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erson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4 months ago

1/30日台中德瑞森莊園及賀弗診所轉發1/26日美國分子矯正醫學會(ISOM)的編輯Editor 安德魯·索爾博士 即時發文:「維生素C協助避免冠狀病毒侵害」引述許多臨床研究報告及文獻,呼籲醫界重視有關大劑量維他命C的使用,對於降低或終止病毒攻撃性有非常明顯的效果。適與本人於同日(1/26日)撰文推薦 丁陳漢蓀 院士 及阮建如醫師的 著作:維C是最好的藥。引述該書第八章:「非典浩劫」的3個重點內容,研判 大劑量維C注射可以快速/有效/低成本 控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謹再次推文供各公衛/醫院/醫護專家/諸大德參酌。感恩!

經查看「德瑞森莊園細胞分子矯正衛教中心」的Facebook粉絲專頁後,該機構似乎藉疫情推銷療程,粉專中出現「可預約大劑量維生素之靜脈注射」的貼文,查詢關鍵字「靜脈注射維生素」發現一篇2019年4月BBC中文網的報導指出此為爭議的療法。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Similar messages

(生病) 新冠狀病毒肺炎大揭秘!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全球公益健康講座,由美國華裔醫學科學博士吳軍教授主講。 中國時間2020年2月12日,受美國丁醫師的邀請,吳軍教授在全球公益健康講座群《讓人人都能懂健康》為全球20多個國家的聽眾,做了一堂精彩、生動又實用的講座。 吳教授是在美國的醫學科學博士,在美國從事微生物學和腫瘤學研究,目前是美國希望之城(City of Hope -美國最大的腫瘤醫院)醫學中心副教授,動物腫瘤模型實驗室主任。 吳教授在講座中揭秘:新冠狀病毒肺炎的機理其實是過激的免疫反應製造的大量自由基引起的器官損傷! 而目前絕大多數醫生都不知道這個機理! 以下為吳軍教授講座錄音及文字版全文: 大家好!我是吳軍,謝謝丁醫師的邀請,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觀點和建議。 大家都知道,這個肺炎現在的影響很大,我先講兩個例子,第一個我們都知道的李文亮醫生,他是這一次悲劇的英雄,他是一名醫生,很早就染上了這個病,一直在住院治療,我們都知道,在中國,如果你是本院的醫生,你會享受到相對好的醫療條件,即便是這樣,最後他還是沒有保住性命。 第二個例子是我的同學,他是華中科技大學的一個教授,叫紅凌,他是我的大學同學,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80年代中期通過中美分子生物學招生來到美國,是一個超級學霸,非常優秀,但讓我們同學都非常震驚的是,他大概是1月25日左右開始發燒,一直到2月4日,核酸檢查才確定為陽性,然後2月5日才能夠住院,結果2月7日就去世了。 這兩個例子都告訴我們,如果疾病發展到後期很嚴重的話,你就算有最好的醫療條件也沒有用,所以我們必須要看看,要怎麼樣對付病魔。 在我讀博士的時候,身邊有很多人是研究流感病毒的致病機制的,他們研究流感病毒和自由基的關係。 自由基是什麼東西呢?是一種非常活躍的化學物質,它特別容易跟別的東西發生反應,一反應後就會讓蛋白質變質、DNA受到損傷等,相當於砲彈一樣,破壞力很大。而我們的免疫細胞,則會清除“砲彈”帶入我們體內的細菌、病毒等。 砲彈是不分敵我的,能夠炸死敵人,也可能會傷害到自己。當病毒入侵時,我們的身體就會奮起反抗,所以就會出現發燒的現象,發燒是一種防禦反應,在發燒時,免疫細胞就會被動員起來,釋放出大量的自由基。 自由基與蛋白質、DNA等發生反應,就會讓細胞死亡。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在肺部發生一場核戰爭,砲彈滿天飛,天上有飛機轟炸,地上有地雷、手榴彈,有各種各樣的槍砲,老百姓都很難倖免,所以病人的心臟、肝、腎等也會受到損害。 他們在研究發現,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不管是什麼樣的病毒,它的致病機制都是差不多的。比如肝炎病毒,肝炎病毒是感染肝細胞的,感染肝細胞為什麼會引起肝炎呢?它並不是因為病毒本身導致肝細胞發生病變,而是我們的免疫細胞,它想清除被病毒感染的肝細胞,所以免疫細胞在清除病毒同時,也殺死了一些自己的肝細胞,所以才會出現肝壞死、肝炎等。所以,炎症是機體為了清除病毒所發生的過度免疫反應引起的。 那麼,發生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我們要壓製過量自由基的產生。 2003年,我曾在SARS流行時,給衛生部寫過一份建議書,提出要遏製過量自由基的產生所帶來的損傷,可惜的是,到現在為止知道這個機理的人都不多。 一般來講,像這樣的呼吸道病毒在感染後,疾病發展是怎樣變化的呢? 第一個階段,是感染的初期階段,你會覺得渾身乏力、酸痛,沒有食慾,有點怕冷,這時候病毒入侵到身體裡,開始大量繁殖。但病毒和細胞不一樣,它不能像細胞一樣自己繁殖,必須要藉助人的細胞合成系統來為它服務,專業上講,病毒不叫繁殖,叫增殖,就是數量增多的意思。 第二個階段,我們的身體開始奮起反擊了,這時候開始高燒,我們的身體在拼命地清除病毒,在體內爆發了大戰。因為產生了過量的自由基和其它的炎症因子,對身體裡重要的器官造成相當大的打擊。發燒過了以後,人體內的病毒其實已經很少了,因為病毒已經被免疫系統清除了。好像聽上去是好事情,但是相應的問題就來了,因為身體經過過度的免疫反應,已經造成了損害,接下來就會出現大問題。 第三個階段,就是身體各個器官的損傷,呼吸衰竭、心衰、腎衰、肝衰等情況就會出現。一旦這第三個階段沒緩過來,人就會有生命危險,而呼吸機等醫療設備只是來輔助、支持我們戰勝病魔的,並不是治療。年紀大、體質差的人,就容易熬不過去。 