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people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4 months ago

2015 年,著名的自然醫學電子刊物上發表了一篇論文 ,主要作者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武漢大學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

這篇論文說,他們醫學研究發現,只要把蝙蝠身上的 S 蛋白裡的 ACE2 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 S 蛋白和小老鼠的 SARS 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 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毒性巨大。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於是,石正麗團隊繼續用猴子做實驗,模擬病毒在人體上的效果。

“Using the SARS-CoV reverse genetics system, we generated and characterized a chimeric virus expressing the spike of bat coronavirus SHC014 in a mouse-adapted SARS-CoV backbone. ......, replicate efficiently in primary human airway cells and achieve in vitro titers equivalent to epidemic strains of SARS-CoV.”

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 Declan Butler 也在 Nature Medicine 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風險很大。由於缺乏技術,當時石正麗團隊是和美國北卡羅萊納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 2014 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物化學武器時,立刻已經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撥款給相關的研究。

這是 Declan Butler 質疑文章(https://www.nature.com/news/engineered-b⋯tirs-debate-over-risky-research-1.18787)
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

以下是石正麗及團隊發表的關於改造蝙幅沙士病毒研究文章。(Nat Med. 2015 Dec;21(12):1508-13.)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673

石正丽2015年发表的论文:“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 豆瓣转载 已被删除 - 新·品葱

这是豆瓣搬运过来的原文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64292094/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673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Similar messages

中國8所科研機構聯合完成的最新新冠病毒研究。 有南方科技大學、上海交大和華東師範等高校,也有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南方科技大學第二附屬醫院)、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以及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等疫情一線機構。 武漢市3694名正常人的ABO組 分別顯示A、B、AB和O,其分佈對應分別為32.16%,24.90%,9.10%和33.84%,而來自武漢金銀潭醫院的1775名COVID-19患者中的A,B,AB和O血型,相對應分佈分別為37.75%,26.42%,10.03%和25.80%。 所以初步分析得出的結論是: 與正常人相比,COVID-19患者中A和O型血的比例分別明顯升高和降低(均P <0.001)。 武漢和深圳另外兩家醫院的398名患者也觀察到了相似的ABO分佈模式。 更直白而言,與非A血型相比,具有A型血型的人獲得COVID-19的風險顯著較高,而具有O型血的人則具有較低的感染風險。 A型血患者比例高,O型血較低 這一結論如何出爐?我們先來看下實驗數據。 數據主要包括三大部分: 來自武漢市金銀潭醫院1775名SARS-CoV-2感染患者的ABO型血液樣本,其中包括206例死亡病例。 來自湖北省武漢大學人民醫院113名COVID-19患者的的ABO型血液樣本。 來自廣東省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285名COVID-19患者的的ABO型血液樣本。 為了做對比,研究人員還收集了來自武漢3694名和深圳23386名正常人的血型分佈數據。 統計分析採用的方法是單因數變異數分析 (one-way ANOVA)和雙尾(2-tailed)卡方檢驗。 作者還採用隨機效應模型(REM),對不同醫院的數據進行Meta分析,信賴區間為95%,並且計算了OR值。
1 occurrence2 responses26 days ago
中華民國前衛生署副署長、2003對抗SARS的專家李龍騰4日在電視節目表示,印度研究顯示,武漢肺炎病毒疑為非自然產生,他17年前就懷疑SARS病毒有(中共)人為加工,而非自然產生。 4日在台灣鄭弘儀節目中,鄭追問外界質疑武漢肺炎病毒,疑似由武漢軍事重鎮製造生化武器計畫流出來(編註:外媒報導引述專家指武漢P4病毒實驗室與生化戰計畫有關)。李龍騰在電視節目拿出9名印度專家發表論文所刊登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照片,在立委王定宇追問下,指出「這個病毒有四個角,是刺突蛋白S蛋白的4個不連續位點,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這個不是冠狀病毒天然會有的,很明顯的人工加工改造的病毒...」。並且提到,印度科學家的論文已經先下架,李龍騰質疑背後受到了壓力。
2 occurrences1 response4 months ago
