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reported 15 days ago
劉桂貞,「秋葵」是糖尿病剋星,常吃顧胃助消化,分享一次就有可能救一個人!

👇 👇 👇 👇 👇 👇 👇 👇 👇 👇
http://www.healthlooker.com/post06034341011773
past 31 days
Total Visit: 9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 uienwt mark this message contains misinformation
    replied 15 days agooriginally written by uienwt
    秋葵可以算是一種糖尿病患者比較好的蔬菜,但不能直接用於降糖,因為秋葵沒有明顯的降

    Reference

    https://www.edh.tw/article/22789

    https://www.ilong-termcare.com/Article/Detail/3164

    秋葵水降血糖?不如直接吃秋葵實在!真正控血糖食材這樣挑|早安健康

    糖尿病人除了藥物治療之外,飲食也可以輔助控制病情、降低併發症風險。網路上有「喝秋葵水、苦瓜水可以降血糖」的說法,到底真相如何?

    https://www.edh.tw/article/22789

    秋葵水、苦瓜茶?降血糖偏方真的有效嗎?  專家建議這樣吃,有助降血糖

    包括全穀類、蔬菜水果都富含膳食纖維,而多吃深色綠葉蔬菜、全穀、魚、黑巧克力、香蕉和豆類可以補充鎂,可降低罹患糖尿病風險。

    https://www.ilong-termcare.com/Article/Detail/3164

Similar messages

昨天,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美國三大社交媒體平臺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油管(YouTube)聯手與線民展開了一場空前激烈的發帖-封貼大戰,帖子的內容不是兇殺,不是暴力,不是色情,不是謠言,而是一群來自全美各地有良心的臨床第一線醫生,站立在首都最高法院大門前,憑著自己親身的臨床實踐, 向美國人民來證明:一個已經被使用了60年的老藥,可以用來有效地醫治去年12月以來令人聞風喪膽、幾乎摧毀了全球經濟的新冠病毒。 這個藥品就是川普總統親自服用並曾經大力推薦的Hydroxychloroquine --- 羥氯喹。 來自南卡羅萊納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拉爾夫·諾爾曼(Ralph Norman)參加了醫生的發佈會。 川普總統昨晚與他的8400萬推特關注者分享了該視頻的多個版本。 該視頻被刪除之前,在臉書上的觀看次數超過了1400萬,被分享了60萬次;在油管上的觀看次數也超過了4萬次。 川普總統發的推特同樣遭到刪除。 根據各地疫情統計,新冠病毒已經造成近15萬美國人死亡。 然而這批醫生卻斬釘截鐵地告訴大家:這款廉價的老藥羥氯喹可以有效地使幾乎所有新冠病毒感染者完全恢復健康。 來自加州Santa Monica的兒科醫生羅伯特·漢密爾頓(Bob Hamilton)說:"總體而言,兒童能夠比較好地應對這個病毒。 很少有兒童被感染,那些被感染而需要住院治療的是極低的數位,而且幸運的是病亡率大約在0.2%。 " 他還指出:「兒童不會傳染給父母,也不會傳染給老師。 " 他援引蘇格蘭的一位兒童傳染病專家馬克·伍爾豪斯(Mark Woolhouse)醫生的話說:"全世界還沒有發現到任何一個由學生把新冠病毒傳給老師的病例。 " 氯喹和羥氯喹均已獲得美國食物藥品管理局(FDA)批准用於治療或預防瘧疾。 羥氯喹還被批准用於治療自身免疫疾病,例如慢性盤狀紅斑狼瘡,成人系統性紅斑狼瘡和類風濕關節炎。 兩種藥物都已開處方多年。 2020年3月28日FDA曾經頒發了硫酸羥氯喹HCQ和磷酸氯喹CQ的緊急使用授權書(EUA)。 但是6月15日,FDA撤銷了EUA。 FDA表示:根據對EUA的持續分析和新興的科學數據,FDA確定氯喹和羥基氯喹不太可能有效治療EUA中授權用途的COVID-19。 另外,鑒於持續的嚴重心臟不良事件和其他潛在的嚴重副作用,氯喹和羥氯喹的已知和潛在益處不再超過授權使用的已知和潛在風險。 臉書發言人向CNN表示:「我們已刪除了該視頻,因為它們分享有關COVID-19的治療方法的虛假資訊,"他補充說,該平臺正在"在新聞摘要中向那些對有害,已發表評論或分享有害資訊的人顯示消息 我們已刪除了與COVID-19相關的錯誤資訊,將其與WHO揭穿的神話聯繫起來。 " 醫生們無非是在證明:第一,少年兒童幾乎不會感染新冠病毒,更不會傳染給成人。 第二,羥氯喹可以有效治療新冠病毒感人者。 如果這些醫生說得不對,你們可以用相反的證據來駁斥。 作為媒體平台,你們既沒有一線臨床經驗,又沒有第一手科研數據和疾病統計數據,憑什麼刪掉一線醫生敘述親身經驗的視頻? 你們到底是FDA或WHO的官媒,還是某些利益集團的代言人? 這三大媒體平臺都自稱是"公眾平臺",人們可以在這些平臺上自由發表意見和觀點,只要這些意見和觀點不是鼓勵暴力兇殺、宣揚色情、傳播謠言。 然而現在,他們居然向專制國家看齊,聯起手來封殺與他們不同的觀點。 這是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原則的公然踐踏! 是任何一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所不能接受的! 下面是記者會醫生講話和與聽眾問答的全部內容: 漢密爾頓醫生:新冠對兒童的致死率是0.2%,而且通常無癥狀。 孩子不是這個病毒的傳輸者。 蘇格蘭兒科傳染病專家和流行病學家伍爾豪斯(Mark Woolhouse)醫生指出全世界目前沒有一例學生把新冠傳給教師的記錄,全世界! ... 阻礙孩子們去學校的不是科學,是教師工會和美國教育協會,他們就是想要錢。 要些錢添加個人防護用品和設施是可以的,但有些要求太荒唐。 我從加州來,洛杉磯教師工會(UTLA -United Teachers Los Angeles)要求解散員警! 這和教育有什麼關係?! 他們還要關閉所有的私立學校,而這些學校才是真的在教育孩子。 所以,阻止開學的不是科學,也不是為了孩子,而是為了某些成人,教師,和工會。 伊曼紐爾醫生(Stella Emanuel):我在德州休斯頓做內科醫生。 我在奈及利亞讀的醫學院,在那裡我用羥氯喹治療過瘧疾病人,所以很了解這個葯。 我來這裡是因為過去幾個月我自己治療了350多位新冠病人。 他們當中有的有糖尿病,有的有高血壓,有的有哮喘。 年紀最大的是92歲,還有87歲,但結果是一樣的。 我給他們用羥氯喹,用鋅,用阿奇黴素,現在他們都很好,沒有一個去世。 而且,我給自己和我的職工,以及很多我認識的醫生用羥氯喹作為預防,因為早期效果最好。 我們每天要看10-15個新冠病人,要給他們輸氧,我們只戴著外科口罩,卻沒有一個染病的。 羥氯喹是有效的! 我在治療一個不停呃逆的病人時,查了些資料。 我發現國家衛生院(NIH -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最近就有研究。 他們不僅在2005年研究了氯喹的有效性,最近還研究了打嗝和新冠的關係。 你可以自己去看,搜索'打嗝和新冠(hiccups and COVID)'你就看到了。 他們用羥氯喹治療了打嗝的病人,還證明瞭不停打嗝是新冠的癥狀之一。 所以國家衛生院知道羥氯喹對新冠是有效的。 我很生氣,因為看到病人痛苦地不能呼吸,認為自己快死了。 我擁抱他們,告訴他們一切都會好起來。 他們一個都沒死去。 所以如果一些偽科學,一些藥物公司資助的人跑出來說,我們做了研究,羥氯喹無效,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那是偽科學。 我想知道是誰資助的研究,誰是後台。 如果無效我治療的350多位不可能一個都沒死,而他們都好轉了。 我跑到華盛頓DC這裡來,就是要告訴美國人民,這個病毒可以治好,用羥氯喹+鋅+阿奇黴素。 可以預防,可以治癒! 那些偽醫生們,別跟我說什麼雙盲試驗,雙盲雙盲,你們聽起來像個機械出了故障。 但我是真正的醫生。 你們這些放射科醫師,外科整形醫師,還有CNN的神經外科醫師古普塔(Sanjay Gupta),說什麼羥氯喹無效,會導致心臟病。 我問你古普塔醫生,你聽著,你治療過一個新冠病人嗎? 你給誰用了羥氯喹導致了他死於心臟病嗎? 當你有了再來跟我說。 每天我在診所里,看到驚恐萬分的病人,有的開車兩三個小時來找我,因為他們那裡的急診醫生很懼怕或不給他們開藥。 我告訴你們這些醫生,你們就坐在那裡看著美國人死去,你們就像是那些'好'納粹,所謂的'好'是指那些'好'德國人看著猶太人被殺而不發一聲。 我收到了各種威脅。 他們威脅我,還說要向醫學委員會舉報我(以取消其行醫資格),我說我不怕! 我不會讓美國人死去。 如果我要被釘在這座山上那就釘吧,我不在乎,你可以舉報我,你可以殺了我,但我不會讓美國人死去。 我要告訴美國人民,可以治癒,可以治癒! 所有這些愚蠢的決定和事,都不應該發生。 人一旦死去就回不來了。 等著數據的醫生們,如果6個月後數據證明這些藥物是有效的,那死去的人們呢? 該怎麼說? 當人們馬上要死去時,你還在要雙盲試驗? 這是不道德的! 主持醫生:我希望所有在聽的醫生都對自己的病人像伊曼紐爾醫生那麼熱情。 另外她談到的國家衛生院的研究,是在病毒學上對當年中國SARS的研究。 研究顯示了氯喹的有效性。 15年前當福奇(Anthony Fauci)是國家衛生院院長時發表的。 我們現在用的羥氯喹有同樣效果但更安全。 新冠與SARS有78%的相似度。 艾瑞克森醫生(Dr. Dan Erickson):我來講講關閉隔離,除了對經濟的影響之外其它方面的影響。 它導致一些公共健康問題,有關自殺的熱線電話增加了600%,家暴,酗酒都在上升,不止是人們失去工作。 我們應該有一個能長期持續下去的辦法,比如社交距離,口罩等,同時也要開學,要經營業務。 我這兒不是沒根據的瞎說,瑞典的死亡率是每一百萬有564人,英國完全關閉隔離,死亡率是每一百萬有600人,說明關閉隔離並沒有大量減低死亡。 " 主持醫生:大家有問題嗎? 聽眾中有人提到南達科他州。 主持醫生:是的,南達科他州長沒有限制人們獲取羥氯喹,應該是美國唯一的一個州。 有些研究說羥氯喹無效,那是不準確的,因為羥氯喹被他們用在了錯誤的時間,以錯誤的劑量給了錯誤的病人。 南達科他州疫情很輕,因為人們可以很容易買到羥氯喹。 聽眾中有人說要找政府。 另一位女主持:對。 你們需要打四個電話:給你們的州長,你們的兩位參議員,和你們的國會議員。 問他們為什麼你們得不到羥氯喹,醫生說這葯可以減低住院率和死亡率,敦促他們讀一讀耶魯大學的傳染病教授瑞實(Harvey Risch)的研究。 聽眾中有人問各種數據到底該信哪個。 主持醫生:新冠病例數幾乎是無關緊要的,因為很多測試並不准確,還有很多是無癥狀或輕微癥狀的。 只有死亡數值得關注。 如果你在60歲以下,沒有其他疾病,這個病的致死率低於流感。 