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MIT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家Stephanie Seneff所有新冠疫苗所製造出來要打入人體「棘蛋白spike protein 」,是極具毒性,是新冠病毒的構造裡最危險的物質與普恩蛋白或朊毒體蛋白 prion protein 的相似!而使用最新的mRNA技術(莫德納和輝瑞新冠疫苗)能更堅固打進人體的棘蛋白spike protein 的穩定性,而且能在人體中大量製造這個毒害物質「棘蛋白spike protein」,長期下來一定會造成神經性退化疾病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例如中樞神經系統的病變-庫賈氏病(狂牛症)、帕金森氏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LS) 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症。

*參考這篇論文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988450/
講的很清楚,大意是棘蛋白進入腦內,因為其結構,可以很容易跟其他蛋白質結合,從而形成聚合體。而這些聚合體又可以稱為蛋白凝結核吸附結合更多的蛋白質。這表明該肽易於充當功能性澱粉樣蛋白並形成有毒聚集體。 因此,棘蛋白的肝素結合和聚集傾向表明棘蛋白能夠形成澱粉樣蛋白和有毒聚集物,這些聚集物可以作為種子聚集許多錯誤折疊的腦蛋白,並最終導致神經變性。 有人提出,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通過控制蛋白質合成機制侵入中樞神經系統,擾亂內質網和線粒體功能,增加錯誤折疊蛋白質的積累,從而激活蛋白質聚集、線粒體氧化應激、細胞凋亡和神經變性[3,5] ,10]。最終形成和朊毒體蛋白一樣的後果,過程達數年。

所以現在有些人再打完新冠疫苗後,短時間看不到對身體產生什麼樣的影響,讓大家覺得打疫苗是有效,暫時減少重症的比例。但是慢慢地有可能一年、兩年、三年之後就會看到這些致命性的影響!
近 31 日
31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最清楚的解說:「新冠疫苗引起狂牛症的可能機轉」 https://wleemc.pixnet.net/blog/post/121239992-新冠疫苗引起狂牛症的可能機轉

諾貝爾獎得主 Luc Montagnier 警告新冠疫苗可能導致「神經退化疾​​病」只不過是引用一個紙上談兵的猜測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120951/5586429

擾亂人心,讓大家不敢打疫苗

無法確知是否正確

是否會有後遺症

不了解,想查詢

本訊息有 3 則查核回應
Wei Han 認為 含有正確訊息
引用自 Wei Han 查核回應
第一段(從「影片」到「俗稱漸凍症」):

第一段是摘要自Stephanie Seneff博士的文章:
” Worse Than the Disease? Reviewing Some Possibl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the mRNA Vaccines Against COVID-19”
標題翻譯:比疾病更糟糕?對治 COVID-19 的 mRNA 疫苗可能有些意想不到的後果
原文網址:https://dpbh.nv.gov/uploadedFiles/dpbhnvgov/content/Boards/BOH/Meetings/2021/SENEFF~1.PDF

這一段的意思和博士的原文很相近。但必須補充,根據博士的原文,我理解到的關鍵重點是:
疫苗的棘蛋白(spike protein),是經過了人為的基因工程
(他們用了兩個相鄰的 proline(脯氨酸)替換掉原本的兩個氨基酸,脯氨酸是一種高度不靈活的氨基酸)。
這個基改的目的是為了讓疫苗產生的棘蛋白在體內能維持固定的形狀以及時間,以引發免疫反應產生抗體。可是這一個基改非常危險,因為經過這個基改的疫苗棘蛋白,比病毒的棘蛋白,更像 Prion(譯為普利昂蛋白、普恩蛋白、普粒子、朊毒體等),而 Prion 可能導致腦神經退化疾病。

另外我個人想再補充兩點:
第一點,mRNA疫苗是:
1. 以最早的武漢肺炎病毒的棘蛋白為藍圖(請注意,這個最原始的武漢株已消失,現在流行的是變種株)
2. 將(1)進行基因改造(如上述)後,作成了mRNA
3. 將這個mRNA注射進人體
4. 人體自己的細胞,吸收了注射進來的mRNA,
5. 人體自己的細胞表面上,就會長出這個mRNA所設計的棘蛋白