愛滋已經變種了,同同小心喔🤣🤣 ⋯⋯⋯⋯⋯⋯⋯⋯⋯⋯ 最新型的愛滋病毒。 ⋯⋯⋯⋯⋯⋯⋯⋯⋯⋯⋯ 研究人員日前在古巴部分患者身上發現愛滋病毒(HIV)新病毒株,侵略性更強大,感染3年內就能發展成簡稱AIDS的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研究人員表示,過程之快,抗反轉錄病毒藥物療法或許都為時已晚。 根據以往的文獻記載,這種病毒株只曾經在非洲出現過。在未經治療的情況下,人類感染HIV病毒至愛滋病發病,往往需要5到10年的時間,但一旦感染這種名為「CRF 19」的變種病毒,3年內就會發展成愛滋病。 根據比利時魯汶大學(University of Leuvan)醫學教授范達姆(Anne-Mieke Vandamme)表示,沒有治療情況下,HIV感染往往要5到10年才會轉變成AIDS。范達姆說「這群患者發病速度很快,且全都是新感染病例。」她說:「他們1年前,最多2年前才剛受檢,HIV都呈陰性。」 這群病人沒有人接受病毒治療,且帶有突變HIV病毒株的患者,全都在感染3年內發展出AIDS。 HIV轉變成AIDS的快慢通常與哪種HIV亞型無關,而是取決於患者免疫系統的強弱;然而,古巴的情形卻不同。 范達姆說:「有1種HIV變體,只在轉變速度快的組別中找得到,其他2個對照組都沒有。我們聚焦這個變體,試圖找出不同點。我們發現這個變體是3種亞型的重組。」 新的變體名稱為CRF19,是HIV亞型A、D和G的綜合體。這種變體在非洲出現過,不過病例過少無法充分研究。研究人員說,這個病毒株在古巴較為普遍。 這項研究將發表在最新一期的《EBioMedicine》期刊中。領導研究團隊的范達姆教授(Prof. Vandamme)表示,CRF 19在非洲的病例很少,無法充分研究,但在古巴已逐漸普及。一般來說,從感染HIV到發展成愛滋病的快慢,要看被感染者免疫系統的強弱而定,但是對CRF 19則不同。由於感染此類病毒的患者,發現發病時大多為時已晚,藥物無法產生任何作用。范達姆說,有多名性伴侶且沒有安全性行為的民眾,HIV檢測不僅要早早做,還要常常做。 【101創業大小事/整理報導】
1 occurrence1 responseover 3 years ago
新唐人電視台 新聞 視頻 頭條 熱點 即時 推薦 博覽 大陸 神韻 直播 節目表 今日點擊 國際要闻 環球直擊 熱點互動直播 新唐人全球新聞 時政 印學者發現武漢病毒有類艾滋基因 引發人工編輯疑雲 北京時間:2020-02-02 09:59 印學者發現武漢病毒有類艾滋基因 引發人工編輯疑雲 印度學者發現,武漢肺炎病毒被插入艾滋病毒基因,而且很可能是人為。(示意圖) FacebookTwitterEmail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2日訊】武漢病毒不斷被質疑來自武漢病毒所的生物武器研發。日前印度學者發現,該病毒S蛋白中被插入多個與艾滋病毒基因相似的氨基酸序列,可讓病毒更好地入侵動物細胞。該發現迅速引起關注,學者呼籲中共專家予以回應。 印度學者:武漢病毒被插入艾滋病毒關鍵蛋白結構 日前,幾名印度學者合作撰寫的英文論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2019-nCoV中S蛋白的獨特插入與『HIV-1 gp120和Gag』的異常相似性」引發學界關注。 1月31日,學術網站bioRxiv刊登出了這篇論文的全文。目前該論文已經投稿,正等待同行審議結果。 論文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S蛋白的4個不連續位點被插入了HIV病毒(艾滋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的立體結構上,這4個插入位點恰好與動物細胞膜上的病毒受體相互結合。這意味着,「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能力與愛滋病毒一樣,而其毒性則仍由冠狀病毒所決定。 論文還提到,「有趣的是,儘管這些插入片段在一級氨基酸序列上是不連續的,但2019-nCoV的3D建模表明,它們會聚在一起構成受體結合位點。」 論文並指,這4個插入位點在其它冠狀病毒中並不存在,這麼巧妙的變異「不大可能在自然界中偶然發生」。有專家認為,這是在含蓄暗示,變異更可能是人工干預的結果。 論文摘要指出,病毒中被插入艾滋病毒的關鍵蛋白結構,「不大可能在自然界中偶然發生」。(論文截圖) 論文還提到,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的周鵬實驗室在幾天前發表的論文中,也提到了S蛋白這4個插入點中的3個。 美國流行病學家高度關注 上述論文早在1月29日,就引起了美國流行病學家和公共衞生科學家埃里克·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的高度關注。他在推特上針對該論文展開連篇討論,最早引發了輿論的注意。 16. UPDATE ON ? GENOME ?: a very intriguing new paper investigating the aforementioned mystery middle segment w/ “S” spike protein: likely origin from HIV. “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 from https://t.co/QAX3usr7vw pic.twitter.com/WeVA948xin — Dr. Eric Feigl-Ding (@DrEricDing) January 31, 2020 在冗長的討論中,費格·丁博士得出了5點結論: 1.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病毒最初來源; 2.這種RNA冠狀病毒突變非常快; 3.病毒具有任何冠狀病毒中從未見過的異常中間段; 4.(該病毒與艾滋病毒的)混合不是最近發生的; 5.這些難以解釋的中間部分蛋白編碼,負責進入宿主細胞的蛋白質。 雖然這些結論具有高度指向性,但費格·丁博士仍在推特中聲明:「我絕對不是在說生物工程,也不是在支持任何沒有證據的陰謀論。我只是說科學家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並獲取更多的數據,尋找病毒起源是優先的研究重點。」 學者:太可怕,希望中共專家做出回應 印度專欄作家、國際基因工程與生物技術中心科學家阿南德·蘭加納森(Anand Ranganathan)發表推文說:「哦,我的上帝。印度科學家剛剛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發現了HIV病毒樣的插入物,這在其它任何冠狀病毒中都沒有發現。他們暗示了這種中國病毒被設計出來的可能性(「不是偶然的」)。如果是真的,就太可怕了!」 印度專欄作家在推特中評論「太可怕」。(推特截圖) 旅美華人經濟學家何清漣也在推特上發文,呼籲武漢病毒實驗室的專家們出來澄清有無此事。她說,「因為確實太邪惡了。作為曾經的中國人與海外華人,我想知道Who did it, why(誰幹的,為什麼)。」 美媒:中共研發的最致命武器 早在上述論文發表之前,美國財經博客網站「零對沖(Zero Hedge)」就曾刊文指,中共此前通過科技間諜盜竊了加拿大科研項目中的新型冠狀病毒,用於生物武器研發。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正是參與中共生物武器研發的機構之一,武漢肺炎爆發疑似源於該研究所的病毒洩漏。 1月31日,「零對沖」再次發文指,中共官方宣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只是一個借口。現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學家指出武漢病毒基因組中的不規則性,表明該病毒可能出於製造武器的目的被改造過,它不但是一種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中共衞健委專家:抗愛滋藥物對治療武漢肺炎有效 據陸媒《新京報》報導,被感染武漢肺炎的中共衞健委專家王廣發曾說過,一種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對治療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體溫就降低了,隨後身體有所好轉。