聽眾:如果你們有資訊給福奇醫生,你們要說什麼? 另一位女主持:聽取前線醫生的意見,和他們見面開會。 還有很多醫生不是急診科的,他們在做預防,預防病人進急診。 如果你只聽急診和ICU的醫生,而那都是不幸發展成了重症的患者,這樣你並沒有得到資訊的全貌。 你應該聽一聽早期的部分。 你還應該明白,關閉隔離和恐懼對民眾產生了什麼影響。 伊曼紐爾醫生:我要對福奇醫生說的是,上一次你把聽診器放在一個病人身上是什麼時候? 當你像我們一樣每天面對病人時,你就會明白我們的煩惱。 你需要有對美國人民的同情和憐悯之心,就像我們這些前線醫生一樣。 他們聽你的,那你就應該給他們希望,你應該給我你已經知道的資訊,就是羥氯喹是有效的。 聽眾:請問伊曼紐爾醫生,你打算發表你治療新冠的顯著效果嗎? 伊曼紐爾醫生:是的我們在做發表數據的事。 但我要對醫生們說,是數據讓你去看病人的嗎? 現在病人正在死去,有數據當然好,但別整天數據數據數據。 主持醫生:已經有很多數據了,但主流媒體不報。 我們的網站www.americasfrontlinedoctors.com(譯者注:這個網站在我們翻譯時已經和本視頻一起被封殺。 )上有很多數據。 所有羥氯喹的治療結果,死亡率,在7月4日那個星期在底特律發表的。 重症病患死亡率降低一半,早期用了羥氯喹的估計有一半到3/4的病人不會死。 如果都用了這個策略。 可以挽救多少生命! 伊曼紐爾醫生:瑞實教授最近發表了數據。 他們不需要我的數據做決定。 同一聽眾:幾天前有個9歲女孩死於新冠,據說她沒有其他疾病。 你認為這個女孩是死於其他原因嗎? 是不是錯的宣傳? 伊曼紐爾醫生:我無法猜測。 我沒見過她,沒看過她的病歷所以說不好。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 ... 漢密爾頓醫生:在15歲及15歲以下的年齡段死於covid19的人,他們常常是患有心臟病、哮喘、其他肺部疾病等合併症,所以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這個不幸過世的九歲女孩,她不再和我們在一起,但是可能 ...... 如果你深入研究,背後可能有一個原因。 聽眾 :漢密爾頓醫生,你有見過任何因學校關閉而引發的副作用如抑鬱或自殺的嗎? 漢密爾頓醫生:我的意思是我認為這是常識,當學校不開放時,回憶高中的經歷,你想到聚會,足球賽、社交 ... ... 想想這些,這些都被關閉了。 所有的快樂都不見了, 這至關重要的幾年,無法與其他孩子,其他人一起,因為全部關閉了, 隨之引發很多併發問題,我們在談論焦慮,我們在談論沮喪、孤獨、虐待正在發生,以及有特殊情緒的孩子, 孩子也做得不好, 隔離關閉會引發一長串 的併發症的。 。 聽眾: 你知道我們聽到的所有這些研究 ... 母親也不能回去上班了因為不敢讓孩子上學,孩子本來就不應該留在家裡,但如果母親回去上班,那麼年老的祖父母就要 ... 漢密爾頓醫生: 是的,這是個大問題,因為人們害怕。 並不是說他們的孩子會特別容易染病,因為我認為他們正在瞭解真相。 孩子們對感染的耐受性很好。 但他們肯定也會考慮到他們的環境,他們獨特的家庭,我認為在某些情況下,這是一種正當擔心的理由。 但是作為常規,國家的常規,孩子們應該回到學校。 也許有些孩子由於各自的居住環境可能帶來潛在的問題,但對於年幼的孩子,他們並不是將疾病傳染給成人的根源。 至於羥氯喹,這是可以使用的。 伊曼紐爾醫生: 好吧,我們談論的是我們不能開門經營我們的企業,我們不能去上學,父母害怕接受治療,我個人已經讓一百多人接受羥氯喹預防治療了,醫生、老師、普通人、醫療工作者、我的員工、還有我自己 !  我有時一天接待超過15到20個病人,或一天20、15、10位病人,我戴一個醫療口罩,我周圍沒有一個人被感染。 這個就是答案。 你要重開學校的話,用羥氯喹預防covid-19,每隔一周用一粒葯就足夠了。 這就是我們需要讓美國人民瞭解的。 我們可以預防,也可以治療的。 我們不需要關閉學校,我們不需要關閉我們的生意。 有預防,可治療,與其去談論口罩,與其去談論封閉,與其去談論這些東西,倒不如讓老師用羥氯喹。 讓那些高風險的、願意用羥氯喹的人用吧。 如果你想染上病毒,很酷呀,但是你應該被允許得到這種藥物來預防的權利。 所有我們正在經歷的本都是不必要的,因為羥氯喹有預防作用,它叫做羥氯喹,可以預防covid-19。 聽眾:較早之前,我聽你說藥物是使用過的,但是他們以錯誤的劑量使用了藥物,所以我一直在聽,但是,什麼是正確的劑量? 伊曼紐爾醫生: 是的,您要去問您的醫生,我再請一位醫生也談一下 。 爾佐醫生(Dr Urzo) :這個問題問得好。 因為對這種藥物的恐懼已經影響了整個政治局勢,這種恐懼已經影響到了這種藥物,所以讓我們重申一點,這種藥物是超級安全的。 它比阿司匹林、布洛芬、泰諾更安全。 它是超級安全的! 問題是,在這些研究中,他們在全國範圍內用了非常高的劑量, 用的劑量非常大。 他們做了重新定義式的研究,一致性的試驗,也就是世界衛生組織的試驗。 還有康復試驗,第一天他們就使用2400毫克的劑量,其實預防性你只需要200毫克,每周兩次。 而他們使用了過量的中毒式的劑量,猜猜他們發現了什麼? 當你使用過量的中毒式的劑量,那你必然會得到中毒式的結果,當你使用引發中毒式劑量時,藥物當然不會起作用,好吧! 這是一種非常安全的藥物。 它集中在肺部,在肺部的濃度是其他部位的200到700倍。 它是一種神奇的藥物,在血液中不會去到那個高水準,但肺部會,所以你會發現自己獲得了預防性,一旦病毒到達那裡它將很難通過,因為羥氯喹阻止它了。 一旦病毒進入,它就不會會讓病毒複製。 實際上,當服用鋅時,鋅就會攪亂被稱為RDRP的複印機制所以結合藥物,它本身在早期疾病中非常有效。 它在預防方面非常有效。 所以我希望這回答了你的問題。 戈爾德醫生(Dr Gold):是的,我想強調爾佐醫生所說的,因為我喜歡這個問題。 這是一種非常簡單的治療方案,它應該讓美國人使用。 目前困難的就是因為政治,醫生不能給它開處方,藥劑師也不能釋放它。 他們有權否決醫生的意見,這就是為什麼你在櫃臺上買不到它。 你可以在世界幾乎所有的地方買到,在拉丁美洲、伊朗、印尼、撒哈拉以及南非,你都可以自己去買。 我的朋友,用量是200毫克,一星期兩次,然後每天服用鋅,就是這個劑量! 我贊成在櫃臺上就可以買到(非處方),把它給人民,把它給人民! 聽眾:再問兩個問題,誰可以將訊息準確回答我? 詹姆斯醫生(Dr. James):我是詹姆斯醫生,我想對戈爾德醫生剛才說的做一些補充:似乎有一種針對羥氯喹的精心策劃的攻擊。 你什麼時候聽說過一種藥物會引起如此大的爭議? 一種有65年歷史的藥物,多年來一直屬世界衛生組織安全基本藥物的清單,是的,這在許多國家/地區遇到了麻煩,我們看到的是很多錯誤資訊。 所以我與人合作撰寫了第一份關於羥基氯喹作為冠狀動脈潛在療法的檔。 這是在3月份,這在某種程度上引發了一系列的風暴。 從那以後,對像我們這樣的醫生進行了大量的審查。 我說的是,我們中的一些人已經被審查了。 我們共同撰寫的那個google文檔,實際上,是被google刪除的。 現在很多研究已經表明它是有效的,安全的,但你還是看不到那篇文章。 還有一個錯誤的資訊,不幸的是這已經達到了醫學的最高等級。 在五月,有一篇文章發表在《柳葉刀》上,這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醫學雜誌之一。 因為這項研究,世界衛生組織停止了所有羥氯喹的臨床試驗。 只有像我們這樣的獨立研究人員才會關心病人,關心真相,深入研究並確定,實際上那些數據是偽造的,不真實的。 所以我們做得非常有說服力,以至於這項研究在發表后不到兩周就被《柳葉刀》撤銷了。 這幾乎是聞所未聞的! 尤其是對於這麼大規模的研究,所以我向所有人道歉,因為那裡存在著太多的錯誤資訊, 不幸的是,尋找真相困難重重,我們需要在其他地方尋找真相。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這裡組建一線醫生組織,以設法幫助獲得真實資訊的原因。 我是詹姆斯·塔塔羅博士。 是的,我大部分的想法都是在推特上發表的,這個推特最近很不錯,但我也有一個網站。 medicineuncensored.com 它包含了很多關於羥氯喹的資訊,我認為比其他媒體管道的報導更加客觀。 聽眾:這很重要,因為我不僅從醫生那裡瞭解到,而且從其他媒體人士那裡得知,YouTube實際上是遮罩了許多特別是關於羥氯喹的資訊的。 詹姆士醫生:讓我簡明地重申這個問題,我要說的是Facebook和YouTube採取了最嚴厲的措施來壓制和審查人們。 這是來自YouTube的首席執行官和馬克·紮克伯格,發表任何與世界衛生組織言論相悖的言論都會受到審查,我們都知道世界衛生組織在這次大流行中犯了很多錯誤。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是完美的。 Twitter雖然有一些缺陷和缺陷,並也標記某些內容,但仍是最自由的對話平臺之一,我們對這些資訊進行了明智的討論,今天在座的許多人實際上通過這樣的社交平台媒體聯繫在一起的。 聽眾:您能談談您之前提到的藥物治療嗎? 它已經存在有多久了? 喬-拉塔坡醫生(Dr. Joe Latapo):當然,我是喬-拉塔坡醫生。 我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一名內科醫生,同時也是一名臨床研究人員。 我只是代表我自己,而不是代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所以我想說的是,我想到的是那些正在幕後看此廣播的人們,我想與大家分享。 因為存在著太多爭議,氣氛充滿了衝突 。 現在,這群醫生正在嘗試做的事情, 從根本上講,是為了讓大家更清楚地了解我們是如何應對covid19這個巨大的挑戰,這就是我們的最終目標,併為事物帶來亮光,意味著更多地考慮取捨。  我的一個同事說意外後果,實際上我認為那甚至不是正確的詞,正確的詞是"未預料的後果"。 真的,想想我們在這個特殊的時代所做的決定的影響,我相信人們聽到了一些關於羥氯喹的討論並好奇這些醫生在說些什麼? 他們是照顧病人的醫生,有醫學認證,醫學院,很棒的醫學院。 所有這些,他們怎麼可能這麼說? 我可是收看CNN和NBC的,這些媒體對此隻字未提啊。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有些問題是道德問題,那真的應該有一個單一的聲音,你知道! 所以對我來說,關於人們是否因性別、種族或性取向而受到不同對待的問題,我認為這些都是道德問題,在這些問題上只有一種立場。但Covid-19不是一個道德問題,Covid 19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複雜問題,我們可以從多角度來看待它。 所以,當每個人都只能從一個渠道聽到一種觀點時,這對美國人民是不好的。 這樣做毫無預警,大多數人聽到的觀點是羥基氯喹不起作用。 是的,這是大多數人在主流電視上聽到的觀點。 聽眾:所以我的問題 ... 我仍然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我想知道關於您的同事所說的,由於學校關閉和政府關閉而導致自殺性上升、焦慮、濫用和其他各種問題的增加。 我想知道是否應該將聯邦資金分配給一線工人、社會工作者、心理健康治療師。 醫生:問題的答案是:傷害已經來臨,我們應該如何處理這種傷害,我不知道政府的內部運作方式,但實際上傷害已經來臨了,我們必須要做些有意義的事,所以對我來說,作為一名醫生,如果你和我都知道我們已經被車碾過了,當然是要先去醫院,所以以我的職業來說 ... 聽眾:是的,能夠幫助這些孩子,我認為這很有意義。 記者:大家好,這裡是《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我們將繼續為您帶來"醫生小組"的發言。 感謝你收看。 請繼續關注,我們遲點回來。 抱歉有點過度曝光,扯掉我的麥克風了。 但是我們將回來。 請關注Facebook上的《Breitbart News》,關注我們的Facebook, Instagram,Twitter,當然還有我們的網站 Breitbart.com,當然還有YouTube,請繼續關注。 我們很快就會回來。 祝大家好。 https://mp.weixin.qq.com/s/fbVO06Ldg0Gege7bub7Hzw