所以對這種疾病的最重要的控制,是在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就要抑制這種過激的免疫反應,這個是很多人不知道的關鍵。 包括很多一線醫生在內,因為不了解這種疾病發生的機理,就只會用一些抗病毒的藥來治療。實際上,人體在發燒以後,病毒本身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量已經很少了,但是身體臟器的損傷可能是無法挽回的,所以疾病後期用這些抗病毒的藥品基本上就沒有用了。 還有一種醫生們比較喜歡用的藥,就是激素。激素是有一些抑制免疫反應的效果,但是病人一般都是得了重病才會被送到醫院來住院,大部分已經到了前面所說的第三階段,在這個時候,激素不僅沒有太大作用,反而會引起很嚴重的後遺症,因為它會破壞鈣的吸收,造成骨質疏鬆等。 也有人建議過用抗生素,抗生素是抑制繼發性的細菌感染,並不能抗病毒。只是一些病人在得了肺炎以後,細菌趁機而入,所以需要一些抗生素來壓制細菌,而不是抗病毒。但過量的抗生素也會產生問題,會讓腸道內的菌群失調,導致肝臟損傷、各方體液循環損傷等問題出現。 所以,直接致病的元兇是自由基,那我們該怎樣治療呢? 原來實驗室有種藥物,SOD,有些女性同胞應該聽說過。 SOD是一種酶,可以消除過氧化自由基,有人曾給感染了流感病毒的小白鼠打入這種酶,老鼠沒有死。但含有SOD的藥物幾乎沒有,生產太複雜。 那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清除自由基呢?其實有兩樣大家經常會用到的東西,維生素C、維生素E,這兩樣都是很強的自由基清除劑,維生素E又要比維生素C強幾十倍。 作為保健品,維生素C要吃500毫克,維生素E要吃100個單位,但作為治療產品時,就需要大量的維生素C和維生素E了。 那最大量能達到多少呢?維生素C,不要超過3000毫克,維生素E,可以達到1000個國際單位,這是每天的劑量。我再次強調,這是治療的劑量,不是保健的劑量,如果你沒有被感染,沒有相應的症狀,不要服用這麼大的劑量。 還有些中藥,如板藍根、金銀花等方劑都走抗病毒的作用,但這些藥本身也並不是殺死病毒,它們也是自由基的清除劑,可以壓制自由基的產生,從而起到保護的作用。 那麼還有其他的嗎? 如果發燒的話,我們要吃一些退燒藥,因為過度的、長時間的高燒,對身體的損傷非常大。 還有一種藥是武漢大學丁虹教授推薦的,叫甘草酸二銨,丁虹教授非常推薦它。本來是用來阻止肝損傷的,實際上它也是種很強的過氧化自由基抑製劑。丁虹教授還加了維生素C,跟我的想法一樣。 其實不同的方法,目的是一樣的,就是要抑製過度的自由基。 還有一個是小柴胡,是經典的中藥名方,我不是中醫師,這裡就不過多展開講了。 最後要講的是,像這次的肺炎看起來很厲害,老百姓感染了以後不知道該怎樣治療,就容易被耽誤了,所以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自救。 剛才講到了,病的機理是由於過量產生的自由基造成的損傷,所以你要吃大量的抗氧化劑,維生素C、維生素E等。最重要的是,要大量地喝水,一天五瓶瓶裝水,你看那些患者康復的經驗介紹,都有強調要大量喝水。因為發燒、出汗會損失很多電解質,如果你方便的話,可以喝些淡鹽水、湯。這樣就可以盡快地把身體的毒素排出去,這個很關鍵。 要休息好,大量地飲水,要服用大劑量的維生素C、維生素,或服用相應的中藥。 我們中國研究病毒與自由基之間生物學關係的非常少,據我了解,可能不超過50個人,所以知道的很少。你看那些新冠病毒的治療指南,都提到過這是過度免疫反應的結果,可是並沒有對應這一要點提出針對性的治療措施,這是個非常遺憾的事情。 所以今天你聽到了我的講座,如果覺得有道理的話,應該馬上採取這些措施自救,並告訴已經被感染的親友,用這種措施來自救。 這些藥基本上都是不需要處方的,所以我們要趕緊自救,不要等到病情嚴重了,住了院了,再去進行救治。就像最開始我提到的兩個例子,再好的醫療條件也沒能救回他們的命,為時已晚。 希望我今天的介紹能夠對大家有用,能夠儘早地認識到這個問題,積極地採取相應措施,共同度過這個難關。 謝謝大家,謝謝丁醫師的邀請。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問。 Q 吳教授您好!新冠病毒離開活體,在空氣當中獨立存活的時間有多長?現在各種渠道的信息說法都不一樣,到底實際情況是怎樣的? A 一般要視環境而定,這個空間是密閉的,還是開放的空間。 大家都很關心氣溶膠的說法,只能說在密閉空間,兩米以內的近距離,可能會被感染,兩米以外基本上就沒有什麼感染力了。 病毒存活要分為兩種情況,感染力和核酸檢測結果,有些時候核酸檢測出來有病毒存活,但它未必具有感染力,實際上可以視其為死亡狀態。 至於存活多少小時,我個人認為,要視各種情況而定,開放空間、有陽光、比較乾燥,差不多一個小時病毒就失活了,不再具有感染力,反之如果是一個潮濕、封閉的地方,感染力可能會持續幾個小時以上。 就一些消息中提到的消毒措施,我個人認為很多是沒有必要的,比如,家裡噴灑酒精、消毒液等,主要還是在於勤洗手,不要摸鼻子、眼睛、嘴巴等。 轉載整理自ID:美國健康快訊
4 occurrences2 responses3 months ago
值得細看 Worth reading. 這是留美醫學教授黃建中先生發到同學群的微信。講的很好。 This is a message from Professor Wong Kin-Chung, a medical professor in USA, to his students in a chat group. Very well said. (Translator Alice’s note: the original message was in Chinese, I am translating this for the benefit of my non-Chinese reading family and friends residing overseas. With apolgies to Professor Wong, I have made some editorial changes while not affecting the meaning of the original message.) 現在.... 