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people report this message

First reported 4 months ago

美國CDC 破天荒發了中文的2019-nCoV的指南... (想當然爾不是給老美看的)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XKXzQ6s3eOfJmjo-SeZiSzoAj9f54aG7nHIIo6nY


以下是美國疾管局針對武漢肺炎發佈的中文指南


2019 Novel Coronavirus, Wuhan, China
Section Navigation預防 2019 年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傳播給家庭和社區中其他人的暫行指南

English
本暫行指南基於目前已知的有關 2019 年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和其他病毒的呼吸道感染傳播情況。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將根據需要並在獲得更多信息時,更新此暫行指南。

冠狀病毒是一大類病毒,
其中一些會導致人類患病。
而另一些會在動物(包括駱駝、貓和蝙蝠)之間傳播。

在罕見情況下,動物冠狀病毒能進化並感染人類,然後在人群中傳播,
例如在中東呼吸綜合症 (MERS) 和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 (SARS) 中所見到的情況。

2019-nCoV 的人傳人可能性尚不明確。
以下暫行指南可能有助於預防這種病毒在家庭和社區的人群中傳播。

此暫行指南適用於以下情況:

患者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但無需住院治療,並且可以在家中接受治療
患者正在接受由醫務人員進行的 2019-nCoV 感染評估,其無需住院治療並且能在家中接受治療
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的照護者和家庭成員
與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有密切接觸的其他人
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在家中接受治療的預防措施

您的醫生和公共衛生工作人員將評估您是否可以在家中進行治療。如果確定您可以在家中隔離,您將由當地或州衛生部門的工作人員監測。您應該遵循以下預防措施,直到醫務人員或當地或州衛生部門告知您可以恢復正常活動。

除了進行診療護理之外,請留在家裡

除了進行診療護理之外,您應該限制出門活動。不要上班、上學或前往公共場所,也不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或出租車。

將您自己與您家中的其他人隔離
您應盡可能與家中的其他人待在不同的房間裡。此外,您應使用單獨的洗手間(如有)。

前往就診之前,請先打電話聯繫您的醫生
在您預約就診之前,請致電醫務人員並告訴他們您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這將有助於醫務人員的診所採取措施,以免其他人受到感染。

戴口罩
當您與其他人在同一房間時,以及您到醫務人員處就診時,您應該戴上口罩。如果您不能佩戴口罩,那與您同住的人在與您處於同一個房間時,應戴口罩。

遮擋咳嗽和噴嚏
當您咳嗽或打噴嚏時,應用紙巾遮擋口和鼻,或在咳嗽或打噴嚏時用您的袖子遮擋。將用過的紙巾扔到有塑料袋的垃圾桶中,然後立即用肥皂和水洗手至少 20 秒。

洗手
經常用肥皂和水徹底清洗您的雙手至少 20 秒。如果沒有肥皂和水,並且您的手沒有明顯變髒,則可以使用含酒精的手部消毒液。避免用未清洗的手觸碰您的眼睛、鼻子和嘴巴。

避免共用家居用品
您不應與家裡的其他人共用碗碟、飲水杯、杯子、餐具、毛巾、床上用品或其他物品。使用這些物品後,應用肥皂和水對其進行徹底清洗。

監測您的症狀
如果您的病情惡化(例如呼吸困難),請立即就醫。

在您預約就診之前,請致電醫務人員並告訴他們您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
這將有助於醫務人員的診所採取措施,以免其他人受到感染。

要求您的醫務人員致電當地或州衛生部門。

 

照護者和家庭成員的預防措施

如果您與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的患者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同住或在家里為其提供照護,則應:

