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愛藻礁公投:世紀環保大騙局

翁達瑞 / 美國大學教授

年初,媒體突然出現「珍愛藻礁公投」的新聞。自稱「藻礁公投推動聯盟」的團體,企圖阻擋大潭天然氣接收站的興建,理由是為了保護當地的藻礁。

我算是重視環保的人,但從未聽過台灣有這麼珍貴的自然景觀。我搜尋了國外的環保文獻,也未見保護藻礁的相關研究。基於學者求真求是的精神,我開始研讀有關藻礁的報導與文章,最後得到一個結論:珍愛藻礁公投是個世紀環保大騙局。

以下是我研讀藻礁文獻的摘要:

一、桃園沿海原來都是沙灘,沒有藻礁這個東西。這些沙來自淡水河,沿著海流與季風往南漂。石門水庫與翡翠水庫興建後,大漢溪與新店溪的沖刷減少,淡水河不再夾雜大量泥沙。桃園沿海的沙灘逐漸流失,原本埋在地下的藻礁就裸露出來了。

二、藻礁的成份碳酸鈣是常見的物質,也是粉筆、蛋殼、大理石的成份。因為海藻含有微量碳酸鈣,腐化後就沈積在附著的礁石表面,日積月累就形成所謂的藻礁。

三、碳酸鈣的沈積沒有規則性,所以藻礁有許多坑洞,形成蝦蟹棲息的生態。藻礁不能和珊瑚礁相提並論,因為兩者的生態價值差距太大。

珊瑚礁只能存在於低污染的海岸。珊瑚礁有許多空隙,加上顏色繁多,提供小型魚蝦天然的屏障,免受大型天敵的掠食。這是珊瑚礁生態豐富、色彩繽紛的原因。

海藻是密集生長的植物,腐化後的沈積雖有坑洞,但間距很小,多數魚類無法進出。藻礁的顏色單一,不能提供蝦蟹多種保護色。海藻的生命力極強,在污染的海域也可生長。基於上述的原因,藻礁生態只有對污染不敏感、色澤單調的小型蝦蟹。

四、海藻是快速蔓延的植物,沒有滅絕的風險。碳酸鈣沈積的藻礁不值錢,也不易被破壞。藻礁生物多屬小型蝦蟹,受污染的威脅相對小。基於這三個理由,藻礁保護無法成為重大的環保議題。

既然藻礁不是重大環保議題,為何珍愛藻礁公投可以捲起這麼大的風暴呢?這要歸功潘忠政操作議題的能力。以下我簡單回顧潘忠政的崛起。

一、潘忠政原是桃園觀音的小學老師,附近有許多工廠將廢水直接排入海中。從學校退休後,潘忠政就投入海水污染的防止,但一直無法得到媒體與民眾的支持。

二、因為沙灘流失而裸露的藻礁,讓潘忠政的海水污染議題有了著力點。潘忠政把海水污染的問題,重新包裝為保護藻礁生態,並得到蔡英文與鄭文燦的支持。

三、選上桃園市長的鄭文燦,旋即成立「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並大力取締廢水排放。短短幾年,海藻佈滿整個保護區,成為一個過去沒有的藻礁生態區。

四、儘管藻礁生態保護有成果,潘忠政卻不願收手,反而把目標轉向中油第三天然氣的接收站。問題是,珍愛藻礁的公投連署進行並不順利。

五、為了連署達標,潘忠政只好尋求國民黨的協助。公投連署成案後,潘忠政擺出一副不能退讓的姿態,藻礁成為碰不得的聖牛,就算架設懸空油管的支架都不行。

珍愛藻礁公投是個世紀環保大騙局,把原來不存在的藻礁保護議題,操作成環保與經濟的大對抗。這個騙局有三大要素:

一、海藻原是耐污染的植物,潘忠政卻用來對抗廢水排入海中。潘忠政的手段不老實,但目的正當,所以我也不多加責怪。

二、三接沒有廢水排放的問題,不會衝擊藻礁生態。為了阻擋三接的興建,潘忠政把「藻礁生態」的保護,扭曲為「藻礁」的保護。

三、藻礁是碳酸鈣沉積,材質類似大理石,埋在地下幾百年都不會受損。潘忠政卻把藻礁形容為珍貴、易碎的千年寶物。

潘忠政可以構建這個世紀環保大騙局,最要感謝的是石門與翡翠兩座水庫。要不是上游攔水減少大漢溪與新店溪的沖刷,到現在桃園的藻礁還埋在沙灘下,哪有潘忠政作怪的空間。

在一片珍愛藻礁聲中,最感到委屈的應該是澎湖的珊瑚礁。從明朝到現在,澎湖的珊瑚礁就被採收來當建材,卻沒有人發動公投予以保護。
近 31 日
15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沒有署名,而且在敏感的時間出現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