有很多的疑似或確診但病情輕微的病人住不進醫院。這個可以理解,因為任何城市都不可能在平時建設這麼多的傳染病醫院和傳染病床,還要有這麼多的傳染科醫護人員待命。 Now ......there are lots of suspected and confirmed cases (of coronavirus) where the patients cannot be admitted into hospital. This is understandable. It is simply not possible for any city in normal times to build and maintain so many infectious disease hospitals and hospital beds, and to have so many qualified infectious disease control medical staff to be on stand by. 其實去醫院也沒有針對性的特殊治療,主要還是支持療法。住不進醫院急也沒用。按照我下面說的,應該可以先延緩病情發展,等待進院。 In reality, even if you go into hospital, they do not have any special treatment that target (the coronavirus), they only offer supportive therapy. It won’t help to get frustrated if you can’t get into hospital. Do as I say below. It would help delay the progress of your condition, while waiting for admission. 我是醫生多年,又是營養師多年,我的方法是有科學依據的,可以把我的這個微信發到有需要的群里,以便如果有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時可以參考自救。 I have been a doctor as well as a nutritionist for decades. My method is scientifically based. Please feel free to circulate my message to your other chat groups, my advice may help people who find themselves in the situations I describe. 這不是鼓吹靠自己來治療,而是用這些生活中的方法給自己贏得時間等待 .... 整體條件改善時住進醫院治療。 我寫的這些方法都是有依據的。 I am not recommending self healing, only to use everyday actions to buy time.... to improve one’s general health condition while waiting for hospital admission. 1. 患者家人全部進出門用鹽水漱口,要涼水,不要用熱水,涼水可以讓口咽部黏膜下血管收縮,減少病毒進入血液的機會。鹽水可以固定病毒表面的S-蛋白,使其不易附著到黏膜上。冠狀病毒只有先與黏膜上的特定蛋白 結合,才能進入到我們人體細胞,再大量複製。要經常漱口 ,用含酒精的漱口液更好。 1. Patients’ family members, on entering and leaving home, should rinse their mouths with salted water, using cold water, not hot. Cold water will contract blood vessels in one’s mouth and throat, thereby reducing chances of viruses entering one’s blood stream. Salted water can stabilise the s-protein on the virus’ surface, making it less easy to attach to the mucous membranes. To enter human bodies, the coronavirus first has to bind itself to certain specific proteins in the membrane and then self multiply massively. So rinse your mouth frequently, it will be even better if you use mouth rinse that contains alcohol. 2. 如果已經確診,但住不進醫院,只能在家自我隔離(單房間),時刻帶上口罩。家人也時刻帶口罩,只要沒有直接的飛沫傳播,就很難傳染。用75%酒精噴灑家裡,盡可能不留死角。傢具用酒精搽拭。這個病毒對酒精不耐受,用酒精可以滅活。家裡的衣服能用開水燙的就用開水燙,這個病毒能耐受的溫度是60度以下,高溫可以滅活。不能開水燙的衣服鞋子噴灑酒精消毒。 2. If you have been tested positive but cannot be hospitalised, your only option is to self-isolate at home (in a room by yourself), wearing a mask all the time. Family members must also wear masks at all times. So long as there is no transmission via droplets, transmission of the virus is unlikely. Clean your house using 75% alcohol, clean every corner and even the furniture. Alcohol kills this virus. As does high heat, so use hot water of over 60 degrees to wash your clothes. This virus cannot survive heat above 60 degrees. For shoes or clothes that can’t be washed in hot water above 60 degrees, clean them with disinfectant. 