確保您了解並可幫助患者遵循醫務人員的藥物和治療指示。

您應該幫助患者獲得居家基本需求,並在購買雜貨、處方藥和其他個人需求方面提供支持。

家裡只需留下為患者提供必需的照護的人。

其他家庭成員應留在其他的住所或居住地。
如果無法做到這一點,則他們應該留在另一個房間,或者盡可能與患者隔離。

如果可以,應使用單獨的洗手間。


限制沒有必要的客人到家裡來。

避免老年人和免疫系統受損或有慢性健康疾病的人員接近患者。這些人員包括患慢性心髒病、肺病或腎臟疾病、及糖尿病的患者。


確保家裡的共用空間通風良好,例如使用空調或在天氣允許的情況下,打開窗戶。

經常用肥皂和水徹底清洗您的雙手至少 20 秒。如果沒有肥皂和水,並且您的手沒有明顯變髒,則可以使用含酒精的手部消毒液。

避免用未清洗的手觸碰您的眼睛、鼻子和嘴巴。

觸摸或接觸患者的血液、體液和/或分泌物(如汗液、唾液、痰液、鼻粘液、嘔吐物、尿液或腹瀉物)時,請戴一次性口罩、防護服和手套。

在使用後,丟棄一次性口罩、防護服和手套。請勿重複使用。

脫下口罩、防護服和手套後應立即洗手。

避免共用家居用品。
您不應與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共用碗碟、飲水杯、杯子、餐具、毛巾、床上用品或其他物品。
在患者使用這些物品後,應對其進行徹底清洗(請參閱下文“徹底清洗衣物”)。


每天清潔所有“高頻接觸”的物體表面,如櫃檯、桌面、門把手、洗手間固定裝置、廁所、手機、鍵盤、平板電腦和床旁桌子。另外,清潔可能帶血、體液和/或分泌物或排泄物的任何表面。

閱讀清潔產品的標籤,並遵循產品標籤上提供的建議。
標籤中包含了安全有效使用清潔產品的說明,包括您在使用產品時應採取的預防措施,例如佩戴手套或圍裙,以及確保在使用產品期間通氣良好。


使用稀釋的漂白液或標籤標有“EPA-批准”的家用消毒劑。
在家中配製漂白液時,應將 1 湯匙漂白劑加入到 1 夸脫(4 杯)水中。如需更多漂白液,可將 ¼ 杯漂白劑加入到 1 加侖(16 杯)水中。

徹底清洗衣物。
立即取下並洗滌帶血液、體液和/或分泌物或排泄物的衣物或床上用品。

處理污染物品時,應佩戴一次性手套。
脫下手套後應立即洗手。

閱讀並遵循洗衣或衣物標籤和清潔劑標籤上的指示。一般情況下,採用衣物標籤上推薦的最高溫度來洗滌和乾燥衣物。

將所有使用過的一次性手套、防護服、口罩和其他污染物品放入帶有塑料袋的容器中,然後再將其放入其他居家垃圾中。處理這些物品後應立即洗手。

監測患者的症狀。
如果患者的病情更加嚴重,請致電他們的醫務人員並告訴他們患者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這將有助於醫務人員的診所採取措施,以免其他人受到感染。要求醫務人員致電當地或州衛生部門。

照護者和家庭成員在密切接觸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時,如未遵守預防措施,則被視為“密切接觸者”,應監測其健康狀況。遵循下文中針對密切接觸者的預防措施。

與您所在州或當地衛生部門討論任何其他問題


密切接觸者的預防措施

如果您與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有密切接觸,您應:

從您第一次與患者密切接觸之日開始監測您的健康狀況,並在您最後一次與患者密切接觸後繼續監測您的健康狀況 14 天。觀察以下這些體徵和症狀:

發燒。每天兩次測量您的體溫。

咳嗽。

呼吸短促或呼吸困難。

其他需要注意的早期症狀包括畏寒、身體疼痛、咽喉痛、頭痛、腹瀉、噁心/嘔吐和流鼻涕。

如果您出現發熱或任何這些症狀,請立即致電您的醫務人員。

在您預約就診之前,請務必告訴您的醫務人員您與已確診患有 2019-nCoV 感染或正在接受 2019-nCoV 感染評估的患者有密切接觸。這將有助於醫務人員的診所採取措施,以免其他人受到感染。要求您的醫務人員致電當地或州衛生部門。

如果您沒有任何症狀,您可以繼續進行日常活動,如上班、上學或前往其他公共場所。

预防 2019 年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传播给家庭和社区中其他人的暂行指南

本暂行指南基于目前已知的有关 2019 年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和其他病毒的呼吸道感染传播情况。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将根据需要并在获得更多信息时,更新此暂行指南。 冠状病毒是一大类病毒,其中一些会导致人类患病,而另一些会在动物(包括骆驼、猫和蝙蝠)之间传播。在罕见情况下,动物冠状病毒能进化并感染人类,然后在人群中传播,例如在中东呼吸综合症 (MERS) 和严重急性呼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guidance-prevent-spread-chinese.html?fbclid=IwAR148AO9EPSRgaqhMOTXKXzQ6s3eOfJmjo-SeZiSzoAj9f54aG7nHIIo6nY

Please login first.