1 occurrence1 response2 months ago
這篇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主任艾芬的專訪,遭到中國境內網管不斷地狂刪,但是中國網民不斷地猛貼,用各種方式流傳。 艾芬是武漢第一位把新冠病毒往上呈報的人,也是把第一個消息散出去的人。結果,中國共產黨把整批第一線醫師的專業擔心與警告壓了下去。事情就變成今天這樣子。 這篇文章不能沈掉,不然對不起當時他們的勇敢吹哨,也要讓世人知道,這筆帳要找誰算。 ===============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文|龚菁琦 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和艾芬本人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到底经历了什么?以下,是艾芬的讲述—— 艾芬 前所未有的训斥 去年12月16日,我们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位病人。莫名其妙高烧,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22号就转到了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外面做高通量测序,后来口头报出来是冠状病毒。当时,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嚼了几遍: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病人是在华南海鲜做事的。 紧接着12月27日,南京路院区又来了一个病人,是我们科一位医生的侄儿,40多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只有90%,在下面其他医院已经治疗了将近10天左右都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收到了呼吸科监护室住院。同样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检测。 12月30日那天中午,我在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发了一张微信对话截图给我,截图上写着:「最近不要去华南啊,那里蛮多人高烧……」他问我是不是真的,当时,我正在电脑上看一个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我就把CT录了一段11秒钟的视频传给他,告诉他这是上午来我们急诊的一个病人,也是华南海鲜市场的。 当天下午4点刚过,同事给我看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报告,下面的注释写着: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病人收在呼吸科,按道理应该呼吸科上报这个情况,但是为了保险和重视起见,我还是立刻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当时我们医院呼吸科主任正好从我门口过,他是参加过非典的人,我把他抓住,说,我们有个病人收到你们科室,发现了这个东西。他当时一看就说,那就麻烦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麻烦了。 给医院打完电话,我也给我同学传了这份报告,特意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这一排字上画了个红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视。我也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当天晚上,这个东西就传遍了,各处传的截屏都是我画红圈的那个照片,包括后来知道李文亮传在群里的也是那份。我心里当时就想可能坏事儿了。10点20,医院发来了信息,是转市卫健委的通知,大意就是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 我当时心里就很害怕,立刻把这条信息转给了我同学。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医院又来了一份通知,再次强调群内的相关消息不能外传。一天后,1月1日晚上11点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 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很担忧,翻来覆去地想,但又觉得凡事总有两面性,即便造成不良影响,但提醒武汉的医务人员注意防范也不一定是个坏事。第二天早上8点多一点,还没有等我交完班,催我过去的电话就打来了。 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当时,谈话的领导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批评你这个人工作不努力,而是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我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 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外围科室 很多人担心我也是那8个人之一被叫去训诫。实际上我没有被公安局训诫,后来有好朋友问我,你是不是吹哨人?我说我不是吹哨人,我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但那次约谈对我的打击很大,非常大。回来后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强打着精神,认真做事,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我能做的就是先让急诊科重视防护。我们急诊科200多人,从1月1号开始,我就叫大家加强防护,所有的人必须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记得有一天交班有个男护士没戴口罩,我马上就当场骂他「以后不戴口罩就不要来上班了」。 1月9号,我下班时看见预检台一个病人对着大家咳,从那天后,我就要求他们必须给来看病的病人发口罩,一人发一个,这个时候不要节约钱,当时外面在说没有人传人,我又要在这里强调戴口罩加强防护,都是很矛盾的。 那段时间确实很压抑,非常痛苦。有医生提出来要把隔离衣穿外头,医院里开会说不让,说隔离衣穿外头会造成恐慌。我就让科室的人把隔离服穿白大褂里面,这是不符合规范的,很荒谬的。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越来越多,传播区域的半径越来越大,先是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可能跟它有关系,然后就传传传,半径越来越大。很多是家庭传染的,最先的7个人当中就有妈妈给儿子送饭得的病。有诊所的老板得病,也是来打针的病人传给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我就知道肯定有人传人。如果没有人传人,华南海鲜市场1月1日就关闭了,怎么病人会越来越多呢?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他们当时不那样训斥我,心平气和地问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请别的呼吸科专家一起沟通一下,也许局面会好一些,我至少可以在医院内部多交流一下。如果是1月1号大家都这样引起警惕,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1月3号下午,在南京路院区,泌尿外科的医生们聚集在一起回顾老主任的工作历程,参会的胡卫峰医生今年43岁,现在正在抢救;1月8号下午,南京路院区22楼,江学庆主任还组织了武汉市甲乳患者康复联欢会;1月11号早上,科室跟我汇报急诊科抢救室护士胡紫薇感染,她应该是中心医院第一个被感染的护士,我第一时间给医务科科长打电话汇报,然后医院紧急开了会,会上指示把「两下肺感染,病毒性肺炎?」的报告改成「两肺散在感染」;1月16号最后一次周会上,一位副院长还在说:「大家都要有一点医学常识,某些高年资的医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吓死人的。」另一位领导上台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后,1月17号,江学庆住院,10天后插管、上ECMO。 中心医院的代价这么大,就是跟我们的医务人员没有信息透明化有关。你看倒下的人,急诊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没有那么重的,因为我们有防护意识,并且一生病就赶紧休息治疗。重的都是外围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学庆是甲乳科的。 江学庆真的非常好的一个人,医术很高,全院的两个中国医师奖之一。而且我们还是邻居,我们一个单元,我住四十几楼,他住三十几楼,关系都很好,但是平时因为工作太忙,就只能开会、搞医院活动时候见见面。他是个工作狂,要么就在手术室,要么就在看门诊。