擲筆六嘆---一位退休校長的怒吼
1:窮苦人家安身立命之道
我是客家子弟、農夫之子,小時世居苗栗偏鄉,在山上父母靠幾分薄田勞苦一生,當年打赤腳上學,靠煤油燈讀書考上初中,父母看我會讀書,一再貫輸要考師專去當老師,它有固定薪水,退休也有保障,六十年代,能考上師專也能考上一中、女中,家境好者讀高中,差者讀師專,記得當老師第一次領薪水不到兩千元,再加少 許實物,我大學夜間部同學,在工廠能領三、四千元,後來實物改由代金給付,幾年後約有三千元(含值夜),30張100元裝在薪水袋也是厚厚一大包,雖然不多,數錢也是很有成就感,因為主計一再強調,就像買東西一定要銀貨兩訖,當年雖是窮教員,但我們安貧樂道很有尊嚴,萬沒想到退休後竟然被砍、被殺、被羞辱、被折磨,何以致之,唉、擲筆一嘆
2:吾本有心照明月,無奈明月照溝渠
每個人都在乎被尊重、瞭解、認同、接受,軍公教警消是國家的骨幹,強國強種的基石,我們沒有強烈的政黨頃向,尤其教育界更是單純,校園內絕少談論政治,敬業樂群的傳道、授業、解惑,就連阿扁貪污被揭發,紅衫軍抗議浪潮風起雲湧,我們仍然克盡職責、奉公守法的堅守崗位,幾十年來軍公教警消不曾為自己的利益走上街頭,為何這些社會的中堅份子,從過去縱有不平,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哪想到臨老卻受毀滅性的侮辱,政府不惜背信毀約,讓我們必須抱著孤臣孽子的悲憤,發出正義的怒吼,孰令致之,唉!擲筆二嘆。
3:哀莫大於心死三部曲,希望--失望--絕望

教育是我們一生的志業,它是神聖的,也充滿憧憬的,很多老師退而不休,仍然無怨無悔的憑藉專業擔任志工,回饋社會、學校,我選擇最費體力的田徑教練,並自掏腰包獎勵進步選手,如今被蔡政權指控為混吃混喝的米蟲,說月退俸是偷來的、搶來的,我們的貢獻被否定、尊嚴被踐踏,把我們砍得傷筋動骨、血流成河,還要我們共體時艱,難怪一些以往學者形象、溫文儒雅的校長,竟然三字經、五字經紛紛出籠,無非是對獨裁、霸道、野蠻、無情的政府,狠狠的吐出那口嚥不下的鳥氣,孰能致之,唉!擲筆三嘆。
4:無恥之政府,必有可恨之處,無良之心,更是天怒人怨
年改過程撕裂了人民對政府的感情以及向心力、凝聚力,更嚴重的是政府的威信盪然無存,這是霸王硬上弓、殺雞用牛刀、用大砲轟小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難怪反抗的力道會如此強烈,網路上對蔡英文的綽號取得又多又難聽,超過歷任總統的總和,最直白的是用幾句綽號湊成的標語:*雞八爛菜老母豬,這是君視民如草芥,則民視君如寇讎的反射結果,看著她民調血崩式的滑落,軍公教警消的民憤,就像追著追著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何能致之,唉!擲筆四嘆。
5:當我們不能同在一起,只好各走各路、離心離德
粗糙而野蠻的年金改革,哀嚎遍地,已經掀起鋪天蓋地的抗議浪潮,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抗議強度拉高、頻率越快,謙卑、謙卑、再謙卑,最會溝通的政府,如今牛皮吹破,人到哪裡,維安緊隨,像從復興崗出來的那一幕,我當作警察在追躲在車裡的逃犯,最近友邦元首來訪,維安升高到準反恐層級,再一次妖魔化,把我們當作恐怖份子,在高雄更好笑,警方用塑膠尼龍綠網包覆整排的拒馬,遠遠望去一片綠油油的景象,真是居心叵測、欲蓋彌張何以致此,唉!擲筆五嘆。
6:種惡因必得惡果的後遺症已然呈現
年改過後,大言不慚的說:所有責難到她為止,以華麗的詞藻輕巧帶過,那我們所有的苦難要到誰為止,國之根本已遭蠶食鯨吞,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如今嚴重衝擊軍警招生,高普考報名人數遽減,因為已經沒有誘因吸引熱血青年投入,錄取標準下修、素質下降,國家要何去何從?最後我要向天上的父母秉告,教書已非鐵飯碗,政府可能會倒,鐵飯碗已經變成紙飯碗,夫復何言,唉!擲筆六嘆。
近 31 日
3 次瀏覽
本訊息有 1 則查核回應
Rosalind 認為 不在查證範圍
引用自 Rosalind 查核回應
此應視為個人對於新政策的心得。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