1 replies to the message


Similar messages


用吉利德Gilead藥物治療的冠狀病毒病例可促進更廣泛的測試 通過 傑森·蓋爾 2020年2月1日GMT + 8上午9:47 輸液後華盛頓州的肺炎患者好轉 吉利德藥物是為埃博拉病毒開發的,但可能會與2019-nCoV戰鬥 首次報導使用吉利德科學公司的實驗性藥物對抗新型冠狀病毒,這鼓勵醫生支持對該藥物的進一步測試。 吉利德的remdesivir應用於美國的第一例病例,一名35歲的男子在他的2019-nCoV病毒檢測呈陽性後出現肺炎,並被送往華盛頓州埃弗里特普羅維登斯地區醫學中心的空氣隔離病房住院以進行觀察。 該中心首席醫學官傑伊·庫克(Jay Cook)在周五的電話會議上對記者說:“據我所知,這是世界上首例將此藥物用於人類對抗這種病毒的病例。” “當時,我們感到使用這種藥物的好處超過了可能存在的任何潛在風險,我們得到了他的知情同意。” 他的醫生週五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報導,在靜脈注射藥物後,患者的肺炎在一天之內似乎有所改善,並且沒有明顯的副作用。他們說,這一發現應鼓勵隨機對照臨床試驗確定其治療2019-nCoV感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該藥物被批准用於同情心理由。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Gilead)在一份聲明中說,它沒有在世界任何地方獲得許可或批准,也沒有被證明對任何用途都是安全或有效的。 吉利德說,這家製藥商以其抗丙型肝炎和艾滋病毒的抗病毒藥而聞名,它正在與全球衛生當局合作,通過“適當實驗性使用”雷姆昔韋來應對冠狀病毒的爆發。它還與個人研究人員和臨床醫生合作,藉以提供其知識和抗病毒專業知識,以幫助患者應對2019-nCoV。 華盛頓衛生部傳染病國家流行病學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說,Remdesivir是一種新型的所謂核苷酸類似物前藥,是在考慮到埃博拉危機的情況下開發的。 他在電話會議上對記者說:“全國的用途非常有限。” “我們確實知道該產品的製造商正在與中國合作進行研究,並將其與其他正在研究的抗病毒藥一起提供給海外。”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學主任兼兒科教授馬克·丹尼森說:對瑞姆昔韋和一種較舊的化合物稱為NHC的臨床前研究表明,兩者都具有廣泛的抵抗力,醫學上能夠抵抗“我們測試過的每隻蝙蝠以及人類和動物的冠狀病毒。” 丹尼森(Denison)及其同事使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贈款來篩選能夠抵抗多種冠狀病毒的化合物。他們進行的為期五年的研究發現,雷姆昔韋和NHC這兩種藥物似乎干擾了他們正確複製遺傳物質的能力,從而阻止了病毒複製。 丹尼森在電話採訪中說,他們的研究發現,這兩種方法都有望用於治療由SARS,小鼠肝炎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引起的感染。他說,他預測它們也將對2019-nCoV有效,可能作為預防和治療疾病的雙重療法。 已顯示抗病毒治療的組合可有效抑制HIV,同時避免出現耐藥菌株。 丹尼森說:“針對新興病毒的聯合療法是必經之路。” 這些都是令人興奮的藥物,它們各自獨立有效。當然,考慮多種獨立起作用的藥物組合是有意義的。”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陸軍回報南部某單位遭列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密切接觸者」案,處置情形如下: 1.為強化第一梯休假人員收假防疫作為,該營於今(25)日下午要求所屬官兵已先行完成防疫自我評估表調查回報。 2.經查對該營(第一梯休假,1/16-1/26),回報其父為武漢台商,自21日返台後,期間23日因咳嗽不適至高雄市立聯合醫院就診,因有旅遊史、接觸史,24日檢驗確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陽性,已持續於該院隔離治療中。 3.左營區衛生所已將該兵等5名家屬列管密切接觸者,今(25)日起每日由該所派專員至家中量測體溫2次。 4.經與該兵確認,目前本身及家屬均無發燒、上呼吸道感染等症狀;另調查謝兵自1月16日起休假期間均無接觸其他熟識官兵。 5.依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2019-nCoV」潛伏期10-14天,已要求該兵配合地方政府防疫實施居家自主隔離,俟衛生所解除管制後且無異狀,方可返營,持續掌握管制。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3型全現蹤!中國鼠疫累積4例 去這7個省要小心 2019-11-22 14:39 聯合報 記者陳婕翎/台北即時報導 中國大陸今年迄今累計確診4例鼠疫病例,從腺鼠疫到致死率高達六成的敗血性鼠疫及肺鼠疫都現蹤,目前主要個案集中在內蒙古地區,衛福部疾管署主動通知各大旅行社赴陸留意鼠疫,若未來中國爆出社區或院內群聚疫情,將發布旅遊疫情警示,近期赴內蒙古等地區者要避免接觸囓齒類動物。 中國首例為9月發生於甘肅省酒泉市敗血性鼠疫死亡案例,近期3例病例都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其中2例肺鼠疫個案為當地牧民夫婦,已轉至北京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個案病情危重。另1例為11月17日通報腺鼠疫個案,有採石場剝食野兔史,與前述2例無流病關聯,目前隔離治療中。 鼠疫在中古世紀被稱作為黑死病,是一種由鼠疫桿菌引起的人畜共通傳染病,藉跳蚤傳染給各種動物及人類,最初症狀為遭跳蚤咬傷部位附近的淋巴腺發炎,稱為腺鼠疫,若未及時治療,可引起敗血性鼠疫,細菌經由血液感染身體各部位,包括腦膜、皮膚與肢體末端可能發黑壞死。 肺的次發性感染可造成肺炎、縱膈炎或引起胸膜滲液,吸入肺鼠疫病人帶菌的飛沫可進一步造成傳染流行,因其可爆發人傳人疫情,被視為最嚴重的一種鼠疫。疾管署副署長羅一鈞表示,鼠疫如未經治療其致死率為30%至60%,但現代醫療使用有效抗生素治療已可顯著降低腺鼠疫致死率。 羅一鈞指出,國內自1953年後未再出現鼠疫病例,疾管署檢疫人員持續於國際港埠執行入境發燒旅客篩檢及健康評估,另定期於國際港埠監測鼠隻病媒及其血清檢體檢測,並請港埠經營管理單位加強港區環境整理整頓,要求入境船舶、航空器等運輸工具管理者落實防鼠措施。 中國大陸鼠疫自然疫源區包括西部旱獺疫源地、西南家鼠疫源地、華北沙鼠疫源地及喜馬拉雅旱獺鼠疫疫源地,歷年雲南、貴州、廣西、西藏、青海、甘肅、內蒙古都有疫情。羅一鈞說,已通知國內旅行業者,如規劃中國大陸上述地區行程時,應安排乾淨衛生的住宿場所等,避免感染鼠疫。 羅一鈞也提醒,計畫前往這些地區自由行民眾應避免接觸鼠類或其他野生動物,尤其囓齒類動物,勿生食肉類或接觸動物死屍,減少鼠蚤叮咬及感染鼠疫風險。近期赴中國大陸的民眾,返國入境時如有不適症狀,應通知機場檢疫人員並儘速就醫,就醫時請告知旅遊接觸史,以利及早診斷治療。
1 occurrence1 response6 months ago