谁也不会特意跑去跟他说,江主任,你要注意,戴口罩。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打听这些事,他肯定就大意了:「有什么关系?就是个肺炎。」这个是他们科室的人告诉我的。 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虽然和李文亮同在一个医院,一直到去世之前我都不认得他,因为医院4000多号人太多了,平时也忙。他去世前的那天晚上,ICU的主任跟我打电话借急诊科的心脏按压器,说李文亮要抢救,我一听这个消息大吃一惊,李文亮这个事整个过程我不了解,但是他的病情跟他受训斥之后心情不好有没有关系?这我要打个问号,因为受训的感觉我感同身受。 后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证明李文亮是对的时候,他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可能跟我的心情一样,不是激动、高兴,而是后悔,后悔当初就应该继续大声疾呼,应该在所有的人问我们的时候,继续说。很多很多次我都在想,如果时间能够倒回来该多好。 活着就是好的 在1月23日封城前一天的晚上,有相关部门的朋友打电话问我武汉市急诊病人的真实情况。我说你代表私人,还是代表公家。他说我代表私人。我说代表个人就告诉你真话,1月21号,我们急诊科接诊1523个病人,是往常最多时的3倍,其中发烧的有655个人。 那段时间急诊科的状况,经历过的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甚至会颠覆你的所有人生观。 如果说这是打仗,急诊科就在最前线。但当时的情况是,后面的病区已经饱和了,基本上一个病人都不收,ICU也坚决不收,说里面有干净的病人,一进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断地往急诊科涌,后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在急诊科。病人来看病,一排队随便就是几个小时,我们也完全没法下班,发热门诊和急诊也都不分了,大厅里堆满了病人,抢救室输液室里到处都是病人。 还有的病人家属来了,说要一张床,我的爸爸在汽车里面不行了,因为那时候地下车库已封,他车子也堵着开不进来。我没办法,带着人和设备跑去汽车里去,一看,人已经死了,你说是什么感受,很难受很难受。这个人就死在汽车里,连下车的机会都没有。 还有一位老人,老伴刚在金银潭医院去世了,她的儿子、女儿都被感染了,在打针,照顾她的是女婿,一来我看她病得非常重,联系呼吸科给收进去住院,她女婿一看就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过来跟我说谢谢医生等等的,我心里一紧,说快去,根本耽误不了了。结果送去就去世了。一句谢谢虽然几秒钟,但也耽误了几秒。这句谢谢压得我很沉重。 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 我记得大年三十的早上我来交班,我说我们来照个相,纪念一下这个大年三十,还发了个朋友圈。那天,大家都没有说什么祝福,这种时候,活着就是好的。 以前,你如果有一点失误,比如没有及时打针,病人都可能还去闹,现在没人了,没有人跟你吵,没有人跟你闹了,所有人都被这种突然来的打击击垮了,搞蒙了。 病人死了,很少看到家属有很伤心地哭的,因为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属也不会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医生说,唉,那就快点解脱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因为这时候每个人怕的都是自己被感染。 一天发热门诊门口的排队,要排5个小时。正排着一个女的倒下了,看她穿着皮衣,背着包包,穿着高跟鞋,应该是很讲究的一个中年女性,可是没有人敢上前去扶她,就在地上躺了很久。只得我去喊护士、医生来去扶她。 1月30号我早上来上班,一个白发老人的儿子32岁死了,他就盯着看医生给他开死亡证明。根本没有眼泪,怎么哭?没办法哭。看他的打扮,可能就是一个外来的打工的,没有任何渠道去反映。没有确诊,他的儿子,就变成了一张死亡证明。 这也是我想要去呼吁一下的。在急诊科死亡的病人都是没有诊断、没办法确诊的病例,等这个疫情过去之后,我希望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给他们的家庭一些安抚,我们的病人很可怜的,很可怜。 「幸运」 做了这么多年医生,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打倒我,这也和我的经历、个性有关。 9岁那年我爸爸就胃癌去世了,那个时候我就想着长大了当个医生去救别人的命。后来高考的时候,我的志愿填的全部都是医学专业,最后考取了同济医学院。1997年我大学毕业,就到了中心医院,之前在心血管内科工作,2010年到急诊科当主任的。 我觉得急诊科就像我的一个孩子一样,我把它搞成这么大,搞得大家团结起来,做成这个局面不容易,所以很珍惜,非常珍惜这个集体。 前几天,我的一个护士发朋友圈说,好怀念以前忙碌的大急诊,那种忙跟这种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这次疫情之前,心梗、脑梗、消化道出血、外伤等等这些才是我们急诊的范畴。那种忙是有成就感的忙,目的明确,针对各种类型的病人都有很通畅的流程,很成熟,下一步干什么,怎么做,出了问题找哪一个。而这一次是这么多危重病人没办法去处理,没办法收住院,而且我们医务人员还在这种风险之中,这种忙真的很无奈,很痛心。 有一天早上8点,我们科一个年轻医生跟我发微信,也是蛮有性格的,说我今天不来上班了,不舒服。因为我们这里都有规矩的,你不舒服要提前跟我说好安排,你到8点钟跟我说,我到哪里去找人。他在微信中对我发脾气,说大量的高度疑似病例被你领导的急诊科放回社会,我们这是作孽!我理解他是因为作为医生的良知,但我也急了,我说你可以去告我,如果你是急诊科主任,你该怎么办? 后来,这个医生休息了几天后,还是照样来工作。他不是说怕死怕累,而是遇到这种情况,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病人感到很崩溃。 作为医生来说,特别是后面很多来支援的医生,根本心理上受不了,碰到这种情况懵了,有的医生、护士就哭。一个是哭别人,再一个也是哭自己,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感染。 大概在1月中下旬,医院的领导也陆陆续续地都病倒了,包括我们的门办主任,三位副院长。医务科科长的女儿也病了,他也在家里休息。所以基本上那一段时间是没有人管你,你就在那儿战斗吧,就是那种感觉。 我身边的人也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倒掉。1月18日,早上8点半,我们倒的第一个医生,他说主任我中招了,不烧,只做了CT,肺部一大坨磨玻璃。不一会儿,隔离病房负责的一个责任护士,告诉我说他也倒了。晚上,我们的护士长也倒了。我当时非常真实的第一感觉是——幸运,因为倒得早,可以早点下战场。 这三个人我都密切接触过,我就是抱着必倒的信念每天在工作,结果一直没倒。全院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奇迹。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有哮喘,在用一些吸入性的激素,可能会抑制这些病毒在肺内沉积。 我总觉得我们做急诊的人都算是有情怀的人——在中国的医院,急诊科的地位在所有科室当中应该是比较低的,因为大家觉得急诊,无非就是个通道,把病人收进去就行了。这次抗疫中,这种忽视也一直都存在。 早期的时候,物资不够,有时候分给急诊科的防护服质量非常差,看到我们的护士竟然穿着这种衣服上班,我很生气,在周会群里面发脾气。后来还是好多主任把他们自己科室藏的衣服都给我了。 还有吃饭问题。病人多的时候管理混乱,他们根本想不到急诊科还差东西吃,很多科室下班了都有吃的喝的,摆一大排,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热门诊的微信群里,有医生抱怨,「我们急诊科只有纸尿裤……」我们在最前线战斗,结果是这样,有时候心里真的很气。 我们这个集体真的是很好,大家都是只有生病了才下火线。这次,我们急诊科有40多个人感染了。我把所有生病的人建了一个群,本来叫「急诊生病群」,护士长说不吉利,改成「急诊加油群」。就是生病的人也没有很悲伤、很绝望、很抱怨的心态,都是蛮积极的,就是大家互相帮助,共度难关那种心态。 这些孩子们、年轻人都非常好,就是跟着我受委屈了。我也希望这次疫情过后,国家能加大对急诊科的投入,在很多国家的医疗体系中,急诊专业都是非常受重视的。 不能达到的幸福 2月17号,我收到了一条微信,是那个同济医院的同学发给我的,他跟我说「对不起」,我说:幸好你传出去了,及时提醒了一部分人。他如果不传出去的话,可能就没有李文亮他们这8个人,知道的人可能就会更少。 这次,我们有三个女医生全家感染。两个女医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个女医生的爸爸、妈妈、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个人感染。大家都觉得这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结果却是这样,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代价太惨重了。 这种代价体现在方方面面。除了去世的人,患病的人也在承受。 我们「急诊加油群」里,大家经常会交流身体状况,有人问心率总在120次/分,要不要紧?那肯定要紧,一动就心慌,这对他们终身都会有影响的,以后年纪大了会不会心衰?这都不好说。以后别人可以去爬山,出去旅游,他们可能就不行,那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武汉。你说我们武汉是个多热闹的地方,现在一路上都是安安静静的,很多东西买不到,还搞得全国都来支援。前几天广西的一个医疗队的护士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迷了,抢救,后来人心跳有了,但还是在昏迷。她如果不来的话,在家里可以过得好好的,也不会出这种意外。所以,我觉得我们欠大家的人情,真的是。 经历过这次的疫情,对医院里很多人的打击都非常大。我下面好几个医务人员都有了辞职的想法,包括一些骨干。大家之前对于这个职业的那些观念、常识都难免有点动摇——就是你这么努力工作到底对不对?就像江学庆一样,他工作太认真,太对病人好,每一年的过年过节都在做手术。今天有人发一个江学庆女儿写的微信,说她爸爸的时间全部给了病人。 