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看到趙少康說要把中正紀念堂轉型為「反共公園」,我的第一反應是驚訝;然後不得不長歎一聲:國民黨不亡,沒有天理啊!

K被D打倒在地,C遠在另一邊隔岸觀火。K已經被D打得奄奄一息、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卻用微弱的聲音說「我堅決反對C」……請問K的腦子是不是被D給打傻了?明明是D快要把K給打死了,明明是D搗毀了K的廟堂、侮辱了K的祖先、查封了K的家產、砍掉了K的四肢,K反對C有個屁用?反對C就能救活K的生命嗎?D難道會因為K反對C,就對K手下留情嗎?就算K想反對C,最起碼也要先把D打敗再說呀。誰會在乎一個即將被打死的人所說的話?

趙少康等國民黨內的「反共派」,就是上面的K。他們意識不到國民黨瀕臨亡黨的危險是「台獨」造成的,意識不到國民黨目前最大的敵人和威脅是千方百計要把其置於死地的「台獨」,意識不到國民黨目前面臨的主要矛盾、主要問題是「統獨矛盾」「統獨問題」。他們直到今天依然在喊「反共」,但是共產黨遠在台灣海峽的另一邊,能對國民黨在台灣的生存和發展產生多少威脅?如果要反共,你想怎麼反?

現在有200多萬台灣人在對岸求學、工作、生活,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藍營的。說句難聽的,如果兩岸爆發戰爭,這200多萬台灣人是有可能變成人質的。你如果要反共,是要把他們全都撤回台灣嗎?回到兩岸「老死不相往來」的兩蔣時代?兩蔣時代,台灣還有充分的條件、足夠的資本和有利的大環境可以去反共。畢竟那時跟對岸沒有往來,自己關起門來,怎麼反都可以。

然而,現在的藍營,還有什麼基礎和條件能支撐起「反共大業」?藍營高層,從大佬到中央委員、立法委員,有幾個人跟共產黨沒有或多或少的聯繫?有幾個人在對岸沒有或多或少的經濟利益?有幾個人是完全清白的?趙少康自己就這麼乾淨嗎?

如果我有大量的利益掌握在你手裡、有許多的把柄拿捏在你手裡,然後我還要反對你、與你為敵,你不覺得我是智障嗎?我只有在與你沒有任何的互動聯繫、利益往來的前提下,才真正有資格、有決心、有能力來反對你。

如果我非常討厭、反感一個人,甚至把他當敵人,那我就不跟他往來,眼不見、心不煩;無論如何也不會去求他幫助。這才是合乎情理的、正常的處世之道,這才叫有原則、有骨氣。一邊罵著人家、把人家當敵人,一邊又想從人家身上獲得好處和利益,這種人是噁心的小人!

共產黨從1979年改革開放以後就不再反對國民黨了,轉而希望與國民黨協商談判、共謀國家統一。除了在岩里政男提出「兩國論」的前後幾年間,共產黨曾經罵過國民黨,其他時候,我還真想不起來共產黨有反對國民黨的言行。

可有些國民黨員的思維,卻還停留在、或者倒退到1979以前的反共時代,這難道不會落後於21世紀嗎?如果趙少康等「反共派」,在海峽兩岸、國共兩黨的聯繫和利益往來 錯綜複雜、難解難分、無法割斷的現實情況下,還意識不到這一點,還在高喊幾十年前的反共口號,還在用20世紀的冷戰思維來思考21世紀的兩岸問題,那就註定會被時代所拋棄,也註定會被對岸的共產黨和民眾所唾棄!

這樣的國民黨就算滅亡了,也沒有幾個人會憐憫你。這樣的國民黨如果還不滅亡,那真是沒有天理!
近 31 日
22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