英國耳鼻喉科醫師研究指出,嗅覺、味覺無端下降,很可能都是 2019 冠狀病毒疾病(武漢肺炎)的染病徵象,即使沒有其他症狀,也應接受採檢與隔離。 《紐約時報》今天報導,一名確診 201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媽媽聞不到孩子尿布臭氣薰天;平常每種調味料都可秒辨的廚師嗅不出咖哩或大蒜氣味,食物嘗來也感覺淡而無味;有人則對洗髮精的甜香或貓砂的臭味毫無感覺。 厭食、失去嗅覺、味覺異常,都是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特殊徵象,甚至可能是感染標記。 英國耳鼻喉科醫師 20 日援引全球各地的同行通報,呼籲失去嗅覺的成年人就算沒有其他症狀,也應自我隔離 7 天,以免散布病毒。 英國鼻科學會(British Rhinological Society)主席霍普金斯(Claire Hopkins)教授在電郵寫道:「我們真的希望讓人注意到這是感染徵象,嗅覺喪失者應自我隔離,這樣可減緩傳播和挽救性命。」 她和英國耳鼻喉科協會(ENT UK)主席庫瑪(Nirmal Kumar)發表聯合聲明,敦促醫療照護工作者治 療失去嗅覺的患者時使用保護裝備,並建議不進行非必要的鼻竇內視鏡手術,因為病毒會在鼻子和喉嚨複製,進行鼻竇內視鏡手術可能引發咳嗽或打噴嚏,讓醫師暴露高量病毒中。 霍普金斯表示,英國兩名感染武漢肺炎的耳鼻喉專家現在病況危急,而來自疫情發源地武漢的通報先前即有警告,大批耳鼻喉專家與眼科醫師染病甚至病死。 英國醫師引述其他國家的通報,採大量篩檢防疫的南韓,2,000 名驗出確診的患者裡有3成出現嗅覺失靈。 美國耳鼻喉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Otolaryngology)官網今天張貼資訊指出,越來越多通報顯示,失去嗅覺、嗅覺變差或失去味覺是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重要症狀,許多失去嗅覺與味覺、卻沒有其他不適者,最後都驗出病毒陽性反應。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耳鼻喉科助理教授凱伊(Rachel Kaye)也說,重災區紐約州紐羅希(New Rochelle)的同僚最先警告她,嗅覺喪失與染疫有關,說有的病患起初只是嗅覺有毛病,後來真就驗出陽性。 義大利重災區的醫師也得出結論說,失去嗅覺味覺或許是跡象,讓人知道,一個除了失去嗅覺味覺外身體健康的人其實可能帶有病毒,會傳給其他人。 義大利布雷西亞(Brescia)1,200 名住院患者有 700 人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住院,醫院心臟內科主任梅特拉(Marco Metra)說:「住院者說法幾乎如出一轍,你問患者們,老婆或老公狀況怎樣,他們會說『我老婆剛剛失去嗅覺和味覺,除此之外還好』,此時伴侶很可能已被感染,還以非常溫和的方式傳出去。」 研究德國群聚感染的醫師則說,約半數患者有嗅覺或味覺障礙,雖然感覺喪失通常都是在呼吸系統疾病出現第一個症狀後才會表現,但可根據嗅覺或味覺障礙狀況,來區分誰該受檢。
2 occurrences1 response2 months ago

