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軍售顯露霸權自私心態非友善夥伴

一、向美國買武器即失去國防自主

軍事觀察雜誌報導,柬埔寨首相洪森稱「如果你想在國防上獨立就不要使用美國武器」,美國於 12 月 8 日宣布對柬埔寨實施經濟制裁和武器禁運後,這是因為美國反對柬埔寨與中國日益增長的國防和經濟聯繫並站隊中國,柬埔寨首相洪森稱,美國的決定證明了他在 1994 年“不改變柬埔寨現有的武器系統以購買美國武器系統”的選擇是正確的。洪森猛烈抨擊美國武器未能為其用戶提供作戰優勢,銷售時附加的條件削弱了客戶在使用武器的獨立性。多年來,數國領導人都多次發表類似聲明,2020 年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表示,美國的戰鬥機是“僅適用於航展”,但未經華盛頓同意不能用於戰鬥,因為此類操作所需的敏感代碼未共享。美國經常利用其備件供應來確保美國設備在其使用與華盛頓的利益相抵觸時無法運行,例如,在1990 年代,美國在印尼與澳洲衝突中站在澳大利亞一邊,印尼的 F-16 戰機被美國禁用。而巴基斯坦的F-16戰機亦被美國限制用來攻擊印度,當印度米格21被巴空軍擊落後,美方派人調查巴方F-16戰機的航線。

2013年5月9日發生臺灣漁船「廣大興28號」的海上喋血事件,漁民洪石成被菲律賓海巡船殘忍槍殺,造成台灣與菲律賓之間關係緊張,在人民憤怒輿情下,國軍派出紀德艦與F-16戰機護漁,但美國偏袒菲律賓,不准美製戰機級軍艦越界,因此國軍改派幻象機執行任務。美國常閹割其出售武器的基本戰力,通過限制部署的武器種類,以確保某些國家僅獲得較弱的防禦能力,一個顯著的例子是出售給埃及和伊拉克的F-16 戰鬥機,它們缺乏任何可行的立場交戰能力。

二、美國藉出售武器干預別國內政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暫停了從美國採購 F-35 隱形戰鬥機的談判,原先計劃以 230 億美元購買 50 架F-35戰機、18 架 MQ-9 收割者無人機和各種相關武器的計劃在最初幾個月停滯不前。據報導,由於阿聯酋是阿拉伯國家,美國為確保以色列F-35戰機對阿拉伯國家的絕對優勢, 交易附帶了關於如何使用該飛機的多個廣泛條件,並要求阿布扎比做出政治讓步,其中許多涉及與中國的關係,如要求阿聯酋拒用華為5G,加入美國亦起反中。阿聯酋官員在 12 月 14 日表示,強調“技術要求、主權運營限制和成本/收益分析”迫使阿布扎比重新考慮其採購計劃。不到兩週前,阿聯酋意外簽署了一份價值 190 億美元的合同,購買了 80 架來自法國的陣風戰鬥機。另外,美國反對土耳其與印度購買俄羅斯的S-400防空飛彈,若土耳其買俄國飛彈則將拒售其美製的F-35 隱形戰鬥機,若印度買俄國飛彈則將對其制裁。

聯合報報導,因為擋美國軍售財路,我將領竟遭美國境外約詢,明顯干涉台灣內政,讓台灣失去國防自主權。空軍防空飛彈指揮部耗資182億採購愛國者三型飛彈鑑測案,有退役將領證稱,九年前曾因力主軍購結餘款項必須按規定辦理結案,影響美軍售系統利益,遭美國安援局(DSCA)副局長在海外約詢,而國防部也令其赴海外面見美軍將領。

三、美國對外軍售坑殺盟友不勝枚舉

依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日本防衛省近日堅持下一代戰鬥機研製工作必須“走自己的路”,因為此前與美國合作研製武器時已經吃過太多的虧,而類似遭遇他國也有發生。20世紀90年代美日聯合研製F-2戰機時,美方不僅沒有對日本公開自己技術機密,反倒汲取了日本獨家技術。更讓日本憤慨的是,美方技術人員就算發現日方團隊在研製中犯了錯誤,也不告訴對方。當日本引進F-35隱形戰機時再次嚐到苦頭,日本2018年開始部署F-35,第二年4月就發生飛行員在高速飛行過程中出現弄錯上下方向的“飛行空間定向障礙”,導致操作失誤墜入大海。而當年7月,美軍就為本國F-35安裝了原定於2026年使用的“防墜落裝置”。可見美國早已知道該戰機有此隱患。

以色列被迫接受美國“帶病上崗”的KC-46加油機,這種加油機在美軍使用過程中頻頻發生質量問題。早在測試階段,它就爆出加油管過於脆弱等缺陷。KC-46關鍵子系統——遠程加油視覺觀察系統也存在設計缺陷,加油人員甚至無法判斷與受油機的距離到底有多遠。更糟糕的是,這些設計問題至今都沒有解決。以色列明知KC-46問題百出,但在美國壓力下,仍被迫放棄自行改裝加油機和採購歐洲同類產品的計劃,選擇花費24億美元採購8架存在質量缺陷的KC-46。美國在對外軍售及軍援時,拿二手舊貨甚至是“破爛貨”充數的情況更是常見,2015年,烏克蘭政府軍士兵吐槽美國提供的“悍馬”裝甲車質量不過關,很多是20世紀80年代生產的二手貨,使用老舊輪胎不說,連門窗都是塑料的。2018年烏克蘭透露,美國出售給烏克蘭的“標槍”反坦克導彈實際是超過使用壽命的過期貨,烏軍射擊時,導彈根本不能啟動。此外,韓國軍方在列裝“阿帕奇”武裝直升機時,購買了6部毫米波雷達,但韓軍發現該雷達報錯率很高。美國出售武器時向來有“留一手”的習慣,他國採購F-35時都無法獲得核心代碼。