第二點:
我們台灣國衛院的研究團隊證實:
阿茲海默氏症患者體內的β-amyloid (乙型類澱粉蛋白。註:這就是類似prion的蛋白),
和新冠病毒表面的棘蛋白,
有特別好的結合能力。
https://np.nhri.org.tw/en/4542-2/
https://www.mdpi.com/1422-0067/22/15/8226/htm

我個人的擔憂:
台灣科學家證實:病毒的棘蛋白,可以和體內的prion結合;
疫苗的棘蛋白,由於基改,變得更像prion(如上已述);
那疫苗的棘蛋白,是不是更容易和體內的prion結合?
那,打了疫苗,
雖然有達到短期產生抗體的效果,
但將來的腦神經退化疾病風險是否也大大增加?

----------

第二段(從「參考」到「過程達數年」):
第二段是摘要自兩位科學家 Danish Idreesa 和 Vijay Kumarb 的論文:
“SARS-CoV-2 spike protein interactions with amyloidogenic proteins: Potential clues to neurodegeneration”
標題翻譯:新冠病毒棘蛋白與類澱粉蛋白生成的相互作用:腦神經退化的潛在線索
論文網址:
https://www.ncbi.nlm.nih.gov/labs/pmc/articles/PMC7988450/

Stephanie Seneff 博士的文章在第 60 頁有引用這篇論文。
博士的原文是:
Idrees and Kumar (2021) have proposed that the spike protein’s S1 component is prone to act as a functional amyloid and form toxic aggregates.
These authors wrote that S1 has the ability “to form amyloid and toxic aggregates that can act as seeds to aggregate many of the misfolded brain proteins and can ultimately lead to neurodegeneration.”
翻譯:這兩位科學家提出,棘蛋白的 S1 部分易於充當功能性類澱粉蛋白並形成有毒的聚集體。 他們寫道,S1 有能力「形成類澱粉蛋白和有毒的聚集體,這些聚集體可作為種子而進一步聚集更多錯誤折疊的大腦蛋白質,於是最終導致腦神經退化。」

Seneff博士引用自論文的部分,只有這一段。
我的程度看不懂這篇論文,所以不敢對這篇作者在第二段的摘要做任何評論。

----------

第三段(「但是慢慢地有可能一年、兩年、三年之後就會看到這些致命性的影響」):
Seneff博士的文章中沒有具體寫到要多少年才會看到這些後遺症。
兩位科學家的論文中也沒有說明時間。

印象中我曾聽Seneff博士在video中說可能是五年、十年、二十年。
我想這大概也要看每一個人體內本有多少的prion。若體內已有很多prion,跟疫苗所促長的類prion棘蛋白,大概更容易彼此接觸到,而鉤索形成有毒的聚集體。

資料佐證

https://dpbh.nv.gov/uploadedFiles/dpbhnvgov/content/Boards/BOH/Meetings/2021/SENEFF~1.PDF

The Effects of Aβ1-42 Binding to the SARS-CoV-2 Spike Protein S1 Subunit and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Increasing evidence suggests that elderly people with dementia are vulnerable to the development of sever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In Alzheimer’s disease (AD), the major form of dementia,

https://www.mdpi.com/1422-0067/22/15/8226/htm
MrOrz 認為 含有錯誤訊息
引用自 MrOrz 查核回應
「mRNA 疫苗會導致神經退化性疾病」這樣的指控缺乏證據。

訊息裡面拿了一份「COVID-19 棘蛋白」在人體裡的反應作為論據。可是,mRNA 疫苗讓人體製造的棘蛋白,與感染 COVID-19 時產生的棘蛋白,在人體中的作用相當不同:
1️⃣ 人體細胞按照疫苗設計、製造棘蛋白之後,會把一部分的的蛋白切成碎片。
2️⃣ 與感染 COVID-19 不同的是,接受疫苗的 mRNA 的細胞,不會組成新的病毒顆粒另行擴散。
3️⃣ mRNA 疫苗讓人體製造的棘蛋白經過修飾,可以增強免疫反應,且不會像真的病毒那樣與 ACE2 受體結合。

