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people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2 months ago

美華裔女醫生自行檢測新冠 竟被聯邦壓制6周!造成如今局面
熱門  
2020-03-12
紐約時報今日重磅文章《病毒已經無處不在:我們如何把一手好牌拖爛的》,報道了美國疫情最早吹哨人——西雅圖華裔女醫生Helen Chu,以及如何被聯邦CDC壓制了足足6個星期,造成如今局面。
Helen Y Chu是傳染病學博士,目前在美國疫情核心的西雅圖港景醫療中心,過敏與傳染病科擔任助理教授。她是康奈爾大學、杜克大學、哈佛大學多個名校的畢業生,在美國傳染病學會、臨床醫學會等組織多次獲獎。

故事要回到1月21日,一名從武漢返回西雅圖的華人IT工程師感覺不適,去醫院就診,被確診為美國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雖然華盛頓州衛生部門像模像樣排查了所有密切接觸者認為沒事,而且幾周後這名感染者也痊癒出院淪為新聞美談,但從這一刻起,作為傳染病醫生的朱大夫就開始警覺起來:到底有沒有其他感染者?是否已經在社區傳播?
好在她作為本地傳染科的醫生,跟其他同行一起,幾個月來都在蒐集和檢測本地病人的流感樣本,因為恰逢流感季節,所有人去醫院都會做個鼻拭紙的流感病毒檢測,保存在冰櫃裡,而這個樣本也足以進行新冠病毒的測試。
然而,當時美國新冠病毒的快速檢測都在亞特蘭大的聯邦疾控中心CDC的實驗室,CDC當時規定:有肺炎癥狀者必須符合「疫區旅行過,或者與確診者密切接觸過」的兩條之一,才能把樣本送到亞特蘭大進行測試——結果,朱醫生手頭一些可疑肺炎樣本就這樣被本地衛生局,以及聯邦CDC照章辦事的官員們卡住了。
隨着中國疫情的蔓延,朱醫生她們再坐不住了,2月25日她們未經政府許可,就自己在臨床實驗室進行了病毒測試(理論上只要基因序列公開,很多有能力的實驗室都可以做這個,只是慢一點;而CDC只不過是法定的,且有 「快速檢測試劑盒」而已)。
第一批結果就讓朱醫生大驚失色,本地一名近期沒有出國旅行,也沒有確診者密切接觸史的高中生的樣本裡撿出了新冠病毒!他也成為華盛頓州第二個確診病例。這個小伙子本來當作流感治療,已經康復,回到了學校,這下子立即被一個電話叫回家裡隔離,然後整個學校封閉。
這意味着,新冠病毒已經在華盛頓州,乃至美國的社區裡,默默傳播了幾個星期,而沒有人注意到。時至今日,按照朱醫生的原話:「它已經無處不在!」it’s just everywhere already!
然而當時州衛生局和聯邦政府依然不認可,說了一大堆:比如未經病患明確同意就化驗流感意外的項目是「侵犯病人隱私」的行為,而且朱醫生的臨床實驗室缺乏檢測新冠病毒的資質之類。而朱醫生承認有點「不道德地侵犯病人隱私」,但堅持認為緊急情況下應該有更大靈活性,為了輓救更多生命。結果周一,州衛生機構居然要求朱醫生她們團隊完全停止測試!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此後加州也爆出了一個「沒有疫區旅行記錄,沒有確診者密切接觸記錄」的患者,2月25日CDC迫于壓力做了測試,確診了!然後宣佈放寬測試標準,只要有不明原因的肺炎,都可以測!
但後面又經歷了CDC的試劑盒不靠譜,試劑盒子數量有限等一系列風波。直到2月26日華盛頓州出現了首例死亡病例後,CDC才迫于壓力,乾脆放棄,測試權利完全下放。
於是,事實證明,新冠病毒早就悄悄在本地蔓延足足6個星期,而因為CDC的官僚檢測標準,一切都被耽誤了,6個星期,一發而不可收拾,至今美國已經確診一千多人,20多人死亡,還在快速增長。而相關專家模型預測,實際感染人數遠不止此。
但朱醫生她們的遭遇表明,州衛生局和聯邦的現行法規和繁文縟節,阻礙了美國的快速響應,浪費了足足6個星期的時間。CDC剛消停,聯邦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又蹦出來,繼續認為朱醫生他們的臨床實驗室不具備測試資格,需要走流程,而流程需要幾個月!
朱醫生很無奈:「我們感覺只能坐等,等待疫情大蔓延的到來!我們本可以做點什麼,卻什麼也做不了」。直到3月2日,FDA也頂不住壓力了,放寬了全美國各個實驗室自己測試的許可要求,但要求自己寫一個新的《同意書》,並且結果要與當地衛生部門共享。而且華盛頓地區還規定:如果研究人員在公共緊急狀態下,不測試,或者測了不報結果,是不道德的!——這不就是朱醫生早就在呼籲的麼?
現在,朱醫生她們不僅抓緊測試現在的新樣本,還對醫院保存的以往流感病人的樣本進行補充測試,最早的已經發現了2月20日的確診病例,這至少有助于瞭解社區傳播的情況,採取隔離措施。
但是總的來說她是沮喪的,一場本可以在華盛頓州遏制住的疫情,就因為行政部門的繁文縟節而耽誤了,已經有數千人付出了生命和健康的代價,而且未來還不知道有多少。


Please login first.

4 replies to the message


  • Pei-Chi Lo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personal perspective
    replied 2 months agoreferences from Pei-Chi Lo
    1.紐約時報確有報導此事,亦認為官僚繁文縟節阻礙了檢測與確診速度數週,但並未提到

    Different opinion

    建議閱讀2020年3月10日紐約時報報導原文(有英、繁中、簡中版):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0/us/coronavirus-testing-delays.html
     
    2020年3月9日刊在JAMA上的評論文章,提及美國政府初期限制檢測策略的短處,讓COVID-19的傳播快於國家的檢測能力: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2951?resultClick=1

    ‘It’s Just Everywhere Already’: How Delays in Testing Set Back the U.S. Coronavirus Response

    A series of missed chances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o ensure more widespread testing came during the early days of the outbreak, when containment would have been easier.A research project in Seattle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0/us/coronavirus-testing-delays.html
  • Nero Chan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personal perspective
    replied 2 months agoreferences from Nero Chan
    紐約時報的確在3月11日有刊登關於女醫生Helen Chu的報導,但本文與紐約時

    Different opinion

    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311/coronavirus-testing-delays/

    “它已经无处不在”:美国如何错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良机?

    按照疫情暴发期间的一贯做法,疾控中心设计了自己的测试。其他几个国家也开发了自己的测试。但是当疾控中心将检测试剂盒运送到全国各地的公共实验室时,一些当地官员开始报告说该测试产生了无效的结果。CDC承诺在几天内分发新试剂盒,但问题持续了两周多。在此期间,只有5个州实验室能够进行检测。华盛顿和纽约不在其中。到2月24日,随着新的病例开始在美国出现,州实验室一片混乱。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Associa

    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311/coronavirus-testing-delays/
  • There are 2 replies deleted by its author.