但這種藥物是否同樣適用於其他患者,還需要觀察。 王廣發是中共衞健委專家,曾赴武漢調研疫情。1月10日,他在黨媒宣傳「疫情可防可控」,21日對港媒證實自己被感染武漢肺炎。陸媒稱,他1月30日病癒出院。 陸媒:武漢肺炎病毒或有多個疫源地 1月24日,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刊出29名中方研究人員聯合公布的醫學論文,展示對武漢肺炎病毒的調研結果。 論文中一個圖表顯示,最初2019年12月1日被感染的一名患者,並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12月10日確診的三人中也有兩人沒有去過這個市場。直到12月15日-20日,確診患者才全部來自華南海鮮市場。 陸媒財新網據此報告指出,首例患者被曝未涉海鮮市場,說明新冠病毒或有多個疫源地。 (記者鐘景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今日熱點】23歲武漢女大生:我死不瞑目! 2020-02-02 【今日熱點】23歲武漢女大生:我死不瞑目! 武漢肺炎仍有諸多未知因素 教你如何預防 2020-02-02 武漢肺炎仍有諸多未知因素 教你如何預防 華郵:中共應對疫情 恐重蹈蘇共亡黨覆轍 2020-02-02 華郵:中共應對疫情 恐重蹈蘇共亡黨覆轍 母親在家等死 武漢女怒吼:千萬不要信政府(視頻) 2020-02-02 母親在家等死 武漢女怒吼:千萬不要信政府(視頻) 網民呼籲武漢勇士:多拍視頻留下歷史見證 2020-02-02 網民呼籲武漢勇士:多拍視頻留下歷史見證 引爆武漢核彈?「武漢義士」方彬談被抓過程 2020-02-02 引爆武漢核彈?「武漢義士」方彬談被抓過程 23歲武漢女大生隔離房最後求救:我死不瞑目! 2020-02-02 23歲武漢女大生隔離房最後求救:我死不瞑目! 武漢肺炎正擴散 湖南又現高致病禽流感 2020-02-02 武漢肺炎正擴散 湖南又現高致病禽流感 評論 歡迎網友各抒己見、暢所欲言、理性交流。 本網站保留刪除髒話貼、下流話貼、攻擊個人信仰貼等惡意留言的權利。 溫馨提示:為網友安全起見,請不要在留言中附帶網址鏈接。 新唐人網友【跟評】發表時間: 18 小時以前 如果武漢肺炎真的是做為生物武器被製造出來 那製造者及他的組織就是全人類公敵 全人類共擊之 新唐人網友【跟評】發表時間: 18 小時以前 共匪早在长征时就恶习,长征只是为自己的利益,死去的人都是铺垫 新唐人網友【跟評】發表時間: 18 小時以前 腥国——五毒俱全 新唐人網友【跟評】發表時間: 22 小時以前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啊~高官造的業力卻是百姓在受,唉…… 新唐人網友【跟評】發表時間: 1 天以前 无恶不作的狗共! 新唐人網友【跟評】發表時間: 1 天以前 突然发现中共是真的恶心 新唐人電視台 捐助支持新唐人 한국어 日本語 ENGLISH 新聞 國際美國評論大陸港澳台灣財經科教娛樂體育 頭條要聞熱點視頻即時新聞編輯推薦博覽天下直播間神韻演出全球大賽 節目 新唐人全球新聞新唐人新聞周刊環球直擊中國禁聞新聞看點今日點擊微視頻一週經濟回顧傳奇時代細語人生世事關心中國解密健康1+1廚娘香Q秀美食天堂你好韓國你好日本社區廣角鏡新唐人環球體育熱點互動直播大陸新聞解讀美麗心台灣1000步的繽紛台灣江峰時刻文化古今談古論今話中醫笑談風雲老外看中國今日大紐約今日灣區共產黨百年真相共產主義黑皮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百年紅禍 關於我們 收視指南 隱私保護 使用協議 安全投稿 工商廣告 客戶端 App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Copyright © 2002-2020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4 occurrences1 response4 months ago
轉貼: 《帝國主義,發動生化戰?》2020/01/23 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員、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鐘武研究員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李軒研究員合作,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在線發表論文,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進化來源和傳染人的機制給出了學術解釋。 其中,最重要的結論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雖然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但是,與人ACE2的親和力還是很強。 研究人員在吃驚之餘,又仔細的比較了SARS的S-蛋白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S-蛋白結構;結果發現,雖然替換了4個關鍵氨基酸,但是結構並沒有發生變化;二者RBD結構域的3D結構幾乎相同,難怪和SARS那麼像;很容易把人誤導為是SARS病毒而走入誤區。 這個研究說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應該是通過S-蛋白與人ACE2相互作用,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 而且,這個結果也暗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具有很強的對人感染能力。 本研究為我國醫務人員科學防控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以及開發檢測和干預技術手段奠定了科學理論基礎。 看完報告,讓人在驚恐之餘,更加憤怒無比! 關鍵在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 第一、其目地就是為了偽裝成SARS病毒,讓防疫者難以分辨,誤入防治“非典”的老路,延誤救治的時間。 第二、是使它具有“有很強的,對人感染能力”,達到快速蔓延和傳染的目地。 這種滅絕人性的生物技術,是蝙蝠和竹鼠能幹的出來嗎?在自然界環境中即使1萬年也不可能實現如此精準“4個關鍵蛋白”的“替換”! 這一新型病毒的製造者真是費盡了心機,滅絕人性已經到了如此地步! 2010年,中國取得了戰勝SARS病毒的勝利。 2015年,解放軍醫療隊在非洲取得了戰勝“埃博拉病毒”的勝利。 這次敵對勢力精心選擇新型病毒在中國人民的傳統節日爆發,我們迎來新挑戰。 全國醫學科研和衛生防疫單位進入“戰備”狀態,舉國上下嚴陣以待;中國人民,一定能取得這場戰役的勝利! 害人者,終將會被上天所懲處! 帝國主義,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對中國的各種破壞打擊和圍剿;中國的迅速壯大和崛起,已經讓帝國主義到了撕下所有偽裝,公開出手的地步。 而,…… 我們的國人清醒了嗎? 我們的國人清醒了嗎? 崇洋媚外,追美的國人清醒了嗎?