最後,疫苗中的 mRNA 在轉譯出棘蛋白之後,就會很快的被破壞並且被人體代謝掉,所以人體也不會一直製造疫苗所產生的棘蛋白。

因此,報告裡面「COVID-19 棘蛋白」在確診者人體裡面的反應,並不會發生在注射 mRNA 疫苗的人身上。

資料佐證

2021/6/17 Claims that Covid vaccine spike proteins are harmful are unevidenced
https://fullfact.org/online/conservative-woman-vaccine-scientist-spike-protein/
2021/5/28 Byram Bridle’s claim that COVID-19 vaccines are toxic fails to account for key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pike protein produced during infection and vaccination, misrepresents studies
https://healthfeedback.org/claimreview/byram-bridles-claim-that-covid-19-vaccines-are-toxic-fails-to-account-for-key-differences-between-the-spike-protein-produced-during-infection-and-vaccination-misrepresents-studies/

What Stops the Body from Continuing to Produce the COVID-19 Spike Protein after Getting an mRNA Vaccine?
https://www.chop.edu/centers-programs/vaccine-education-center/video/what-stops-body-continuing-produce-covid-19-spike-protein-after-getting-mrna-vaccine

2021/5/4 【錯誤】網傳影片「輝瑞疫苗可摧毀神經系統導致呆傻...可融入人體基因」、「科學報告:輝瑞疫苗已確認可引起神經退行性疾​​病」?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5373

Byram Bridle’s claim that COVID-19 vaccines are toxic fails to account for key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pike protein produced during infection and vaccination, misrepresents studies - Health Feedback

The spike protein of SARS-CoV-2 allows the virus to bind to and infect cells, making it an ideal target for vaccine development. Recent studies suggested that the spike protein produced during infecti

https://healthfeedback.org/claimreview/byram-bridles-claim-that-covid-19-vaccines-are-toxic-fails-to-account-for-key-differences-between-the-spike-protein-produced-during-infection-and-vaccination-misrepresents-studies/

【錯誤】網傳影片「輝瑞疫苗可摧毀神經系統導致呆傻...可融入人體基因」、「科學報告:輝瑞疫苗已確認可引起神經退行性疾​​病」?

一、經過查核,網傳影片引述的「輝瑞疫苗會導致神經退化性疾病」的科學報告,刊登於不具學術公信力的期刊。 二、專家協助解讀此報告,此報告既缺乏研究方法,也沒有提出分析數據與其它證據,並不是嚴謹的學術研究結果。 三、有關輝瑞疫苗是否改變人體基因,專家指出,網傳影片引用另一份研究佐證,但此研究無法支持傳言宣稱「mRNA疫苗會改變人體基因」的說法。 四、專家指出,mRNA疫苗並不會直接進入細胞核,不會嵌入細

https://tfc-taiwan.org.tw/articles/5373
Tom Chen 認為 不在查證範圍
引用自 Tom Chen 查核回應
Stephanie Seneff 真有其人,千真萬確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而且也曾撰文反對疫苗,反對的理由與這篇長輩文的內容差不多。

https://ijvtpr.com/index.php/IJVTPR/article/view/23/51

但是有幾個問題

1.Seneff 是電腦資訊科學家,不是生物學家或是病理學家
2.這個人長年反對 GMO,大致上就是對「非自然」的東西表示懷疑。所以,反對疫苗不意外

https://healthfeedback.org/claimreview/byram-bridles-claim-that-covid-19-vaccines-are-toxic-fails-to-account-for-key-differences-between-the-spike-protein-produced-during-infection-and-vaccination-misrepresents-studies/

文章內引述的那篇論文是真的,但作者非 Stephanie Seneff。也與疫苗沒關係。主要的研究主題是為何有些武肺病人發生腦病變後遺症。結論是,病毒的棘蛋白可能與大腦內的蛋白質結合,進而造成病變腦功能退化。這些論點與長輩文的內容有一些些吻合,但是沒有提到 ALS 或狂牛症,更沒有說打了疫苗幾年後就會有腦退化的疾病。

於是,問題就來了。有些武肺病人康復後有腦病變的後遺症,這點沒有爭議。疫情爆發到現在也只有 19 個月。既然中標康復後就看到這些影響,那麼應該不會是甚麼幾年後才看的到的問題。至於疫苗,在歐美從去年十二月施打,已經超過半年,但沒有聽到有因為打完疫苗有發生腦部病變的狀況。以此看來,這篇長輩文大有問題。

總而言之,這篇網路謠言寫的不錯,半真半假,很夠混球。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