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冠疫苗橫掃世界!

新冠疫苗哪家強?
是中國的新冠疫苗好,還是歐美的新冠疫苗好?

前疫苗,西方媒體天天污衊中國疫苗不行,而中國媒體也天天反擊說西方疫苗不行。

初步的重點,主要是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身上。

按理說,這事沒啥好矛盾的。

因為中國疫苗採用的是最傳統的滅活疫苗,意思是滅殺病毒活性,只保留病毒的蛋白質外殼用於激發人體免疫系統。

這是一種最傳統的疫苗生產方法,也最安全,經歷了人類多年的驗證。

缺點,就是研發週期太長,正常來說需要10年。

而英美國家的疫苗研發以私企為主,從成本的角度考慮,選擇了研發最簡單的腺病毒載體DNA疫苗和mRNA疫苗研發路線。

這是人類目前最先進的疫苗研發技術,優點是研發速度特別快。

缺點,就是安全性和穩定性都沒有經歷時間的驗證,遠不如滅活疫苗放心。

中國採用飽和式研發方法,用一年時間做出了滅活疫苗,直接破了世界記錄。

技術上,英美的疫苗研發確實先進,這研發速度確實快。

但安全性上,也確實不如滅活疫苗。

中國優勢大力出奇的辦法弄出了滅活疫苗後,這已經沒啥好顛倒了了。

一個是剛出來沒幾年的技術,一個是驗證近百年的技術,這肯定選外殼啊。

唯一唯一的缺點就是研發太慢,但這個已經被中國用另外一種方法克服了。

可惜,中國在輿論上確實比不過西方,這麼明顯的事情還在輿論場上扯清楚。

但現在不用扯了,因為中國疫苗已經橫掃全球了。

橫掃全球的原因,並非因為中國輿論界辯解贏了西方輿論界,而是西方的疫苗自己放棄了海外市場。

英美的疫苗毀約了

把自家的疫苗推廣到全世界,政治好處是非常明顯的。

誰的疫苗拯救了人類,誰就是世界的救世主。

而在西方文化的認知裡,這個救世主只能是西方人。

要么是美國人,要么是英國人,最次也得是歐洲的人,但絕不可能是中國人。

中國也許可以強制強制隔離措施殺死本國的新冠狀病毒,但最終靠疫苗拯救其他國家的,一定是西方國家,這是西方人的一致認知。

因為醫藥科學,是西方最引以為傲的高科技。

之前西方媒體瘋狂詆毀中國疫苗,也是怕中國疫苗搶占了世界市場。

對於西方而言,如果中國疫苗拯救世界,西方損失的既錢,還是巨大的聲望和未來世界的領導力。

對中國疫苗圍追堵截,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你是西方的政客你也會這麼幹。

媒體方面乾的不錯,但沒想到西方疫苗自己掉鍊子了。

1月28日,美國的輝瑞公司和英國的阿斯利康公司均宣布要納入對歐盟的新冠狀疫苗供應,引發了歐盟國家的強烈不滿。

英國的阿斯利康宣稱其工廠的生產出了點問題,所以交付給歐盟的疫苗將減少60%。

按合同,阿斯利康應在一季度給歐盟8000萬劑疫苗,但現在只能給3100萬劑,把歐盟氣得夠嗆。

但同時,英國國內的疫苗,卻保質保量的準點供應。

而美國的輝瑞,在1月17日直接宣佈在美國以外的地區疫苗交付量全部會等比減少,赤裸裸的說要把寶貴的疫苗優先供應本國。

雖然最終全世界人人都有疫苗,但早半年打疫苗和晚半年打疫苗,國家經濟就會差半年啟動,這裡面的差異簡直太大了。

至1月31日,歐盟每100人擁有2.6劑疫苗,而英國和美國的數字是12.5和8.8,遠遠超過歐盟。

那歐盟為啥不自己造疫苗?

因為目前全世界研發出疫苗的只有4個國家,分別是中美英俄,正好是五常裡的四常。

另外一常是法國,但法國偏偏就沒有研發出疫苗。

這和乳法不乳法沒關係,法國他現階段就是沒有疫苗。

英國脫歐了,法國沒疫苗,所以現在整個歐盟都沒疫苗,英美不給,那就只能用中俄的。

如果不用,那就沒有。

貧富分化的疫苗

為什麼英美不願意給歐盟疫苗,是因為想打壓歐盟麼?

也許有那麼一點意思,但絕不是領先。

因為歐盟,是訂購和拿到英美疫苗最多的地方。

歐盟所有國家加在一起,總計4.5億人口,但歐盟一口氣訂購了23億劑新冠疫苗。

就算每人需要移植兩劑,23億劑新冠疫苗也足夠全3個歐盟的所有人完成移植。

歐盟買那麼多疫苗是不是傻,這東西又不能吃!