Similar messages


鍾南山院士已在電視發表講話,武漢新冠狀病毒不是真正病毒來源。 新冠狀病毒系列有5種:A,B,C,D,E 蝙蝠袖BAT(H52)然後變異H53 >人傳人 H13(簡稱A家族:爺爺)。 再變異序號H3(簡稱B家族:奶奶)。 序號再變異H1(簡稱C家族:兒子),中國武漢病毒事件。 序號再變異H56(簡稱D家族:孫子),臺灣、澳洲,美國全世界等地區病毒事件。 序號再變異MV56(簡稱E家族:曾孫子),臺灣、澳洲,尤其中東及歐洲等。 美國才是全世界等病毒事件發源地。 中國新冠狀病毒感染者7萬多人,病源體全是維持在H1(C家族兒子)。 但美國感染體序號,在兩年前流行性感冒就有A,B,C,D,E,F(簡稱:爺爺、奶奶、兒子、孫子、曾孫等家族)。 所以兩年前美國病毒源頭A,B(爺爺、奶奶二大家族)在它們自已國內,已經變異成A,B,C,D,E五大家族,然後C家族再傳入中國。 中國的C家族病源體,序號再變異C56及MV2,蔓延到全世界。 但美兩年前就有五大家族病源體,美國政府CDC (Center Disease of Control )隱瞞病情,在武漢十一月舉行軍事競賽時,沒幾天就有二位美國軍人到湖北武漢醫院就診感冒,當初就是中國武漢在12月上旬發現,冠狀病毒人傳人的事件醫院(金鷹譚醫院及武漢市中心醫院)。 由此推算,應該是美國軍人在武漢軍事競技中就將病毒帶入武漢,病毒系列H1(簡稱兒子)來到中國。中國要查這二位美國血液原途,就可以肯定來源,應該美國在兩年前就有ABCDE (H13,H3,H1,H56,MV2)這五種病毒,在蝙蝠身上百種病源體,其中美國早就變異五種病源,美國一直是隱瞞事實。 這就是美國政府為什麼急著把美國人接回,就怕從美國人身上找出病原體。如此就可把新冠狀病毒的爆發事件賴在中國人身上。 中東地區發生的病毒是MV2及H56。中國到現在還沒有這樣的病毒檢被檢驗出來。 而患重病伊朗人說,他們從來沒有到中國,也沒有中國朋友,但是去過美國。全世界都知道許多中東國家有錢的人在美國置產,子女也都在美國讀書。 今天準備寫這篇文章,傳到世界七大媒體,標題會寫著“美國人是世界病毒之瘤”。 美華盛頓郵報上個月刋登文章大標題就寫著“中國人是東亞病夫”,病毒發源地。 我讓全世界看到美國人的虛偽、惡毒、喪失天良,傳播病毒給全世界的人。
2 occurrences3 responses3 months ago