2 occurrences1 response4 months ago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lab-made-coronavirus-triggers-debate-34502 美國科學家雜誌(the scientist magazine)早在2015年已經報道,新形冠狀病毒的研發過程及製造!有文獻記載! Ralph Baric 一名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大學有2015年11月9日刊登他們團隊,製做一種擁有SCH014表面蛋白質冠狀病毒的研究。 病毒2015年已經製造出來。從一種來自中國找到的蝙蝠身上的病毒培植,用導致老鼠感染Sars的冠狀病毒做骨幹。能夠構成嚴重上呼吸部及肺部感染。 (誰說造謠的,請找美國科學家雜誌去) the-scientist.com Lab-Made Coronavirus Triggers Debate The creation of a chimeric SARS-like virus has scientists discussing the risks of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Jef Akst Nov 16, 2015 Ralph Baric, an infectious-disease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last week (November 9) published a study on his team’s efforts to engineer a virus with the surface protein of the SHC014 coronavirus, found in horseshoe bats in China, and the backbone of one that causes human-lik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in mice. The hybrid virus could infect human airway cells and caused disease in mice, according to the team’s results, which were published in Nature Medicine. The results demonstrate the ability of the SHC014 surface protein to bind and infect human cells, validating concerns that this virus—or other coronaviruses found in bat species—may be capable of making the leap to people without first evolving in an intermediate host, Nature reported. They also reignite a debate about whether that information justifies the risk of such work, known as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If the [new] virus escaped, nobody could predict the trajectory,” Simon Wain-Hobson, a virologist at the Pasteur Institute in Paris, told Nature. In October 2013, the US government put a stop to all federal funding for gain-of-function studies, with particular concern rising about influenza, SARS, an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MERS). “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has funded such studies because they help define the fundamental nature of human-pathogen interactions, enable the assessment of the pandemic potential of emerging infectious agents, and inform public health and preparedness efforts,” NIH Director Francis Collins said in a statement at the time. “These studies, however, also entail biosafety and biosecurity risks, which need to be understood better.” Baric’s study on the SHC014-chimeric coronavirus began before the moratorium was announced, and the NIH allowed it to proceed during a review process, which eventually led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work did not fall under the new restrictions, Baric told Nature. But some researchers, like Wain-Hobson, disagree with that decision. The debate comes down to how informative the results are. “The only impact of this work is the creation, in a lab, of a new, non-natural risk,” Richard Ebright, a molecular biologist and biodefence expert at Rutgers University, told Nature. But Baric and others argued the study’s importance. “[The results] move this virus from a candidate emerging pathogen to a 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Peter Daszak, president of the EcoHealth Alliance, which samples viruses from animals and people in emerging-diseases hotspots across the globe, told Nature.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lab-made-coronavirus-triggers-debate-34502 以下是中文譯本(翻譯自 google translate app) 實驗室製造的冠狀病毒引發辯論 嵌合型SARS病毒的產生使科學家們討論了獲得功能研究的風險。 