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people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6 months ago

目前中國已封鎖關於鼠疫已經傳播開來的相關消息。

台灣之前就有病例說患者出現鼠疫的症狀,調查後才發現該患者是透過雙11購買特惠商品接觸到紙箱,有懷疑紙箱上帶有鼠疫的傳染媒介。
從事醫療的朋友也有透露消息,中國的鼠疫目前已經產生變種,透過飛沫傳染,患者症狀跟流感很像,但發病一天後,沒打抗生素人就會走了。

中國現在一線城市只進不出,患者未到醫院就死亡者,到院後將屍體燒毀。在醫院確診後死亡者,屍體也燒毀,跟家屬通報是失蹤。目前官方說只有兩例,但被消失不知道多少人,病情如亞伯拉等級。台大醫院已經知道這消息,但還不能公開,怕造成恐慌,而且找不到證據證明確診後被消失多少人。

如有發燒要馬上送醫,如果確診醫院已備妥抗生素,平時多洗手,戴口罩。小心跨年過年人多時間。如果過完年一個月沒有爆發,那應該就過去了。

請小心為上,保護自己,也請身邊親友多加注意身體狀況,如有類似流感症狀請務必馬上就醫。

Please login first.

2 replies to the message


  • Zzzz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misinformation
    replied 6 months agoreferences from Zzzz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已經證實為【錯誤】訊息囉!
    一、紙箱並非活體宿主,染病鼠蚤不會停留

    Reference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1385

    【錯誤】網傳「這幾天看到中國鼠疫爆發,然後發現一個很可怕的傳染途徑,就是紙箱。。。。。跳蚤很喜歡產卵在紙箱上面,鼠疫傳染方式也是跳蚤」?

    網傳「這幾天看到中國鼠疫爆發,然後發現一個很可怕的傳染途徑,就是紙箱。。。。。跳蚤很喜歡產卵在紙箱上面,鼠疫傳染方式也是跳蚤」,經查: 一、紙箱並非活體宿主,染病鼠蚤不會停留在紙箱。此外,鼠疫桿菌不會直接透過紙箱來傳播。 二、染病鼠蚤不會透過經卵傳播的方式將病菌傳至下一代,即使紙箱有染病鼠蚤產卵、孵化,其所產下的卵、孵化的幼蟲、結成的蛹,都不會帶有鼠疫桿菌。 因此,此傳言為「錯誤」訊息。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1385
  • MrOrz uses Effie Fang's reply to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misinformation
    replied 6 months agoreferences from Effie Fang
    中國確實已經有鼠疫疫情,但是臉書社團、Line群組流傳的訊息卻都不夠正確
    像是「中