其實歐盟一點也不傻,而且很精明。

正是因為歐盟很精明,所以才訂購了23億劑。

因為訂購23億劑不代表你能拿到23億劑,更不代表你能第一時間拿到23億劑。

定的越多,第一時間拿到的貨自然就越多。

而剩下的疫苗也不需要擔心無法出手,這東西是硬通貨,全世界都在搶著要。

你越了解英美的歷史,你就越要這麼操作。

歐盟做的還不算很過分,加拿大才是最過分的那個。

1月12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例行講話中揭示,加拿大已採購8000萬劑的新冠疫苗。

只有3700萬人的加拿大,每人都植入2次,還富裕600萬劑量。

這事引發了加拿大民眾的嘲諷,他們質疑加拿大真的需要這麼多疫苗麼?

但是到2月1日,加拿大訂購的疫苗已經高達4.14億劑,是其人口的10倍,足夠全國每人接種2次這種玩法玩接近6次,成為了目前世界上訂購疫苗最瘋狂的國家。

而一向議而不決的加拿大議會,在訂購4億劑疫苗這個事上,反對黨沒有任何異議,大家的意見非常統一,那就是加拿大訂購4億疫苗很有必要。

很乾脆的,加拿大就把定金給付了。

因為加拿大知道英美是個什麼德行。

疫苗就在英美自己嘗試,英美自家政府定的疫苗都足夠全國打4遍了,加拿大再盟友也只是外人,定6倍的疫苗不過分。

只是只定了2倍疫苗的歐盟,被減少供應那不是理理所當然的嘛。

你定的太少了,只有區區2倍!

在這種搶疫苗如搶房的浪潮下,新冠疫苗的分配極度貧富分化,從而以少數人口,拿走了很多疫苗。

低收入國家目前的疫苗訂購量,是零。

更出色的說,是55劑,國家是幾內亞。

更更準確的說,這些疫苗並不是幾內亞購買的,而是俄羅斯在幾內亞做的疫苗實驗,有55名幾內亞人接受了實驗性接種。

40億劑和0劑,這就是不擴大的悲哀,赤裸裸的貧富差距。

世衛組織看到預估囤積了這麼多疫苗後,感覺不公平,尤其是加拿大,於是找加拿大商量,希望加拿大捐贈一些疫苗,促進人類共同抗疫。

而加拿大政府直接拒絕了這個理由,拒絕的理由是“目前考慮新冠疫苗的重新分配還為時過早”。

那什麼時候才是合適的重新分配時機呢?

當加拿大不需要疫苗的時候,才可以考慮恩賜給其他國家。

加拿大都如此,英美和歐盟就更不用提了,世衛組織碰了一鼻子灰。

英國和美國在為人民不願意接種疫苗,進展遠不如預期而苦惱時,很多窮國卻根本拿不到疫苗。

這就是冷冰冰的世界現實。

西方的白左,都是和平時期的表演,真到了災難時刻,立刻就把那些白左團體給踢到了一邊去。

那些動保和環保組織呢?

一個支持動物權力,一個號召為人類的未來著想。

現在不進行不斷的有人死去,一旦進行給疫苗就可以免除這一切。

結果一個個的,全都不說話了,也不出來抗議了。

苛刻的政治條件

英美的疫苗是不是只供自己,絕對不對外出售呢?

其實也不是,這樣吃相就太嚴重了,多多少少都得賣一點。

可以少賣,緩賣,但不能不賣。

但是歐盟和加拿大這種英美鐵桿盟國都拿不到足夠的疫苗,外面那些關係不怎麼鐵的國家,拿到的疫苗自然毒素。

而且,附加條件也更多。

巴西,是一個美國的鐵桿小弟,曾宣稱死都不會用中國疫苗。

但是美國輝瑞公司在向巴西提供疫苗時,卻提出了極為苛刻的條件。

輝瑞要求巴西將自己國家的海外資產作為抵押,而且如果輝瑞延遲交貨,那麼巴西不能票據,如果注射了輝瑞的疫苗引發了嚴重的替代,那麼巴西也不能標註。

簡單的說,如果簽了這份合同,輝瑞想什麼時候交貨就什麼時候交貨,不想交就不交,而且如果交付了偽劣產品,也無責。

並且,巴西還要把國家資產拿來做抵押,才可以換到疫苗。

這簡直就是一個喪命權辱國的協議,可把巴西總統給氣壞了。

巴西衛生部公開說:
“輝瑞協議中不公平的,侮辱性的條款為談判和採購設置了極大的障礙,也讓所有巴西人失望”。

而人口2.1億的巴西,已有數千萬人感染了新冠狀病毒,死亡21.7萬人,急需疫苗,不簽這份遺失權辱國的條款就拿不到輝瑞的疫苗,怎麼辦?