美國大紐約染上新冠狀病毒網友,詳盡分享真實經歷過程。希望對於沒有經歷過各位,對認識病徵能有些幫助。 以下是原文: 三月初的一天,當我無意中發現兒子在西班牙某地的時候,我知道我家這次在劫難逃了。 瘟疫已經在西班牙肆虐,嚴重程度當時在歐洲僅次於意大利,兒子這時候跑西班牙去幹什麼呀? 去年夏天開始,兒子大學畢業後在美國西岸一人生活工作;我們住東部,來往自然大大減少。 多年來,我家一直可以用手機互相查找位置;但是誰去了哪兒,我們從不刨根究底。 兒子去西岸後,有時忽然關了手機定位,我們知道,兒子有時候喜歡做野地露營、攀岩等風險較高的事,很可能又哪裡冒險去了。 兒子知道分寸;我們擔心也沒用。 這次,兒子帶了太多的電器,只要有一樣忘了關定位,我們就可以看到他的位置。 得知兒子在西班牙後,我們決定: 一,不告訴他。 真玩起高科技,我們可不是他的對手。他會立即關閉所有定位,萬一他真出事,我們上哪裡找他? 二,我每天留截屏,紀錄下他的行蹤,萬一他在一家醫院長時間停留,我就立刻飛去西班牙。 兒子並不是旅遊新手,已經幾次一人在異國他鄉闖蕩。 但是兒子畢竟大學剛畢業,還改不掉大學生的窮游習慣;他喜歡住青年旅館,便宜,又能遇到各種年輕人。 這次,他又是每天住青年旅館。那種集體宿舍型的地方呆久了,不得新冠病毒才是奇跡。 終於,三月中旬,兒子出現在西班牙某機場。 第二天早晨,兒子到了紐約JFK機場;不知道這是他的終點站,還是要轉機去西部。 太太裝著和兒子聊天,先發短信,再通電話。 兒子自己說出他已在JFK機場,準備從Airbnb 租個小房間,住幾天再回家。 「回家吧!在家裡隔離一樣的。」太太和我都這樣對他說。 掛了電話,我們迅速行動。 我家的主臥室大,不僅帶有獨立浴室,還帶個書房,我們放了健身器材。 我到地下室把一個折疊桌子和一張轉椅拿到主臥室。到時候,我們隨時送食物,兒子吃喝拉撒、上班、鍛鍊身體全都不用離開主臥室。 Airbnb 哪裡比得上! 我家離JFK機場約兩個半小時至三小時車程。 我開車去接兒子,太太則在家打掃衛生、燒菜,做各種準備。 我開車到機場接人區後,戴上N95口罩,戴上醫用乳膠手套;兒子見到車來,戴上他自己準備的N95口罩後才上車。 沒有握手,沒有擁抱。 兒子坐到後座,我開車,回家。 近兩個星期的擔憂終於結束了! 一路順利。 只是,一大段高速公路,不可能總開著窗;但是我還是過一段時間開一下窗,換空氣。 到家後,兒子立刻進主臥。 從那時起,我們把飯菜、水放在主臥門口的凳子上,兒子關禁閉,基本不出主臥室。 兒子承認有點不舒服,但是不願意詳細說,可能怕我們擔心;他不願意去檢測,說自己年輕,熬一下就好了,把檢測盒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美國的大學把孩子都教傻了;沒辦法,由他去吧。 畢竟,就在一個屋檐下,我們天天盯著問著,醫院又近,不怕。 發病確診 兒子回家後,我睡兒子臥室。 那裡的床墊最硬,腰酸背痛的時候去睡上兩天,自然就好。 可是,大概從第三天起,我早晨起床後就覺得腰酸背痛。 唉,大概真的老了,不適合再睡這種硬床了。不過,就幾天,忍一忍吧。 又過了一個星期左右,一天中午有點餓,我去凍箱打開了一盒從Costco 買的chicken pot pie,加熱後一嘗,怎麼這麼咸?吃鹽一樣! 嗨,疫情期間,Costco 貨物的質量也不穩定了,肯定是這一大盒都有問題。 四月一日左右開始,兒子回家後的第三周,我感覺感冒了,有點發燒。 簡單,吃點DayQuils ,壓一下;好一點;過一會兒又不舒服,DayQuils 似乎不夠,那就晩上睡覺前吃NightQuils,睡個好覺。 等到四月六號,我知道自己抗不過去了,給家庭醫生打電話,醫生問了幾句,說你先自我隔離,看會不會自己好轉。 第二天,不見好轉,而且有加重的趨勢。我再打電話;這次,家庭醫生建議我立刻去醫院急診室。 我自己開車到醫院,停好車,戴好口罩,到醫院急診室。 門口兩個人不客氣地攔住我,問我要幹什麼?廢話,不舒服,家庭診所關門,只能上這裡來。 這門我過去進過多次,以前從來沒有人攔的。 待我報上姓名,兩人立刻語氣大變,熱情地指著地上的箭頭: 你的家庭醫生已經來過電話了,我們正在等你呢! 你順著這個箭頭走,看那一大片帳篷,到帳篷門口等著。 一大片帳篷佔滿了一個停車場。 我進到裡面,發現才就我一個病人。 郊區有它的優勢,連醫院都總是半空的。 等做完各種檢查,一個醫生過來問我: 最近有沒有腰酸背疼?有沒有味覺變化?頭兩個問題就直擊要害! 原來這幾天我的腰酸背疼與床無關,原來chicken pot pie沒問題,我冤枉了Costco! 醫生接著說,你的症狀很像新冠病毒,但是片子顯示你的肺沒有問題;你先自我隔離,如果呼吸困難立刻來住院;大約兩天後會有化驗結果。 醫生開了Plaquenil。 根據藥方,第一天吃兩次,一次兩片。 我剛吃了兩片就覺得不好,想吐,頭暈,反應太大。 一查,原來那就是川普總統推薦的藥。不吃那藥了。 不管醫生開的還是總統推薦的,副作用大,我感覺吃了簡直沒法活;再說,醫生開藥時一再強調現在所有治新冠的藥都是試驗性質,沒有把握;既然這樣,至少給我個副作用小點的。 第二天一早醫院來電話。 一聽到是醫院打來,沒等她開口,我就知道結果了。 美國的醫院從來這樣,化驗結果沒事,他們不急著告訴你;一旦確診什麼嚴重的病,他們會立即想方設法找到你;說好過兩天出結果,第二天一早就來電話,絕對不是好事。 果然,醫院護士說「你被確診了」!哦,從今天起,我正式進入官方統計數字。 居家抗疫 當天,兒子搬出主臥室,結束他的隔離;我搬進去,正式開始我家的第二輪抗疫。 確診之後電話一直不斷。 家庭醫生、醫院醫生、縣衛生局等等部門,都強調一點: 如果感覺氣急,馬上住院去! 我要求醫生換個藥,自己建議開普通的消炎藥Z-pak。 那藥我過去用過幾次了,從來沒什麼不適反應,它也是治新冠的試驗藥;都是試驗用藥,自己指定藥物,至少不受罪。 醫生馬上同意換藥。 (當時還暗自決定,如果高燒不退要住院,我就立即要求用「人民的希望」。 不給?我會寫下:用了不好自己負責,不給死了家屬馬上告醫院!) 一次,家庭醫生跟我通電話後直接打我太太手機: 我聽著你丈夫的聲音不對,有點氣急,趕快去住院吧! 我不去。 住院的最大好處是隨時監督呼吸,這我自己也能做到。 房間里多走幾圈,感覺一下不就測出來了? 我覺得自己還是輕症,病床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美國這些年把我也教育傻了。) 再說,萬一真需要住院,醫院也就十分鐘路,不怕。 確診後的三、四天是最難熬的。 渾身酸疼,頭暈,發燒不退,吃Tylenol 退燒藥,但是過一會兒體溫又到38.5度。 )也許,Tylenol 讓我的體溫不超過38.5。不好說。) 病最重的時候,半夜起床,覺得家裡東西的形狀都變了。 水龍頭底下的水池,怎麼變淺了?去看電腦,屏幕的比例不對,變方些了。 打開電腦,字體的font 全變了。 我知道問題嚴重,趕緊繼續回床睡覺。 (後來一個醫生朋友告訴我,看來這病毒真是厲害,影響了整個人的神經系統,味覺視覺系統都受影響了。思維繫統呢? 不知道。反正本來就不聰明,將來多一個反應遲鈍的藉口;先不去管它了。) 身體有時打寒戰,冷得渾身發抖。 馬上衝進浴室,哆嗦著衝淋浴(多年習慣,上床前洗澡),哆嗦著擦乾身體,搖晃著跑上床,牙齒打架抱著厚被子想:會不會就這樣走了? 這樣走不行! 於是我把得病消息告訴了極少幾個人。 朋友太多,又不想發微信朋友圈,只能告訴幾個人。 所有朋友知道後肯定都會來問候的。怕回復,沒力氣;不回復,沒禮貌。 一個朋友立刻給我寄來測氧儀。 普通的儀器,現在是市場緊俏貨。 我當時就流了眼淚。如果肺功能發生問題,血液含氧會下降,要立即吸氧;隨時監測含氧度非常重要。 吃飯像戰鬥。 沒食慾,吃了想吐,雖然沒吐。 不吃,身體的免疫系統就會敗陣;逼自己吃,慢慢吃,一頓飯吃上兩個小時。 這樣過了三、四天,體溫下降了,正常了,雖然仍然頭暈,仍然渾身無力。闖過去了! 四月十五日早飯,太太蒸了個雞蛋羹。 生病以來,第一次嘗到了鮮味! 雖然菜還是太咸,水果還是太甜,但是味覺肯定在慢慢恢復正常。 謝天謝地!沒了味覺,這日子能有滋味嗎? 從十六日起,我停用Tylenol ,盡量不用其他藥。 除了偶爾咳嗽,晚上有點頭暈等後遺症,身體基本正常了。 醫院說三天不用藥體溫正常就算康復了。 為了家人健康,我把三天改為十四天,到五一,身體沒事就自己解禁。 總結一下我的經歷: 一,這病的傳染力實在厲害。 從我發病的時間上推測,最大的嫌疑人是我兒子,雖然他從來沒有去看過病,從來沒有確診,連藥都沒吃過;可能是在我從機場帶著兒子往家開的近三小時車程里兒子傳給我的。 他到家後十四天里基本沒出主臥門。那三個小時,我們都戴著N95口罩(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合格產品),兒子沒有咳嗽,沒有打噴嚏,我還是被傳染了。 二,這病有兩個星期左右的發病過程(病毒慢慢繁植)。 忽然覺得腰酸背疼床墊不適,忽然覺得菜太咸水果太甜,都是早期症狀,要警惕了。 一般認為感染後十四天內發燒,這未必可靠。(兒子到家大約十六天後我開始感覺發燒。) 三,我只用了Tylenol (一個鄰居朋友送的,市場脫銷,真心感謝!)、Z-Pak 消炎藥,粉色的Pepto Bismol 對付偶爾的拉肚子,加上偶爾的咳嗽藥。都是最普通最便宜的藥。 最後感謝我的太太和兒子,感謝他們悉心照顧! 我隨時一個短信一個電話,他們馬上滿足我的各種要求。 感謝各位朋友,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送來了各種關懷!祝大家健康平安! 2020年4月18日記於美東一小鎮的禁閉室
12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1 month ago