3. 如果有症狀但不重,首先注意多喝水,每次喝水量不要大,幾口就行,頻繁的喝,保持水份平衡。大蒜生薑洋蔥都有抗病毒作用,生吃或煮水喝。尤其生薑可以煮濃姜湯,喝了加快血液循環,如果能出汗更好。可以喝一些白酒,加快血液。循環。血液循環對自身免疫功能非常重要。這個病即使住院,也是要靠自身免疫力來控制的。 4. Those tested positive but not too unwell, drink lots of water. It doesn’t have to be lots of water each time, a few sips are sufficient. Drink frequently, keep the body hydrated. Garlic, ginger and onions also have properties that help one’s fight against this virus, eat raw or make into drinks to consume. Ginger is best. Make drinks by boiling fresh ginger in water, it will help one’s blood circulation which in turn boosts the immune system. Good immune system is of overriding importance whether or not one gets hospitalised. 4. 熱雞湯是美國傳統上抗感冒的,醫生也提倡,可以多喝。到藥房去買維生素C,大劑量服,每天4000毫克,維生素C既可以影響病毒複製,又可以穩定血管璧,減少肺部炎性滲出。紅酒里含紅酒多酚,有一定的類似激素作用,可以喝。因為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治療指南也是用短期的激素,紅酒多酚消炎是很有效的(紅葡萄酒,不是白葡萄酒)。 4. Hot chicken soup is a common American remedy for colds and flus, which even doctors recommend. Drink more. Go to the pharmacy to buy high dosage Vitamin C, 4000mg daily. Vitamin C affects virus’ self duplication, and can also stabilise the blood vessels’ outer surface, helping to reduce seepage of infection from the lungs. Drink red wine (not white). Red wine contains polyphenol which acts like hormones to protect tissues against inflammation. This is in line with the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issued by the health authorities in China. 5. 好的蘑菇如花菇含有豐富的多糖類物質,可以刺激免疫系統,日本對花菇的研究很多,要多吃。烹飪之前,在水里多泡泡,去除蘑菇可能吸附的農藥殘留。如果家裡有靈芝等,那就更好,沒有就多吃花菇(不是平菇)。人參西洋參都可以煮水喝,對提高免疫機能有好處。可以和雞湯一起煮。 5. Eat more mushrooms. Good mushrooms, like shiitake, contain properties that stimulate the immunity system. The Japanese have done much research in mushrooms. Must soak well before cooking, in order to get rid of any remnants of agricultural insecticides. If you have Lingzhi, that’s even better. Eat good shiitake mushrooms (not the cheap produce). Ginseng and american ginseng are also good for boosting the immune system. Cook with chicken to make soup. 6. 西藥里的阿斯匹林可以服用小劑量(5-20毫克),既有消炎的作用,也有降低血液粘稠度的作用。資料顯示病毒感染者有的血漿二聚體增高,意味著血液粘度升高,血流流速減慢,這種情況不利於免疫細胞的運動,而有利於病毒複製。中藥里的黃芪黨參西洋參含類黃酮,可以保護各器官的細胞,避免出現器官嚴重損傷。實在沒有這些煮黃豆吃也有作用。 