    Reference

    謠言破解網站蘭姆酒吐司
    https://www.rumtoast.com/12448/中國鼠疫-傳染途徑就是紙箱-?人一旦感染後飛沫就

Similar messages


美國大紐約染上新冠狀病毒網友,詳盡分享真實經歷過程。希望對於沒有經歷過各位,對認識病徵能有些幫助。 以下是原文: 三月初的一天,當我無意中發現兒子在西班牙某地的時候,我知道我家這次在劫難逃了。 瘟疫已經在西班牙肆虐,嚴重程度當時在歐洲僅次於意大利,兒子這時候跑西班牙去幹什麼呀? 去年夏天開始,兒子大學畢業後在美國西岸一人生活工作;我們住東部,來往自然大大減少。 多年來,我家一直可以用手機互相查找位置;但是誰去了哪兒,我們從不刨根究底。 兒子去西岸後,有時忽然關了手機定位,我們知道,兒子有時候喜歡做野地露營、攀岩等風險較高的事,很可能又哪裡冒險去了。 兒子知道分寸;我們擔心也沒用。 這次,兒子帶了太多的電器,只要有一樣忘了關定位,我們就可以看到他的位置。 得知兒子在西班牙後,我們決定: 一,不告訴他。 真玩起高科技,我們可不是他的對手。他會立即關閉所有定位,萬一他真出事,我們上哪裡找他? 二,我每天留截屏,紀錄下他的行蹤,萬一他在一家醫院長時間停留,我就立刻飛去西班牙。 兒子並不是旅遊新手,已經幾次一人在異國他鄉闖蕩。 但是兒子畢竟大學剛畢業,還改不掉大學生的窮游習慣;他喜歡住青年旅館,便宜,又能遇到各種年輕人。 這次,他又是每天住青年旅館。那種集體宿舍型的地方呆久了,不得新冠病毒才是奇跡。 終於,三月中旬,兒子出現在西班牙某機場。 第二天早晨,兒子到了紐約JFK機場;不知道這是他的終點站,還是要轉機去西部。 太太裝著和兒子聊天,先發短信,再通電話。 兒子自己說出他已在JFK機場,準備從Airbnb 租個小房間,住幾天再回家。 「回家吧!在家裡隔離一樣的。」太太和我都這樣對他說。 掛了電話,我們迅速行動。 我家的主臥室大,不僅帶有獨立浴室,還帶個書房,我們放了健身器材。 我到地下室把一個折疊桌子和一張轉椅拿到主臥室。到時候,我們隨時送食物,兒子吃喝拉撒、上班、鍛鍊身體全都不用離開主臥室。 Airbnb 哪裡比得上! 我家離JFK機場約兩個半小時至三小時車程。 我開車去接兒子,太太則在家打掃衛生、燒菜,做各種準備。 我開車到機場接人區後,戴上N95口罩,戴上醫用乳膠手套;兒子見到車來,戴上他自己準備的N95口罩後才上車。 沒有握手,沒有擁抱。 兒子坐到後座,我開車,回家。 近兩個星期的擔憂終於結束了! 一路順利。 只是,一大段高速公路,不可能總開著窗;但是我還是過一段時間開一下窗,換空氣。 到家後,兒子立刻進主臥。 從那時起,我們把飯菜、水放在主臥門口的凳子上,兒子關禁閉,基本不出主臥室。 兒子承認有點不舒服,但是不願意詳細說,可能怕我們擔心;他不願意去檢測,說自己年輕,熬一下就好了,把檢測盒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美國的大學把孩子都教傻了;沒辦法,由他去吧。 畢竟,就在一個屋檐下,我們天天盯著問著,醫院又近,不怕。 發病確診 兒子回家後,我睡兒子臥室。 那裡的床墊最硬,腰酸背痛的時候去睡上兩天,自然就好。 可是,大概從第三天起,我早晨起床後就覺得腰酸背痛。 唉,大概真的老了,不適合再睡這種硬床了。不過,就幾天,忍一忍吧。 又過了一個星期左右,一天中午有點餓,我去凍箱打開了一盒從Costco 買的chicken pot pie,加熱後一嘗,怎麼這麼咸?吃鹽一樣! 嗨,疫情期間,Costco 貨物的質量也不穩定了,肯定是這一大盒都有問題。 四月一日左右開始,兒子回家後的第三周,我感覺感冒了,有點發燒。 簡單,吃點DayQuils ,壓一下;好一點;過一會兒又不舒服,DayQuils 似乎不夠,那就晩上睡覺前吃NightQuils,睡個好覺。 等到四月六號,我知道自己抗不過去了,給家庭醫生打電話,醫生問了幾句,說你先自我隔離,看會不會自己好轉。 第二天,不見好轉,而且有加重的趨勢。我再打電話;這次,家庭醫生建議我立刻去醫院急診室。 我自己開車到醫院,停好車,戴好口罩,到醫院急診室。 門口兩個人不客氣地攔住我,問我要幹什麼?廢話,不舒服,家庭診所關門,只能上這裡來。 這門我過去進過多次,以前從來沒有人攔的。 待我報上姓名,兩人立刻語氣大變,熱情地指著地上的箭頭: 你的家庭醫生已經來過電話了,我們正在等你呢! 你順著這個箭頭走,看那一大片帳篷,到帳篷門口等著。 一大片帳篷佔滿了一個停車場。 我進到裡面,發現才就我一個病人。 郊區有它的優勢,連醫院都總是半空的。 等做完各種檢查,一個醫生過來問我: 最近有沒有腰酸背疼?有沒有味覺變化?頭兩個問題就直擊要害! 原來這幾天我的腰酸背疼與床無關,原來chicken pot pie沒問題,我冤枉了Costco! 醫生接著說,你的症狀很像新冠病毒,但是片子顯示你的肺沒有問題;你先自我隔離,如果呼吸困難立刻來住院;大約兩天後會有化驗結果。 醫生開了Plaquenil。 根據藥方,第一天吃兩次,一次兩片。 我剛吃了兩片就覺得不好,想吐,頭暈,反應太大。 一查,原來那就是川普總統推薦的藥。不吃那藥了。 不管醫生開的還是總統推薦的,副作用大,我感覺吃了簡直沒法活;再說,醫生開藥時一再強調現在所有治新冠的藥都是試驗性質,沒有把握;既然這樣,至少給我個副作用小點的。 第二天一早醫院來電話。 一聽到是醫院打來,沒等她開口,我就知道結果了。 美國的醫院從來這樣,化驗結果沒事,他們不急著告訴你;一旦確診什麼嚴重的病,他們會立即想方設法找到你;說好過兩天出結果,第二天一早就來電話,絕對不是好事。 果然,醫院護士說「你被確診了」!哦,從今天起,我正式進入官方統計數字。 居家抗疫 當天,兒子搬出主臥室,結束他的隔離;我搬進去,正式開始我家的第二輪抗疫。 確診之後電話一直不斷。 家庭醫生、醫院醫生、縣衛生局等等部門,都強調一點: 如果感覺氣急,馬上住院去! 我要求醫生換個藥,自己建議開普通的消炎藥Z-pak。 那藥我過去用過幾次了,從來沒什麼不適反應,它也是治新冠的試驗藥;都是試驗用藥,自己指定藥物,至少不受罪。 醫生馬上同意換藥。 (當時還暗自決定,如果高燒不退要住院,我就立即要求用「人民的希望」。 不給?我會寫下:用了不好自己負責,不給死了家屬馬上告醫院!) 一次,家庭醫生跟我通電話後直接打我太太手機: 我聽著你丈夫的聲音不對,有點氣急,趕快去住院吧! 我不去。 住院的最大好處是隨時監督呼吸,這我自己也能做到。 