日本朝日电视台今日傍晚报道:CDC美国疾病管理预防中心发布惊人的消息,怀疑一万多的流感死亡人数中,有一部分是死于新冠肺炎! 难道,真正的吹哨人得换人了? 据美国CDC发布,提取疑似流感患者的多数样本中,很多都不是流感病菌,日本报道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源自美国。 据伊朗的报道,伊朗的患者没接触过中国人,似乎新冠病毒从天而降至伊朗,伊朗周五新确诊了13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其中有2人已经死亡。伊朗目前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人数增加到了18人,其中4人死亡。有伊朗卫生部官员表示,由于这13个新确诊的病例来自伊朗4个不同城市,这说明病毒已经被感染者在伊朗的多个城市扩散开来。 伊朗是有美国人驻扎。 武汉有可能不是新冠病毒发源地,而有可能是军运会或其它节点带进来的... 我们有怀疑的权利吧。 (张文宏的话里有话VS钟南山的眼里有话) 不知道日本朝日电视台这个新闻是否属实,如果美国CDC可以确定因流感死亡的一万多人中存在感染新冠病毒的,那这次疫情的历史就要重写。 而不是简单的怪罪蝙蝠和蝙蝠的意志. 日本朝日电视台报道:CDC美国疾病管理预防中心发布惊人的消息,怀疑1万多的流感死亡人数中,有一部分是死于新冠肺炎的,检查体制有漏洞,已经开始新的检测方式,并呼吁有新冠症状的患者重新检查…… 如果这个新冠肺炎真的源自美国,而美国又在把它当成流感治疗,那么武汉的世界军运会可能会是传染源头吗? 不得而知。 美国流感盛行,已造成至少1万4000人死亡。但是,其中很多人可能怀疑是新型肺炎的感染者。 流感在美盛行,本季度已有2600万名患者,死亡人数达到1万4000人。作为美国传染病对策司令塔的CDC(疾病管理中心)发布了令人吃惊的消息。他们收集疑似流感患者的样品检测,发现实际上很多患者并非患有流感。现在,纽约和洛杉矶等大城市开始重新评估现有检测体制。如果没有把握感染的实际情况,即使是美国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美国,到2018年为止,有2750万人未加入健康保险。据说即使加入保险,因为医疗费昂贵,也有很多人犹豫要不要去看医生,出现症状也依赖于自我诊断。虽然CDC没有直接提及,但是在美国也有人指出新型肺炎的感染可能已经扩大,可是钻石公主上一群在日本测试阳性的美国佬,回美国被CDC测试为阴性,也许是测试标准不同??? 作为东亚自贸区三大佬成员的韩国和日本,已经非常严重,按照武汉数据推演,感染人数会几何级扩大,疫情有几个特点: 1、老年患者居多,这些人几乎都是超级传播者; 2、东京、首尔区域人口密集,口罩脱销,极易传播;警觉日本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爆发,结果还是... 3、分布面积分散,几乎各个主要城市均有传播者; 4、未采取有效隔离措施,至今依然不控制,也没有可以支持封城的体制; 5、市民和政府一样重视程度不够,自认为没那么不幸; 6、寄望天气暖了病毒消退,这和求神一样不靠谱,韩国爆发不就是聚集在一个什么神跟前吗! 东亚自贸区主要由日本韩国中国组成,根本目的是,让美元滚蛋(国际贸易用美元作为货币,交易越多美元越盈利),我们自己玩儿,不让美国人躺着赚钱。 美国答应援助中国的一个亿就是躺着赚的。 自贸区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没弄成,现在病毒泛滥,停工停学封城禁止马拉松。 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三都被病毒锁城,世界第一呢?世界第二第三经济体深度中招儿新冠,世界第一经济体却隔岸观火还有药 还是那句话:救人的还得是人类自己,灭病毒的只能是科学和先进的制度,现在模型能推到的效果就是日本和韩国会有**万人感染,韩国大邱封城了,奥运会推迟一年,死亡患者不计... 美国医生警告:在美国,流感的危害性比新冠肺炎严重得多!!http://t.cn/A6h8NNA1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最新数据,从 2019 年 9 月 29 日开始至今,也就是被称为 2019~2020 年“流感季”期间,已经有超过 2600 万美国民众感染流感病毒,超过 25 万人因为流感和并发症而入院治疗,因流感致死的人数已经超过 1.4 万人,其中包括 92 名儿童。 