傑夫·阿克斯特 2015年11月16日 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傳染病研究人員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上週(11月9日)發表了一項研究,研究了他的研究小組利用在中國的馬蹄蝠中發現的具有SHC014冠狀病毒表面蛋白的病毒工程化病毒的努力。 以及引起小鼠類似人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的骨架。 研究小組的結果發表在《自然醫學》雜誌上,該雜種病毒可能感染人的氣道細胞並引起小鼠疾病。 結果表明,SHC014表面蛋白具有結合和感染人類細胞的能力,這證實了人們對該病毒(或蝙蝠物種中發現的其他冠狀病毒)能否在不首先進化為中間宿主的情況下向人飛躍的擔憂。 他們還引發了關於該信息是否可證明進行此類工作的風險的辯論,稱為功能獲得研究。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告訴《自然》雜誌:“如果[新]病毒逃脫了,那麼誰也無法預測這一軌跡。” 2013年10月,美國政府停止了所有用於功能獲得研究的聯邦資金,尤其是對流感,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的關注日益增加。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說:“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為此類研究提供了資助,因為它們有助於確定人與病原體相互作用的基本性質,能夠評估新興傳染病的大流行潛力,並為公共衛生和備災工作提供信息。” 當時在一份聲明中說。 “但是,這些研究還涉及生物安全和生物安全風險,需要更好地理解。” Baric告訴《自然》,Baric對SHC014嵌合冠狀病毒的研究在宣布暫停宣布之前就開始了,NIH允許其在審查過程中進行,最終得出結論認為該工作不屬於新的限制。 但是,一些研究人員,例如Wain-Hobson,不同意這一決定。 爭論歸結為結果如何豐富。 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兼生物防禦專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對自然界說:“這項工作的唯一影響是在實驗室中創造了一種新的非自然風險。” 但巴里奇(Baric)和其他人則認為這項研究很重要。 “(結果)將這種病毒從候選的新興病原體轉移到了明顯的當前危險中,” EcoHealth Alliance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告訴《自然》雜誌,該聯盟從全球新興疾病熱點地區的動物和人類中採集病毒。
3 occurrences1 response3 months ago
重大發現!華裔科學家研發神藥:5年內,人類壽命將延長至150歲!白菜價,人人可買 2018/09/10 來源:大佬動向 當下是一個技術爆棚的年代,每天都會有更加新奇的東西被發明,人們的生活方式在不斷地被改變。 而近期最重要的一個發明甚至震驚了全球:UNSW科學家研發出了一種藥物,可以讓人的壽命延長到150歲! 這款逆天神藥的主要研究團隊來自UNSW和哈佛大學。 Dr Lindsay Wu(新南威爾斯大學)和Dr David Sinclair(哈佛大學科學院)帶領的科研團隊在水果和蔬菜中發現了一種名叫煙醯胺單核苷酸(NMN)的物質。 這種物質擁有著逆天的功效——可以幫助修復因衰老和輻射而受損的DNA,提高哺乳動物輔酶I(NAD)水平的分子從而修復細胞的通訊網絡。 去年3月,他們將這項發現發表在了《科學》雜誌上,代表著這項技術已經獲得了一定的實踐性。 如果這種物質成功投入藥物生產中,可以研究出真正意義上的「神藥」,不僅可以治療神經退行性疾病和糖尿病等超過20種現在醫學主攻的老年疑難病症以及癌症! 說是不老藥,一點也不為過吧? (Daily Telegraph) (Courier Mail) 這項實驗去年年底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在小白鼠身上進行試驗,並且成功將老鼠的衰老逆轉! Lindsay Wu的團隊已經試驗過向22個月大的老鼠注射煙醯胺單核苷酸(NMN),每天兩次,持續一周,再次檢測發現,老鼠的肌肉萎縮情況已經不再,而且生長出了全新的肌肉組織,年齡評測顯示,這個時候的實驗白鼠的年齡相當於同類的6個月大。 同一批註射了NMN的實驗白鼠不僅身體恢復了年輕。最後被證實,壽命也延長了20%。 如果同比換算成人類的話,22個月的小白鼠相當於人類60歲的年級,恢復到6個月的身體狀態, 也就是相當於讓人類, 重返20歲的青春身體狀態! 這款神藥還有一個更大的作用就是將人體NAD修復! 在健康狀態下,哺乳動物體內輔酶I(NAD)濃度穩定,維持各項細胞正常功能。體內的輔酶I(NAD)濃度決定了細胞衰老的過程和程度,濃度下降會加速了細胞衰老的速度。 就像電影《重返20歲》那樣,這個逆天神藥可能會實現這個人類史上最大的突破。 作為這款神藥的主要發明人之一的David Sinclair博士甚至提前一步開始進行了人體試驗,試驗對象就是他本人! 電影中很多情節都是這樣描繪的人類科學家為了突破生命的極限,治癒絕症,發明了促進細胞生長和器官再生的藥物,最後將自己感染成了喪屍。 雖然只是電影,但真實顧慮所有人都有,但Sinclair對自己的藥物有信心,他決定自己先進行嘗試,這樣更能夠精準的把控藥物對身體的改造。 在服用藥物之前,他給自己的身體狀況進行了測評,實際年齡49歲,但因為廢寢忘食的實驗和作息不規律,他的身體年齡已經57歲,步入老年。 但是服用了藥物之後,他的身體狀態開始肉眼可見的恢復年輕,精力也更加充沛。 一段時間後他再次對身體進行測試,發現身體年齡已經從57歲變成了33歲,一下子從老年恢復到了壯年。 這種堪稱生命本質上的改變震驚了所有人,不再有人說Sinclair是做無用功,也沒有人再懷疑這款藥物的藥效。 現在,Sinclair教授的親人都開始服用這款藥物,他79歲的父親本來已經年老體衰,服用這款藥物之後,開始變得行動自如,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甚至能參加激流和背包野營這樣高體力的運動。 更驚人的是,他的嫂子在服用了這款藥物之後,已經絕經的她竟然再次懷孕。 這就是神藥的作用,它可以讓人的衰老發生逆轉! 是的,這是一項對人類來說劃時代的發明,它成功的震驚了科學界! 因為前景遠大,David Sinclair和Dr Lindsay Wu的這項研究還得到了NASA的支持。 因為對於人類的進程做出了重大的貢獻,David Sinclair和華裔科學家Dr Lindsay Wu所帶領組成的科學家團隊由此獲得了NASA頒布的iTech獎,這項研究將被用於保護太空人對抗輻射。 NASA提前預約專家團隊為未來火星計劃提供藥物和保護航天員的支持。除了獲得了國際的認可以外,這款逆天的物質也得到了澳洲醫學界的重視! DR Lindsay Wu表示: 「我們已經得到了多方的支持,煙醯胺單核苷酸(NMN)是造物主對於人類的饋贈,它是目前為止發現的最安全最有效的抗衰老藥物,促進細胞再生,不僅能夠讓人可以對抗年齡和歲月的侵蝕,也能夠幫助人們保持健康,它同時可以起到細胞修復的作用,能夠治療化療對人體的損傷,也可以對抗輻射。「 「目前這種物質已經在深度研究中,而且將開展臨床試驗,如果試驗成功的話,2-4年時間就可以問世」 Lindsay Wu表示,澳洲藥品監管力度是世界上最嚴格的,這款新藥品的開發,需要經歷政府批准的1/2/3期的臨床試驗。 也要經過從小規模到大規模的人體試驗,來測試藥品的臨床反應,比如毒性、安全性、藥物代謝情況、對人體的全方位影響等多個方面。 上市之後,Lindsay表示,這款神藥的價格會比咖啡還便宜,每個人都吃得起,這等於每一個人都可以體驗返老還童的感覺。 它的出現還可以解決當前社會老齡化不斷加重的問題,讓社會勞動力再提升一個等級。 有了這款藥物做基礎,下一步在進行突破的話,可能人類的壽命還會進一步延長,到時候長生不老或許真的不再只是神話故事中的美好幻想了!