用吉利德Gilead藥物治療的冠狀病毒病例可促進更廣泛的測試 通過 傑森·蓋爾 2020年2月1日GMT + 8上午9:47 輸液後華盛頓州的肺炎患者好轉 吉利德藥物是為埃博拉病毒開發的,但可能會與2019-nCoV戰鬥 首次報導使用吉利德科學公司的實驗性藥物對抗新型冠狀病毒,這鼓勵醫生支持對該藥物的進一步測試。 吉利德的remdesivir應用於美國的第一例病例,一名35歲的男子在他的2019-nCoV病毒檢測呈陽性後出現肺炎,並被送往華盛頓州埃弗里特普羅維登斯地區醫學中心的空氣隔離病房住院以進行觀察。 該中心首席醫學官傑伊·庫克(Jay Cook)在周五的電話會議上對記者說:“據我所知,這是世界上首例將此藥物用於人類對抗這種病毒的病例。” “當時,我們感到使用這種藥物的好處超過了可能存在的任何潛在風險,我們得到了他的知情同意。” 他的醫生週五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報導,在靜脈注射藥物後,患者的肺炎在一天之內似乎有所改善,並且沒有明顯的副作用。他們說,這一發現應鼓勵隨機對照臨床試驗確定其治療2019-nCoV感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該藥物被批准用於同情心理由。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Gilead)在一份聲明中說,它沒有在世界任何地方獲得許可或批准,也沒有被證明對任何用途都是安全或有效的。 吉利德說,這家製藥商以其抗丙型肝炎和艾滋病毒的抗病毒藥而聞名,它正在與全球衛生當局合作,通過“適當實驗性使用”雷姆昔韋來應對冠狀病毒的爆發。它還與個人研究人員和臨床醫生合作,藉以提供其知識和抗病毒專業知識,以幫助患者應對2019-nCoV。 華盛頓衛生部傳染病國家流行病學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說,Remdesivir是一種新型的所謂核苷酸類似物前藥,是在考慮到埃博拉危機的情況下開發的。 他在電話會議上對記者說:“全國的用途非常有限。” “我們確實知道該產品的製造商正在與中國合作進行研究,並將其與其他正在研究的抗病毒藥一起提供給海外。”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學主任兼兒科教授馬克·丹尼森說:對瑞姆昔韋和一種較舊的化合物稱為NHC的臨床前研究表明,兩者都具有廣泛的抵抗力,醫學上能夠抵抗“我們測試過的每隻蝙蝠以及人類和動物的冠狀病毒。” 丹尼森(Denison)及其同事使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贈款來篩選能夠抵抗多種冠狀病毒的化合物。他們進行的為期五年的研究發現,雷姆昔韋和NHC這兩種藥物似乎干擾了他們正確複製遺傳物質的能力,從而阻止了病毒複製。 丹尼森在電話採訪中說,他們的研究發現,這兩種方法都有望用於治療由SARS,小鼠肝炎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引起的感染。他說,他預測它們也將對2019-nCoV有效,可能作為預防和治療疾病的雙重療法。 已顯示抗病毒治療的組合可有效抑制HIV,同時避免出現耐藥菌株。 丹尼森說:“針對新興病毒的聯合療法是必經之路。” 這些都是令人興奮的藥物,它們各自獨立有效。當然,考慮多種獨立起作用的藥物組合是有意義的。”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分享:新型冠狀病毒是基因組序列最長的病毒之一,全長29847bp、並容易變異! 冠狀病毒是由單一RNA構成、非常容易出現變異。到目前為止,約有15種不同冠狀病毒株被發現,人在感染後,會表現從普通感冒到重症肺炎等不同臨床症狀。 其中4種會引起普通感冒的呼吸道感染徵狀、分別為229E、NL63、OC43、HKU1、 死亡率約為 0.02%、但是另外有兩種變異的重症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和SARS ,則造成高死亡率、約9.6%。 引發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則是最新的變異、介於流感與重症冠狀病毒之間,死亡率約2%。 武漢新冠病毒 (2019-nCoV)的受體是ACE2, ACE2作用主要是angiopoietin II, ACE2 和 ACE分別具有擴張血管和收縮血管功能,共同維持血壓狀態。 ACE2主要存在腎小管上皮細胞 、腸上皮細胞、肺與氣道上皮細胞,2019-nCoV利用 ACE2作為入侵受體。經由肺細胞感染入侵、導致肺血管permeability 改變、肺水腫、肺功能惡化,最終引發 ARDS。 男性華人ACE2 表現比較活躍、由於nCoV 對ACE2 的精准攻擊、所以華人比較容易感染冠狀病毒、或導致死亡。17年前全球感染SARS冠狀病毒人數共8437例,而華人感染佔比高達92%。這次 nCoV 感染至今超過 15000例、華人超過95%、死亡案例100%都是中國人、而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中原地區(湖北), 男性死亡率是女性的3倍。 所以冠狀病毒也有種族與性別感染偏好。 ... Feb/01/2020 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發表一篇美國首例確診病例的診療過程以及臨床表現。 事件記錄如下: 1月19日,35歲武漢中國人探親後返回美國,在美國華盛頓的醫學中心診治、因重症治療無效、醫院才嘗試聯絡Gilead 藥廠、使用其仍在研發中的抗RNA 病毒藥物Rendesivir。 結果效果與以往試驗在 MERS與SARS 一樣、病人ㄧ天後就恢復血氧。病人病情康復神速! 美國制藥公司Gilead針對SARS與MERS 冠狀病毒研發治療藥物, 名稱是Rendesivir。 Gilead宣佈: 對Rendesivir的研發仍在開發中,尚未獲得任何國家的上市許可。 但是,因為本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藥廠支持下、2020-02-02 ,大陸開始執行270名收案的Rendesivir臨床試驗。預計開始收案時間為2020年2月3日,預計於4月27日結束。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美國人終於承認了,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真像擠牙膏,美國人終於承認了!就最近這個流感季,按照美國疾控中心(CDC)數據,大約3400萬美國人患流感,死了約2萬人,其中包括136名兒童。他們真的都是流感嗎?昨天美國眾議院聽證會,美國眾議員哈雷·羅達就逼問:「美國一些人可能表面上是死於流感,實際上卻可能死於新冠肺炎?」這麼直接,美國CDC主任雷德菲爾德也沒法躲閃了,最終承認:迄今在美國,一些病例的診斷情況確是如此。這就帶來幾個新的疑問: 1,既然確認存在,那究竟是多少的比例?畢竟,2萬人不是一個小數目,哪怕其中一部分,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2,很多人到死,可能也不知是如何死的,那就意味著,感染源不知道,路徑也不知道,甚至他們的家屬朋友就是攜病毒者,還在傳播。 3,源頭在哪裡,是中國疫情爆發後才傳播到美國,還是美國本身就有,並開始傳播?在真相沒有明瞭之前,正如鐘南山院士所說,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 但美國突然說出這個真相,還是讓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對病毒這麼稀裡糊塗,錯過了最佳的防疫時間,最終,是股市先做出反應,暴跌加暴跌,一下子就跌入了熊市。11年的美國史上最長牛市,特朗普最喜歡吹噓的牛市,就這樣結束了。下一步會怎麼樣?最壞的情況吧!按照美國最高法院主治醫師莫納漢的估計,照這樣發展下去,預計7000萬至1.5億的美國人,可能會感染新冠病毒。這意味著,最多一半的美國人,可能難逃這個浩劫。按照WHO的3.4%死亡率計算,那最多510萬美國人可能會死亡;哪怕特朗普堅信的1%死亡率,那也有150萬人。一步出錯,多少生命消殞。美國人也教訓慘痛啊!最新的消息,湯姆·漢克斯夫婦也已確診,NBA賽事暫停,美國和歐洲斷航。病毒可不講政治,也分不清國籍、膚色、民族、貴賤,超級大風暴就要來了。 中國上半場,世界下半場。美國人也恐慌啊!在不少地方,口罩成了戰略物資,消毒液買不到,衛生紙都成了稀缺品。沒辦法,美國已悄悄調降了加徵的中國口罩關稅。去年貿易戰時,美國加稅加稅再加稅,完全是往死裡整;現在突然發現,美國是這麼需要中國,不然口罩從哪裡來?用美國人編排的段子:美國副總統彭斯已緊急呼籲,中國要履行好大國責任,趕緊向美國出口口罩……。
5 occurrences1 response2 months ago