房間里多走幾圈,感覺一下不就測出來了? 我覺得自己還是輕症,病床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美國這些年把我也教育傻了。) 再說,萬一真需要住院,醫院也就十分鐘路,不怕。 確診後的三、四天是最難熬的。 渾身酸疼,頭暈,發燒不退,吃Tylenol 退燒藥,但是過一會兒體溫又到38.5度。 )也許,Tylenol 讓我的體溫不超過38.5。不好說。) 病最重的時候,半夜起床,覺得家裡東西的形狀都變了。 水龍頭底下的水池,怎麼變淺了?去看電腦,屏幕的比例不對,變方些了。 打開電腦,字體的font 全變了。 我知道問題嚴重,趕緊繼續回床睡覺。 (後來一個醫生朋友告訴我,看來這病毒真是厲害,影響了整個人的神經系統,味覺視覺系統都受影響了。思維繫統呢? 不知道。反正本來就不聰明,將來多一個反應遲鈍的藉口;先不去管它了。) 身體有時打寒戰,冷得渾身發抖。 馬上衝進浴室,哆嗦著衝淋浴(多年習慣,上床前洗澡),哆嗦著擦乾身體,搖晃著跑上床,牙齒打架抱著厚被子想:會不會就這樣走了? 這樣走不行! 於是我把得病消息告訴了極少幾個人。 朋友太多,又不想發微信朋友圈,只能告訴幾個人。 所有朋友知道後肯定都會來問候的。怕回復,沒力氣;不回復,沒禮貌。 一個朋友立刻給我寄來測氧儀。 普通的儀器,現在是市場緊俏貨。 我當時就流了眼淚。如果肺功能發生問題,血液含氧會下降,要立即吸氧;隨時監測含氧度非常重要。 吃飯像戰鬥。 沒食慾,吃了想吐,雖然沒吐。 不吃,身體的免疫系統就會敗陣;逼自己吃,慢慢吃,一頓飯吃上兩個小時。 這樣過了三、四天,體溫下降了,正常了,雖然仍然頭暈,仍然渾身無力。闖過去了! 四月十五日早飯,太太蒸了個雞蛋羹。 生病以來,第一次嘗到了鮮味! 雖然菜還是太咸,水果還是太甜,但是味覺肯定在慢慢恢復正常。 謝天謝地!沒了味覺,這日子能有滋味嗎? 從十六日起,我停用Tylenol ,盡量不用其他藥。 除了偶爾咳嗽,晚上有點頭暈等後遺症,身體基本正常了。 醫院說三天不用藥體溫正常就算康復了。 為了家人健康,我把三天改為十四天,到五一,身體沒事就自己解禁。 總結一下我的經歷: 一,這病的傳染力實在厲害。 從我發病的時間上推測,最大的嫌疑人是我兒子,雖然他從來沒有去看過病,從來沒有確診,連藥都沒吃過;可能是在我從機場帶著兒子往家開的近三小時車程里兒子傳給我的。 他到家後十四天里基本沒出主臥門。那三個小時,我們都戴著N95口罩(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合格產品),兒子沒有咳嗽,沒有打噴嚏,我還是被傳染了。 二,這病有兩個星期左右的發病過程(病毒慢慢繁植)。 忽然覺得腰酸背疼床墊不適,忽然覺得菜太咸水果太甜,都是早期症狀,要警惕了。 一般認為感染後十四天內發燒,這未必可靠。(兒子到家大約十六天後我開始感覺發燒。) 三,我只用了Tylenol (一個鄰居朋友送的,市場脫銷,真心感謝!)、Z-Pak 消炎藥,粉色的Pepto Bismol 對付偶爾的拉肚子,加上偶爾的咳嗽藥。都是最普通最便宜的藥。 最後感謝我的太太和兒子,感謝他們悉心照顧! 我隨時一個短信一個電話,他們馬上滿足我的各種要求。 感謝各位朋友,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送來了各種關懷!祝大家健康平安! 2020年4月18日記於美東一小鎮的禁閉室
12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1 month ago

魚肉寄生蟲37年來暴增283倍!專家警告:別再吃生魚片了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研究團隊於近日指出,寄生在魚類的「海獸胃線蟲」(以下簡稱「線蟲」),自1978年至2015年期間暴增283倍。據報道,這項研究已經發表在《全球變化生物學》(Global Change Biology)雜誌上。 負責研究、華盛頓大學水產與漁業科學助理教授伍德表示,儘管線蟲對人類健康風險低,不過如果將其誤食下肚,會侵入胃壁或腸壁,進而引發類似食物中毒的症狀,例如噁心、嘔吐、腹瀉等等。 把「線蟲」吃下肚,恐引發腹膜炎 研究指出,大部分情況下,線蟲會在幾天後死亡,症狀亦會隨即消失,因此大多數人都認為只是單純的食物中毒而很難被查覺到,但個別嚴重情況或會引發腹膜炎。 伍德說,暫時仍不確定線蟲大量暴增原因,估計與氣候變化、肥料及洋流等所產生的養分,以及同其海洋哺乳動物的數量增加,都可能是潛在原因,目前他們正在進一步調查及研究。 線蟲的長度可以長達2厘米,呈白色長條狀,如果進食了含有海獸胃線蟲的魚類,寄生蟲會入侵腸壁,引發噁心、嘔吐與腹瀉等症狀。在大多數情況下,線蟲會在幾天後死亡,症狀亦會消失。 伍德又指,由於多數寄生蟲都可以從肉眼所見,因此伍德建議食用魚生前先用肉眼觀察,以及進食前可將魚生切開一半,檢查有沒有寄生蟲。 美國研究警告:愛吃生魚片恐會增加體內抗藥性! 另外,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大西洋大學(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的研究也發現,5 年來魚類中的抗藥性細菌量倍增了一倍!團隊於2003年至2015年期間,對 171 隻海豚進行研究,卻發現在 2009 年至 2015 年間,對治療大腸桿菌(E.coli)的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的細菌,數量增加了一倍。 同時也發現另一種會導致嚴重海鮮中毒病原體 – 溶藻弧菌(Vibrio alginolyticus),也有出現抗藥性細菌增加的情形。甚至也在海豚身上發現,通常只會出現在醫院中被感染的鮑曼不動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 研究員亞當謝弗(Adam Schaefer)表示,研究中接受測試的海豚所在的海洋範圍常有抗生素流入,因此鄰近的海魚都可能帶有抗藥性細菌,如果這些魚肉在未被煮熟,或生吃的情況下被吃進人體,就有機會感染具有抗藥性的疾病!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