6. Small amount of aspirin (5-20 mg) also helps. Other than being anti inflammatory, it reduces the viscosity of the blood. Available information suggests that confirmed patients’ blood contains elevated Plasma D-dimer Count, suggesting a higher viscosity and reduced circulation rate. Such is not conducive to healthy regenerative activities of one’s immunity system, but rather favours the virus’ replication. In Chinese medicine, astragalus, codonopsis and American ginseng contain flavonoids, protecting cells from severe damage. Without these, eating soy beans would help. 7. 能進食是關鍵,胃口不好可以煮水喝,一切能開胃的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吃就問題不大。注意尿量。每天至少要上廁所幾次,排正常尿量。 7. The key is to keep eating (= nourishment). If you have no appetite for solids, liquidise your food. Just eat anything that you fancy. So long as you eat, the problem is manageable. Monitor your urination (translator’s note: = body hydration). You have to pee numerous times a day, in normal quantity. 謝謝!可轉發!照顧好自己和家人 Thank you! Can circulate!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ves and your families
10 occurrences3 responses2 months ago
大篇論述,醫者救死扶傷,對症下藥。 中醫師在武漢成功救治了3000多例武漢肺炎患者,用中藥治療武漢的新冠狀病毒和類似的病例,到了後期,還有中國的一些民間中醫 通過網絡會診開方,案例總結,有效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大部分都是一到三服藥內起效,至今沒有一例死亡的病例 而中醫內部出現了傷寒派和溫病派的爭論 (所謂的傷寒在這裡指的是人體傷於寒邪之氣),也有經方與時方的爭論。還有的通過各種判斷,來給這次疫情的一個命名,在懷疑它是寒疫還是溫疫,所以又有寒疫和溫疫的爭論。 那麼在中醫這種百家爭鳴的局面之下呢,爭論得是熱火朝天,於是乎在網上的爭論就越來越多 醫學沒有好醫學和壞醫學之分,只有能不能救人之分。醫學是人類和疾病鬥爭的過程當中產生的一種救死扶傷手段而已,而中醫醫學呢?不管你傷寒派,內經派,溫病派,火神派,補土派,中醫都是一個道理,目的只有一個,都是在治病救人。 疫病當中就發現,適合用傷寒方的有效,適合用溫病方的也有效,既然它們都有效,那你還分什麼傷寒和溫病呢? 有這麼一句話“外邪感人,受本難知,因發知受,發則可辨”,這段話的意思很明顯,只要是邪氣侵襲人體,本來我們是不知道它會出現哪些情況,只有它”發生”了症狀和情況我們才能”辨別”它屬於什麼情況,這!也是中醫 ”辨證論治” 的核心基礎,也是疫情當中最有指導意義的一段話。 從西醫的角度說,這是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那麼這種病毒呢,如果遇上了陽虛怕冷的人,它可能就會導致類似於寒疫或者寒濕疫;遇上了平時陰虛火旺的人就可能變成溫疫或者濕溫疫,這是要分陰陽體質的,在每個人身上表現不一樣,從臨床當中,我們也得出這麼個結論。那麼辨證論治呢,其實際上是人體感受邪氣之後,也就是感受了這個冠狀病毒之後,發則可辨,發生了什麼情況和症狀,我們就能夠辨別,而不是西醫認為的是什麼病毒,我們沒有病毒的說法,我們叫”戾氣”。 因此可以發現不同體質的人在這次疫情當中,反應的臨床表現是不一樣的。在這次疫情當中呢,陽虛病人感受的可以用傷寒方;體內有火的人感受病邪之後,可以用溫病方;而陽虛病人感受了之後,用了傷寒方有一些這個寒濕入裡化熱的,也能用溫病方。 以下就是使用的方藥,以及為什麼這麼使用以及它的臨床效果。 有人認為,這次溫疫屬於寒濕疫;有人認為,這次溫疫就屬於濕溫疫,就是溫疫夾濕,有人認為是寒疫夾濕。但是夾濕的大家都認可了,確實是有濕。但是寒濕疫還是濕溫疫?有很多抱有不同觀點,甚至有好幾個國醫大師抱的觀點都相反,在南方的某國醫大師認為,這一次的溫疫屬於溫疫夾濕。某個在北方的國醫大師認為,這次溫疫屬於寒疫夾濕,那麼他們有沒有道理呢?從他們的文章中看出統統有道理,但是外行人看誰都覺得誰有道理。 有人認為傷寒就是傷寒,溫病就是溫病,分得特別清楚。但是,通過臨床一線的真實案例證明證傷寒和溫病本屬一家,只要你靈活運用,對證治療,因人而異,沒有不起效的。 人體有 陰-陽-表-裡-虛-實-寒-熱 這些是屬於中醫辯證施治的其中一種, 通過總結,列出以下的這些方藥和辨證的關鍵詞,只要對著這些關鍵詞,用關鍵的方藥,基本上很難出現無效的。 方劑 1: 發熱無汗而喘者,麻黃湯。 只要他發熱無汗而喘,那麼他就屬於表實證,就可以用麻黃湯。 方劑 2: 發熱有汗惡風,用桂枝湯。 大家可能都知道,表實無汗麻黃湯,表虛有汗桂枝湯。在這裡,它適用於所有的外邪外感傷寒或者外邪侵入到人體,與風寒有關的出現這些症狀的,麻黃湯和桂枝湯。只要見到這樣的關鍵詞都可以用,包括這次溫疫,但是呢,如果說不是這個外感的寒,外感的如果是風熱呢,或者風溫呢,那就不是麻黃湯和桂枝湯,但是它們的關鍵詞也不一樣,那麼就可以用《溫病條辨》裡面的 “銀翹散”。 方劑 3: 發熱頭痛,頸項強直,這幾個關鍵詞出現後,葛根湯。 發熱頭痛頸項強直的用葛根湯,而且葛根湯在這次疫情當中也用到很多,在網上流傳的說是一個女西醫醫師的自救,她就是服用了葛根湯。 方劑 4: 發熱頭痛,脖子強硬,伴有口苦的,這個和葛根湯好像很類似,但葛根湯是沒有口苦的。這個是發熱頭痛,也是脖子不舒服,但是它伴有口苦,這個需要用 - 九味羌活湯。 