不管是从被感染人数还是死亡人数来看,都远远超过中国新冠病患人数,那为什么还没有引起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注意和重视? 等到新冠病毒全球流行了,CDC想把之前诊断为流感的拉回去再检测,以更好判断是否有新冠,以及在美国的传播形势。 莫非全球对照组,竟也是非自然形成的? 看来研究研究零号病人和最初几个病例,作出比较完整可信的病情溯源是多么重要啊。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美国CDC改变新冠病毒检测条件,具有类似流感的病人将会接受检查。推测持续了数月、感染2600万人、至少死亡14000人的美国流感季中有新冠病毒患者。 注意“美国流感可能掩盖了新冠病毒在美国的传播”这一说法是日本媒体的推测,美国CDC也是怕流感疫情里混入了新冠病毒肺炎,准备进行一下采样对比。 我们拒绝任何阴谋论。 请看下一则摘录新闻: 美国19年12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公约一共有183个缔约国。正如你讲到的,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缔约国都主张谈判一项旨在全面加强公约,包含核查机制的议定书。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近20年来,美国一直独家阻挡重启核查议定书的谈判,美方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美国这种单边主义和双重标准的作法屡见不鲜,已经严重影响了现有军控和防扩散体系的有效性。 美方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这句话颇有深意,也就是说世界任何机构没有质疑审查美国CDC的权利,要不然美国得知不能作为援助专家进入武汉感到失望。 几个意思? 一切为了美国利益!就一个意思! 【美國疾控中心將香港日本列第一級觀察】聯邦疾病防控中心(CDC)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出新的旅遊建議,將香港和日本都列為第一級觀察。 黄种人的地区基本都这样了,难道白种人基因不易被感染,甚至不易被发现,所以没什么特殊症状,死亡率也不高,美国CDC一直当普通流感对待,所以可能被带到了世界各地,什么伊朗啊,运动会啊,游轮等等。 原本纳闷为啥这次看起来美国异常的淡定… 原来是已经泡在屎坑里了假装没事… 估计美国CDC都没想到自己有糊涂,网传美国CDC牛毕了。 还是看看美国CDC说什么了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周五(2月21日)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在美国传播开来,美国正在准备应对措施。 CDC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麦斯尼耶(Nancy Messonnier)在一场电话简报会上说,新冠病毒对公众健康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这种病毒“可能会成为一场流行病”。CDC正在与州和地方卫生部门合作,让公共卫生工作人员做好准备予以应对。 麦斯尼耶说:“我们还没有在美国看到新冠病毒出现社区传播的情形,但这种情况最终很有可能会发生。” 她还说,“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减缓病毒进入美国的速度,从而赢得更多时间,做好准备以应对更多的病例以及可能持续的传播”,CDC目前正在与供应链合作伙伴合作,已确定需要哪些医疗用品。 她还警告说,美国有朝一日可能会像中国一样,让学校停课、企业停工以控制疫情传播。 难道中国就是打样儿的? CDC表示,截至周五早晨,美国共有34例“2019年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其中有21例为撤侨人员。 同时:美国卫生官员表示,即日起,将更改美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的统计方法。根据新的统计方法,CDC将把美国的感染病例分为两类,一类是美国国内感染病例,另一类是撤侨人员中出现的感染病例。 是否将美国流感和新冠病毒的病例分析,检测方法,也一同区分呢? 同时,美国CDC,可否对日本媒体猜测新冠病毒源自美国进行回应?
1 occurrence2 responses3 months ago