3型全現蹤!中國鼠疫累積4例 去這7個省要小心 2019-11-22 14:39 聯合報 記者陳婕翎/台北即時報導 中國大陸今年迄今累計確診4例鼠疫病例,從腺鼠疫到致死率高達六成的敗血性鼠疫及肺鼠疫都現蹤,目前主要個案集中在內蒙古地區,衛福部疾管署主動通知各大旅行社赴陸留意鼠疫,若未來中國爆出社區或院內群聚疫情,將發布旅遊疫情警示,近期赴內蒙古等地區者要避免接觸囓齒類動物。 中國首例為9月發生於甘肅省酒泉市敗血性鼠疫死亡案例,近期3例病例都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其中2例肺鼠疫個案為當地牧民夫婦,已轉至北京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個案病情危重。另1例為11月17日通報腺鼠疫個案,有採石場剝食野兔史,與前述2例無流病關聯,目前隔離治療中。 鼠疫在中古世紀被稱作為黑死病,是一種由鼠疫桿菌引起的人畜共通傳染病,藉跳蚤傳染給各種動物及人類,最初症狀為遭跳蚤咬傷部位附近的淋巴腺發炎,稱為腺鼠疫,若未及時治療,可引起敗血性鼠疫,細菌經由血液感染身體各部位,包括腦膜、皮膚與肢體末端可能發黑壞死。 肺的次發性感染可造成肺炎、縱膈炎或引起胸膜滲液,吸入肺鼠疫病人帶菌的飛沫可進一步造成傳染流行,因其可爆發人傳人疫情,被視為最嚴重的一種鼠疫。疾管署副署長羅一鈞表示,鼠疫如未經治療其致死率為30%至60%,但現代醫療使用有效抗生素治療已可顯著降低腺鼠疫致死率。 羅一鈞指出,國內自1953年後未再出現鼠疫病例,疾管署檢疫人員持續於國際港埠執行入境發燒旅客篩檢及健康評估,另定期於國際港埠監測鼠隻病媒及其血清檢體檢測,並請港埠經營管理單位加強港區環境整理整頓,要求入境船舶、航空器等運輸工具管理者落實防鼠措施。 中國大陸鼠疫自然疫源區包括西部旱獺疫源地、西南家鼠疫源地、華北沙鼠疫源地及喜馬拉雅旱獺鼠疫疫源地,歷年雲南、貴州、廣西、西藏、青海、甘肅、內蒙古都有疫情。羅一鈞說,已通知國內旅行業者,如規劃中國大陸上述地區行程時,應安排乾淨衛生的住宿場所等,避免感染鼠疫。 羅一鈞也提醒,計畫前往這些地區自由行民眾應避免接觸鼠類或其他野生動物,尤其囓齒類動物,勿生食肉類或接觸動物死屍,減少鼠蚤叮咬及感染鼠疫風險。近期赴中國大陸的民眾,返國入境時如有不適症狀,應通知機場檢疫人員並儘速就醫,就醫時請告知旅遊接觸史,以利及早診斷治療。
1 occurrence1 response6 months ago

「熱敷」治百病 https://youtu.be/1CktYpXzeBA 「我罹患了被醫生宣告只剩下三個月壽命的胰臟癌,癌細胞三個月就消失了。」 「異位性皮膚炎當場就止癢,持續做沒多久,皮膚就變漂亮了。」 「解決了長年困擾我的視力不佳問題,現在不需要戴眼鏡了。」 開業超過半世紀以來,我聽過無數這樣的好消息。 此外還有腰痛、頭痛、坐骨神經痛、牙痛、肩膀痠痛等各種疼痛消失, 血壓當場下降二十、回到標準值,被認為會拖很久的扭傷,在一週就痊癒了、凸出的小腹消掉了等等, 對各式各樣的症狀都能看到戲劇性的效果。達到這麼多實際成績,其實做的事情真的很簡單。 一次只需要幾分鐘,用「某種方法」熱敷特定的部位就可以了,而且使用的東西都是每個家庭必備的東西, 無須準備也不用花錢,馬上就能實際感受到成效。 「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應該有很多人這樣想吧? 的確,如此驚人的成效或許令人難以置信。 我的父親是整體師,我從五歲起就跟著他,協助大批患者解決疾病及身體不適的問題; 我參與培育後進人才,也曾經營過醫院。即使花了大半人生,診斷過百萬人的身體,還是看過許多讓我感嘆「沒想到這麼有效……」的病例。 文章一開頭提到,罹患胰臟癌的六十歲女性的病例更是超乎想像。 儘管是病人在幾個月後死亡,也不奇怪的癌症,正在發展中的癌細胞卻在三個月後離奇地消失了,還讓我看到她生氣蓬勃的模樣。當然,她現在仍然活得很健康。 那麼,為什麼這樣的症狀能在短時間內簡單地消除呢? 那是因為成功地解決了體內產生的「熱不足」的問題。 人體內的體溫隨時保持一定的溫度。 一天的氣溫可能會有很大的變化,可是體溫卻不一樣; 這個體溫很敏感而且很重要,如果降低五度就會危害到生命。 大家都是如何測量體溫的呢? 一般都是用將體溫計夾在腋下的腋下式與放進嘴裡的舌下式, 也有放在耳朵測量或是用直腸測量的方法, 這些都是能掌握體內溫度的簡易測量法,不過並非所有的部位都能測量到相同的溫度。 通常身體內部有肌肉與脂肪守護,不容易變冷,溫熱的血液不停地,在直徑幾公分的粗大動脈裡流動,體溫當然會偏高。 這個體溫稱為「深層體溫」,通常在三十七度。 測量的位置愈接近皮膚,溫度就愈低,指尖與腳尖有時會低於三十度; 運動後或入浴後,由於血液循環變好,相同部位的溫度也會升高。 餐後的腸胃為了提高消化食物的機能,血液會集中,溫度也會提高。 如同上述,機能活化的部位由於血液聚集,溫度也會升高; 反過來說,機能不好的部位多半體溫會下降。「部分體溫下降」可能導致癌症, 長期放任「部分體溫下降的狀態」會導致血液循環惡化,功能變差,這麼一來內臟功能會變差,血管與肌肉會硬化, 或是癌細胞增加而容易罹患疾病,進而產生身體不適或疼痛等症狀,連原本有的症狀都很容易跟著惡化。 可以消除這樣的狀態,就是「熱刺激」的強大力量。做法非常簡單。 一、將溼毛巾擰乾後放進微波爐加熱。 二、如果太熱就稍微放冷,熱敷有問題的部位幾分鐘。 三、適度地重複以上步驟。 大家應該常常在餐廳用到熱的溼毛巾,女性朋友也會為了美容將熱毛巾放在臉上熱敷。 「熱刺激」用的道具類似這類毛巾,就是常見的熱毛巾、蒸毛巾或溫毛巾。 而為了得到讓身體能產生變化的超強效果,有些小訣竅是不能忽略的。 關於這些之後會再介紹,首先請將熱毛巾放在有問題的部位進行熱刺激。有什麼感覺呢? 「剛開始覺得有點燙,不過很舒服。」 「很想再熱敷一次。」 「不覺得熱,敷的部位會覺得冷。」 有這種想法的讀者朋友們請小心。 你的身體可能有部分的「熱不足」。 熱不足的身體會招來疾病與不適,因為身體各部位的功能若是正常運作,流向必要部位的血流量絕對足夠; 既然全身的熱充足,血液的流動也應該維持在良好的狀態中。 這麼一來就不會出現因為加熱,血液循環恢復順暢,身體覺得舒服的情況。 不但不覺得需要,甚至會覺得煩躁。如果不覺得熱,請務必注意。 有可能該部位的血液流通不順有很長一段時間,熱不足的狀況已經很嚴重了。 而感受痛與熱的感覺神經愈是遲鈍,患部惡化的狀態可能愈是嚴重。 對所有症狀都有效,就是熱刺激扭傷或骨折只要經過整復,擦傷或切傷只要傷口癒合,就能用熱刺激的力量壓倒性迅速且完整地治癒,甚至有撞傷到了隔天根本不知道是哪裡受傷的病例。 腰痛、頭痛、肋間神經痛、生理痛、白內障、老花眼、帶狀皰疹、異位性皮膚炎等, 只要反覆給予患部熱刺激,不僅能緩和症狀,完全治癒的病例也很多。 熱刺激也有改善自律神經功能的力量,因此對失眠、精神焦慮、更年期障礙、慢性疲勞等難以針對特定患部的症狀也有效。 體溫提高一度,基礎代謝就能提高百分之十三,對體脂肪有困擾的人只要持續熱刺激,也能獲得效果。 想要活化自律神經就做這個用加熱過的毛巾熱敷後腦勺,平常不會接觸到的溫熱刺激會透過自律神經加諸給延腦, 這麼一來延腦就會下指令要求開啟汗腺,促進發汗,避免體溫因熱而過度上升。 對皮膚的溫熱刺激會傳達到負責調節體溫的下視丘,於是提高體溫的指令會被中止,熱會散發出去,轉為降低體溫。 想像在盛夏晴朗的日子裡走出冷氣房到外頭散步的情況就很容易明白了吧,這就是交感神經居於優勢的狀態。 幾分鐘後毛巾的溫度慢慢下降,這時為了避免體溫過度下降,會發出關閉汗腺,提高體溫的指令。 緊張狀態解除進入放鬆狀態,副交感神經迅速改為居於優勢。 接著將毛巾再加熱後再度熱敷到冷卻,反覆給予刺激,能讓功能變差、規律變得無力的自律神經的臨界值變大,功能也能得到活化。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1 year ago

