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7日,一些真相終於開始浮出水面:

緬甸現政府表示:

緬甸目前的亂局很可能與美國資本家、億萬富翁索羅斯有關。
目前,他們已經逮捕了一名與索羅斯有關聯的基金會官員,並通緝了另外11名基金會員工,懷疑這家有CIA背景的美國基金會向緬甸反對派提供了資金幫助。
而隨著抽絲剝繭,一場曠世大戰,
也漸漸從塵封的歷史中,浮出水面。

01

貪 狼

喬治.索羅斯,本名施瓦茨·捷爾吉。

生於匈牙利的美籍猶太人,投機家,資本大鱷。
他的爺爺,曾是納粹統治下的匈牙利官員,專門負責為納粹剝取猶太人的財富。
也因為迫害同胞,他們一家雖為猶太人,卻在納粹手下躲過了一劫。
1947年,索羅斯17歲,隨家人移民英國,
隨後又在1956年移民美國,

第一次踏上美國的領土,

年輕時的索羅斯

他是天才,又不擇手段。
富可敵國,他做到了。
一路拼殺下來,其身家已經比聯合國42個成員國的國民生產總值還要高。

2013年,82歲索羅斯“梅開三度”,
迎娶42歲日裔女多美子
索羅斯的絕技就是:做空。

1992年,他突然出手狙擊英鎊,直接擊垮了英格蘭銀行,淨賺10億美元。

1994年,他做空了墨西哥比索,整個墨西哥金融體係倒退了5年。
1997年,是索羅斯大殺四方的一年:
瞬息之間攻陷泰國,當日泰銖彙率暴挫超17%,
其後,他一路席卷了馬來西亞、印尼、韓國等,
多國外彙儲備,陡然間化為烏有。


那場金融風暴,席卷了整個亞洲,
可謂見神殺神,見佛殺佛。
然而這些對索大鱷來說,都只是“開胃菜”,

他真正的目標是:中國香港。

02

巨 門

香港,是亞洲金融中心。
只有拿下香港,才算征服了亞洲。
1998年,香港剛剛回歸祖國,
喜歡“趁虛而入”的索羅斯覺得:機會來了!
從1997年7月至1998年5月,
港幣遭到了三次大規模投機性拋售,
彙率遭重創,
恒生指數和期貨市場暴跌4000多點。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誌剛被笑稱“任一招”,

因為隻要金融炒家殺來,金管局就隻有一招:
提高利率,增加炒作成本,維持聯係彙率。
每抵禦一次,港府就吐一次血。


香港時任金管局總裁 任誌強
這樣的香港,成了索羅斯眼中的案板肉。
他製訂了“做空香港三部曲”:

第一步,低息借入港幣,作為彈藥,並在期貨市場上拋出港幣,同時沽空期指;

第二步,大肆散布謠言,瘋狂拋售港元,迫使港府“挾息”,造成恒生指數暴跌,甚至借貨拋空股票;

第三步,當恒指暴跌,淡倉合約平倉,卷錢走人!

1998年8月,索羅斯在多番試探後,
帶著最強火力襲來,誓要一戰終結香港。
當時,他在《華爾街日報》公開叫囂:

港府必敗!

03

文 曲

索羅斯洶洶殺來,
事情也基本如他設計:
走到第二步,恒生指數便一路狂泄,

1998年8月,破6660點新低;
香港房地產價格,暴跌了近50%!

香港市民蘇頂明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他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外出旅遊了6天。
回到香港,迎來當頭一棒:
原本價值30多萬的股票,只剩不足4萬。
那個悶熱的夏天,許多香港人攥緊了礦泉水瓶,
擠在一起,看著證券交易所的顯示牌目瞪口呆。

香港,難以招架。
當夜,金融局召開緊急會議,
分析後,大家面面相覷:“香港,大勢已去!”

