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與快篩
當歐美日韓面對疫情的再次大爆發,確實已無計可施之餘,乾脆以「群體免疫」為由選擇「與病毒共存」,此時台灣自難倖免,在一段時間麻醉於「龜苓膏」的自得中,面臨新的一波疫情,疫情指揮中心的應對顯得進退失據,該對經費管控的主計單位更是荒腔走板,一個像快被煮熟的青蛙,一個則是顢頇的官僚,指揮官的無理硬拗,主計長的胡亂比喻,不禁讓人搖頭再搖頭。
去年的「高端之亂」,在善忘的台灣,似乎已逐漸被淡忘,上個月初柯文哲妻子陳佩琪在臉書爆料,「最近聯醫外門診收到上級指令,要卯起來打高端疫苗,甚至加開高端疫苗門診」,她質疑「剩下的279萬劑很可能報廢,讓30億元白白浪費」,但指揮中心發言人表示:「至少在6月以前,應該不會有到期問題,因為大概只有25萬劑左右。」指揮官面對立委的質詢卻坦承剩下的279萬劑疫苗,若三月底四月初通過WHO的疫苗試驗,「需求量可能會增加」,若真的過期也只得銷毀,看到二人對「可能銷毀疫苗」數量差上十倍的數據,不得不令人懷疑他們真的來自「同一個疫情指揮中心」嗎?而陳時中把「需求增加」的可能性,完全寄託在WHO身上,或許只是當時的「緩兵之計」,但現在已經「四月初」,別說看到「人下來」,甚至連「樓梯響」的聲音也杳不可聞;試想去年在為高端護航時,整個綠營政府及側翼是如何「卯足勁」,連EUA也是為高端「量身定做」,甚至在還沒通過EUA,政府就「緊急」下單五百萬劑,「另附上限500萬劑之後續擴充」,可見高端疫苗「應該」前景可期,對於外界質疑聲浪,還把「國家戰略需求」抬出來當擋箭牌,拜蔡政府的「全力拉抬」,高端的股價固然一飛沖天,但高端的「打氣」卻一直起不來,終至於面臨二、三十億公帑恐要「打水漂」的窘境,此時那位說「一碗蚵仔麵線20元」的朱澤民主計長,又出來做了「神比喻」,他說「疫苗屬於消耗品,像買文具用品紙張」,此話一出又引起社會譁然,扮演一個「何不食肉糜」的顢頇官僚,他的確「相當稱職」。
說完疫苗的「笑話」,再來談「快篩」,在疫情初起就有「民間專家」,主張需要「普篩」以做到「社區清零」,但阿中部長那時還當起教授,將快篩、普篩、偽陰性、偽陽性拿出來教育民眾,把人搞得暈頭轉向,其實他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強調普篩不可行,接著綠營側翼就用「普篩仔」來出征支持普篩的人;記得去年「華航諾福特」硬被移花接木成「萬華阿公店」後,即便呼籲普篩的聲音又起,但已被捧上神壇的阿中部長仍不為所動,然而最近「基隆小吃店」的疫情擴散,至三月底「不明感染源」已有19條,陳時中趕赴基隆,並宣布基隆「類普篩」社區採檢,希望抓出黑數,在「第一時間」圍堵疫情,當前防疫系統已被「不明感染源」戳得千瘡百孔,還在說「第一時間」圍堵,這豈不是睜眼說瞎話?然後發明一個新名詞「類普篩」來忽悠一般民眾,(該是怕被「自己人」貼上「普篩仔」的標籤吧),面對外界「昨非今是」的質疑,他還可以振振有詞地說是「時空背景不同」,彷彿這二年下來,因為高端「國產疫苗」的帶動下,台灣連快篩的「準確性」也跟著水漲船高,現在連「偽陰性、偽陽性」的問題也不復存在,看來當蔡英文為了進萊豬,用上「時空背景不同」之後,綠營上下已深刻體會到此語「妙用無窮」,隨時可以拿出來堵社會大眾的「悠悠之口」。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這話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連市井小民都該以此為訓,何況是領著民脂民膏的官員?不管是雙重標準的硬拗,還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發言,個個都讓人瞠目結舌,在在都讓人忿恨難平,偏偏當朝的高官們,卻似乎都「樂此不疲」從「疫苗與快篩」的例子就可見其一斑,何以至此?只能説「上樑不正下樑歪」,當蔡英文對她的「論文門」死不認錯,底下的人怎可能為自己荒謬言行而認錯?

鄭文嵐 2022.04.03
近 31 日
0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5841857535830735&id=100000196393465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