前面的三個方子,麻黃湯,桂枝湯,葛根湯,都是傷寒的方子,這個九味羌活湯就不是,九味羌活湯呢,它是治療發熱頭痛,項強,但是伴有口苦的,但是有一個證型與這個類似的我們要區分,那就是第五個發熱頭痛主要是肢體痛,發熱肢體痛,口苦,還帶一點 - “微嘔”。 方劑 5: 發熱肢體疼痛,酸痛,口苦,微微帶點嘔的這種情況,用柴胡桂枝湯。 說白了,就是太陽少陽合證,又有小柴胡湯又有桂枝湯,叫柴胡桂枝湯。那麼九味羌活湯和柴胡桂枝湯一個是以頭痛為主一個是以肢體酸痛為主,都有口苦這個要區別開來。 方劑 6: 發熱,但是伴有心悸,小便不利,或者有浮腫,這種情況也見到過,可以用漢代醫聖- 張仲景的有名方子,真武湯。 方劑 7: 發熱但特別怕冷,但欲寐,就是所謂的想睡覺,脈象特別弱。這種情況呢,用麻黃附子細辛湯。這種情況不是特別的多但是也有。麻黃附子細辛湯,這種人本身原來體質就是陽虛的。 方劑 8: 發熱咳嗽,咳的是白痰有泡沫,它的關鍵詞是白痰有泡沫,這個用的是 - 小青龍湯。 白痰有泡沫的在這次疫情當中出現的很多,那麼這種人呢,大部分平時就陽虛,又感受了這次疫情之後,就變成了外寒內飲,外面有寒證,肺部呢,又有飲證(痰濕),所以有飲證就會有泡沫,所以就用小青龍湯。 方劑 9: 發熱無汗煩燥而喘,這個用大青龍湯,因為它已經有煩躁了,相當於寒邪入裡化熱了,用大青龍湯,而與大青龍湯有點類似的呢,是第十個。 方劑 10: 發熱口渴,欬逆氣急,就是咳得氣往上直來的,這種很口渴的,這種用 - 麻杏石甘湯。 方劑 11: 發熱,咽痛,舌尖紅,這個用銀翹散,這個是溫病的方子。 這種人一般本來平時就怕熱或者平時本來就陰虛,所以他在感受了冠狀病毒後就出現了熱象。出現熱象的輕症的用銀翹散。當然有一些陰虛的人,舌紅少苔,脈細數,陰虛的人,則需用加減葳蕤湯,葳蕤就是玉竹,用加減玉竹湯,說白了,那是純陰虛的人感受之後所引起的。銀翹散呢是平時偏陰虛,或者平時怕熱,這種體質,他感受了之後,他早期會出現發熱,咽痛,舌尖紅這種可以用銀翹散,這種在武漢疫情當中也存在,所以因應不同的體質既存在了桂枝湯,也存在了銀翹散。說白了,溫病的方子和傷寒的方子都出現了。 方劑 12: 這個見到的不是特別多,但是見到了,出現了。有一個病人說,他發熱鼻子很乾,他的眼睛周圍疼,出現了這種證型,這個正是柴葛解肌湯的主證。這種情況在疫情當中也有,所以發熱鼻乾,眼眶痛,眼睛周圍痛,這種用 - 柴葛解肌湯。 方劑 13: 憎寒壯熱,身痛無汗,這是關鍵詞,用人參敗毒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跟體質相關呢。人參敗毒散,人參就是補氣的,所以說這個人是平時就有氣虛,感受了邪氣之後出現了這些症狀,用人參敗毒散,這種情況一般出現在老年人。還有一種情況和人參敗毒散在一起的,有個方子叫再造散,就是特別陽虛的人感受得病了之後出現的可用- 再造散。所以我們有句歌訣叫“陽虛外感再造散,氣虛外感敗毒散”。 方劑 14: 憎寒壯熱,舌紅苔垢膩如積粉狀的這種情況,這就是吳又可的成名代表方達原飲。 它的關鍵詞是憎寒壯熱,但是它非常特殊的是舌頭苔垢膩如積粉,這個用達原飲。 後來各大溫病大家都在達原飲的基礎上做文章,加減變方變出了很多方,包括吳鞠通在內。 方劑 15: 寒熱往來,口苦口乾,沒有食慾,這是 - 小柴胡湯的主證。小柴胡湯在這次疫情當中的應用相當的廣泛,開出的頻率是最高的之一。這次疫情開出的頻率最高的就是小柴胡湯和三仁湯,這兩個方子開出的最多。而小柴胡湯是《傷寒論》的方,而三仁湯是溫病的方子,這兩個方子開得最多,而且有時還合在一起使用,比如說口苦口乾,午後發熱,用小柴胡湯合三仁湯。溫病和傷寒合在一起的方。 方劑 16: 寒熱往來,胸脅苦滿,有的會有便秘,這種情況呢,我們用大柴胡湯。說白了,小柴胡湯是少陽證,因為寒熱往來嘛,半表半里之間。而大柴胡湯呢,是少陽陽明合證,所以它又出現了陽明證,少陽證也有,陽明證也有,它既有寒熱往來,又有胸脅苦滿,它不是口苦嘛,並伴有腸道問題,便秘啊,有的會下痢,有的不一定會完全便秘,用大柴胡湯。 方劑 17: 發熱惡寒,腹脹便秘,這個方子是針對有一種患者,有發熱惡寒,雖然發熱但是感覺怕冷,且又出現了便秘,肚子還脹,發熱惡寒這是有太陽表證,肚子脹是屬於陽明證 所以這就是太陽證與陽明的合證了,太陽陽明合證是用到張仲景《金匱要略》裡的方子 - 厚朴七物湯。 方劑 18: 憎寒壯熱,口苦便秘。雖然同樣是憎寒壯熱,但一個是有氣虛外感的”人參敗毒散”,一個是舌苔垢膩如積粉的”達原飲”,此處這個是口苦便秘的憎寒壯熱,這個用表裡雙解劑防風通聖散。既解表,又通裡,所以它叫表裡雙解。防風通聖散,憎寒壯熱,口苦便秘的這種人也存在。 方劑 19: 頭痛身重,午後發熱。 就是頭痛身重,或頭痛,或身上很困重,身體困重就證明體內有濕氣,一般陰虛的不會有困重感,所以身上困重,午後發熱,就是用 “三仁湯”,而且這個三仁湯在此次疫情當中運用特別廣泛,為什麼呢?因為武漢這個地方根據五運六氣本來就夾濕氣,三仁湯就是濕鬱化熱,濕大於熱的代表方劑,它就是吳鞠通的代表方。 方劑 20: 發熱惡寒,肢體困倦,胸悶,口膩。口比較黏膩,一聽就知道有濕氣,而且還有發熱惡寒的表證,有表證又有濕氣的,這種代表方劑,藿樸夏苓湯。在這一次的疫情當中運用得也相當廣泛,為什麼呢?因為它也是濕氣,濕氣困體,困倦,口膩,而此次疫情不管是寒濕疫,還是溫濕疫,都有濕氣,濕氣是大家都公認的。 方劑 21: 發熱身痛,汗出熱解,繼而又發熱。也就是說這種病人只需要掌握一點,他發熱身上痛,把汗一流,他不發熱了,待會兒呢又發熱,如此反复,這種呢要區別寒熱往來,也要區別瘧疾,因為他不是寒熱往來,他是流了汗之後就解,不流汗就不解,這個代表方劑是”黃芩滑石湯”。 方劑 22: 發熱困倦,或咽腫,或吐瀉,這次疫情當中也出現很多此類的患者,這個就是甘露消毒丹的主證和關鍵詞。發熱困倦,或咽腫,或吐瀉。或者吐,或者瀉啊,甘露消毒丹。為什麼叫甘露消毒丹呢,它上吐下瀉有點類似於中毒一樣,喉嚨還腫了,它叫甘露消毒丹,其實呢是體內有濕有熱。 方劑 23: 發熱惡寒,胸滿腹脹,上吐下瀉,這個呢也見到的比較多,但是呢,它不一定上吐下瀉同時存在,有的同時存在,有的又有上吐又有下瀉,有的只有吐,或者想吐,有的只有瀉,但是它都會有惡寒發熱,胸悶,,腹脹,這種情況用”藿香正氣散”,市面上有藿香正氣膠囊,和藿香正氣液,但是藿香正氣液裡含有酒精,所以呢沒有藿香正氣膠囊好。 