複使用? 有關口罩復活的報導琳瑯滿目,不一而足,現就此一議題做一討論。但在討論之前請一定要記住「平面式醫用口罩所用的材質是聚丙烯PP」。這點非常重要,因為所有口罩復活方法的成與敗都和PP這種材質的物化特性有關,如無法掌握這些物化特性,就很難真正做到所謂的口罩復活。有很多醫生或專家學者就是因為不懂PP材質的物化特性,所以出現了一些謬誤的言論。 坊間報導有關口罩復活的作法,大致分成下列三類: 1.使用常見的次氯酸、次氯酸鈉(含氯漂白水)、雙氧水(不含氯漂白水)、酒精、臭氧等化學藥品進行消毒。 能否使用上述的化學藥品消毒,涉及到PP這種材質的化學穩定性(亦稱:耐蝕性),如無法相容就不能使用該化學藥品進行消毒,否則將導致口罩報廢。上述化學藥品與PP的相容與否,現綜整如下: 次氯酸:極佳。 次氯酸鈉(含氯漂白水):常溫下,極佳。 雙氧水(不含氯漂白水):常溫下,較佳。 酒精:常溫下,極佳。 臭氧:不可。 所以,選擇前4種化學藥品消毒(含噴灑或浸泡),都不至於對口罩的PP材質有任何的影響。 2.使用電鍋或吹風機等加熱法進行消毒。 利用高溫殺菌確是個好方法,因為病毒不耐高溫,唯此法用於口罩的消毒則有待商榷,其主要的原因是PP材質耐溫的問題。針對PP的耐溫性,食品管理局有一圖表說明PP的耐熱溫度為100至140℃,此一數據不可盡信,因為幾乎所有的材料供應商所告知的PP使用溫度為:最高使用溫度為95℃,長期使用溫度為70℃。工程用那麼厚的PP管,短時間使用所能承受的最高溫尚且只有95℃,將薄薄的口罩用電鍋或吹風機以高達100多度的高溫進行消毒,能不變型或損壞嗎?何況,花了那麼多的電只為了消毒一付小小的口罩,值得嗎? 所以,個人不贊成使用加熱法對口罩消毒。 3.紫外線消毒。 只要紫外線照射的能量夠大,照射的時間夠長,紫外線絕對可以殺菌是不容懷疑的。但能量需要多大,時間需要多長,並無一精確的數據可資依循,此一問題將造成紫外線殺菌的不確定性,其結果就是可能造成殺菌的不完全。除此之外,紫外線的強度會日益遞減,再加上紫外線無法直接照射到的物體背面不具殺菌效果,這些問題更加深了這種不確定性。 以上是就紫外線消毒時的問題加以討論,現在回歸到PP材質本身的問題。PP是由丙烯單體聚合而成的高分子,稱之為聚丙烯,英文縮寫PP。PP本身性質穩定,但在紫外線的照射下易造成分子間的鍵結斷裂,使用紫外線照射的時間愈久鍵結斷裂的也愈多,終致改變了PP的結構,此時的PP已非原來的PP,也就失去了原本防護的功能特性。 基於以上原因,個人不贊成使用紫外線對口罩消毒。  (三)、 綜上所述,如方法得宜,平面式醫用口罩確實可以重複使用: 1.平面式醫用口罩所用的材質是PP,並非紙做的,故有其耐用度。只要最重要的撥水層功能完整、沒破洞、沒刮傷、沒病毒,口罩絕對可以重複使用。但要如何知道撥水層仍然有效呢?測試方法為:將口罩攤開,撥水層朝上,然後倒些水前後左右稍為晃動,觀察口罩背面是否有水透過或潤溼?如無,則表示撥水層仍然有效;如有,就表示口罩不能再用於防疫了。 2.為了保護珍貴的撥水層,請溫柔的對待口罩,千萬不要用力拉扯或搓揉而造成結構性的破壞。 3靜電層是否具備靜電吸附病毒的功能尚未可知,所以不必在乎靜電層是否會因酒精消毒而失效。縱然靜電層失效,這層也將轉換成普通口罩,並以些許絕對、深層、和濾餅等三種過濾機制攔截微細顆粒,多少還是有效果的。所以,不須顧忌使用酒精消毒口罩是否有問題。         4.雖然口罩的PP材質有著良好的耐候性,但不代表就可以永久的重複使用。口罩穿戴之後,即使看起來仍然保持完好,也建議穿戴一段時間後換新,因為PP受天候的影響,日久會有老化的現象。 5.如欲對口罩進行消毒,可使用與PP相容的次氯酸、次氯酸鈉、雙氧水、酒精等消毒劑,臭氧則是千萬不可。至於會破壞口罩結構的電鍋或吹風機等加熱法和紫外線消毒法,也不宜使用。 6.使用前述的四種消毒劑,如有可能儘量採用雙氧水或酒精,因為這二種消毒劑使用過後不會在口罩上殘留任何物質,而次氯酸或次氯酸鈉則在使用後會有鹽巴沉積在口罩上(化學反應式太過專業,就略過不表)。如果只有次氯酸或次氯酸鈉可供選擇,建議口罩在穿戴幾次後,使用清水緩緩的將鹽巴沖掉,然後晾乾再用。但請注意,不可使用任何洗潔劑,只讓清水溫柔的從口罩表面流過即可,也千萬不能像洗衣服般的搓揉。 7.萬一無任何消毒劑可用,另外一種變通的方法則是多準備幾付口罩輪流穿戴。因為根據最新報導病毒離開人體的存活時間最長有五天,所以只要準備的口罩數量多於病毒的存活天數即可重複使用。當然,為了保險起見,所能準備輪流穿戴的口罩數量是越多越好。 8.這種平面式醫用口罩如果髒污了想清洗,請切記!只能使用清水,千萬不要使用任何洗潔劑,否則撥水層將會報廢,這是因為口罩上的洗潔劑不可能被水沖洗殆盡之故。洗潔劑會改變飛沫的表面張力,而致撥水層的撥水功能失效。所以,任何時候絕對不能使用洗潔劑清洗這種平面式醫用口罩,這點與洗手的概念完全相反,但為了保護珍貴的撥水層請務必記得。 有一視頻表演在口罩上噴灑酒精後倒水,結果清水立刻穿透過去,用來告訴大家不能使用酒精消毒,否則會破壞撥水層。但事實上,這只是清水的表面張力被酒精改變而已,並非撥水層真的被破壞,等酒精完全揮發後,就會恢復其撥水功能。本人做過實驗,確定不假。 撰寫人:賈民生博士。 學歷:美國路易斯州立大學化工博士。 簡歷:長年致力於化工廠和廢棄物處理廠的設計和建造,現任多家公司技術顧問並在元智大學兼課。 註:歡迎就全文轉貼分享。如要摘錄部份內容,請務必註明題目、發表日期、和撰寫人姓名,以免觸法。
1 occurrence1 response3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