四、美國對台軍售欺壓不勝枚舉

(一) 購買阿帕契攻擊直升機檢討
報載我飛官到美國接受訓練每人須花7000萬台幣的昂貴受訓費用,但部分重要課程卻不讓台灣飛官聽,原本一架阿帕契的單價是1,450萬美元,但越賣越貴,希臘在2003年購買單價增為5,625萬美元。依據華夏經緯網報導,美國陸航自購一架近3000萬美元,而台灣購買單價飆漲為7000萬美元一架比固定翼戰鬥機還貴。又報載向美國採購的30架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剛舉辦交機典禮就傳出製造廠波音公司發現機械問題發出停飛特檢通告。依據國外網路報導,各國阿帕契攻擊直升機裝備各異,台灣花大錢買到的是陽春型阿帕奇直升機,缺少些厲害武器。

(二)花大錢買P-3C反潛機卻無攻擊力
依據聯合報報導,國軍耗鉅資491餘億元台幣向美方採購12架老舊P-3C反潛機,美方不同意我國P-3C掛載海軍現有的空投水雷與深水炸彈,要求我國再編預算,向美方另採購空投水雷及深水炸彈,以致機隊無戰力。美國一方面想賺台灣大量軍費預算,一方面又不肯讓台灣武器具攻擊力,1990年,美國海軍接收最後一架全新P-3C,當時出廠價是3600萬美元。台灣買的中古機一架逾美金1億6000萬元,可說是超級凱子,而這些反潛機服役后,平均每架一年還需要5000萬至1億元新台幣的維修費。而在由美返台途中三架就壞了兩架,可見日後的保養維修是很大的負擔及問題。P-3C反潛機的電子數據庫與美國的整個機載、艦載電子數據庫聯通,也與美國的軍事通信衛星聯網。也就是說,台灣的P-3C一旦發現了解放軍潛艇的訊息,將立刻顯示在美國的中央數據庫上,台灣花大價錢買來了P—3C不過是替美國當哨兵。

(三) 購置岸基魚叉飛彈被坑慘
1.魚叉飛彈延遲交貨還加價
2020年美國出售金額高達677億元的舊款100套岸置型魚叉飛彈系統,此項軍購並非我方急需且交貨規格亦不符國軍要求規格,此強賣傳聞是為拯救美國波音公司,台灣做冤大頭就算了但美國還要延遲交貨並加價!目前世界上最為先進的陸基反艦導彈主要有7款,分別是中國鷹擊-62反艦導彈、中國鷹擊-18反艦導彈、俄羅斯天王星反艦導彈陸基版、俄羅斯K- 300P堡壘岸防導彈、日本12式陸基反艦導彈、俄印聯合研製的“布拉莫斯”反艦導彈以及瑞典的RBS-15反艦導彈,但美國的魚叉岸基導彈並不在列,大多數國家購買的魚叉導彈都是空射、潛射及艦射,台灣是唯一四種魚叉都買的國家,國軍以往都用中科院製造研發自製的反艦導彈,目前兩種岸置攻艦飛彈以次音速的「雄風二型」為主,並與超音速的「雄風三型」混合部署,有固定陣地亦有機動發射車型。岸基型「雄二」彈射程近150公里,已服役二十餘年,且發展成功性能提升型,而且雄三還是超音速的導彈。魚叉即使是最先進的變體也是亞音速導彈。政府說要自製武器卻將預算去買美過時武器步發展自製雄風飛彈。

(四) 高價購買老舊M109A6自走榴彈砲對國防效益不大
台灣向美購買40門M109A6“聖騎士”自走榴彈砲及相關設備,估計價值高達7.5億美元。美國售台武器有以下特色(1)一定是舊型或庫存淘汰品(2)一定是最高價(3)一定不是可影響戰局之關鍵武器。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美國出售給台灣的這些自走炮,都是已經有30年的老舊曆史,一輛自走砲能以1,850萬美元的高價賣給台灣,直呼不可思議。美軍自己已開始換裝M109A7新型自走砲汰除M109A6自走砲,我國採購的必不是全新的自走砲。美國陸軍於 2019 年 12 月簽訂了 60 套比M109A6更新的M109A7型自走砲,總價 2.49 億美元,平均單價才415萬美元。根據美國軍火銷售紀錄,沙烏地阿拉伯於2018年亦訂購同型裝備180門,花費13.1億美元,平均每門728萬美元,美售台軍火實在太貴。M109 A6的射程太短是最大問題,射程只有30km,在台海作戰時無法遠距離攻擊敵人,須待敵軍灘頭登陸時才能攻擊,但為時已晚。M109A6自走砲對於擁有制空權的美軍而言基本夠用,因為美軍有強大的空中支援力量,在海軍陸戰隊登陸作戰前,一些重點目標會被美國空軍清除。而對於缺乏空優的台灣而言,M109A6自走砲並不好用。
近 31 日
128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不合理

該用戶時常po不經查證的假消息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