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爾多夫:我想,這是毫無疑問的,這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雖然任何人都可能感染新冠病毒,但最年長和最年幼的人死亡風險的差異超過1000倍。人們天真地認為封鎖會保護所有人,但是現在看來很顯然,我們知道封鎖並沒有起作用,很多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很多人死亡。

而有人天真地認為封鎖會保護老年人,正因為如此,我們沒有實施基本公共衛生措施,沒有切實採取必要措施保護那些老年高危人群,正因為如此,他們中的許多人不必要地死於冠狀病毒。

另一方面則是這些封鎖帶來的附帶損害。比如,孩子們沒有去上學。就死亡率而言,兒童患這種疾病的風險極小。當然,他們會被感染,但兒童感染冠狀病毒的風險低於每年流感的風險,而且每年流感對兒童來說風險已經很低了,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不是一件危險的事情。瑞典就是一個例子。

自2020年春季第一波疫情以來,瑞典是唯一一個沒有關閉所有學校的西方國家,所以學校和日託中心對1到15歲的孩子開放。在第一波疫情期間,瑞典180萬兒童中,冠狀病毒死亡人數為零,而且沒有戴口罩,沒有保持社交距離,也沒有進行任何測試。如果孩子生病了,就會被告知待在家裡,就是這樣。

所以這對孩子來說不是一種嚴重的疾病,我們應該謝天謝地。此外,年輕人死於新冠病毒的風險也非常低。但是這些封鎖帶來的附帶損害是巨大的。
近 31 日
4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怪怪的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