新型肺炎潛伏期到底傳不傳染?冬季感冒高發,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網路上醫生分享的在家治癒經驗可以效仿嗎…… 春節期間,總檯記者董倩對國家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著名傳染病專家李蘭娟院士進行了獨家專訪。 今年73歲的李蘭娟院士曾在非典、甲流、H7N9禽流感等傳染病事件防控中有重大創新和技術突破。這次新型肺炎爆發,她作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赴武漢聽取了有關防控情況彙報並檢視現場。 新型肺炎只有通過呼吸道傳播嗎? 總檯央視記者 董倩:到現在這個階段,這個病毒傳播的途徑,我們到底心裡有數了嗎?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 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基本上現在比較明瞭,呼吸道的傳播是肯定的,另外有沒有通過血液傳播、糞便傳播、汙染物品的傳播,這方面還需要進一步的證實。 潛伏期到底傳不傳染? 董倩:您說過病毒潛伏最長期也就是14天,那麼這14天裡面有沒有可能也傳染其他人了? 李蘭娟:這個事情我也一直在調查和了解,目前發現還是有的,在潛伏期也有可能傳染給其他人。所以在接觸(病源)14天以內,我們要對他進行醫學觀察和相對隔離。 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顯示,新型肺炎以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狀少見。那麼在冬季流感高發期,民眾如何區別普通感冒和新型肺炎呢? 董倩:得了普通感冒和不幸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表現有什麼不一樣? 李蘭娟:目前早期的症狀是非常相似的,有的發燒、有的乾咳,有的呼吸道症狀,發燒以後乏力,甚至有的還有點消化道的症狀。所以我們要鑑別的話,最重要的就是咽拭子取個樣,做個病毒的檢測。現在技術非常好了,能報告你是甲流還是乙流還是新冠狀病毒,非常清楚。 董倩:到哪兒去做這件事? 李蘭娟:每個醫院流感病毒都應該可以檢測,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試劑應該定點的醫院也有了,都能檢測了。 輕症患者均可居家隔離治療嗎? 最近,被感染新型肺炎醫生在家自我治療並治癒的新聞頻頻被報道,這是否意味著,輕症新型肺炎患者可以居家隔離治療呢? 董倩:您建不建議,如果看到早期的跟感冒差不多的症狀,自我隔離自己在家治? 李蘭娟:因為最近剛好有個醫生報道了自己在家裡自我干預後完全治癒的情況,我覺得也有他一定的道理。因為他本身是醫生他自己懂,所以是不怕的。他知道自己的情況不會加重,那麼在家裡休息得比較好,吃得比較好,康復得比較好。但是在沒有醫療條件的情況下,還是住院更加安全一點,因為定期要複查胸部的片子看有沒有加重。你自己不是醫務人員,對自己情況不瞭解,肺部的炎症發展如果比較快,還是要在醫院裡治療。 李院士在採訪中表示,免疫功能低下、老年人等更容易感染或轉變成重症患者,這部分人需要格外重視防護。春節期間,她建議民眾不要參加大型聚會,少去人多密集地區,勤洗手,戴口罩,保持室內通風。
1 occurrence1 response4 months ago