我自己也有过无数次的念头,是不是也回到家做个家庭主妇?疫情之后,我基本上没回家,和我老公住在外面,我妹妹在家帮我照顾孩子。我的二宝都不认得我了,他看视频对我没感觉,我很失落,我生这个二胎不容易,出生的时候他有10斤,妊娠糖尿病我也得了,原本我还一直喂奶的,这一次也断了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有点难过,我老公就跟我说,他说人的一生能够遇到一件这样的事情,并且你不光是参与者,你还要带一个团队去打这场仗,那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等将来一切都恢复正常以后大家再去回忆,也是一个很宝贵的经历。 2月21号早上领导和我谈话,其实我想问几个问题,比如有没有觉得那天批评我批评错了?我希望能够给我一个道歉。但是我不敢问。没有人在任何场合跟我说表示抱歉这句话。但我依然觉得,这次的事情更加说明了每个人还是要坚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因为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是吧? 作为武汉人,我们哪一个不热爱自己的城市?我们现在回想起来以前过得那种最普通的生活,是多么奢侈的幸福。我现在觉得把宝宝抱着,陪他出去玩一下滑梯或者跟老公出去看个电影,在以前再平常都不过,到现在来说都是一种幸福,都是不能达到的幸福。這篇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主任艾芬的專訪,遭到中國境內網管不斷地狂刪,但是中國網民不斷地猛貼,用各種方式流傳。 艾芬是武漢第一位把新冠病毒往上呈報的人,也是把第一個消息散出去的人。結果,中國共產黨把整批第一線醫師的專業擔心與警告壓了下去。事情就變成今天這樣子。 這篇文章不能沈掉,不然對不起當時他們的勇敢吹哨,也要讓世人知道,這筆帳要找誰算。 ===============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文|龚菁琦 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
1 occurrence2 responses7 months ago
12/16日社區邀請毒物專家譚敦慈女士護理長上課內容與您分享: 去聽毒物專家演講,說不要再吃葉黃素了,吃玉米比葉黃素好,還說台灣的玉米都沒有基因改造,可以放心吃,毛豆也很好,可以多吃,番茄,玉米湯很棒的補給葉黃素湯,孕婦多喝,洋蔥加番茄也是聖品湯,千萬不要因為要減肥而少吃或不吃,吃適量什麼都要吃,最重要是要運動,就不會發胖,胖是因為都沒有運動,還有霧霾嚴重一定不要路跑,還要多吃綠色蔬菜可以幫忙肺排毒,蔬菜也可以解黃趜毒素,成人一天一定要吃一顆熟蛋,預防肌肉流失,肌肉流失就會危及骨頭,因為肌肉是保護骨頭的。 隔夜菜還是可以吃,沒有毒素,但要將菜的湯汁濾掉,炒菜最好要加水,炒好盛菜時將湯汁丟掉,因為亞硝酸溶於水,湯汁有亞硝酸,所以不要和菜泡在一起,燉湯的營養不是湯而是料,最好還是吃料湯只有淺嚐即可,而且燉湯不要超過二小時,這點倒是讓我難過了。 繼續12/16日社區邀請毒物專家譚敦慈女士護理長上課所提供的經驗值豐富見解與您分享: 女人一天口紅只能搽三次要搽口紅最好先塗護唇膏,要吃東西要把口紅搽掉。 女人染頭髮一年染12次還OK,染頭前二天不要洗頭髮,染髮劑在頭上夏天只能30分鐘,冬天只能40分鐘, 女人最好避開爬樓梯,尤其是下樓梯,因為下樓梯膝關節要承擔的重量是妳體重的七倍,萬一不得不上下樓梯時最好要扶手把,下樓梯時要用腳尖下樓梯。 白色蔬菜養肺,綠色蔬菜養肝,現在空氣不好要多吃白色和綠色蔬果。 番茄大粒是蔬菜,小粒是水果,大粒要煮才會釋出茄紅素養份,否則是吃風味不是吃養份。 堅果一天只能吃一手掌彎曲一小餟的量,不能多吃,吃多不但沒養生反而是害處, 適量什麼都吃,不挑嘴,多運動,就可以,不要養生養過頭。 還有最重要的是…… 譚敦慈老師的演講,不准錄音,不准拍照,叫聽眾不要做筆記,二小時的演講靠人腦記憶,現在又想到一些趕快再分享一下,喝水就是純喝水,果汁,湯,茶,咖啡,牛奶等等都不能加入喝水量,而妳一天的喝水量夠不夠要看小便的顏色,顏色清淡表示喝水量夠,顏色混沌表示喝水量不夠。 煮中藥要先泡水30分鐘,倒掉後再放鍋煮。 吃水果不要搾果汁,如果喝果汁會使血糖上升,對有糖尿病的人很危險,而正常人喝果汁也會容易得糖尿病。 不要翻白眼,或眼球亂轉,容易造成視網膜脫離,這是實例,一位眼科醫生請譚老師演講時順便告訴聽眾。 不要讓小孩喝含糖飲料,一杯含糖飲料會造成小孩生長激素停止二小時運作,常喝就有可能長不大或影響其他器官的發育,塑化劑造成早熟。 喝牛奶確定會增加人體的鈣質,有喝牛奶和沒喝牛奶身高會差到三公分,如果按照你的體型應該會長到157,如果有常常喝牛奶就會增加到160。 不要吃有糖食物,丟掉麵包,丟掉蛋糕,有糖食物都是癌細胞的營養品,很重要,所以譚老師講三次。 不要自己做一些手工菜埔,或醃製豆腐乳,豆瓣醬,台灣潮濕容易生霉菌,吃了會增加肝臟負擔,如果一定要吃這些食物請一定要配青菜吃,這樣才會達到平衡。 您認同感的話,可以分享給朋友圈受用無窮,【聽演講完花二天時間抽空整理、寫完了】。
1 occurrence2 responsesalmost 3 years ago
Toggle navigation 它是抗癌界的「魁首」,是窮人吃得起的「植物源抗生素」!轉發一次救人一命! Uber Nov 1, 2017 健康飲食 大家好,我是健康一點靈小編Uber!今天要來說說關於「它是抗癌界的「魁首」,是窮人吃得起的「植物源抗生素」!轉發一次救人一命!」的事!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有多了解呢?一起來看看吧! 如今癌症患病率越來越高,其中肺癌居榜首。我們知道,預防重於治療,尤其是癌症,一旦患上很難治癒。下面介紹一味抗癌的良藥——仙鶴草,其被認為是當今世界上最理想的抗癌藥物之一。 研究認為,仙鶴草對癌細胞抑制率幾乎達100%,且對人體正常細胞無損害,被認為是當今世界上最理想的抗癌藥物之一,凡腫瘤病人體質虛弱並兼有出血症狀者,尤為適宜。下面一起來瞭解一下仙鶴草。 仙鶴草,又名龍芽草、狼芽草、脫力草,始載於《救荒本草》,以葉多、質嫩、乾燥、莖棕紅色為佳。 外國學者研究認為,仙鶴草對癌細胞抑制率幾乎達100%,且對人體正常細胞無損害,被認為是當今世界上最理想的抗癌藥物之一,凡腫瘤病人體質虛弱並兼有出血症狀者,尤為適宜。 道醫認為,仙鶴草味苦、澀,性平,有補虛強壯、收斂止血、解毒療瘡、殺蟲的功效,主要用於咳血、吐血、衄血、尿血、便血及崩漏等症。近年來研究發現,仙鶴草還有很好的抗癌功效。 (SOURCE: THEHEALTHER) 仙鶴草與黃芪、土茯苓、金銀花、野菊花等配伍,可用於治療氣滯血瘀、肝虛陰虛型乳腺癌,症見局部翻花潰爛,滲流血水等;與金銀花、連翹、生地、玄參等配伍,可治療瘀毒內阻型鼻咽癌,症見鼻流腥臭濁涕、頭目眩暈、鼻血等。 仙鶴草與梔子、三白草、白花蛇舌草、白茅根等配伍,可治療肝癌症見齒齦出血、皮膚瘀斑等;與敗醬草、炮薑炭、銀花炭等配伍,可治療脾虛濕聚的結腸癌、直腸癌,症見大便黏液膿血等。 將仙鶴草製成水煎濃縮膏,供癌症病人服用,止痛效果甚好,甚至對胰腺癌亦可止痛。 取仙鶴草120克水煎1個半小時,濾液蒸幹,每24小時分6次開水沖服或含化,5天為1個療程,2個療程即可見效,對疼痛劇烈的骨癌、肝癌、胰腺癌等均有明顯止痛效果。可見,仙鶴草不僅可預防癌症,還是治療癌症的良藥。 (SOURCE: THEHEALTHER) 下面列出仙鶴草對各種癌症的用法 仙鶴草60克,龍葵、白英各48克,半枝蓮、蛇莓、石見穿各24克 水煎服,日1劑。宜於胃癌之伴有黑便、貧血、消瘦、疲乏等症狀者。繼續服用能使腫塊消散。 2、食管癌 仙鶴草30克,代赭石、急性子、蜣螂各21克,旋複花、薑竹菇、天冬、麥冬、南沙參、北沙參、沉香曲、石斛各12克,木香丁香、厚樸、當歸、豆蔻各9克 水煎服。能使症狀改善,飯量增加,體力恢復。 仙鶴草、生地黃、石燕、半枝蓮、瓦楞子各30克,漏蘆、薏米各15克,當歸、丹參、八月劄各9克,白芍、陳皮各6克 水煎3次分服。結合放射治療,能改善體力,縮小腫塊。宜於早、中期。 (SOURCE: THEHEALTHER) 4、宮體腺癌 仙鶴草30克,益母草、當歸、丹參各15克,川芎、牡丹皮、香附、陳皮各9克,茴香6克,艾葉3克 水煎3次分服,日1劑。能使流血、白帶減少,疼痛消除,陰疲乏塗片檢查癌細胞陰性。可結合放射治療。 5、乳腺癌 仙鶴草30克,蒲公英、澤瀉各15克,海灌、海帶、半夏、當歸、川芎、白芍、獨活、青皮、象貝、紅花、蛤粉各9克,陳皮、甘草各6克 水煎服,日1劑。宜於早期者,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Uber小編在健康一點靈分享的健康飲食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健康一點靈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健康新視界並分享這篇「它是抗癌界的「魁首」,是窮人吃得起的「植物源抗生素」!轉發一次救人一命!」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歡迎訂閱: REFERENCE:THEHEALTHER TAG: 熱門文章 健康飲食 警告!千萬不要再一直喝檸檬水了!醫生溫馨提醒!! 健康飲食 喝茶後切記不要再吃“這個”否則會傷腎髒 健康飲食 上班族看過來,吃點這些水果,防可怕的輻射吧! 健康飲食 吃番茄當心兩件事:這樣吃可能會中毒 健康飲食 想要遠離感冒身體好,冬天多吃這些菜! 健康飲食 夏季食欲不振,送您九款消膩養生粥 最新文章 健康飲食 天天吃這個將成為罹癌的高風險群,快來看看有沒有你! 健康飲食 這個簡單的方法,讓你一秒就判斷出蜂蜜是真是假! 健康飲食 注意!醫生關心您!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幾種水果竟然可以養生! 健康飲食 想要遠離感冒身體好,冬天多吃這些菜! 健康飲食 做菜時,蔥薑蒜椒可別亂放!醫生溫馨提醒!原來這些都是有講究的! 健康飲食 秋葵降血糖、防三高、這樣吃準沒錯! 推薦文章 警告!千萬不要再一直喝檸檬水了!醫生溫馨提醒!! 健康飲食 身體出現「這10種症狀」,是糖尿病的早期信號!有的話,該去醫院查個血糖! 健康生活 睡前一個動作,排出體內一天的垃圾!健康長壽20年! 健康生活 9種癌細胞最怕的蔬菜 ,趕緊告訴家人一定要多吃,一輩子不得癌! 健康生活 喝茶後切記不要再吃“這個”否則會傷腎髒 健康飲食 有了性生活,這些病就開始盯上你!男女都該看看,幫另一半多留點心在身上! 健康生活 精選好文 小姑子兒子劃破我1萬的包,我笑著說句話,老公掃她出門,痛打我離婚! 女人故事 中2條以上,她早晚是你的人! 女人故事 離婚的時候,四歲兒子父母都不要,16年後父母見到兒子卻又恨又怕! 女人故事 聯絡我們 服務條款 隱私權政策 Copyright © 2016 Barba Chacha All Rights Reserved.