新型肺炎潛伏期到底傳不傳染?冬季感冒高發,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網路上醫生分享的在家治癒經驗可以效仿嗎…… 春節期間,總檯記者董倩對國家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著名傳染病專家李蘭娟院士進行了獨家專訪。 今年73歲的李蘭娟院士曾在非典、甲流、H7N9禽流感等傳染病事件防控中有重大創新和技術突破。這次新型肺炎爆發,她作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赴武漢聽取了有關防控情況彙報並檢視現場。 新型肺炎只有通過呼吸道傳播嗎? 總檯央視記者 董倩:到現在這個階段,這個病毒傳播的途徑,我們到底心裡有數了嗎?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基本上現在比較明瞭,呼吸道的傳播是肯定的,另外有沒有通過血液傳播、糞便傳播、汙染物品的傳播,這方面還需要進一步的證實。 潛伏期到底傳不傳染? 董倩:您說過病毒潛伏最長期也就是14天,那麼這14天裡面有沒有可能也傳染其他人了? 李蘭娟:這個事情我也一直在調查和了解,目前發現還是有的,在潛伏期也有可能傳染給其他人。所以在接觸(病源)14天以內,我們要對他進行醫學觀察和相對隔離。 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顯示,新型肺炎以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狀少見。那麼在冬季流感高發期,民眾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呢? 董倩:得了普通感冒和不幸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表現有什麼不一樣? 李蘭娟:目前早期的症狀是非常相似的,有的發燒、有的乾咳,有的呼吸道症狀,發燒以後乏力,甚至有的還有點消化道的症狀。所以我們要鑑別的話,最重要的就是咽拭子取個樣,做個病毒的檢測。現在技術非常好了,能報告你是甲流還是乙流還是新冠狀病毒,非常清楚。 董倩:到哪兒去做這件事? 李蘭娟:每個醫院流感病毒都應該可以檢測,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試劑應該定點的醫院也有了,都能檢測了。 輕症患者均可居家隔離治療嗎? 最近,被感染新型肺炎醫生在家自我治療並治癒的新聞頻頻被報道,這是否意味著,輕症新型肺炎患者可以居家隔離治療呢? 董倩:您建不建議,如果看到早期的跟感冒差不多的症狀,自我隔離自己在家治? 李蘭娟:因為最近剛好有個醫生報道了自己在家裡自我干預後完全治癒的情況,我覺得也有他一定的道理。因為他本身是醫生他自己懂,所以是不怕的。他知道自己的情況不會加重,那麼在家裡休息得比較好,吃得比較好,康復得比較好。但是在沒有醫療條件的情況下,還是住院更加安全一點,因為定期要複查胸部的片子看有沒有加重。你自己不是醫務人員,對自己情況不瞭解,肺部的炎症發展如果比較快,還是要在醫院裡治療。 李院士在採訪中表示,免疫功能低下、老年人等更容易感染或轉變成重症患者,這部分人需要格外重視防護。春節期間,她建議民眾不要參加大型聚會,少去人多密集地區,勤洗手,戴口罩,保持室內通風。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這是賴秀穗老師的貼文,請大家參考留意。 最近美中的貿易戰爭,中國賭氣不向美國購買豬肉,卻轉向有嚴重非洲豬瘟感染的疫區俄羅斯,進口數百萬噸的豬肉,這個錯誤的一步,造成97年來乾淨的亞洲地區,出現了非洲豬瘟疫情;中國在2018年8月3日宣佈在東北遼寧的審陽發生第一例的非洲豬瘟病例,這個疫情的出現,震驚了全世界的養豬團體,非洲豬瘟在將來也因此可能會擴散到東南亞的地區,台灣當然不能幸免,甚至於傳到北美洲,將是全世界養豬業者的浩劫。 1921年非洲豬瘟在肯亞發現以後,經過了36年的時間,在1957年非洲豬瘟跨越了非洲傳到了歐洲的葡萄牙,鄰近的西班牙在1960年出現,約在1980年非洲豬瘟入侵法國及比利時等國,中西歐洲都淪陷了,2007年東歐的波蘭、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喬治亞等國家,也出現了嚴重的非洲豬瘟疫情,同時俄羅斯也相繼淪陷,2018年中國瀋陽爆發的非洲豬瘟,經基因比對病毒是來自鄰近的俄羅斯,目前歐洲有17個國家,非洲地區有29個國家,尚有非洲豬瘟的疫情。 中國在八月初,出現第一例的非洲豬瘟以來,不到五個月的時間疫情已經由東北地方擴散到幾千公里外的福建及雲南,全國22個省份都出現疫情,這種疫情的擴散非常的不尋常,已引起世界各國的關注,過去在非洲及歐洲地區發生非洲豬瘟的經驗,疫情散播的速度,每年大約是100公里左右,2007年俄羅斯出現非洲豬瘟後,也約經過十年之久,疫情才由西南部慢慢擴散到數百公里外的中部。因為非洲豬瘟是一種極惡性的傳染病,所以發生的時候,都有一種標準的控制處理步驟,亦即全場的豬一定要撲殺銷毀,以防病毒散播出去,感染其他的豬場,顯然地,中國在處理非洲豬瘟的感染豬場,沒有按照這個標準的處理方法,很可能把感染豬運送到屠宰場屠宰,將帶病毒的豬肉進入食物鏈,加工製成香腸、火腿或臘肉等製品,因為這些製品都是由生豬肉製成,非洲豬瘟病可以在這些加工肉品內存活好幾個月,因此最近由中國違法帶進台灣的香腸,都可檢出非洲病毒,也因此中國的疫情會擴散如此的快速。 中國瀋陽出現的非洲豬瘟病毒屬於基因二型,它的基因序列與俄羅斯及波蘭等地方發生的病毒序列完全一樣,這可證明中國非洲豬瘟病毒是來自俄羅斯或東歐等地區。目前非洲豬瘟病毒共有23個基因型,第二型的病毒,毒性最高,感染豬100%的死亡,豬感染後潛伏期約四到六天,感染豬會發高燒,有的急性死亡,看不到任何的症狀,有的則有明顯的下血痢及咳嗽的症狀,但感染豬還能繼續在吃飼料。非洲豬瘟病毒會破壞全身血管的網狀內皮細胞,導致全身的臟器及組織出血,解剖時內臟有典型的出血病變,如脾臟及淋巴結的腫大呈黑色,另外病毒的一個重要特性,病毒在感染豬的體內,不會產生中和抗體來殺死在豬體內大量增殖的病毒,因為這個特性,至今還無法製造出有效的疫苗來預防非洲豬瘟。另外病毒主要侵害豬體內的免疫細胞如單核及巨噬細胞,就如人類愛滋病毒在T淋巴細胞內複製一樣,破壞免疫系統,導致免疫力失調不全,非洲豬瘟病毒是豬的愛滋病毒。 基因二型的非洲豬瘟病毒對環境的抵抗性非常的頑強,在室外的溫度可存活七天以上,一般的流感病毒則在幾個小時內就會死亡失去感染力,在冷藏的豬肉中可存活三個月以上,冷凍豬肉更可存活三年,非洲豬瘟病毒只感染豬科動物,野豬感染不會發病,常成為非洲豬瘟的保毒及散播者,一但豬場被污染了,要清除病毒非常困難,葡萄牙及西班牙只有數百萬頭的豬隻,分別花了42及35年,耗費巨款才將病毒清除乾淨,中國有4億3千多萬頭的豬隻,要在幾十年內清除非洲豬瘟病毒的可能性不高,但非洲豬瘟入侵台灣及東南亞的機率卻相對提高。 防堵中國非洲豬瘟入侵台灣,是目前全民最重要的防疫工作,政府已將這個課題提高到國安層級,啟動所有邊境及海關的檢查把關的行動,嚴查由中國走私及夾帶豬肉製品進入台灣,並提高違規者的罰款,嚴重者將科以刑責,防疫如作戰,這一疫是長期的戰爭,絕對不能只有三分鐘的熱度,希望全民能夠全力配合,特別是養豬業者,應記取1997年口蹄疫入侵台灣,國家經濟的損失高達2000億的教訓,如有疫情絕對不可再隱匿,萬億非洲豬瘟入侵台灣,真的會動搖國本。 本文是因為蘋果日報的邀稿所寫的請各位參讀
9 occurrences1 responseover 1 year ago