如無破敵之法,恒指將很快跌破4000點,
銀行貸款利息將衝破曆史記錄,
120小時內,香港金融體係將全麵崩盤。

當時,香港采用的是聯係彙率製,
以7.8:1的比率訂死美元彙率,
如果脫鉤,會使民眾對港元失信,
樓市股市急瀉,利率狂飆,經濟持續惡化。

這時,有一個強硬的男人站了出來,
他就是時任香港特區財務司司長,曾蔭權。

曾蔭權

那個晚上,曾蔭權一直站到了天亮,
最終,他做出了一個艱難抉擇的決定:
不讓香港民眾的財富落入索羅斯之手,
唯有政府入市,調齊全部外彙儲備,拼了!
他和任誌剛將此想法,
彙報給了同樣一夜未眠的特首董建華。

淩晨走進董建華的辦公室,兩人的手都在顫抖:
這場豪賭,牌桌上的籌碼,是全港百姓的血汗,
贏了還好,若是輸了,萬死難辭其咎。
董建華也清楚,但他隻花了半小時就拍了板:幹!
前無可鑒,後有追兵,這是唯一的活路,
那天,曾蔭權哭了一整晚,董建華也落淚了。

雖抱定必死之決心,接下了戰書,
但大家心裏十分清楚:
以香港現有外彙儲備想對戰索羅斯,

根本不夠!

04

武 曲

第二天,兩名香港財政高官秘密進京,

得到了中央的回複:
不遺餘力,傾中國外彙儲備之全力支持!
這句批複,成為了首輪港元狙擊戰中,
港府死守港元彙率的底氣來源。
1998年8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召開了就任後的第一次記者會,他作出莊嚴承諾:“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聞言,香港彙盈國際投資主席黃傑力當場哽咽:
“中央政府的政策和承諾是對我們的巨大支持,給港人戰勝金融危機帶來了信心和力量,祖國永遠是我們危難時刻的堅強後盾。”
世界銀行年會,朱鎔基、索羅斯同時受邀。

朱鎔基當場對索羅斯說:
“中國將堅持人民幣不貶值的立場,
承擔穩定亞洲金融環境的曆史責任!”

索羅斯清楚中央政府的實力,但開弓已無回頭箭。
他在賭,賭中央政府終將隱忍不發。
因為此前從無政府大規模幹預資本市場的先例,
這也可能嚴重影響香港自由市場的信譽。
同時,其所率國際炒家尚有數千億美金可用,
而這,足以擊垮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經濟體。
然而,他終究低估了中國人的決心。

此時,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銀行兩位副行長已攜帶600億港幣,來到了香港……


05
破 軍

8月14日,香港政府突然出手!
大量外彙基金和土地基金,
同時湧入了股市和恒指期貨市場大舉吸納。
當天,恒生指數就反彈了560多點,升幅達8%。
同時,在中央政府的要求下,
香港的全部中資機構立即全力以赴投入護盤!
索羅斯瞬時發懵,他沒想到政府真敢入市搏殺。

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你既敢來,就一起殲滅!
接下來的10天,索羅斯率炒家集團和港府交戰。

恒生指數隨之跌宕起伏。

灼熱的交織,持續到了8月27日,
距恒指期貨的結算日還有12小時。
上午10點,香港股市開市。
‍一開盤,索羅斯們的賣盤,就排山倒海般撲上。
第一個15分鍾,成交額19億港元;
第二個15分鍾,成交額10億港元。
……

你瘋狂拋售,我全盤吸納,
雙方不斷加碼加注,
這一天,香港政府動用了200億港元,
委托10家經紀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圍追堵截。

香港全力反擊
戰鬥之慘烈,震驚了全世界,
現場無數交易員目瞪口呆得忘了呼吸。
當日收市前的15分鍾,成交額竟達到了82億港元!
最終,收盤時恒指報收7922點,上揚88點,
創下了自1997年11月4日以來的最高!
那晚,香港無人入眠,

因為明天,就是決戰的日子。

8月28日,恒指期貨結算日,這是索羅斯做空香江的最後機會。
最終結算價=當日每5分鍾報價的平均值,
此戰想勝,就必須保證恒指走勢平穩。
必須分秒必爭,寸步不讓。


這一天,700多萬香港人的心,
隨著飛快跳動的恒生指數跌宕。
這一刻,許多人甚至不再關心財產是否縮水,
而是真正意義上與香港這座城同呼吸共榮辱。

8月28日,上午10時,決戰打響!