方劑 24: 身熱胸悶,心煩失眠,這個又用了張仲景《傷寒論》的方子“梔子豉湯”。梔子,淡豆豉,就是有熱在胸部的這種情況。 方劑 25: 身熱多汗,心胸煩悶,口渴喜飲,竹葉石膏湯。這個是《傷寒論》的方子,那還有和這個類似的呢,第二十六個。 方劑 26: 胸膈煩熱,面赤唇焦,煩躁口渴,這個用涼膈散。這個是胸部的熱。 方劑 27: 夜熱早涼,熱退無汗。晚上發熱,早上起來就很涼快,這個用溫病的方子,青蒿鱉甲湯。上中醫藥大學的時候經常就背誦著 “夜熱早涼青蒿鱉甲”。幾乎沒有見到無效的,所以有些溫病的方子,對證以後只要扣住幾個字眼,特別有效。 方劑 28: 面紅,四肢冷,下痢,脈弱,典型的上面好像有熱,下面好像有寒,其實際上呢,它已經形成了戴陽證,這種情況一般是陽虛比較厲害的老人出現的。而且出現這種情況呢,還很危重,代表方劑是 “白通湯”。 方劑 29: 出冷汗,或喘急,或脈微弱。這種情況已經很嚴重了,已經快出現脫證了,我們得急救,用”參附湯”,人參,附子。 方劑 30: 高熱驚厥,說胡話,這個用安宮牛黃丸,這都是急救的。有一些陰陽兩虛的,陰陽兩絕的甚至可以用參附湯送服安宮牛黃丸。 這三十個方子當中,在此次疫情中運用得最廣泛的是第2、5、8、9、10、11、15、16、19、20、22、27這12種情況出現的頻率最高。 治療武漢肺炎的患者只要辨證準確,以上的方劑都將會是療效顯著的。 中醫醫學治療時要求嚴謹,肯定存在著差異性,在臨床當中不可能所有人都一樣,因人而異肯定存在。 一個小孩和一個老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一個有基礎病的,一個沒有基礎病的,他們感染了這次新的冠狀病毒之後,他們的表現是同一種證型嗎?都用同樣的中藥方劑嗎?肯定不是呀!如果說你這個方子是扶陽的,陽虛的人吃了肯定有效。剛好這個人有熱呢,平時又喜歡喝酒呢?你把附子,桂枝給他吃,不是火上加油嗎?完全吃反了完全不對證呀! 有些人覺得這是溫疫,就大劑量的運用清熱解毒的藥,結果別人的體質是陽虛有寒的,吃得別人拉肚子,一天拉幾十次,拉得陽氣都快暴脫了,他還在說清熱解毒,清熱解毒,這和”雙黃連”有什麼區別,雙黃連能抗這次的病毒純屬誤傳誤用。事實上從醫理上,人體差異,因人而異,辨證論治是整個中醫的核心,作為一個高明的中醫不可不察。活到老學到老,中醫博大精深切切不可眉毛鬍子一把抓。 ~~~~~~~~~~~~~~~~~~~~~~~~~~~~~~~~~~~~~~~~~~~~~~~~ 一、發熱無汗而喘 麻黃湯《傷寒論》 組成:麻黃9克、桂枝6克、杏仁12克、炙甘草6克 二、發熱有汗惡風 桂枝湯《傷寒論》 組成:桂枝9克、芍藥6克、炙甘草6克、生薑6克(切)、大棗12枚 三、發熱頭痛頸背強直 葛根湯《傷寒論》 組成:葛根12克、麻黃9克、桂枝6克、生薑9克(切)、炙甘草6克、芍藥6克、大棗6枚 四、發熱頭痛項強口苦 九味羌活湯《此事難知》 組成:羌活6克防風6克蒼朮6克細辛2克川芎3克 白芷3克生地3克黃芩3克甘草3克 五、發熱肢痛微嘔口苦 柴胡桂枝湯《傷寒論》 組成:桂枝4.5克黃芩4.5克芍藥4.5克人參4.5克炙甘草3克半夏6克大棗6枚生薑4.5克柴胡12克 六、發熱心悸小便不利或腫 真武湯《傷寒論》 組成:茯苓9克白朮6克白芍9克製附子9克生薑9克(切) 七、發熱特別怕冷想睡覺 麻黃附子細辛湯《傷寒論》 組成:麻黃9克製附子15克細辛6克 八、發熱咳嗽白痰有泡沫 小青龍湯《傷寒論》 組成:麻黃10克芍藥10克細辛6克乾姜15克甘草10克桂枝10克 五味子6克半夏15克 九、發熱無汗煩躁而喘 大青龍湯《傷寒論》 組成:麻黃10克炙甘草6克石膏30克生薑9克 大棗15克桂枝6克 杏仁9克 十、發熱口渴欬逆氣急 麻杏石甘湯《傷寒論》 組成:麻黃10克杏仁10克甘草5克石膏24克 十一、發熱咽痛舌尖紅 銀翹散《溫病條辨》 組成:金銀花30克連翹30克桔梗15克竹葉12克荊芥18克 牛蒡子18克淡豆豉15克薄荷18克甘草9克蘆根30克 十二、發熱鼻乾眼眶痛 柴葛解肌湯《傷寒六書》 組成:柴胡6克葛根9克黃芩6克芍藥6克桔梗3克甘草3克生薑3片(切)大棗2枚白芷3克羌活3克石膏5克 十三、憎寒壯熱、身痛無汗 人參敗毒散《小兒藥證直訣》 組成:人參10克 柴胡10克 前胡10克 川芎10克 枳殼10克 羌活10克 獨活10克 茯苓10克 桔梗10克 甘草6克,薄荷、生薑少許。 十四、憎寒壯熱、舌紅苔垢膩如積粉 達原飲《瘟疫論》 組成:檳榔15-20克厚朴10-15克草果仁10-15克知母10-15克 白芍10-20克黃芩10-15克甘草5克 十五、寒熱往來,口苦口乾 小柴胡湯《傷寒論》 組成:柴胡24克黃芩9克人參9克甘草9克 生薑15克大棗12枚半夏12克 十六、寒熱往來,胸脅苦滿,便秘 大柴胡湯《傷寒論》 組成:柴胡40克黃芩15克白芍15克半夏10克 枳實10克大黃10克生薑15克大棗12克 十七、發熱惡寒、腹脹便秘厚朴 七物湯《金匱要略》 組成:厚朴15克甘草9克大黃9克桂枝6克 枳實9克大棗4個生薑12克 十八.憎寒壯熱、口苦便秘 防風通聖散《宣明方論》 組成:防風15克荊芥15克連翹15克薄荷15克川芎15克當歸15克炒白芍15克白朮15克梔子15克石膏30克大黃15克芒硝15克黃芩30克甘草60克滑石90克麻黃15桔梗30克 十九.頭痛身痛、午後發熱 三仁湯《溫病條辨》 組成:杏仁15克滑石18克白通草6克白蔻仁6克竹葉6克 厚朴6克生薏苡仁18克半夏10克 二十、發熱惡寒、肢體困倦,胸悶口膩 藿樸夏苓湯《醫原》 組成:藿香6克半夏6克赤苓9克杏仁9克生薏苡仁12克白蔻仁3克通草3克豬苓9克 淡豆豉9克澤瀉4.5克厚朴3克 二十一、發熱身痛、汗出熱解 黃芩滑石湯《溫病條辨》 組成:黃芩9克滑石9克茯苓皮9克豬苓9克大腹皮6克白蔻仁3克通草3克 二十二、發熱困倦、或咽痛、或吐瀉 甘露消毒丹《溫熱經緯》 組成:滑石30克茵陳24克黃芩20克石菖蒲12克川貝母10克木通10克藿香10克射干10克連翹10克薄荷10克白荳蔻10克 二十三、發熱惡寒、胸悶腹脹、上吐下瀉 藿香正氣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組成:藿香10克紫蘇10克白芷10克大腹皮15克茯苓15克白朮10克半夏12克陳皮10克厚朴12克桔梗10克甘草3克,生薑、大棗少許。 