作者陳敏芳女士是台大醫學院院長董大成教授的長媳,定居美國西雅圖。 ———————— 我感染了新冠病毒,由於不少我身邊朋友的請託,希望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的情況,所以我決定把我的染病的經驗公開,讓大家可以有更多的了解。 首先對於新冠病毒,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 我確信我是在參加一個小型家庭聚會時被感染的。當時參加的客人沒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者顯現出任何生病的 症狀。結果呢?約40%參加聚會的人都被感染了!媒體上所說的要勤洗手避免跟有症狀的人接觸,我都照做了. 我覺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被感染,除非你完全避免跟人群接觸。 40% 被感染者都是在參加聚會後三天之內就發病,他們都有著相同的症狀,包含發燒. 其次,這些症狀因人而異,因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及年齡而有所不同。大部分受感染的朋友年齡層約在40到50歲左右,而我是30幾歲。對我們來說染病的初始症狀是頭痛,發燒(最初三天是持續高燒而後三天是間歇性高燒),身體的劇烈疼痛以及關節疼痛,而且有強烈的四肢無力與倦怠感。在我感染的第一個晚上高燒到103度,隨後下降到100度、99.5度.有些朋友則有腹瀉的症狀。 有一天我覺得想嘔吐。當發燒症狀消退後,鼻塞、喉嚨痛的症狀則持續,僅僅極少數的人感到輕微的喉頭搔癢的干咳。只有幾個人感到胸口鬱悶感及其他的呼吸道感染徵狀。整個發病期約持續10-16天。 問題的癥結點在於很多人在沒有咳嗽或呼吸困難的症狀時,都傾向於不需要(或不認為必須)接受新冠肺炎測試。我是透過一個叫做西雅圖流感研究的機構所做的測試。這是一個位於西雅圖的研究機構,它們透過對志願者的檢測,來研究流感病毒類型與社區傳播。幾週前這個機構開始對志願者提供新冠肺炎病毒做隨機抽樣檢測。它們把我的初測到的陽性樣本送到國王郡的公共衛生部門去做感染病毒的確認。隨後我被通知連同我在內所有陽性反應的檢測人,都被確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毒。 從最初感到症狀到昨天3/9為止,已經過了13天,發燒症狀消退已經過了72小時(3天)。國王郡的公衛部門建議感染者在有感染的症狀出現後,做至少7天的自我的居家隔離。在發燒症狀消退後的72小時內,也應居家隔離,避免接觸公眾。目前我已經度過了這兩個期限,所以我不再自我居家隔離,於此同時,我還是避免過度參與公眾活動與接觸大批人群。我並沒有住院,也不是所有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都住進郡立醫院。很多跟我一樣的感染者,並沒有去看醫生,就自我痊癒了。對我們來說,這感覺就像一個比以往流行型感冒稍微嚴重一點的新型流感,與我所接種而受到保護的流感疫苗,略為不同。 我確信缺乏對新冠病毒檢測的機制是造成多數人相信他們只是感染風寒或一般正在傳播的季節性流感而已。最糟的情況是,很多人在沒有顯現任何症狀的情況下,仍舊正常參加集會活動或正常社交聚會,而將病毒傳播出去。 我知道很多人認為這款病毒不會傳染給他們。我真心希望真的是如此,但是我仍舊相信整體上缺乏早期的發現與預防性檢測,將會嚴重影響到西雅圖地區公眾對新冠肺炎的抵抗能力。目前已知的情況是西雅圖地區已經有嚴重的疫情,雖然我已經痊癒,但是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病情發生在其他更多人身上。 我想我做了一件正確的選擇,讓我呼吸系統感染的症狀不致於變得更嚴重,就是我按時服用Sudafed (一種藥房販售,不需處方的感冒退燒藥),Afrin 鼻腔噴劑以及使用清鼻腔咽喉分泌物的Neti Pot。這些措施保持我的鼻腔咽喉乾淨,從而防堵病毒向下蔓延到我的肺部。我不是在這裡提供醫療建議,只是單純的分享我個人的經驗,因為我並沒有肺部的感染。也許我所做的跟肺部感染並無相關性。而是跟我所感染的病毒特性與病毒感染量有關。 我希望我所分享的資訊,能幫助大家避免受到感染,或者推動整個公眾檢測系統能更快啟動讓感染者能早期自我隔離,而有呼吸道症候群感染疑慮者,能早期接受治療。洗手並無法完全避免受到感染。尤其那些沒有任何徵兆的帶原傳播者,可能正是你身邊普通社交場合出現的人們。感染病毒後不一定會致死。但是你也不會想不小心傳播病毒給你身邊所關心的年長者,或者有免疫系統功能失調的親友們。大家保重。 (陳敏芳 美國,西雅圖)
1 occurrence2 responsesabout 2 months ago