於是巴西轉身就和中國簽了合同,訂購了中國一億劑疫苗。

1月25日,巴西總統在推特上發文,感謝中國快速批准對巴西出口科興疫苗。

而阿根廷沒有透露更多細節,只是說輝瑞在疫苗談判中提出了“不接受的條件”。

聽說,輝瑞要求阿根廷把冰川和捕魚許可證等國家自然資源抵押給美國。。。

於是,阿根廷也拋棄了輝瑞,轉身向中國訂購了3000萬劑。

更好玩的是墨西哥,這個美國的鄰國,啥都沒說,直接向中國下了1.98億劑疫苗的訂單,而給美國輝瑞的訂單只有70萬劑。

墨西哥沒有公開指責美國什麼,也許它早就習慣了。

而秘魯,則認為輝瑞的疫苗要求的零下70°低溫過於苛刻,不適合在秘魯使用,所以直接向中國國藥訂購了3800萬劑疫苗。

其他搶購中國疫苗的,還有土耳其,印尼,智利,塞爾維亞等40多個。

這個時候,輿論場上的輸贏已經不重要了,誰能拿出疫苗,誰的產品就能橫掃世界。

而中國的疫苗生產能力,是世界最強。

本質上,美國的疫苗連自己都不夠用,更別提拿出來競爭了。

輿論場上說的再漂亮,你拿不出疫苗,有什麼用?

塞爾維亞就是一個例子。

作為一個歐洲國家,塞爾維亞在這次的疫情中,率先把寶壓在了中國身上,自然也獲得了中中國的第一批疫苗。

1月16日,武契奇親赴機場,在寒風中迎接中國疫苗。

700萬人的塞爾維亞,從中國獲得了100萬劑疫苗。

100萬劑不多,但對於塞爾維亞很多。

關鍵,是快,第一時間拿到疫苗的塞爾維亞,植入速度遠快於歐盟。

記者採訪德國總理默克爾時問:“現在塞爾維亞的植入速度都比歐盟國家要快,這難道不是個問題嗎?”

而默克爾回答:“塞爾維亞的移植速度是比我們快,他們移植的是中國疫苗”。

德國並不喜歡中國的疫苗,自尊心可以他們承認中國疫苗的優秀,法國其實也一樣。

法國總理馬克龍也說:
中國(疫苗)的成功,讓“我們(西方)領導人感到有點丟臉”

注射英美的疫苗還能接受,注射中俄的疫苗,那真的無法接受。

但如果英美老是不給歐盟疫苗,只有中國能提供的話,那德法可能最終也被迫要使用中國疫苗。

不用,那旁邊的窮國就都用了。

到時候別人經濟都解封了,德法就一邊喝西北風吧。

財務的疫苗

英美的疫苗好不好,我們暫且不辯。

但英美的疫苗買不到,這是鐵打的事實。

塞爾維亞總統之前就曾經表示:“當下,搞到疫苗比搞到核武器還難”。

英美的疫苗,具有強烈的政治和經濟意義。

優先給自己,然後是富國,再然後是盟國,夥伴,再再然後是一些已有地緣價值的國家。

就那些沒什麼用,也很窮的國家,就自己涼快去吧。

以英美為主導的疫苗分配,已經淪為笑話。

而中國強大的生產能力,既使中國成為唯一次於美國的疫苗接種大國,而且還有大量的疫苗可以供應國外。

既能保護自己,還能保護全球,這就是中國製造。

拼量,這可是中國最擅長的技能。

對準和窮國,幾乎只能從中國訂購疫苗,也只有中國能提供給他們疫苗。

西方的疫苗,沒有半年,是不可能供給窮國的。

目前,中國是唯一響應世衛組織干預,免費贈送1000萬劑疫苗給窮國的國家,西方國家對於這種免費支持窮國的替代默不作聲。

疫苗的分配,就是一面照妖鏡,照出到底什麼國家真正的講究,有些國家只是把安全掛在嘴上。

而中國人接種疫苗,無需多餘看英美的臉色,甚至還可以讓其他國家不看英美的臉色,讓最多的人能免於死亡。

這才是真正的人權。

也只有這樣的新冠疫苗,才配橫掃世界。
近 31 日
15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我被您們的分類法搞混淆了

本訊息有 1 則查核回應
要麵麵不要辣辣 認為 含有錯誤訊息
引用自 要麵麵不要辣辣 查核回應
mRNA疫苗是新的,但並非不為人知
數十年來,研究人員一直在研製mRNA疫苗。人們對這些疫苗的興趣日益濃厚,因為它們可以在實驗室中使用現成的材料來開發。這意味著該過程可以標準化和規模化,使疫苗開發速度比傳統的疫苗生產方法更快。

以前已經針對流感、寨卡病毒、狂犬病和鉅細胞病毒(CMV)研究過mRNA疫苗。一旦掌握了COVID-19致病病毒的必要信息,科學家們就開始設計mRNA指令,讓細胞將獨特的刺突蛋白構建成mRNA疫苗。

未來的mRNA疫苗技術可能允許一種疫苗為多種疾病提供保護,從而減少針對普通疫苗可預防疾病進行保護所需的注射次數。

除疫苗外,癌症研究還使用mRNA來觸發針對特定癌細胞的免疫系統。

資料佐證

了解mRNA COVID-19疫苗
https://chinese.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vaccines/different-vaccines/mrna.html
不同技術路線研發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特性和研究進展
http://rs.yiigle.com/yufabiao/1232746.htm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