日本的媒體新聞 已經多次報導 新冠病毒早就已經源自美國 而美國只有三個州可以檢測出新冠病毒 最近這一波死亡的人數超過15000 美國誤以為是流感 到現在真相大白 全世界才發現源頭在美國
1 occurrence2 responses3 months ago

日本朝日电视台今日傍晚报道:CDC美国疾病管理预防中心发布惊人的消息,怀疑一万多的流感死亡人数中,有一部分是死于新冠肺炎! 难道,真正的吹哨人得换人了? 据美国CDC发布,提取疑似流感患者的多数样本中,很多都不是流感病菌,日本报道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源自美国。 据伊朗的报道,伊朗的患者没接触过中国人,似乎新冠病毒从天而降至伊朗,伊朗周五新确诊了13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其中有2人已经死亡。伊朗目前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人数增加到了18人,其中4人死亡。有伊朗卫生部官员表示,由于这13个新确诊的病例来自伊朗4个不同城市,这说明病毒已经被感染者在伊朗的多个城市扩散开来。 伊朗是有美国人驻扎。 武汉有可能不是新冠病毒发源地,而有可能是军运会或其它节点带进来的... 我们有怀疑的权利吧。 (张文宏的话里有话VS钟南山的眼里有话) 不知道日本朝日电视台这个新闻是否属实,如果美国CDC可以确定因流感死亡的一万多人中存在感染新冠病毒的,那这次疫情的历史就要重写。 而不是简单的怪罪蝙蝠和蝙蝠的意志. 日本朝日电视台报道:CDC美国疾病管理预防中心发布惊人的消息,怀疑1万多的流感死亡人数中,有一部分是死于新冠肺炎的,检查体制有漏洞,已经开始新的检测方式,并呼吁有新冠症状的患者重新检查…… 如果这个新冠肺炎真的源自美国,而美国又在把它当成流感治疗,那么武汉的世界军运会可能会是传染源头吗? 不得而知。 美国流感盛行,已造成至少1万4000人死亡。但是,其中很多人可能怀疑是新型肺炎的感染者。 流感在美盛行,本季度已有2600万名患者,死亡人数达到1万4000人。作为美国传染病对策司令塔的CDC(疾病管理中心)发布了令人吃惊的消息。他们收集疑似流感患者的样品检测,发现实际上很多患者并非患有流感。现在,纽约和洛杉矶等大城市开始重新评估现有检测体制。如果没有把握感染的实际情况,即使是美国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美国,到2018年为止,有2750万人未加入健康保险。据说即使加入保险,因为医疗费昂贵,也有很多人犹豫要不要去看医生,出现症状也依赖于自我诊断。虽然CDC没有直接提及,但是在美国也有人指出新型肺炎的感染可能已经扩大,可是钻石公主上一群在日本测试阳性的美国佬,回美国被CDC测试为阴性,也许是测试标准不同??? 作为东亚自贸区三大佬成员的韩国和日本,已经非常严重,按照武汉数据推演,感染人数会几何级扩大,疫情有几个特点: 1、老年患者居多,这些人几乎都是超级传播者; 2、东京、首尔区域人口密集,口罩脱销,极易传播;警觉日本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爆发,结果还是... 3、分布面积分散,几乎各个主要城市均有传播者; 4、未采取有效隔离措施,至今依然不控制,也没有可以支持封城的体制; 5、市民和政府一样重视程度不够,自认为没那么不幸; 6、寄望天气暖了病毒消退,这和求神一样不靠谱,韩国爆发不就是聚集在一个什么神跟前吗! 东亚自贸区主要由日本韩国中国组成,根本目的是,让美元滚蛋(国际贸易用美元作为货币,交易越多美元越盈利),我们自己玩儿,不让美国人躺着赚钱。 美国答应援助中国的一个亿就是躺着赚的。 自贸区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没弄成,现在病毒泛滥,停工停学封城禁止马拉松。 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三都被病毒锁城,世界第一呢?世界第二第三经济体深度中招儿新冠,世界第一经济体却隔岸观火还有药 还是那句话:救人的还得是人类自己,灭病毒的只能是科学和先进的制度,现在模型能推到的效果就是日本和韩国会有**万人感染,韩国大邱封城了,奥运会推迟一年,死亡患者不计... 美国医生警告:在美国,流感的危害性比新冠肺炎严重得多!!http://t.cn/A6h8NNA1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最新数据,从 2019 年 9 月 29 日开始至今,也就是被称为 2019~2020 年“流感季”期间,已经有超过 2600 万美国民众感染流感病毒,超过 25 万人因为流感和并发症而入院治疗,因流感致死的人数已经超过 1.4 万人,其中包括 92 名儿童。 不管是从被感染人数还是死亡人数来看,都远远超过中国新冠病患人数,那为什么还没有引起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注意和重视? 等到新冠病毒全球流行了,CDC想把之前诊断为流感的拉回去再检测,以更好判断是否有新冠,以及在美国的传播形势。 莫非全球对照组,竟也是非自然形成的? 看来研究研究零号病人和最初几个病例,作出比较完整可信的病情溯源是多么重要啊。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美国CDC改变新冠病毒检测条件,具有类似流感的病人将会接受检查。推测持续了数月、感染2600万人、至少死亡14000人的美国流感季中有新冠病毒患者。 注意“美国流感可能掩盖了新冠病毒在美国的传播”这一说法是日本媒体的推测,美国CDC也是怕流感疫情里混入了新冠病毒肺炎,准备进行一下采样对比。 我们拒绝任何阴谋论。 请看下一则摘录新闻: 美国19年12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公约一共有183个缔约国。正如你讲到的,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缔约国都主张谈判一项旨在全面加强公约,包含核查机制的议定书。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近20年来,美国一直独家阻挡重启核查议定书的谈判,美方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美国这种单边主义和双重标准的作法屡见不鲜,已经严重影响了现有军控和防扩散体系的有效性。 美方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这句话颇有深意,也就是说世界任何机构没有质疑审查美国CDC的权利,要不然美国得知不能作为援助专家进入武汉感到失望。 几个意思? 一切为了美国利益!就一个意思! 【美國疾控中心將香港日本列第一級觀察】聯邦疾病防控中心(CDC)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出新的旅遊建議,將香港和日本都列為第一級觀察。 黄种人的地区基本都这样了,难道白种人基因不易被感染,甚至不易被发现,所以没什么特殊症状,死亡率也不高,美国CDC一直当普通流感对待,所以可能被带到了世界各地,什么伊朗啊,运动会啊,游轮等等。 原本纳闷为啥这次看起来美国异常的淡定… 原来是已经泡在屎坑里了假装没事… 估计美国CDC都没想到自己有糊涂,网传美国CDC牛毕了。 还是看看美国CDC说什么了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周五(2月21日)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在美国传播开来,美国正在准备应对措施。 CDC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麦斯尼耶(Nancy Messonnier)在一场电话简报会上说,新冠病毒对公众健康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这种病毒“可能会成为一场流行病”。CDC正在与州和地方卫生部门合作,让公共卫生工作人员做好准备予以应对。 麦斯尼耶说:“我们还没有在美国看到新冠病毒出现社区传播的情形,但这种情况最终很有可能会发生。” 她还说,“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减缓病毒进入美国的速度,从而赢得更多时间,做好准备以应对更多的病例以及可能持续的传播”,CDC目前正在与供应链合作伙伴合作,已确定需要哪些医疗用品。 她还警告说,美国有朝一日可能会像中国一样,让学校停课、企业停工以控制疫情传播。 难道中国就是打样儿的? CDC表示,截至周五早晨,美国共有34例“2019年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其中有21例为撤侨人员。 同时:美国卫生官员表示,即日起,将更改美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的统计方法。根据新的统计方法,CDC将把美国的感染病例分为两类,一类是美国国内感染病例,另一类是撤侨人员中出现的感染病例。 是否将美国流感和新冠病毒的病例分析,检测方法,也一同区分呢? 同时,美国CDC,可否对日本媒体猜测新冠病毒源自美国进行回应?
1 occurrence2 responses3 months ago