1 occurrence1 responsealmost 3 years ago
在美國,估計有五百四十萬的人被確診為老人痴呆症,這個數字隨着人口老化還在迅速增長,其中的一位叫史帝夫•紐波特(Steve Newport),他的夫人瑪麗醫生(Dr. Mary Newport)是一位初生兒專科醫生,瑪麗醫生發現她的先生有嚴重的老人痴呆症,在醫院為她先生檢查的時候,醫生讓史帝夫畫一個鐘,他卻畫了幾個圓圈,隨後又毫無邏輯地畫了幾個數字,一點都不像一個鐘。醫生把她拉到一邊說:「您先生已經在嚴重的老人痴呆症的邊緣!」 原來是這樣測試一個人是否有老人痴呆的,瑪麗醫生當時很受打擊,但作為一個醫生,她不會就這樣放棄,她開始研究這個病,她的研究這樣說:「老人痴呆,就好像腦子得了糖尿病,在一個人有糖尿病或老人痴呆症的症狀之前,身體已經出了問題長達10到20年。」 根據瑪麗醫生的研究:老人痴呆很像第一類或者第二類糖尿病,起因是胰島素不平衡,因為胰島素出了問題,便阻止了腦細胞吸收葡萄糖(glucose),葡萄糖是腦細胞的營養,沒有葡萄糖,腦細胞就死了。 原來如此,優質蛋白質營養我們身體中的細胞,但營養我們腦細胞的是葡萄糖,只要我們掌握了這兩種食物的來源,我們就是自己健康的主人了! 下一個問題是,從甚麼地方找葡萄糖?一定不會是我們從店裏買來的現成葡萄糖,也不是葡萄,要找替代品,腦細胞的替代營養是酮(ketones),腦細胞很歡迎酮,酮不能從維他命中找,椰子油含甘油三酸(triglicerides),椰子油中的甘油三酸酯吃進身體中後,在肝臟中被代謝為酮,這就是腦細胞的替代營養品! 通過這個科學的驗證後,瑪麗醫生在他先生的食物中加椰子油,僅僅才過了兩個星期,他先生再次去醫院做畫鐘測試,進步是驚人的。 瑪麗醫生說:「當時我想,這可能只是狗屎運吧,是不是上帝聽見了我的祈禱?不會是椰子油吧?不過反正沒有別的方法了,不如繼續服食椰子油。」 瑪麗醫生是傳統醫術基地的一份子,她清楚地知道傳統醫藥的能耐,畢竟,傳統醫藥能做的實在是不多。三個星期以後,她先生第三次去做智能畫鐘測試,成績又比上一次進步,這個進步,不單是在智力上,還在情緒和體力上。 瑪麗醫生說:「他本來已經無法跑步,現在又可以跑了,本來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無法閱讀,但在服用椰子油兩、三個月以後,他重新可以閱讀了。」 她先生本來行動已經開始不靈活,早上不說話,現在有了很大的變化:「起床以後,他精神奕奕的,說說笑笑,會自己喝水、取餐具。」 表面上這都是非常簡單的日常瑣事,但只有過來人、只有家中有老人痴呆的親人,才能體會其中的欣悅:能有這樣的進步,真是不容易! 椰子油煎蔥油餅,使用2~3個月後,每餐服用3~4匙椰子油後,眼神已可聚焦,證明椰子油真的可改善老年失智的問題。 將椰子油塗在麵包上,當奶油使用,口味意想不到的好,還年輕的人可拿來保養、預防,若給已有失智症狀的則可以改善。 失智就是因為養份無法傳輸到腦細胞,而養分必須靠人體分泌胰島素才能傳到腦部,尤其是糖尿病患者因為胰島素分泌不易;「養分無法上到腦,腦細胞活活被餓死後,就失智了。」椰子油裡有中鏈三酸甘油脂,可以不用靠胰島素就能將養份提供到腦部,對於阿茲海默症、巴金森氏症等都可改善。 看了文章後,別忘分享喔~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3 years ago
原來秋葵是糖尿病克星!轉載一次有可能救一個人! http://ezvivi.com/article/165028.asp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3 years ago
*首富馬雲*一家四口,居然有3人被病魔纏身,兒子在今年離世....,看完現在的馬雲你會選擇「健康」還是「事業」? http://blog.xuite.net/londachen/twblog/300299833 ~ 馬 雲 職 埸 財 富 語 錄 ~ 馬雲:十年後癌症將困擾每個家庭,不要拒絕和你聊健康的人。 不要拒絕跟你聊健康的朋友,拒絕他們等于拒絕自己的生命,看看馬雲是怎麼看的! 馬雲:十年後三大癌症將困擾中國每個家庭,最擔心的是掙的錢不夠醫藥費。 馬雲分享說:我們相信十年以後中國三大癌症將會困擾着每一個家庭, 肝癌、肺癌、胃癌。 肝癌,很多可能是因為水; 肺癌是因為我們的空氣; 胃癌,是我們的食物。” 30年以前,有多少人知道我們邊上誰誰誰有癌症,那個時候癌症是一個稀有的名詞,今天癌症變成了一種常態。 世界上什麼床最貴?--病床! 馬雲關于健康的妙語: 可以有人替你開車,替你賺錢,替你花錢,但沒人替你生病! 什麼東西丟了都可以找回來,但是有一件東西丟了永遠找不回來,那就是命。 一個人走進手術室時才發現還有一本書沒有讀完,叫養生之道! 大多數的中國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兩年,花光一生的所有積蓄,吃遍所有的大量副作用的西藥,再多開幾次刀,留下一大筆債務給家人給兒女,然後死去! 從現在開始,如果愛自己,就改變我們的固有習慣,學習美國人,身强力壯時就必須關心自己的健康,多保養,多調理,多運動,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 如果你有200元錢寧願花50%買健康享受生活。 當然世事沒有絕對,乘着年輕一定要未雨綢繆,千萬不要人云亦云不負責任地說他們“騙人”,最後卻把錢統統留給了醫院! 害人(最親的家人)害己! 最可怕的是你有錢且不講能否治愈、那時是否能夠解決床位都是個難題。 朋友們,從年輕時覺得自己還健康的時候就關注養生吧,為健康投資,改變意識,改掉不良習慣,為盡享幸福天倫而努力! 這份能量和愛傳出去,和更多人一起,每天為自己種下一個善根,讓我們共同努力,幫助更多的家人。 馬雲說:成功的人每時每刻都會分享有價值的信息,傳遞給身邊的朋友,你在他們的心目中會變得更有價值。 財富不是永遠的朋友,但朋友卻是永遠的財富! 分享一篇文章係 medov醫生的近文,言簡意賅,趁一切還來得及,若能因此修正我們的觀念,甚至改變習慣,從而健康受益. ◎ 成為永遠病人的二大原因:過食+藥物! ◎ 糖尿病是全身性的代謝紊亂,主因則是胰臟過度疲勞! ◎ 細嚼慢嚥是在降低胰臟負擔! ◎ 活得健康的重要原則~一少三多! A. 少吃 B. 多休息 C. 多喝水 D. 多流汗 ◎ 滿身流汗對各種疾病都是有益的! ◎ 改變體質是根治高血壓的不二法門! ◎ 有健康活力的腎臟就不易罹患高血壓! ◎ 飯量越大,耗氧也越大,細胞越缺氧,心臟就越加壓,血壓也就越高了! ◎ 只要積極改變體質就可以治萬病! ◎ 癌症的主因~超級中毒+組織缺氧(重度缺氧)! ◎ 癌症是身體長期處於中毒狀態(強酸)所引起「缺氧」的自然現象! ◎ 「氧」是身體治病、救命的靈丹,它決定腺體調節能力、免疫系統的強弱,更掌控了癌症病人的生殺大權!登山喘氣是最佳的補氧運動! ◎ 勉強消化食物,只會繼續透支體內血氧,迫使免疫系統一厥不振! ◎ 疾病來自違背大自然,健康則是來自順乎大自然! ◎ 癌細胞是「厭氧性」的 ,正常細胞是「嗜氧性」!登山喘氣補氧,可使皺縮的癌細胞變回飽潤的正常細胞,腫瘤消失 ◎ 治癌的重點: A、消除缺氧現象 B、提身自體免疫能力 C、積極改善酸鹼體質 ◎ 有病的人不適合住在冷氣房內,應儘量讓體溫升高多出汗! ◎ 幫助病體出汗提升「氧水準」是復健的主要工程! ◎ 提昇免疫能力的重點: A、血液循環良好 B、新陳代謝正常 C、精神良好。 ◎ 「憂傷」是毒藥,「開懷」是良方! ◎ 消化是一項十分耗氧的工程! ◎ 當消化功能增強時,內分泌與解毒系統就顯著減弱! ◎ 當身體遭病毒入侵或是廢物累積超過上限時,「發燒機制」立即啟動! ◎ 「吃藥」是一種「慢性中毒」! ◎ 5%屬急性病應該仰賴醫生治療,但是95%的慢性病應該交給自己治療! ◎ 自己專屬的醫生~自己本身,自己專屬的藥廠~內分泌系統! ◎ 身體是最好的明醫,活化腺體後自有取之不盡的靈丹! ◎ 癌細胞怕熱、厭氧、厭鹼! ◎ 養成每日多發熱流汗習慣,避免酸中毒與內分泌腺的失調衰退! ◎ 自體中毒~情緒、生活壓力,便祕,失眠! ◎ 持續性的緩慢出汗,將深層細胞內積存的廢物毒素傾入血液後,繼而成功燃燒代謝並藉著汗水排出體外! ◎ 長期多食習慣使消化系統過勞,長期消化不良結果血液酸毒化! ◎ 飽食快感之後,立即換來數小時的精神衰退與陷身體於缺氧虛冷的低潮! ◎ 嚴格遵守不餓不食的良好習慣,儘可能延長二餐間距,讓身體獲得些許喘息機會,以支持免疫細胞進行警察任務! ◎ 不餓又多食造成持續性的缺氧,最容易出現身體的惡化! ◎ 維持「神智的清醒」,顯示腺體發達與免疫系統功能處於最有效的狀態! ◎ 神智更足以檢驗自體免疫功能的強弱! ◎ 重要基本概念~癌症是吃出來的!
