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李登輝和暴力蔡,可以下地獄了!!!
曲解228事件,搞台獨分化台灣內部!!!

一個來自廣東外省人親歷二二八的回憶
MORI於2005/03/07 00:25的留言:

本人親身經歷二二八事件,現雖年事已高,但自覺有義務將當時所見所聞加以說明:
一、為歷史作見證。
二、但求告慰這些冤死者在天之靈。

台灣光復初期,因著蔣總統的以德報怨號召,從大陸及南洋平安遣返的台籍日軍有數十萬之多,他們當中有不少人已被完全日化,以講日語為榮,自認為大日本帝國台灣國之子民,無法接受日本日本戰敗之事實,仍緬懷昔日的皇軍威風,無視台灣雖然歷經戰後百廢待舉,而國民黨政權仍盡力照顧、遣返、醫療之苦心,竟心懷不滿,待機生事。同時,在光復兩年後,亦有不少昔日皇民化的公務員,因仍習講日語,不願講國語,而被替換,一下子無法適應從大人降為老百姓的心態,也因此不滿政府而推波助瀾蠢蠢欲動。再加上共產黨的伺機而動,幾個爆炸性的因素聚合在一起,因著二二八的導火線而一發不可收拾。

我是廣東人,當時在廈門高等法院作個小職員。與同事朋友十餘人一起赴台觀光(當時大陸局面尚未惡化),在基隆、台北遊玩後,再至高雄探望叔伯。我們一行人坐著朋友借來的車子到處遊玩。

二二八當日及後兩、三天高雄平安無事,大概就在第四、五天時,我們在外面玩到一半時,高雄就變成了個恐怖城。

依稀記得當日該是個周末吧,街上遊人甚多,下午一兩點,我們欲轉往屏東遊覽時,暴亂開始發生。在十字路口,我們被一群浪人攔車盤查,為什麼稱他們為浪人呢?因為他們都是一副日本打扮-頭綁日本巾,手持武士刀。都是五十歲以下的壯丁。二、三十人一夥,攔人、攔車查問。我們廈門也講台語,因此未遭毒手,但當時我親見車外兩位男子被盤問砍殺的整個過程。他們當時被攔下,被用台語盤問,問會不會講日語?不會。會講台語嗎?不會。會講客語嗎?不會。當場,巴格野魯,干XX……,武士力就砍下去。一人當場罹難,另一人想逃跑,亦被追上用武士刀砍死,身上噴出的血濺了尺來高。

當時以為是局部的、偶發的事件,只想趕快逃離現場,結果越走越不對勁,幾乎每個路口,都有這類浪人成群的在把關,街上的屍體也越積越多,慘不忍睹。在車上目睹那些浪人,對穿旗袍的女人連問都不問,持刀直接就砍,男女老少全都不放過,有的甚至全家罹難。小至襁褓中的一兩歲小娃,大至十來歲的小孩,無一幸免,更有的頭被完全砍掉,身首異處。不把人當人,只要是非我認同族群,一律消滅,遭到與南京大屠殺軍民不分同樣獸行。

我們深受驚駭,決定繞路返回,結果是愈見愈慘,尤其是高雄火車站,前鎮一帶及往高雄工職的大馬路上,屍體堆積如山。就我粗略估計,應有上千人之多。僅高雄一地,我所見者就如此,全省死難者更不知有多少。

你無法相信這是因為單純的查私煙風波而起,也不可能像大陸上荒年欠收,民不聊生的暴動。要說對當時施政不滿,為何要以血淋淋的百姓生命為祭品?為何要以族群劃分生死?其實,真正的台灣人是善良的,在暴動時也都躲在家裡,更有的對逃難者施以援手。今碑文定稿,此段屠殺不交代,公義何在?當時在台的除了軍人外,外省人大部份就是公務員及沿海省份來台經商人士,以溫州人居多,浙江人也不少,這些人是無辜冤死的大多數。在街頭屠殺還不夠,這些浪人開始逐屋尋人殺戮,於是外省百姓開始逃向要塞尋求保護。在一些善良百姓幫忙下,假借日本裝扮、惡補些日語、台語,以逃避浪人之盤查捕殺。姑不論所謂之定稿評論,柯遠芬、彭孟輯、史宏喜、張慕陶等人,在當時的避難百姓眼中都成了保生大帝,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我法院一客家同事,先生在新竹當軍需處長,住在客家村,亦被暴民入村點名要人。先生雖有兩只槍,卻不敢用,怕子彈用完仍救不了全家,只好一個人躲入糞坑躲藏,還因此得病,但總算勉強倖免。

當時戶籍資料根本不全,所以究竟有多少外省人被屠殺,無法統計,遺留在大陸之親戚家人根本無從得知,超渡無門,亦為人間一大慘事。

在如此屠殺多日的悲慘局面下,你說政府怎能不派兵?而軍隊上岸後,見到遍地死屍,及在街頭耀武揚威,拿著武士刀濫殺無辜的浪人,又怎會不開槍呢?

還沒等到戒嚴,我就提前返廈門了。現雖已事隔半甲子,但當年之慘狀,猶歷歷在目,難以忘懷,我若不替他們說出來,良心不安啊!

【 頭挷白巾手拿武士刀,全省 家家戶戶找外省人殺】
近 31 日
2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看內容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