1 occurrence1 responseover 1 year ago
值得細看 Worth reading. 這是留美醫學教授黃建中先生發到同學群的微信。講的很好。 This is a message from Professor Wong Kin-Chung, a medical professor in USA, to his students in a chat group. Very well said. (Translator Alice’s note: the original message was in Chinese, I am translating this for the benefit of my non-Chinese reading family and friends residing overseas. With apolgies to Professor Wong, I have made some editorial changes while not affecting the meaning of the original message.) 現在.... 有很多的疑似或確診但病情輕微的病人住不進醫院。這個可以理解,因為任何城市都不可能在平時建設這麼多的傳染病醫院和傳染病床,還要有這麼多的傳染科醫護人員待命。 Now ......there are lots of suspected and confirmed cases (of coronavirus) where the patients cannot be admitted into hospital. This is understandable. It is simply not possible for any city in normal times to build and maintain so many infectious disease hospitals and hospital beds, and to have so many qualified infectious disease control medical staff to be on stand by. 其實去醫院也沒有針對性的特殊治療,主要還是支持療法。住不進醫院急也沒用。按照我下面說的,應該可以先延緩病情發展,等待進院。 In reality, even if you go into hospital, they do not have any special treatment that target (the coronavirus), they only offer supportive therapy. It won’t help to get frustrated if you can’t get into hospital. Do as I say below. It would help delay the progress of your condition, while waiting for admission. 我是醫生多年,又是營養師多年,我的方法是有科學依據的,可以把我的這個微信發到有需要的群里,以便如果有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時可以參考自救。 I have been a doctor as well as a nutritionist for decades. My method is scientifically based. Please feel free to circulate my message to your other chat groups, my advice may help people who find themselves in the situations I describe. 這不是鼓吹靠自己來治療,而是用這些生活中的方法給自己贏得時間等待 .... 整體條件改善時住進醫院治療。 我寫的這些方法都是有依據的。 I am not recommending self healing, only to use everyday actions to buy time.... to improve one’s general health condition while waiting for hospital admission. 1. 患者家人全部進出門用鹽水漱口,要涼水,不要用熱水,涼水可以讓口咽部黏膜下血管收縮,減少病毒進入血液的機會。鹽水可以固定病毒表面的S-蛋白,使其不易附著到黏膜上。冠狀病毒只有先與黏膜上的特定蛋白 結合,才能進入到我們人體細胞,再大量複製。要經常漱口 ,用含酒精的漱口液更好。 1. Patients’ family members, on entering and leaving home, should rinse their mouths with salted water, using cold water, not hot. Cold water will contract blood vessels in one’s mouth and throat, thereby reducing chances of viruses entering one’s blood stream. Salted water can stabilise the s-protein on the virus’ surface, making it less easy to attach to the mucous membranes. To enter human bodies, the coronavirus first has to bind itself to certain specific proteins in the membrane and then self multiply massively. So rinse your mouth frequently, it will be even better if you use mouth rinse that contains alcohol. 2. 如果已經確診,但住不進醫院,只能在家自我隔離(單房間),時刻帶上口罩。家人也時刻帶口罩,只要沒有直接的飛沫傳播,就很難傳染。用75%酒精噴灑家裡,盡可能不留死角。傢具用酒精搽拭。這個病毒對酒精不耐受,用酒精可以滅活。家裡的衣服能用開水燙的就用開水燙,這個病毒能耐受的溫度是60度以下,高溫可以滅活。不能開水燙的衣服鞋子噴灑酒精消毒。 2. If you have been tested positive but cannot be hospitalised, your only option is to self-isolate at home (in a room by yourself), wearing a mask all the time. Family members must also wear masks at all times. So long as there is no transmission via droplets, transmission of the virus is unlikely. Clean your house using 75% alcohol, clean every corner and even the furniture. Alcohol kills this virus. As does high heat, so use hot water of over 60 degrees to wash your clothes. This virus cannot survive heat above 60 degrees. For shoes or clothes that can’t be washed in hot water above 60 degrees, clean them with disinfectant. 3. 如果有症狀但不重,首先注意多喝水,每次喝水量不要大,幾口就行,頻繁的喝,保持水份平衡。大蒜生薑洋蔥都有抗病毒作用,生吃或煮水喝。尤其生薑可以煮濃姜湯,喝了加快血液循環,如果能出汗更好。可以喝一些白酒,加快血液。循環。血液循環對自身免疫功能非常重要。這個病即使住院,也是要靠自身免疫力來控制的。 4. Those tested positive but not too unwell, drink lots of water. It doesn’t have to be lots of water each time, a few sips are sufficient. Drink frequently, keep the body hydrated. Garlic, ginger and onions also have properties that help one’s fight against this virus, eat raw or make into drinks to consume. Ginger is best. Make drinks by boiling fresh ginger in water, it will help one’s blood circulation which in turn boosts the immune system. Good immune system is of overriding importance whether or not one gets hospitalised. 