3 occurrences1 responseover 3 years ago
老年痴呆症治疗新发现:🍭🌷🍭🌷🍭🌷🍭🌷🍭🌷🍭 《新光集團吳東進說阿茲海默症有救了!》。 在美國,估計有五百四十萬的人被確診為老人痴呆症,這個數字隨着人口老化還在迅速增長,其中的一位叫史帝夫•紐波特(Steve Newport),他的夫人瑪麗醫生(Dr. Mary Newport)是一位初生兒專科醫生,瑪麗醫生發現她的先生有嚴重的老人痴呆症,在醫院為她先生檢查的時候,醫生讓史帝夫畫一個鐘,他卻畫了幾個圓圈,隨後又毫無邏輯地畫了幾個數字,一點都不像一個鐘。醫生把她拉到一邊說:「您先生已經在嚴重的老人痴呆症的邊緣!」 原來是這樣測試一個人是否有老人痴呆的,瑪麗醫生當時很受打擊,但作為一個醫生,她不會就這樣放棄,她開始研究這個病,她的研究這樣說:「老人痴呆,就好像腦子得了糖尿病,在一個人有糖尿病或老人痴呆症的症狀之前,身體已經出了問題長達10到20年。」 根據瑪麗醫生的研究:老人痴呆很像第一類或者第二類糖尿病,起因是胰島素不平衡,因為胰島素出了問題,便阻止了腦細胞吸收葡萄糖(glucose),葡萄糖是腦細胞的營養,沒有葡萄糖,腦細胞就死了。 原來如此,優質蛋白質營養我們身體中的細胞,但營養我們腦細胞的是葡萄糖,只要我們掌握了這兩種食物的來源,我們就是自己健康的主人了! 下一個問題是,從甚麼地方找葡萄糖?一定不會是我們從店裏買來的現成葡萄糖,也不是葡萄,要找替代品,腦細胞的替代營養是酮(ketones),腦細胞很歡迎酮,酮不能從維他命中找,椰子油含甘油三酸酯(triglicerides),椰子油中的甘油三酸酯吃進身體中後,在肝臟中被代謝為酮,這就是腦細胞的替代營養品! 通過這個科學的驗證後,瑪麗醫生在他先生的食物中加椰子油,僅僅才過了兩個星期,他先生再次去醫院做畫鐘測試,進步是驚人的。 瑪麗醫生說:「當時我想,這可能只是狗屎運吧,是不是上帝聽見了我的祈禱?不會是椰子油吧?不過反正沒有別的方法了,不如繼續服食椰子油。」 瑪麗醫生是傳統醫術基地的一份子,她清楚地知道傳統醫藥的能耐,畢竟,傳統醫藥能做的實在是不多。三個星期以後,她先生第三次去做智能畫鐘測試,成績又比上一次進步,這個進步,不單是在智力上,還在情緒和體力上。 瑪麗醫生說:「他本來已經無法跑步,現在又可以跑了,本來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無法閱讀,但在服用椰子油兩、三個月以後,他重新可以閱讀了。」 她先生本來行動已經開始不靈活,早上不說話,現在有了很大的變化:「起床以後,他精神奕奕的,說說笑笑,會自己喝水、取餐具。」 表面上這都是非常簡單的日常瑣事,但只有過來人、只有家中有老人痴呆的親人,才能體會其中的欣悅:能有這樣的進步,真是不容易! 吳東進說,他發現這種純天然的椰子油可以改善老年失智問題,所以他大量買進,不僅天天吃,也給媽媽吳桂蘭服用,並送給所有新光集團董事會成員。 吳東進說,吳桂蘭最愛吃椰子油煎蔥油餅,使用2~3個月後,吳桂蘭最近突然叫出吳東進小姑婆的名字,吳東進說:「媽媽好幾年都不會叫小姑婆名字。」吳東進朋友的媽媽在每餐服用3~4匙椰子油後,眼神已可聚焦,證明椰子油真的可改善老年失智的問題。 吳東進說,他現在每天早上也將椰子油塗在麵包上,當奶油使用,口味意想不到的好,還年輕的人可拿來保養、預防,若給已有失智症狀的則可以改善。 吳東進說,失智就是因為養份無法傳輸到腦細胞,而養分必須靠人體分泌胰島素才能傳到腦部,尤其是糖尿病患者因為胰島素分泌不易;吳東進打比方:「養分無法上到腦,腦細胞活活被餓死後,就失智了。」他說自己是偶然看到美國學者的研究,指出椰子油裡有中鏈三酸甘油脂,可以不用靠胰島素就能將養份提供到腦部,對於阿茲海默症、巴金森氏症等都可改善。 看了文章後,別忘了分享出去喔!可能就幫到有需要的朋友,也能讓我們更好🙏 朋友傳給我的,若是真的話,不防把日用食用油都以椰子油!
1 occurrence1 responsealmost 4 years ago
惜命最好的方式不是養生, 而是管理情緒! 偶聞身邊又多了一位患癌症的朋友,對於她生病我沒有感到意外,她的家庭關係一直很糟。 人啊,在家庭裡承受的煎熬、抑鬱、傷痛,都會沈澱在身體裡。你的大腦暫時忘記了,可是你的身體會一直記得。 世上所有的病,都是免疫系統打了敗仗。 01 所有的委屈、糾結、憤怒 ,終將化作一場免疫風暴…… 在西醫經驗可知的範疇𥚃,仍然有很多突發性疾病,沒有人知道具體誘發的原因。現代人越來越容易患各種各樣的病,是因為不注重健康嗎? 不是! 太多人不惜重金把精力花在養生上,但這種想法是單純地把身體看作一個機器,忘記了身、心甚至身、心、靈一體。 有一位突患肺癌晚期的女士,婚後她一直都跟公婆住在一起。 雖然丈夫一家對她還不錯,但她非常希望能夠有自己的空間,跟丈夫提過幾次想搬出公婆的家都遭拒絕。後來她也慢慢不再提這件事了。 直到去年她在毫無徵兆的情形下得了肺癌,檢查出來的時候都已經是晚期。 她家經濟條件特別好,除了接受西醫的治療外,家人還幫她找了一位著名的心理治療師。當心理治療師在一次催眠治療中問她,這輩子最大的心願是什麼? 她只說了一件事:「我希望有一個自己的家,只跟丈夫、兒女在一起,不用很大,不用很久,幾個月就好。」 她平靜地說出自己的心願,嘴角滑過一抹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微笑。 人們只喜歡好的情緒,比如快樂,而把負面的情緒比如悲傷、恐懼壓抑下來。我們不知道,委屈、憋屈、壓力、全都累積在身體裡,終有一天,一場免疫風暴,就能帶走人的性命。 02 我們一直低估了身體的智慧 人體𥚃有著一套精密的免疫系統 我這裡說的免疫系統,不僅是西醫所說的狹義的免疫能力,還包含自我診斷、人體資源管理、自我修復及再生。 當我們產生各種各樣的情緒的時候,最先攻擊到的是身體的免疫系統。 70%以上的人會以攻擊自己身體器官的方式來消化自己的情緒,這是導致出現病症的最大原因之一。 不同情緒會攻擊不同的器官,中醫的古老智慧就層提出:腎主恐懼、肝儲憤怒、肺藏哀傷…… 此外,吃力、緊張多半引發腸胃疾病,常感到不如意、好強的人愛偏頭痛,優柔寡斷、缺乏自信通常是糖尿病人的情緒標籤。 再以女性為例:生氣不消易得乳腺增生,長期郁積易患乳腺癌,忽視女性身份會影響卵巢健康、例假紊亂,夫妻感情不合者婦科疾病糾纏。 研究表明,導致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的情緒排名,前七名的依次是:生氣、悲傷、恐懼、憂鬱、敵意、猜疑,以及季節性失控(如夏季頻發爭執和摩擦;冬季抑鬱患者會比平時多。) 有人做過一個實驗: 把猴子吊起來並不時給予電刺激,使猴子一直處於焦慮不安的情緒中,不久猴子便得了胃潰瘍。 採用纖維胃鏡、x光、腦電圖及生化對胃病的病理機制進行研究,發現胃病的發生與大腦皮層的過度興奮或抑制,植物神經功能紊亂密切相關。 當感到皮膚過敏、喉嚨不適、胃痛胃潰瘍、失眠多夢、經常性頭痛等症狀,我們常常會想:是不是身體出現什麼問題了? 其實很多時候,經常性的負面情緒才是幕後黑手。 03 身體的不適和病症 是內心的呼喊和求救信號 昨夜有位朋友和我夜談,聊起我新課程里關於情緒和疾病一章時,他很感興趣。 他問我:我弟弟少年白頭是什麼情緒引發的? 我說:可能是「我已經非常盡力了」。 他問:怎麼緩解? 我答:做自己,把別人的願望還給別人。 他點點頭,又問:我爸在我媽去世當晚一夜白頭也是因為情緒吧? 我說:是的,太過悲傷,絕望。 他問:最近我無緣無故掉頭髮的原因是什麼? 我答:焦慮。 他問:我也不想焦慮,可是「臣妾做不到啊」! 我說:為什麼要活在未來呢?活在現在。 千萬不要忽略,那些隱藏在情緒底層巨大的瘡口啊。 我們常說「氣死我了」、「壓力好大」、「心有不甘」,這正是情緒在作祟。 生氣讓人感覺失控,身體自動釋放出大量有害呼吸系統的因子;焦慮讓人的身體進入到空鐵壺乾燒的狀態,一點點消磨掉人的心力;壓力讓人沮喪,像一隻看不見的手,捂住了人的鼻子,看得見五指透過灰色的天空,又摸不到。 身體是不會說謊的,它忠實地幫我們貯存所有的情緒,而生病其實是在提醒我們,要去真實地面對自己真正的需求,妥善地去處理,並相信身體的能力。 04 生病不能只治病 還得找到病症所在 當我們腸胃不適,只是大把吞下胃藥,卻逃避壓力和緊張的根源;當我們皮膚上的各種紅疹,猶如一座座小火山的爆發,但卻沒有發出:我很生氣,請看看我的憤怒的心聲; 很多疾病都是我們自己的情緒引起的,即使好了一點,我們的情緒再上來的時候,健康又沒了。 