一位北醫畢業目前在紐約當住院醫師的張銘凱醫師寫照顧COVID-19經驗,寫得非常棒,跟大家分享這篇文章: [經驗分享] 我在紐約市的公立醫院擔任內科住院醫師即將完訓,七月開始會做美國感染科次專訓練。目前紐約災情慘重,我所在醫院確診加疑似病人就超過一百人,我這段其間都在顧ICU因此對於重症COVID的照顧也算有心得,我至少照顧過超過20位以上之住院病人,因為在ICU的關係大部分病人都插管,到目前為止,我應該比許多台灣醫生有武漢新冠肺炎治療之實戰經驗。因為台灣目前防疫做的非常好,多半輕症或無症狀隔離,但是我們隨時要準備如果已經是社區流行,那作為醫生該如何care這些病人,因此做個簡單的分享與教學,所以講解的對象應該是以臨床第一線之醫師或NP為主。但我要說很多evidence都不斷更新,以下是盡量有所依據的臨床處理方式,reference就不一一列舉,有些我可能覺得是一般臨床工作者應有的基本概念也許就沒有多加說明,如造成閱讀上不順暢,也請多多包涵。 #流病學:相信台灣臨床醫生現在非常仰賴旅遊史畢竟沒有大規模社區感染,但是我要提醒的是如果有天已經大流行,旅遊史可能不是那麼重要了,懷疑就該驗。美國之前CDC一直很在意旅遊史而不隨意驗,結果後來發現根本大流行已經來不及了。在大爆發之前,可能會有一個空窗期就是很多原本我們以為低感染風險而沒有驗到的人,他們其實已經可能被感染。此外年輕人或沒有病史病人也非常多,這是在過去醫院前所未見的。在美國輕症就算陽性也不會住院讓他們回家,所以我所看到是真正的病人,我們已經擴充非常多病房了,但是病人真的很多,感染力真的很強要小心!至今我們已經有三個住院醫師中獎了。 #臨床表現:除了發燒咳等呼吸道症狀,還常有拉肚子等GI症狀,我要特別提醒很多病人會有"味覺失調或消失"的症狀,這不是鼻塞引起的味覺降低。很多文獻少提味覺問題,但是一定要注意,這可能是一個sign就該檢驗。此外有些病人會表達胸痛,不一定就是很嚴重的myocarditis,就純粹是無法解釋的胸痛,但還是會建議驗一下CPK/Trop。這個病毒的潛伏期根據我看到的paper,大概平均是五天多,當然最長可能兩個禮拜,不過我現在講的是一個常態分佈的結果,你要算到最嚴苛標準,也許就兩個禮拜,但是平均還是五天多,所以你如果有接觸史,過了一個禮拜還是沒發病,你大概就safe了。 #抽血:CBC(不一定會leukocytosis,反而容易lymphocytopenia and or thrombocytopenia), 常transaminitis(GOT/GPT高)。我們會大概三天監測一次Ferritin, ESR/CRP, LDH, D-dimer來觀察對藥物反應。基本blood culture, HIV, urine Legionella/strep pneumonia最好也住院時驗一下排除其他問題。 #影像:CXR bilateral infiltrations。相信大家一定常常不知道病人什麼問題但是看到CXR有點白白髒髒就當肺炎收進來打抗生素住院(其實可能根本不明顯)。我要說的是這些COVID住院病人,不會只是CXR微微白白髒髒,而是一看就是明顯兩側蔓延,在我住院醫師期間真的從來沒有看到那麼多CXR都是長這個樣子的,現在我幾乎可以看到CXR就診斷。至於CT chest雖然比較清楚,但是我認為不需要,因為大部分CXR就很明顯了,加上抽血上述markers等等就算PCR還沒有等到就可以很有把握診斷了。安排CT chest只會讓醫院感控暴露風險(因為機器要大消毒,浪費時間也可能使真正需要CT的人沒辦法照到) #氧氣治療方面:如果有SOB or hypoxia,當然要監測O2 sat.一開始nasal cannula, simple mask 下一個nonrebreather mask,中間不要試BiPAP/CPAP/High flow NC你就要early intubation了!因為BiPAP等會有把病毒釋放出來空氣傳播的風險。而且COVID病人desaturation or decompensation進展真的非常快!sat keep不住就要early intubation。另外不要使用neubulizer等會霧化的藥物治療,如需支氣管闊張劑可以用MDI手壓的pump。另外ARDS常用的臥趴姿勢prone position效果感覺非常好,病人一prone血氧真的會稍微提升,有些病人甚至沒有被插管的,血氧稍微差一點的我們就會叫他趕快趴著!還真的很有用。很多插管病人我們也會給他prone,我看討論串好像台灣不是很喜歡prone因為很耗費護理師人力,不過至少我在我們醫院我看到是一大早三個主治醫師就一起合力把病人翻姿勢,其實美國醫師工作也是很辛苦的。 #藥物治療: 1.我知道很多診所喜歡開類固醇給"感冒"的病人,但是絕對要避免因為類固醇有延長viral shedding的副作用,之前在MERS等病人的研究也是類固醇壞處大於好處,因此使用類固醇除非是有其indication才用(例如septic shock等等)。 2.高劑量Statin似乎有研究對防止病毒結合有幫助,因此如果LFT, CK允許可以考慮使用(lipitor 40 or 80, etc)。 3.Litonavir愛滋病藥物nejm已經發表確定沒用。 4.在美國我們幾乎每個病人都會給hydroxychloroquine(400mg bid for a day, then 200mg bid for 4 days)會影響lysosome fusion抑制病毒, 使用藥物前一定要EKG,如果QTc>500就不要用。我們醫院現在不加azithromycin了因為兩個一起用會延長QTc就有致死案例。對於法國研究Hydroxychloroquine+azithro很好但是我保持樂觀態度,那個研究病人量很少(n=21),而且我實際臨床經驗覺得幫助好像有限,但是因為in vitro研究有效,我們還是會給病人就是了! COVID似乎會跟其他呼吸道病毒一起co-infection所以還是要驗一下flu, 但是如果flu negative也不需要給tamiflu因為對covid無效。除了病毒還常bacterial superinfection,所以我們幾乎還是會給抗細菌抗生素,macrolide or levofloxacin擔心prolong QT所以我們醫院現在給doxycycline。記得驗一下Urine Legionella因為跟covid一樣都常有GI症狀。 5.Remdesivir在美國第一個case就是靠這個治好的,各國都在臨床試驗中,我個人很看好,我們醫院也要開始實驗這個了... 6.日本藥favipiravir聽說也很成功但是因為我在美國比較不熟。 7.很多COVID病人為什麼這麼sick,明明年輕人卻full blown ARDS比老人更嚴重,因為很多是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的關係。所以IL-6 inhibitor如tocilizumab or sarilumab本來治rheumatoid arthritis的生物製劑或許也有用。現階段也還在臨床試驗中,可以抽血IL-6監測。聽說MGH用tocilizumab,而我的醫院也要開始臨床試驗sarilumab #Code status:COVID大部分還是胸腔性疾病,很多就是插管呼吸器ARDS mode來治療,因此插管是很重要的環節。但是有些運氣不是很好的病人,多重器官衰竭等等突然coded需要CPR的情況,這對醫療團隊來說是暴露極高風險甚至多半可能徒勞。我認為有必要一開始就要跟病人談好DNR,這不代表就要DNI,該插管還是要插管,但是真的不幸心跳停止等,要量力而為。 #醫院管理:至少在紐約我們的物資設備都輸台灣很多也嚴重不足,不過也許可以給台灣要是不幸疫情大爆發做個借鏡。現在醫院幾乎都是COVID病人,也不可能一人一間病房了,因此直接把COVID病人直接放在同一間房間,反正都得病了也不怕被感染了。不過還是建議最好病房的門是有窗戶的至少從外面看進去可以知道病人好不好,而且就我剛剛所說,病人原本可能好好的就突然血氧掉非常喘需要趕快插管,每個住院病人真的像未爆彈。另外ICU病人因為常常有很多pump點滴,護理師要一直進出隔離房不方便穿脫PPE,可以考慮直接把pump放在房間外面,點滴線延長出去就好,這樣如果護理師要調sedation or pressors等等就可以不用進入房間更改設定。 #國家防疫:現階段台灣防疫做很好,還在containment的階段,就是把最有可能的人抓出來隔離,但是對於平均每個個案的隔離成本很高,國家也很不容易控制,目前台灣有兩百多的個案,但是某天要是慢慢累積好幾百個病人甚至破千,我們也許就要調整策略,因為把全部只要是陽性的病人都抓到醫院關那是不可能的,台灣沒有那麼多的醫療能量,也不能這樣浪費,而且輕症染病的病人,要多久PCR會轉陰性,我還沒看到研究統計出來,應該也很少人會做這樣研究,因為很少國家會像台灣如此嚴格標準檢疫隔離的,就好像今天得influenza A,如果不太嚴重也是讓病人回家,病癒就是病癒,一般醫師也不會再重複flu swab;同樣如果有C.diff病人,把PO Vanc的療程吃完沒有再拉肚子,你也是當作好了不會再去驗糞便。個人覺得台灣可以把輕症病人平均多久時間PCR轉陰性做個統計發表研究。我最近看了世界著名病毒學專家何大一博士的專訪([https://www.caltech.edu/about/news/tip-iceberg-virologist-david-ho-bs-74-speaks-about-covid-19?fbclid=IwAR1XVnPHq82gD97Y2Y06FkIFzAtNNfopnMgqa98fHAwX7WHzHGyBVbnZlIQ](https://www.caltech.edu/about/news/tip-iceberg-virologist-david-ho-bs-74-speaks-about-covid-19?fbclid=IwAR1XVnPHq82gD97Y2Y06FkIFzAtNNfopnMgqa98fHAwX7WHzHGyBVbnZlIQ)) 個人覺得這篇寫得不錯,裡面他就有寫到目前也不知道陽性的病人過多久後才不會有傳染力,他說猜測大概三週。至於已經得過COVID的病人之後會不會再重複感染,他是覺得應該是不會,也就是現在所有的防疫工作,就是在爭取時間讓疫苗可以製造出來讓群體都可以有保護效果。現階段幾乎的國家都大爆發,就不可能像台灣還在containment的防疫階段,因為你要假設所有人都有可能是病人,那能做的就是#緩和曲線了flatten the curve,我覺得這個概念相當重要 ,基本上就是拖延戰術,減少不必要的社交和聚集,要social distancing,不必要的商業活動要停止,電影院酒吧夜店要關,餐廳只能外帶等等,這可以避免加速接觸感染,讓病人增加量不要達這麼快一下超出醫療能負荷的數量避免醫療崩壞,很多國家都在這麼做了,目前聽起來表現比較好的國家像是南韓,雖然他們一開始防疫沒有做好導致非常多人得病,但是經過大規模檢驗,還有避免出門要待在家等等,目前疫情也有和緩的趨勢,算是亡羊補牢,也不是不行。台灣目前表現全球數一數二,但是我們總是要做最壞的準備跟打算。 #後記:沒想到一下就寫這麼多,這算是我第一線醫療工作者的紀實與經驗分享,目前紐約疫情雖然已嚴重崩壞,但實際上還只是開始而已不見緩和。不過美國參戰之後相信會有更多醫學研究與臨床治療準則可以參考,實際上也不完全是壞事。你問我會不會怕我每天也是提心吊膽的,都很怕生病,每天都要很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態,但偏偏美國住院醫師工時非常長(週休一日而已也沒有PM off)又不斷把我們明明不是在病房rotate的時候抓來上班取消我們的門診等等,我都盡量多休息有時間就睡覺保持免疫力。現在在醫院其實也是看到很多恐慌的面孔,我們醫院是公立醫院,平常病人多為社會最底層的人,吸毒的、遊民的、酗酒的,總之各種問題台灣一個比較健康的社會大概很難想像是一個怎麼樣的場所。不過最近因為COVID病人大爆發,我發現很多可能社會上的一般人或中產階級,他們可能是警察、可能是清潔工、就某天感染病毒生病了,這時候醫護站起來照顧他們治療他們,讓他們免於恐懼,這是作為醫學生涯也算比較榮光的時候,因為我們平常的訓練,就在這時候派上用場,也算是找到一點點行醫的意義跟價值。可以平安地活著其實就很好。目前台灣社會可以安全的生活著也真的很好。
3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