4. 熱雞湯是美國傳統上抗感冒的,醫生也提倡,可以多喝。到藥房去買維生素C,大劑量服,每天4000毫克,維生素C既可以影響病毒複製,又可以穩定血管璧,減少肺部炎性滲出。紅酒里含紅酒多酚,有一定的類似激素作用,可以喝。因為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治療指南也是用短期的激素,紅酒多酚消炎是很有效的(紅葡萄酒,不是白葡萄酒)。 4. Hot chicken soup is a common American remedy for colds and flus, which even doctors recommend. Drink more. Go to the pharmacy to buy high dosage Vitamin C, 4000mg daily. Vitamin C affects virus’ self duplication, and can also stabilise the blood vessels’ outer surface, helping to reduce seepage of infection from the lungs. Drink red wine (not white). Red wine contains polyphenol which acts like hormones to protect tissues against inflammation. This is in line with the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issued by the health authorities in China. 5. 好的蘑菇如花菇含有豐富的多糖類物質,可以刺激免疫系統,日本對花菇的研究很多,要多吃。烹飪之前,在水里多泡泡,去除蘑菇可能吸附的農藥殘留。如果家裡有靈芝等,那就更好,沒有就多吃花菇(不是平菇)。人參西洋參都可以煮水喝,對提高免疫機能有好處。可以和雞湯一起煮。 5. Eat more mushrooms. Good mushrooms, like shiitake, contain properties that stimulate the immunity system. The Japanese have done much research in mushrooms. Must soak well before cooking, in order to get rid of any remnants of agricultural insecticides. If you have Lingzhi, that’s even better. Eat good shiitake mushrooms (not the cheap produce). Ginseng and american ginseng are also good for boosting the immune system. Cook with chicken to make soup. 6. 西藥里的阿斯匹林可以服用小劑量(5-20毫克),既有消炎的作用,也有降低血液粘稠度的作用。資料顯示病毒感染者有的血漿二聚體增高,意味著血液粘度升高,血流流速減慢,這種情況不利於免疫細胞的運動,而有利於病毒複製。中藥里的黃芪黨參西洋參含類黃酮,可以保護各器官的細胞,避免出現器官嚴重損傷。實在沒有這些煮黃豆吃也有作用。 6. Small amount of aspirin (5-20 mg) also helps. Other than being anti inflammatory, it reduces the viscosity of the blood. Available information suggests that confirmed patients’ blood contains elevated Plasma D-dimer Count, suggesting a higher viscosity and reduced circulation rate. Such is not conducive to healthy regenerative activities of one’s immunity system, but rather favours the virus’ replication. In Chinese medicine, astragalus, codonopsis and American ginseng contain flavonoids, protecting cells from severe damage. Without these, eating soy beans would help. 7. 能進食是關鍵,胃口不好可以煮水喝,一切能開胃的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吃就問題不大。注意尿量。每天至少要上廁所幾次,排正常尿量。 7. The key is to keep eating (= nourishment). If you have no appetite for solids, liquidise your food. Just eat anything that you fancy. So long as you eat, the problem is manageable. Monitor your urination (translator’s note: = body hydration). You have to pee numerous times a day, in normal quantity. 謝謝!可轉發!照顧好自己和家人 Thank you! Can circulate!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ves and your families
10 occurrences3 responses2 months ago
*令人震驚* ⤵️ 日本生理學或醫學教授tasuku honjo博士今天在媒體上表示冠狀病毒不是自然的.. 如果它是自然的, 它不會像那樣影響整個世界. 因為, 視自然不同國家的溫度不同. 如果這是自然的, 它只會影響到與中國同樣的溫度的國家. 相反, 它傳播到像瑞士這樣的國家, 就像它傳播到沙漠地區一樣. 而如果它是自然的, 它本來會蔓延到寒冷的地方, 但會死在熱的地方. 我做了40年的動物和病毒研究. 這不是自然的. 它是製造的, 病毒完全是人工的. 我在中國武漢實驗室工作了4年. 我很瞭解這個實驗室的所有工作人員. 在corona事故後我都打電話給他們. 但是, 他們所有的手機都死了3個月了. 現在瞭解, 所有這些實驗室技術員都死了. 根據我迄今為止的所有知識和研究, 我可以以100 %的自信來說, corona是不自然的. 它不是來自蝙蝠. 中國成功了. 如果我今天所說的話現在或者甚至在我死後, 政府可以撤回我的諾貝爾獎. 但中國在撒謊, 這個真相有一天會向所有人透露.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Tasuku_Honjo 請傳送到最大的數量, 以便罪人必須支付我們所有人身上的一切!!!! Tasuku honjo -維基百科 Tasuku honjo (日本) (1942年一月27日-1)是日本醫生和免疫學家. 他分享了2018年諾貝爾醫學或生理學獎, 以識別程式設計細胞死亡蛋白質1 (pd-1).[2]他也因其分子ide而聞名.. en.wikipedia.org · 查看原文 ·
1 occurrence1 response23 days ago