一位朋友得了嚴重的盆腔炎,久治不愈。這場病是在前夫有外遇後得的,其實那是她的身體在幫她說出:「我不會再跟一個背叛我的人在一起!」 幸運的是,離婚後找到一個真正愛她的人,結合適當的調理和治療,她的病早已痊癒了。 古人云:「心病還須心藥醫」。在我敲打鍵盤撰寫這篇分享的時候,正巧一朋友到家拜訪。 他問我:情緒和痛風有關嗎? 我答:有。 他問我:什麼情緒? 我說:自暴自棄。 他問我:痛風對於身體的意義是? 我說:只有那種難以承受的痛才會提醒自己還活著。 他說:難怪前幾年我突然患了痛風。 吃了一些藥也不見好轉,那一年我剛好失業在家,整日躊躇滿志又不想去行動,直到去年恢復工作後,病竟不治而愈了。我的一位醫生朋友說: 現在來醫院就診的患者中,心身疾病超過1/3,軀體疾病少於1/3,而且軀體疾病又會導致心理問題。 所以他們不能再僅僅依靠單純生物醫學模式來治療這些患者,而應當從生物-心理-社會三個層面去治療。 因此,懂得愛自己,不僅僅是住最好的房子,吃最精緻的佳餚,忠於內心,超越自我,而是你比誰都能更關心自己的情緒,比誰都更敏銳的察覺身體發出的信號。 什麼時候疲勞到了一個臨界點,你需要休息; 什麼時候將病未病時,你需要管理自己的免疫系統; 什麼時候需要大哭、嘶吼,什麼時候應該放手、寬恕; 什麼時候值得大膽、自信…… 你要比誰都更清楚知道自己的情緒和身體正在哪個點上,然後去消化它。 世上沒有既安逸又精彩的人生,美好前程都是血汗打下來的,想要為自己的夢想負責,為一家老小負責,我們就必須管理好情緒,擁有一個強健的身體。(star)(star)
1 occurrence1 responsealmost 2 years ago
這則影片,你看到了,就是賺到了 ! 這些話,你聽進去了,就是你和家人的福氣 ! 揭開 ~ 「醫學院 與 藥廠是共犯結構」的醜陋事實。 最新的醫學發現是 : * 膽固醇沒有數字上限 ! 心肌梗塞的凶手,不是膽固醇。 * 要醫好慢性病,營養素很重要,但是,你不可能吃一拖拉庫的蔬果。 https://m.youtube.com/watch?v=1PeCkSwLkm4&feature=youtu.be 劉義鳴醫生演講 10:02 葉清峰 惜命最好的方式不是養生,而是管理情緒! 2018-04-11 偶聞身邊又多了一位患癌症的朋友,對於她生病我沒有感到意外,她的家庭關係一直很糟。 人啊,在家庭里承受的煎熬、抑鬱、傷痛,都會沈澱在身體里。你的大腦暫時忘記了,可是你的身體會一直記得。 世上所有的病,都是免疫系統打了敗仗。 01 所有的委屈、糾結、憤怒 終將化作一場免疫風暴 在西醫經驗可知的範疇𥚃,仍然有很多突發性疾病,沒有人知道具體誘發的原因。現代人越來越容易患各種各樣的病,是因為不注重健康嗎? 不是! 太多人不惜重金把精力花在養生上,但這種想法是單純地把身體看作一個機器,忘記了身、心甚至身、心、靈一體。 有一位突患肺癌晚期的女士,婚後她一直都跟公婆住在一起。 雖然丈夫一家對她還不錯,但她非常希望能夠有自己的空間,跟丈夫提過幾次想搬出公婆的家都遭拒絕。後來她也慢慢不再提這件事了。 直到去年她在毫無徵兆的情形下得了肺癌,檢查出來的時候都已經是晚期。 她家經濟條件特別好,除了接受西醫的治療外,家人還幫她找了一位著名的心理治療師。當心理治療師在一次催眠治療中問她,這輩子最大的心願是什麼? 她只說了一件事:「我希望有一個自己的家,只跟丈夫、兒女在一起,不用很大,不用很久,幾個月就好。」 她平靜地說出自己的心願,嘴角滑過一抹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微笑。 人們只喜歡好的情緒,比如快樂,而把負面的情緒比如悲傷、恐懼壓抑下來。我們不知道,委屈、憋屈、壓力、全都累積在身體里,終有一天,一場免疫風暴,就能帶走人的性命。 02 我們一直低估了身體的智慧 人體𥚃有著一套精密的免疫系統 我這裡說的免疫系統,不僅是西醫所說的狹義的免疫能力,還包含自我診斷、人體資源管理、自我修復及再生。 當我們產生各種各樣的情緒的時候,最先攻擊到的是身體的免疫系統。 70%以上的人會以攻擊自己身體器官的方式來消化自己的情緒,這是導致出現病症的最大原因之一。 不同情緒會攻擊不同的器官,中醫的古老智慧就層提出:腎主恐懼、肝儲憤怒、肺藏哀傷…… 此外,吃力、緊張多半引發腸胃疾病,常感到不如意、好強的人愛偏頭痛,優柔寡斷、缺乏自信通常是糖尿病人的情緒標籤。 再以女性為例:生氣不消易得乳腺增生,長期郁積易患乳腺癌,忽視女性身份會影響卵巢健康、例假紊亂,夫妻感情不合者婦科疾病糾纏。 研究表明,導致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的情緒排名,前七名的依次是:生氣、悲傷、恐懼、憂鬱、敵意、猜疑,以及季節性失控(如夏季頻發爭執和摩擦;冬季抑鬱患者會比平時多。) 有人做過一個實驗: 把猴子吊起來並不時給予電刺激,使猴子一直處於焦慮不安的情緒中,不久猴子便得了胃潰瘍。 採用纖維胃鏡、x光、腦電圖及生化對胃病的病理機制進行研究,發現胃病的發生與大腦皮層的過度興奮或抑制,植物神經功能紊亂密切相關。 當感到皮膚過敏、喉嚨不適、胃痛胃潰瘍、失眠多夢、經常性頭痛等症狀,我們常常會想:是不是身體出現什麼問題了? 其實很多時候,經常性的負面情緒才是幕後黑手。 03 身體的不適和病症 是內心的呼喊和求救信號 昨夜有位朋友和我夜談,聊起我新課程里關於情緒和疾病一章時,他很感興趣。 他問我:我弟弟少年白頭是什麼情緒引發的? 我說:可能是「我已經非常盡力了」。 他問:怎麼緩解? 我答:做自己,把別人的願望還給別人。 他點點頭,又問:我爸在我媽去世當晚一夜白頭也是因為情緒吧? 我說:是的,太過悲傷,絕望。 他問:最近我無緣無故掉頭髮的原因是什麼? 我答:焦慮。 他問:我也不想焦慮,可是「臣妾做不到啊」! 我說:為什麼要活在未來呢?活在現在。 千萬不要忽略,那些隱藏在情緒底層巨大的瘡口啊。 我們常說「氣死我了」、「壓力好大」、「心有不甘」,這正是情緒在作祟。 生氣讓人感覺失控,身體自動釋放出大量有害呼吸系統的因子;焦慮讓人的身體進入到空鐵壺乾燒的狀態,一點點消磨掉人的心力;壓力讓人沮喪,像一隻看不見的手,捂住了人的鼻子,看得見五指透過灰色的天空,又摸不到。 身體是不會說謊的,它忠實地幫我們貯存所有的情緒,而生病其實是在提醒我們,要去真實地面對自己真正的需求,妥善地去處理,並相信身體的能力。 04 生病不能只治病 還得找到病症所在 當我們腸胃不適,只是大把吞下胃藥,卻逃避壓力和緊張的根源;當我們皮膚上的各種紅疹,猶如一座座小火山的爆發,但卻沒有發出:我很生氣,請看看我的憤怒的心聲; 很多疾病都是我們自己的情緒引起的,即使好了一點,我們的情緒再上來的時候,健康又沒了。 一位朋友得了嚴重的盆腔炎,久治不愈。這場病是在前夫有外遇後得的,其實那是她的身體在幫她說出:「我不會再跟一個背叛我的人在一起!」 幸運的是,離婚後找到一個真正愛她的人,結合適當的調理和治療,她的病早已痊癒了。 古人雲:「心病還須心藥醫」。在我敲打鍵盤撰寫這篇分享的時候,正巧一朋友到家拜訪。 他問我:情緒和痛風有關嗎? 我答:有。 他問我:什麼情緒? 我說:自暴自棄。 他問我:痛風對於身體的意義是? 我說:只有那種難以承受的痛才會提醒自己還活著。 他說:難怪前幾年我突然患了痛風。 吃了一些藥也不見好轉,那一年我剛好失業在家,整日躊躇滿志又不想去行動,直到去年恢復工作後,病竟不治而愈了。我的一位醫生朋友說: 現在來醫院就診的患者中,心身疾病超過1/3,軀體疾病少於1/3,而且軀體疾病又會導致心理問題。 所以他們不能再僅僅依靠單純生物醫學模式來治療這些患者,而應當從生物-心理-社會三個層面去治療。 因此,懂得愛自己,不僅僅是住最好的房子,吃最精緻的佳餚,忠於內心,超越自我,而是你比誰都能更關心自己的情緒,比誰都更敏銳的察覺身體發出的信號。 什麼時候疲勞到了一個臨界點,你需要休息; 什麼時候將病未病時,你需要管理自己的免疫系統; 什麼時候需要大哭、嘶吼,什麼時候應該放手、寬恕; 什麼時候值得大膽、自信…… 你要比誰都更清楚知道自己的情緒和身體正在哪個點上,然後去消化它。 世上沒有既安逸又精彩的人生,美好前程都是血汗打下來的,想要為自己的夢想負責,為一家老小負責,我們就必須管理好情緒,擁有一個強健的身體。
1 occurrence1 responseabout 2 years ago
加 Cofacts 好友
在 LINE 上查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