索羅斯率領集團,率先殺入了“彙豐控股”與“香港電訊”,
大舉拋售,瘋狂血腥。
香港政府隨機大舉禦敵,你買多少,我賣多少!
開市5分鍾,成交額30億港元!


中午收市前,戰鬥範圍進一步擴大,“中國電訊”、“長江實業”等多支藍籌股被瘋狂拋售。
到了下午,更是血流成河,
平均每分鍾,就有3.5億股票易手。
拋盤滾滾,迫使香府動用了所有可用外彙儲備,

曾蔭權振臂高喊:

“炒家所拿走的不僅是錢,更是香港的穩定和700萬人的信心。”
幾位要員流著淚高呼:
拿出前所未有的勇氣,拼了!
輸死較量,破釜沉舟,
全盤吃下,全線死守。
下午四時,恒指終於定格:7829點!
全天交易額:790億港元!衝破了曆史!

最終,恒指期貨以7851點結算,

10個交易日,在中央政府的傾力支撐下,
特區政府動用了超1200億港元外彙儲備,
硬是將恒指上拉了1169點!


1998年9月,港股築底反彈,
扛住了索羅斯們做空的勢力。
最終,國際炒家集團铩羽而歸,
僅索羅斯個人,就虧損了10億美金。

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曾蔭權隨即宣布:
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港幣的戰鬥中,

中國贏了!

06

覆 轍

你會不會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
人可能不會。但索羅斯會。

這些年,索羅斯基金會依然橫征暴斂,大殺四方。
然而,中國,一直是他踢不動的鐵板,
為此,他一直意難平。
時隔21年,他再次企圖做空香港,
同樣的手段,同樣的結局。

2019年,其利用港股下跌,大舉買入空單建倉,預計不低於20萬張。
數據顯示,8月13日,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恒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創新高。與此同時,恒生指數經曆了一輪3000多點的急挫,跌幅逾10%。
正當索羅斯準備收網撈魚,
卻遭遇了中國的“關門打狗”。

2019年9月4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提出了四項行動,市場立刻得到響應,當天恒生指數拉升了近1000個點,漲幅高達3.9%。

9月5日,預感到不妙的索羅斯企圖最後一搏,
大舉拋出期貨指數空單。
結果,港交所電子交易係統出現了故障!
下午2點起,所有衍生產品市場交易暫停
第二天恢複交易後,港股繼續上漲。
傳聞,索羅斯生生被生生悶殺了24億!


新仇舊恨,讓索羅斯瘋狂了。
他在《華爾街日報》專欄放出狠話:
“我對打敗當下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的關心。”

在中央政府的強大支撐下,
香港保住了自己的經濟命脈。

其實,當時的中國正麵著巨大的經濟壓力:
南方正洪災嚴峻,亞洲金融危機使得內地外貿出口大幅下降……
但即便身負千鈞,祖國依然全力支撐著香港,
如同天下父母,不會放棄自己任何一個孩子!
所以,很多人看到近年的“港毒”廢柴們,
才會如此痛心:
因為經歷過的人都知道:
如果沒有中國強大的後盾支撐,
香港也許要已被洗劫得屍骨無存。

年輕人的仇恨和叛國,很多是源自無知,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今天的我們,應該讓孩子們知道,
眼下的歲月靜好,背後是怎樣的驚心動魄。
因為凶惡的敵人,依然在虎視眈眈。
索羅斯不僅玩資本,還玩政治。

上世紀末中東、中亞的“顏色革命”,

2003年的格魯吉亞“玫瑰革命”,2004年底的烏克蘭“橙色革命”,土耳其國會修改憲法,埃及穆巴拉克下台……
甚至去年的香港亂局,幕後都有其罪惡的黑手。
因此,也有人說,
索羅斯真正的目的不是做空世界,
而是輸出美國的意識形態與價值觀。

時光鬥轉,戰火又燒到了緬甸,
33家中資企業被打砸搶燒,
同樣的劇本,同樣的伎倆,
黔驢技窮,不過如此。


他是美國的黑手的打手....…
近 31 日
42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並無相關新聞報導

新聞未曾報導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