從台灣的確診數和國外的確診數比較來看,台灣不可能是這麼少的確診數。原來到目前為止,台灣只檢測了三萬多人,美國是以每天十萬人來檢測,而且得新冠病毒的人中,有八成是輕症,所以台灣最近每天回國這麼多人,裡面得到新冠病毒的人中,有八成是看不出來,也就是這些人被放進來台灣了,變成隱形的帶原者。 特別歐美、中亞這兩個星期回來一堆人,這些地區是高感染區,一定很多無症狀的人被放進來,這一波會造成台灣大幅度增加找不到來源的社區感染。 昨天陳時中說普篩,會造成偽陰性的人增加,其實根本說反了,是不會放過任何陽性者,他為什麼要這麼說?其實他不是不懂,是故意這麼說。我以三總為例,三總的負壓病房只有五、六間,其他教學醫院大概也差不多,所以大幅度普篩,一定會篩檢出來一大票陽性的人,通通要住到負壓病房,台灣的負壓病房只有一千間左右,一定會癱瘓掉整個台灣的醫療體系,這是無法說出口的實情。 結論是這兩個星期放進來一大票歐美、中亞,一定會造成社區感然大增,大家要小心了。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

作者陳敏芳女士是台大醫學院院長董大成教授的長媳,定居美國西雅圖。 ———————— 我感染了新冠病毒,由於不少我身邊朋友的請託,希望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的情況,所以我決定把我的染病的經驗公開,讓大家可以有更多的了解。 首先對於新冠病毒,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 我確信我是在參加一個小型家庭聚會時被感染的。當時參加的客人沒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者顯現出任何生病的 症狀。結果呢?約40%參加聚會的人都被感染了!媒體上所說的要勤洗手避免跟有症狀的人接觸,我都照做了. 我覺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被感染,除非你完全避免跟人群接觸。 40% 被感染者都是在參加聚會後三天之內就發病,他們都有著相同的症狀,包含發燒. 其次,這些症狀因人而異,因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及年齡而有所不同。大部分受感染的朋友年齡層約在40到50歲左右,而我是30幾歲。對我們來說染病的初始症狀是頭痛,發燒(最初三天是持續高燒而後三天是間歇性高燒),身體的劇烈疼痛以及關節疼痛,而且有強烈的四肢無力與倦怠感。在我感染的第一個晚上高燒到103度,隨後下降到100度、99.5度.有些朋友則有腹瀉的症狀。 有一天我覺得想嘔吐。當發燒症狀消退後,鼻塞、喉嚨痛的症狀則持續,僅僅極少數的人感到輕微的喉頭搔癢的干咳。只有幾個人感到胸口鬱悶感及其他的呼吸道感染徵狀。整個發病期約持續10-16天。 問題的癥結點在於很多人在沒有咳嗽或呼吸困難的症狀時,都傾向於不需要(或不認為必須)接受新冠肺炎測試。我是透過一個叫做西雅圖流感研究的機構所做的測試。這是一個位於西雅圖的研究機構,它們透過對志願者的檢測,來研究流感病毒類型與社區傳播。幾週前這個機構開始對志願者提供新冠肺炎病毒做隨機抽樣檢測。它們把我的初測到的陽性樣本送到國王郡的公共衛生部門去做感染病毒的確認。隨後我被通知連同我在內所有陽性反應的檢測人,都被確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毒。 從最初感到症狀到昨天3/9為止,已經過了13天,發燒症狀消退已經過了72小時(3天)。國王郡的公衛部門建議感染者在有感染的症狀出現後,做至少7天的自我的居家隔離。在發燒症狀消退後的72小時內,也應居家隔離,避免接觸公眾。目前我已經度過了這兩個期限,所以我不再自我居家隔離,於此同時,我還是避免過度參與公眾活動與接觸大批人群。我並沒有住院,也不是所有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都住進郡立醫院。很多跟我一樣的感染者,並沒有去看醫生,就自我痊癒了。對我們來說,這感覺就像一個比以往流行型感冒稍微嚴重一點的新型流感,與我所接種而受到保護的流感疫苗,略為不同。 我確信缺乏對新冠病毒檢測的機制是造成多數人相信他們只是感染風寒或一般正在傳播的季節性流感而已。最糟的情況是,很多人在沒有顯現任何症狀的情況下,仍舊正常參加集會活動或正常社交聚會,而將病毒傳播出去。 我知道很多人認為這款病毒不會傳染給他們。我真心希望真的是如此,但是我仍舊相信整體上缺乏早期的發現與預防性檢測,將會嚴重影響到西雅圖地區公眾對新冠肺炎的抵抗能力。目前已知的情況是西雅圖地區已經有嚴重的疫情,雖然我已經痊癒,但是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病情發生在其他更多人身上。 我想我做了一件正確的選擇,讓我呼吸系統感染的症狀不致於變得更嚴重,就是我按時服用Sudafed (一種藥房販售,不需處方的感冒退燒藥),Afrin 鼻腔噴劑以及使用清鼻腔咽喉分泌物的Neti Pot。這些措施保持我的鼻腔咽喉乾淨,從而防堵病毒向下蔓延到我的肺部。我不是在這裡提供醫療建議,只是單純的分享我個人的經驗,因為我並沒有肺部的感染。也許我所做的跟肺部感染並無相關性。而是跟我所感染的病毒特性與病毒感染量有關。 我希望我所分享的資訊,能幫助大家避免受到感染,或者推動整個公眾檢測系統能更快啟動讓感染者能早期自我隔離,而有呼吸道症候群感染疑慮者,能早期接受治療。洗手並無法完全避免受到感染。尤其那些沒有任何徵兆的帶原傳播者,可能正是你身邊普通社交場合出現的人們。感染病毒後不一定會致死。但是你也不會想不小心傳播病毒給你身邊所關心的年長者,或者有免疫系統功能失調的親友們。大家保重。 (陳敏芳 美國,西雅圖)
1 occurrence2 responsesabout 2 months ago