》 二十四、身熱心煩、胸悶、失眠 梔子豉湯《傷寒論》 組成:梔子10克香豆豉10克 二十五、身熱多汗、心胸煩悶、口渴喜飲 葉石膏湯《傷寒論》 組成:竹葉6克洗石膏50克半夏9克炙甘草6克 麥冬20克(去芯)人參6克粳米10克 二十六、胸隔煩熱、面赤唇焦,煩躁口渴 涼膈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組成:大黃60克芒硝60克甘草60克梔子30克黃芩30克連翹120克,竹葉酌情加蜂蜜 二十七、夜熱早涼、熱退無汗 青蒿鱉甲湯《溫病條辨》 組成:青蒿15克鱉甲15克生地黃12克知母9克牡丹皮9克 二十八、面紅、四肢冷、拉肚子、脈很弱 白通湯《傷寒論》 組成:蔥白4莖,乾薑5克製附子15克 二十九、出冷汗、或喘急、或呼吸微弱、脈微弱 參附湯《正體類要》 組成:人參10-30克製附子10-30克 三十、高熱驚厥、說胡話 安宮牛黃丸《溫病條辨》 組成:牛黃30克鬱金30克水牛角30克黃芩30克 黃連30克黃梔子30克硃砂30克麝香8克 珍珠15克冰片8克 ~~~~~~~~~~~~~~~~~~~~~~~~~~~~~~~~~~~~~~~~~~~~~~~~ 武漢冠狀病毒新的中西醫分組對比治療試驗結果出來了,西醫再次慘敗: 中醫西醫治療人數:中醫320,西醫320 最終死亡病人: 中醫0,西醫113 死亡率: 中醫0,西醫35.3% 痊癒時間:中醫平均7天 ; 西醫20天了還在治療! 治療方式:中醫:中藥、針灸 ; 西醫:氯喹抗生素激素吊水.. 後遺症:中醫,無 ; 西醫:肺纖維化,尿毒症,心肌炎等等 醫療費:中醫,幾百塊錢 ; 西醫:大於40萬 中醫治療320人,0死亡; 西醫治療320人,死亡113人。 試驗遠未結束的時候,西醫治療的很多病人堅決跑到了中醫治療組,導致了事實上中醫治療的病人超過了320,而西醫治療的病人少於320人。試驗結果:西醫徹底失敗。 以上是來自北京大學第三醫院曾海基大夫的數據。曾大夫說,這次我們用的全部是中藥治療,在我們觀察組一共有320個病人,無一死亡。而對照組的320人就死了113人。連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視察我們治療組的時候都佩服得不行。 對照組西醫用鹽酸氯奎,還有進口的抗病毒藥加輸液等等。我們用百合救肺湯、麻杏石甘湯、五味敗毒湯等等加減。對照組後來好多病人都轉到我們中醫組來。基本上一個禮拜出院,各項檢查正常。 病毒感染那是西醫的理論。免疫系統下降才是主因,外邪為輔。中醫所說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所以治療之根本是扶正氣,祛濕邪。
1 occurrence1 response2 months ago
這是原四中畢業生黃建中(美國醫學教授)發到四中同學群的微信。講的很好,值得參考: 現在武漢有很多的疑似或確診但病情輕微的病人住不進醫院。這個可以理解,因為任何城市都不可能在平時建設這麼多的傳染病醫院和傳染病床,還要有這麼多的傳染科醫護人員待命。其實去醫院也沒有針對性的特殊治療,主要還是支持療法。住不進醫院急也沒用。按照我下面說的,應該可以先延緩病情發展,等待進院。 我是醫生多年,又是營養師多年,我的方法是有科學依據的,可以把我的這個微信發到有需要的群里,以便如果有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時可以參考自救。這不是鼓吹靠自己來治療,而是用這些生活中的方法給自己贏得時間等待醫院的條件改善如武漢小湯山醫院建起來時住進去治療。我寫的這些方法都是有依據的。 1. 患者家人全部進出門用鹽水淑口,要涼水,不要用熱水,涼水可以讓口咽部黏膜下血管收縮,減少病毒進入血液的機會。鹽水可以固定病毒表面的S-蛋白,使其不易附著到黏膜上。冠狀病毒只有先與黏膜上的特定蛋白結合,才能進入到我們人體細胞,再大量複製。要經常漱口 ,用含酒精的漱口液更好。 2. 如果已經確診,但住不進醫院,只能在家自我隔離(單房間),時刻帶上口罩。家人也時刻帶口罩,只要沒有直接的飛沫傳播,就很難傳染。用75%酒精噴灑家裡,盡可能不留死角。傢具用酒精搽拭。這個病毒對酒精不耐受,用酒精可以滅活。家裡的衣服能用開水燙的就用開水燙,這個病毒能耐受的溫度是60度以下,高溫可以滅活。不能開水燙的衣服鞋子噴灑酒精消毒。 3. 如果有症狀但不重,首先注意多喝水,每次喝水量不要大,幾口就行,頻繁的喝,保持水份平衡。大蒜生薑洋蔥都有抗病毒作用,生吃或煮水喝。尤其生薑可以煮濃姜湯,喝了加快血液循環,如果能出汗更好。可以喝一些白酒,加快血液循環。血液循環對自身免疫功能非常重要。這個病即使住院,也是要靠自身免疫力來控制的。 4. 熱雞湯是美國傳統上抗感冒的,醫生也提倡,可以多喝。到藥房去買維生素C,大劑量服,每天4000毫克,維生素C既可以影響病毒複製,又可以穩定血管璧,減少肺部炎性滲出。紅酒里含紅酒多酚,有一定的類似激素作用,可以喝。因為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治療指南也是用短期的激素,紅酒多酚消炎是很有效的(紅葡萄酒,不是白葡萄酒)。 5. 好的蘑菇如花菇含有豐富的多糖類物質,可以刺激免疫系統,日本對花菇的研究很多,要多吃。烹飪之前,在水里多泡泡,去除蘑菇可能吸附的農藥殘留。如果家裡有靈芝等,那就更好,沒有就多吃花菇(不是平菇)。人參西洋參都可以煮水喝,對提高免疫機能有好處。可以和雞湯一起煮。 6. 西藥里的阿斯匹林可以服用小劑量(5-20毫克),既有消炎的作用,也有降低血液粘稠度的作用。資料顯示病毒感染者有的血漿二聚體增高,意味著血液粘度升高,血流流速減慢,這種情況不利於免疫細胞的運動,而有利於病毒複製。中藥里的黃芪黨參西洋參含類黃酮,可以保護各器官的細胞,避免出現器官嚴重損傷。實在沒有這些煮黃豆吃也有作用。 7. 能進食是關鍵,胃口不好可以煮水喝,一切能開胃的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吃就問題不大。注意尿量。每天至少要上廁所幾次,排正常尿量。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