看到這個消息!我真的好感動啊,相信您們也會一樣很感動的! 李宗恩博士 通許人民醫院治好兩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 受到政府高度關注 我剛剛接到通許人民醫院發來的消息,經過政府疾病控制中心確認,兩個病例確診為武漢肺炎,在經方中醫的治療下,兩位武漢肺炎病人已經康復,目前受到河南省衛生當局高度關注,並通報中央。 通許人民醫院感染科所有醫護人員,在湯英主任的帶領下,已經近十天24小時在隔離病區工作,楊貞醫師、娄副院長、奈院長全力付出,成功的救治許多疑似武漢肺炎的病人,其中兩位病人已經確定為武漢肺炎,其他病例仍在確診中。 雖然中醫講求辨證論治,每個病人都不一樣,猛烈的疫病卻表現出某種程度的一致性,畢竟,不管病人身體某項功能是強還是弱,猛烈的疫病一樣直搗黃龍,難以抵擋的摧毀它想要摧毀的功能。如我之前的文章「從非典到武漢肺炎」所言,在萬變之中,有些脈絡可循。這次通許人民醫院治好的兩位確診病例,主要藥方為大青龍湯、澤漆湯、茯苓四逆湯組合加減。而楊貞醫師也整理了目前治療疑似武漢肺炎病例的脈絡,輕症病人大多是三陽並病,以葛根湯、小柴胡湯、白朮茯苓加減為主。 一旦病開始入陰,出現高燒、咳嗽、或呼吸不順等等症狀時,改以大青龍湯、射干麻黃湯、白朮茯苓加減為主。目前接到的眾多病例都穩定好轉,院方每天將用藥及病人情況上報給河南省衛生主管單位,受到高度關注與肯定。 誠心希望經方中醫能幫助中國大陸及全世界快速控制武漢肺炎疫情,更對通許人民醫院全體醫療人員的全力付出,獻上最高的敬意,「倪海廈中醫教學培訓基地」已經在那裡開花結果了!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很棒的大陸年輕獨立思考作家 沉雁 對 這次「武漢肺炎」的 觀察、思考、批判與反思 值得 「獨立思考者」選讀及評判! 「沒有信仰,大難來臨就只剩裸奔!」 武漢人在拼命逃離,河南人在拼命堵截,這幾天關於該如何對待湖北人的激烈爭議可謂熱火朝天,有人說應該善待,有人說堵截合理。 而我,卻不知該說什麼好,只是在內心深處頓感一種悲哀。 這悲哀就是:一個民族匱乏信仰,在大災大難面前,無論逃還是堵,乃至方方面面,大家都在裸奔。 要說國人沒有信仰,也不對。譬如,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倉廩實而知禮節,等等,就屬於數千年來的國人文化信仰。因此,武漢人逃到廣東、浙江、上海等發達地區,情況就沒那麼糟糕。 但是,到了河南就不行了。河南是過億的人口大省,但從其平均GDP看,它依然是個窮省,你讓河南人也像廣浙滬一樣兼濟武漢人,實在太難了。 這就是河南人對武漢人不那麼禮遇的原因,地主家也沒多少餘糧,為了保命,只能六親不認。這,你叫我怎麼去責怪河南人呢? 注意我上面提到的關鍵字“保命”,河南人想保命,武漢人想保命,達則兼濟天下的地主又何嘗不是為了保命呢? 秘密就在這裡,悲劇也在這裡,這就是國人的終極信仰:活的就是一條命。正如陳丹青的那一句粗話描繪得淋漓盡致,“國人的信仰就是,去他媽的,活下去再說”。 但遺憾的是,國人這種“只為活命”的終極信仰,就叫沒有信仰,因為這樣的信仰與豬馬牛羊沒有任何區別,即便西裝革履豪車豪宅的光鮮亮堂,與不穿衣服的飛禽走獸一模一樣,所以我的題目就稱之為裸奔。 什麼叫信仰?讓我們先來看一首真實的信仰史詩。 在17世紀中期的歐洲爆發了一場空前絕後的烈性傳染病,黑死病,一年不到,歐洲人口減掉了一半。 而英倫半島以倫敦為中心的中南部是重災區,但非常奇跡的是,英倫半島的中北部卻倖免於難。神奇在哪裡? 在英倫半島的南北接壤處有一個村,叫亞姆村。某天從倫敦來的一個商人,將黑死病帶了進村裡。很快,這個只有344人的小村莊就人心惶惶,村民們紛紛就想朝北部逃離。 一個叫威廉莫柏桑的牧師站了出來,他堅決反對村民們朝北逃離,他對村民們說:“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如果已經感染了,逃與不逃都是死,但逃出去一定會傳染更多人。留下來吧,讓我們把善良傳遞下去,後人會因禍得福。” 村民們在威廉牧師的勸說下,都表示願意留下來,牧師率領村民在亞姆村的北出口築起了一道石牆,相當於今天的交通設卡堵路,以免有人翻出這道牆。 但接下來的情況非常不妙,在黑死病的肆虐下,村民們紛紛死去。直到黑死病消失,這個344人的小村莊只僥倖活下了33人,其中一多半是未成年的孩子,威廉牧師也是死于黑死病。 但就是這個亞姆村,成功阻截了黑死病朝北傳播,為英倫半島留下了一個後花園。 威廉牧師讓每一個垂危的病人都提前寫好自己的墓誌銘,於是,今天去曼徹斯特旁邊亞姆村的遊客,都能看到三百多座墓碑上那些催人淚下的語言。 威廉牧師的墓碑只寫了一句:“請把善良傳遞下去。” 一位醫生寫給回娘家的妻子是:“原諒我不能給你更多的愛,因為他們需要我。” 曠工萊德寫給女兒的是:“親愛的孩子,你見證了父母與村民們的偉大。”....... 這就叫信仰的力量,即便是死,也要善良,也不能喪失對人之愛。 簡而言之,有信仰與無信仰的差別就是,有信仰的人活的是人,無信仰的人活的是命。 請牢記:沒有信仰,所謂道德,就是無本之木。 康得說:“一個人的缺點來自他的時代,但美德和偉大卻只屬於他自己。” 武漢人該不該逃離武漢? 我們沒法指責,因為武漢人的缺點屬於時代。 但我們似乎很難將這種逃離上升到美德,既然如此,我們似乎也沒法苛責河南人的不待見,你無情我又何需有義?河南人的缺點同樣屬於時代。 一群沒有信仰的人狹路相逢另一群沒有信仰的人,出什麼樣的硬核或么蛾子都不足為奇。 但我更想說的是,烈性傳染病不同於其他病症,更不同於缺吃少穿的叫花子,全球善待烈性傳染病的通則只有一個,隔離。 但是,不同的隔離方式卻有隔離成本的差異。 譬如,一個武漢人在武漢就地隔離的成本,與這個武漢人跑到杭州被隔離的成本,兩相比較,可不是一般的差異,而是天地之別。 1個杭州人去支援武漢,他可以伺候10個武漢人隔離,但1個武漢人逃到杭州的話,隔離所耗費的社會資源就大到沒法計算。 現在的情況是,1100萬的武漢大都會向外逃離了400萬,全國各地的醫療資源都在向武漢集結,而你武漢人卻逃向全國各地,請問這仗該如何打?你們說說,這讓外地人如何善待武漢人? 昨天我看見一份資料,上海這個地主已經招架不住了,不得不採取准封城的態勢橫蠻對待武漢人了。與此同時,無論上海人如何禮遇武漢人,但我還是看見一個逃到上海的武漢人發微博說“沒吃好沒喝好”。 雖然各地都採取了斷然措施圍堵武漢人,但迄今為止,也沒有發生一起傷害武漢人的惡性事件。 在這樣一個從未經受信仰訓練的國度裡,面對這樣一場前所未有的生化戰爭,我認為這已經是一個奇跡。 但與之相反的是,同樣是昨天我看見一則消息,但願不是謠言,一個從武漢回到四川的四川人,他被老鄉舉報了,他就把舉報他的老鄉殺了。這種舉報是為所有人好,舉報也只不過是將你強制隔離而已,又不是將你點天燈下油鍋,怎麼抵觸情緒就如此惡劣呢?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個武漢人逃到青島,他把青島所有地鐵都坐了一遍,結果發現他是確診患者,這叫人說什麼好呢?雖然這個人不能完全代表逃離出來的400萬武漢人,但他絕對不是特例。 別看國人活得沒有信仰,但國人在生死問題上都有高度一致的信仰,譬如“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這信仰,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2003年4月1日,瑞士日內瓦世界鐘錶博覽會組委會,一紙拒絕令直接發給香港特區政府,明確拒絕當時正處於SARS疫區的香港人參加博覽會。 難道瑞士人不文明?難道瑞士人不懂得慈悲為懷?你可以說他們歧視,你也可以說他們粗暴無禮,但是,作為瑞士政府來說,沒有比粗暴拒絕更能保衛瑞士人生命健康的行動了。 同樣是2003年的4月8日,美國總統小布希簽署了一紙法令,將當時正在北京和廣東爆發的SARS列為“可以違背患者意志採取措施的特別疾病”。 難道美國人不文明?難道美國人不懂慈悲為懷?當人類在新型烈性傳染病面前束手無策時,截斷傳播路徑是唯一的出路。 溫柔隔離還是強制隔離?這完全取決於患者或疑似患者的自覺性,如果沒有這種自我隔離的自覺性,就別怪非疫區群眾的沒禮貌。 今天我們都知道美國聲勢浩大的撤僑行動,有人說這不正好說明美國人也在逃離武漢嗎? 真是無知得可以。 美國分階段(一個月內)的撤僑行動恰好說明美國人沒有逃離。 在武漢的美國人能有多少?他們可以免簽逃往中國之外的任何國家和地區。但美國人沒那麼low,那是一個按上帝意志建立的國家, 不要把麻煩帶給其他無辜地區和自己的祖國,這是無需提醒的自覺信仰。 這樣的國民配得上他們的祖國,當然,他們的祖國也配得上它的國民,所以,美國實施了有備無患的撤僑行動。 柏拉圖說:“心懷信仰去戰鬥,我們就有了雙重的武裝”。 多難是否興邦,關鍵就在於在每一次苦難中這個邦的人民是否成長。 如果遇到災難就不顧一切地裸奔,災難就永遠成為災難,再來一次還是一樣。 只有在災難中的人民重塑了自覺的信仰,無論這災難導致了多大的危害,才算真正戰勝了災難。 英國亞姆村的故事值得今天正處於肺疫保衛戰中的每一個人學習。
5 occurrences2 responses4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