一位北醫畢業目前在紐約當住院醫師的張銘凱醫師寫照顧COVID-19經驗,寫得非常棒,跟大家分享這篇文章: [經驗分享] 我在紐約市的公立醫院擔任內科住院醫師即將完訓,七月開始會做美國感染科次專訓練。目前紐約災情慘重,我所在醫院確診加疑似病人就超過一百人,我這段其間都在顧ICU因此對於重症COVID的照顧也算有心得,我至少照顧過超過20位以上之住院病人,因為在ICU的關係大部分病人都插管,到目前為止,我應該比許多台灣醫生有武漢新冠肺炎治療之實戰經驗。因為台灣目前防疫做的非常好,多半輕症或無症狀隔離,但是我們隨時要準備如果已經是社區流行,那作為醫生該如何care這些病人,因此做個簡單的分享與教學,所以講解的對象應該是以臨床第一線之醫師或NP為主。但我要說很多evidence都不斷更新,以下是盡量有所依據的臨床處理方式,reference就不一一列舉,有些我可能覺得是一般臨床工作者應有的基本概念也許就沒有多加說明,如造成閱讀上不順暢,也請多多包涵。 #流病學:相信台灣臨床醫生現在非常仰賴旅遊史畢竟沒有大規模社區感染,但是我要提醒的是如果有天已經大流行,旅遊史可能不是那麼重要了,懷疑就該驗。美國之前CDC一直很在意旅遊史而不隨意驗,結果後來發現根本大流行已經來不及了。在大爆發之前,可能會有一個空窗期就是很多原本我們以為低感染風險而沒有驗到的人,他們其實已經可能被感染。此外年輕人或沒有病史病人也非常多,這是在過去醫院前所未見的。在美國輕症就算陽性也不會住院讓他們回家,所以我所看到是真正的病人,我們已經擴充非常多病房了,但是病人真的很多,感染力真的很強要小心!至今我們已經有三個住院醫師中獎了。 #臨床表現:除了發燒咳等呼吸道症狀,還常有拉肚子等GI症狀,我要特別提醒很多病人會有"味覺失調或消失"的症狀,這不是鼻塞引起的味覺降低。很多文獻少提味覺問題,但是一定要注意,這可能是一個sign就該檢驗。此外有些病人會表達胸痛,不一定就是很嚴重的myocarditis,就純粹是無法解釋的胸痛,但還是會建議驗一下CPK/Trop。這個病毒的潛伏期根據我看到的paper,大概平均是五天多,當然最長可能兩個禮拜,不過我現在講的是一個常態分佈的結果,你要算到最嚴苛標準,也許就兩個禮拜,但是平均還是五天多,所以你如果有接觸史,過了一個禮拜還是沒發病,你大概就safe了。 #抽血:CBC(不一定會leukocytosis,反而容易lymphocytopenia and or thrombocytopenia), 常transaminitis(GOT/GPT高)。我們會大概三天監測一次Ferritin, ESR/CRP, LDH, D-dimer來觀察對藥物反應。基本blood culture, HIV, urine Legionella/strep pneumonia最好也住院時驗一下排除其他問題。 #影像:CXR bilateral infiltrations。相信大家一定常常不知道病人什麼問題但是看到CXR有點白白髒髒就當肺炎收進來打抗生素住院(其實可能根本不明顯)。我要說的是這些COVID住院病人,不會只是CXR微微白白髒髒,而是一看就是明顯兩側蔓延,在我住院醫師期間真的從來沒有看到那麼多CXR都是長這個樣子的,現在我幾乎可以看到CXR就診斷。至於CT chest雖然比較清楚,但是我認為不需要,因為大部分CXR就很明顯了,加上抽血上述markers等等就算PCR還沒有等到就可以很有把握診斷了。安排CT chest只會讓醫院感控暴露風險(因為機器要大消毒,浪費時間也可能使真正需要CT的人沒辦法照到) #氧氣治療方面:如果有SOB or hypoxia,當然要監測O2 sat.一開始nasal cannula, simple mask 下一個nonrebreather mask,中間不要試BiPAP/CPAP/High flow NC你就要early intubation了!因為BiPAP等會有把病毒釋放出來空氣傳播的風險。而且COVID病人desaturation or decompensation進展真的非常快!sat keep不住就要early intubation。另外不要使用neubulizer等會霧化的藥物治療,如需支氣管闊張劑可以用MDI手壓的pump。另外ARDS常用的臥趴姿勢prone position效果感覺非常好,病人一prone血氧真的會稍微提升,有些病人甚至沒有被插管的,血氧稍微差一點的我們就會叫他趕快趴著!還真的很有用。很多插管病人我們也會給他prone,我看討論串好像台灣不是很喜歡prone因為很耗費護理師人力,不過至少我在我們醫院我看到是一大早三個主治醫師就一起合力把病人翻姿勢,其實美國醫師工作也是很辛苦的。 #藥物治療: 1.我知道很多診所喜歡開類固醇給"感冒"的病人,但是絕對要避免因為類固醇有延長viral shedding的副作用,之前在MERS等病人的研究也是類固醇壞處大於好處,因此使用類固醇除非是有其indication才用(例如septic shock等等)。 2.高劑量Statin似乎有研究對防止病毒結合有幫助,因此如果LFT, CK允許可以考慮使用(lipitor 40 or 80, etc)。 3.Litonavir愛滋病藥物nejm已經發表確定沒用。 4.在美國我們幾乎每個病人都會給hydroxychloroquine(400mg bid for a day, then 200mg bid for 4 days)會影響lysosome fusion抑制病毒, 使用藥物前一定要EKG,如果QTc>500就不要用。我們醫院現在不加azithromycin了因為兩個一起用會延長QTc就有致死案例。對於法國研究Hydroxychloroquine+azithro很好但是我保持樂觀態度,那個研究病人量很少(n=21),而且我實際臨床經驗覺得幫助好像有限,但是因為in vitro研究有效,我們還是會給病人就是了! COVID似乎會跟其他呼吸道病毒一起co-infection所以還是要驗一下flu, 但是如果flu negative也不需要給tamiflu因為對covid無效。除了病毒還常bacterial superinfection,所以我們幾乎還是會給抗細菌抗生素,macrolide or levofloxacin擔心prolong QT所以我們醫院現在給doxycycline。