2019年3月,壹批來自加拿大溫尼伯實驗室(NML)的劇毒病毒在經歷了壹系列的神秘事件之後最終抵達中國。這壹事件引發了生物戰專家質疑加拿大為何向中國發送致命病毒的重大醜聞。來自NML的科學家說,這些高致死性病毒是壹種潛在的生物武器。 經過調查,這起事件被追查到在實驗室工作的中國特工,也可稱之為生物間諜。4個月後的2019年7月,壹批中國病毒學家被強行從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帶走。加拿大溫尼伯實驗室是加拿大唯壹的4級設施,也是北美僅有的少數幾個具備處理世界上最致命疾病的設施之壹,包括埃博拉、非典、冠狀病毒等。 NML科學家邱香果與她的丈夫以及她的研究小組成員壹起被帶離加拿大實驗室,邱香果被認為是中國生物戰特工。 邱是加拿大NML特別病原體計劃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部門的負責人。 邱香果出生於天津,1985年在中國河北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96年赴加拿大攻讀研究生。後來,她隸屬於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和溫尼伯曼尼托巴大學兒科和兒童健康系,沒有從事病原體研究。但是自2006年以來,她忽然改變了她的研究方向,開始研究加拿大NML中的強大病毒。2014年,她對從NML運往中國的病毒進行了研究,例如:馬丘波病毒、朱寧病毒、裂谷熱病毒、克裏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和亨德拉病毒。 邱香果與另壹位中國科學家程克定結婚,程克定也隸屬於國家海洋實驗室,特別“科技核心”。程主要是壹位細菌學家,後來也轉向了病毒學。這對夫婦負責從許多與中國生物戰計劃有直接關系的中國科學機構的學生那裏滲透到加拿大的NML中,其中包括許多中國人,這些機構有: 長春市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 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湖北省中科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北京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 上述四個中國生物戰設施均在埃博拉病毒的背景下與邱香果合作,軍事獸醫研究所也加入了裂谷熱病毒的研究,而微生物學研究所則加入了馬爾堡病毒的研究。值得註意的是,後壹項研究中使用的藥物Favipiravir早前已被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成功測試,名稱為JK-05(最初是2006年在中國註冊的日本專利),對抗埃博拉病毒和其他病毒。但是,邱香果的研究在冠狀病毒、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馬爾堡病毒或裂谷熱病毒的情況下,對中國生物武器的發展具有更先進的意義。 目前,加拿大的調查仍在進行中,有很多問題沒有查證。比如2006年至2018年是否曾以某種方式向中國運送其他病毒或其他必要制劑。 邱香果曾於2018年與美國馬裏蘭州美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三名科學家合作,研究猴子體內兩種埃博拉病毒和馬爾堡病毒的暴露後免疫治療;這項研究得到了美國國防部的支持。 邱香果在2017-18學年至少五次前往上述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即P4實驗室,該實驗室於2017年1月通過了BSL4認證。此外,2017年8月,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批準在武漢開展涉及埃博拉、尼帕和克裏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的研究活動。巧合的是,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距離被稱為武漢冠狀病毒的冠狀病毒爆發的震中華南海鮮市場僅20公裏。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位於中國軍事設施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中國的生物戰計劃有關。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第壹個符合生物安全4級(BSL-4)標準的實驗室,有著最高處理生物危害水平,意味著它將有資格處理最危險的病原體。 吳桂珍在《生物安全與健康》雜誌上寫道,2018年1月,該實驗室開始運作,用於對BSL-4病原體進行全球實驗。吳桂珍寫道,2004年非典實驗室泄漏事件發生後,原中國衛生部啟動了非典、冠狀病毒、流感大流行病毒等高水平病原體保存實驗室的建設。 武漢研究所過去研究過冠狀病毒,包括引起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H5N1流感病毒、日本腦炎和登革熱的病毒株。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還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病菌,炭疽病是壹種曾在俄羅斯開發的生物制劑。 研究過中國生物戰的以色列前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說:“研究所已經研究過冠狀病毒(特別是非典病毒),很可能就保存在這裏。”。他說。“非典型肺炎壹般被納入中國的生物武器計劃,並在若幹相關設施中得到處理。”喬治敦大學神經學教授、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生物戰高級研究員詹姆斯•喬達諾(James Giordano)表示,中國在生物科學方面的投資不斷增長,圍繞著基因編輯和其他尖端技術以及政府和學術界之間的融合,更為寬松的道德規範提高進化了這種病原體被武器化的幽靈。這可能意味著壹種攻擊性的藥劑,或者是壹種改良的細菌,只有中國有治療或疫苗。他說:“這本身不是戰爭。“但它所做的是利用作為全球救星的能力,然後創造出宏觀和微觀經濟以及生物能源依賴的不同層次。” Bar Ilan的Begin Sadat戰略研究中心的肖翰姆Shoham在2015年發表的壹篇學術論文中稱,40多家中國工廠參與了生物武器生產。 肖漢姆在接受《國家郵報》采訪時說,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實際上開發了壹種埃博拉藥物,名為JK-05,但很少有人透露它或國防設施擁有埃博拉病毒,這促使人們猜測它的埃博拉細胞是中國生物戰武庫的壹部分。 埃博拉被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列為“a級”生物恐怖劑,這意味著它很容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會導致高死亡率和“可能引起恐慌”。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將尼帕列為C類物質,壹種致命的新出現的病原體,可以被設計成大量的病毒傳播。 中國的生物戰計劃正處於研發、生產和武器化能力的高級階段。據信,該公司目前的庫存包括全系列傳統化學和生物制劑,以及各種運載系統,包括炮彈、航空炸彈、噴霧器和短程彈道導彈。 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研究生物學的軍事應用,並尋找與其他學科(包括腦科學、超級計算和人工智能)有希望的交叉點。2016年以來,中共中央軍委先後資助了軍事腦科學、先進仿生系統、生物仿生材料、人的性能提升和“新概念”生物技術等項目。 2016年,AMMS的壹位博士研究人員發表了壹篇論文《人因績效提升技術評價研究》,將CRISPR-CA描述為可能提升部隊戰鬥力的三大主要技術之壹。這項支持性研究著眼於莫達非尼藥物的有效性,該藥物在增強認知能力方面有應用;以及經顱磁刺激(壹種大腦刺激),同時也認為CRISPR-Cas的“巨大潛力”是“中國應該“掌握主動權”的軍事威懾技術”正在開發中。 2016年,由於基因信息潛在的戰略價值,中國政府成立了國家基因庫,計劃成為全球最大的此類數據存儲庫。旨在“開發利用我國寶貴的遺傳資源,保障生物信息學國家安全,增強我國在生物技術戰爭領域搶占戰略制高點的能力”。中國軍方對生物學這壹新興戰爭領域的興趣,是由那些談論潛在“基因武器”和“不流血勝利”可能性的戰略家們引導的。 相關: 冠狀病毒發現是2012年6月13日,埃及病毒學家阿裏•穆罕默德•紮基博士從沙特壹名病人的肺部分離並鑒定出壹種以前未知的冠狀病毒。在常規診斷未能確定病因後,紮基聯系了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謨醫學中心(EMC)的主要病毒學家羅恩•福基爾(Ron Fouchier)尋求建議。 福基爾Fouchier從紮基寄來的樣本中對病毒進行了測序。使用廣譜“泛冠狀病毒”實時聚合酶鏈反應(RT-PCR)方法檢測已知感染人類的壹些冠狀病毒的特征。這個冠狀病毒樣本隨後由加拿大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的科學主任弗蘭克•普盧默博士直接從福基爾Fouchier那裏獲得,後來,這種病毒被中國特工或者說生物間諜從加拿大實驗室偷走。
2 occurrences2 responses4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