記得驗一下Urine Legionella因為跟covid一樣都常有GI症狀。 5.Remdesivir在美國第一個case就是靠這個治好的,各國都在臨床試驗中,我個人很看好,我們醫院也要開始實驗這個了... 6.日本藥favipiravir聽說也很成功但是因為我在美國比較不熟。 7.很多COVID病人為什麼這麼sick,明明年輕人卻full blown ARDS比老人更嚴重,因為很多是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的關係。所以IL-6 inhibitor如tocilizumab or sarilumab本來治rheumatoid arthritis的生物製劑或許也有用。現階段也還在臨床試驗中,可以抽血IL-6監測。聽說MGH用tocilizumab,而我的醫院也要開始臨床試驗sarilumab #Code status:COVID大部分還是胸腔性疾病,很多就是插管呼吸器ARDS mode來治療,因此插管是很重要的環節。但是有些運氣不是很好的病人,多重器官衰竭等等突然coded需要CPR的情況,這對醫療團隊來說是暴露極高風險甚至多半可能徒勞。我認為有必要一開始就要跟病人談好DNR,這不代表就要DNI,該插管還是要插管,但是真的不幸心跳停止等,要量力而為。 #醫院管理:至少在紐約我們的物資設備都輸台灣很多也嚴重不足,不過也許可以給台灣要是不幸疫情大爆發做個借鏡。現在醫院幾乎都是COVID病人,也不可能一人一間病房了,因此直接把COVID病人直接放在同一間房間,反正都得病了也不怕被感染了。不過還是建議最好病房的門是有窗戶的至少從外面看進去可以知道病人好不好,而且就我剛剛所說,病人原本可能好好的就突然血氧掉非常喘需要趕快插管,每個住院病人真的像未爆彈。另外ICU病人因為常常有很多pump點滴,護理師要一直進出隔離房不方便穿脫PPE,可以考慮直接把pump放在房間外面,點滴線延長出去就好,這樣如果護理師要調sedation or pressors等等就可以不用進入房間更改設定。 #國家防疫:現階段台灣防疫做很好,還在containment的階段,就是把最有可能的人抓出來隔離,但是對於平均每個個案的隔離成本很高,國家也很不容易控制,目前台灣有兩百多的個案,但是某天要是慢慢累積好幾百個病人甚至破千,我們也許就要調整策略,因為把全部只要是陽性的病人都抓到醫院關那是不可能的,台灣沒有那麼多的醫療能量,也不能這樣浪費,而且輕症染病的病人,要多久PCR會轉陰性,我還沒看到研究統計出來,應該也很少人會做這樣研究,因為很少國家會像台灣如此嚴格標準檢疫隔離的,就好像今天得influenza A,如果不太嚴重也是讓病人回家,病癒就是病癒,一般醫師也不會再重複flu swab;同樣如果有C.diff病人,把PO Vanc的療程吃完沒有再拉肚子,你也是當作好了不會再去驗糞便。個人覺得台灣可以把輕症病人平均多久時間PCR轉陰性做個統計發表研究。我最近看了世界著名病毒學專家何大一博士的專訪([https://www.caltech.edu/about/news/tip-iceberg-virologist-david-ho-bs-74-speaks-about-covid-19?fbclid=IwAR1XVnPHq82gD97Y2Y06FkIFzAtNNfopnMgqa98fHAwX7WHzHGyBVbnZlIQ](https://www.caltech.edu/about/news/tip-iceberg-virologist-david-ho-bs-74-speaks-about-covid-19?fbclid=IwAR1XVnPHq82gD97Y2Y06FkIFzAtNNfopnMgqa98fHAwX7WHzHGyBVbnZlIQ)) 個人覺得這篇寫得不錯,裡面他就有寫到目前也不知道陽性的病人過多久後才不會有傳染力,他說猜測大概三週。至於已經得過COVID的病人之後會不會再重複感染,他是覺得應該是不會,也就是現在所有的防疫工作,就是在爭取時間讓疫苗可以製造出來讓群體都可以有保護效果。現階段幾乎的國家都大爆發,就不可能像台灣還在containment的防疫階段,因為你要假設所有人都有可能是病人,那能做的就是#緩和曲線了flatten the curve,我覺得這個概念相當重要 ,基本上就是拖延戰術,減少不必要的社交和聚集,要social distancing,不必要的商業活動要停止,電影院酒吧夜店要關,餐廳只能外帶等等,這可以避免加速接觸感染,讓病人增加量不要達這麼快一下超出醫療能負荷的數量避免醫療崩壞,很多國家都在這麼做了,目前聽起來表現比較好的國家像是南韓,雖然他們一開始防疫沒有做好導致非常多人得病,但是經過大規模檢驗,還有避免出門要待在家等等,目前疫情也有和緩的趨勢,算是亡羊補牢,也不是不行。台灣目前表現全球數一數二,但是我們總是要做最壞的準備跟打算。 #後記:沒想到一下就寫這麼多,這算是我第一線醫療工作者的紀實與經驗分享,目前紐約疫情雖然已嚴重崩壞,但實際上還只是開始而已不見緩和。不過美國參戰之後相信會有更多醫學研究與臨床治療準則可以參考,實際上也不完全是壞事。你問我會不會怕我每天也是提心吊膽的,都很怕生病,每天都要很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態,但偏偏美國住院醫師工時非常長(週休一日而已也沒有PM off)又不斷把我們明明不是在病房rotate的時候抓來上班取消我們的門診等等,我都盡量多休息有時間就睡覺保持免疫力。現在在醫院其實也是看到很多恐慌的面孔,我們醫院是公立醫院,平常病人多為社會最底層的人,吸毒的、遊民的、酗酒的,總之各種問題台灣一個比較健康的社會大概很難想像是一個怎麼樣的場所。不過最近因為COVID病人大爆發,我發現很多可能社會上的一般人或中產階級,他們可能是警察、可能是清潔工、就某天感染病毒生病了,這時候醫護站起來照顧他們治療他們,讓他們免於恐懼,這是作為醫學生涯也算比較榮光的時候,因為我們平常的訓練,就在這時候派上用場,也算是找到一點點行醫的意義跟價值。可以平安地活著其實就很好。目前台灣社會可以安全的生活著也真的很好。
3 occurrences1 responseabout 2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