作者陳敏芳女士是台大醫學院院長董大成教授的長媳,定居美國西雅圖。 ———————— 我感染了新冠病毒,由於不少我身邊朋友的請託,希望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的情況,所以我決定把我的染病的經驗公開,讓大家可以有更多的了解。 首先對於新冠病毒,它比你想像的更容易被感染. 我確信我是在參加一個小型家庭聚會時被感染的。當時參加的客人沒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者顯現出任何生病的 症狀。結果呢?約40%參加聚會的人都被感染了!媒體上所說的要勤洗手避免跟有症狀的人接觸,我都照做了. 我覺得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避免被感染,除非你完全避免跟人群接觸。 40% 被感染者都是在參加聚會後三天之內就發病,他們都有著相同的症狀,包含發燒. 其次,這些症狀因人而異,因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及年齡而有所不同。大部分受感染的朋友年齡層約在40到50歲左右,而我是30幾歲。對我們來說染病的初始症狀是頭痛,發燒(最初三天是持續高燒而後三天是間歇性高燒),身體的劇烈疼痛以及關節疼痛,而且有強烈的四肢無力與倦怠感。在我感染的第一個晚上高燒到103度,隨後下降到100度、99.5度.有些朋友則有腹瀉的症狀。 有一天我覺得想嘔吐。當發燒症狀消退後,鼻塞、喉嚨痛的症狀則持續,僅僅極少數的人感到輕微的喉頭搔癢的干咳。只有幾個人感到胸口鬱悶感及其他的呼吸道感染徵狀。整個發病期約持續10-16天。 問題的癥結點在於很多人在沒有咳嗽或呼吸困難的症狀時,都傾向於不需要(或不認為必須)接受新冠肺炎測試。我是透過一個叫做西雅圖流感研究的機構所做的測試。這是一個位於西雅圖的研究機構,它們透過對志願者的檢測,來研究流感病毒類型與社區傳播。幾週前這個機構開始對志願者提供新冠肺炎病毒做隨機抽樣檢測。它們把我的初測到的陽性樣本送到國王郡的公共衛生部門去做感染病毒的確認。隨後我被通知連同我在內所有陽性反應的檢測人,都被確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毒。 從最初感到症狀到昨天3/9為止,已經過了13天,發燒症狀消退已經過了72小時(3天)。國王郡的公衛部門建議感染者在有感染的症狀出現後,做至少7天的自我的居家隔離。在發燒症狀消退後的72小時內,也應居家隔離,避免接觸公眾。目前我已經度過了這兩個期限,所以我不再自我居家隔離,於此同時,我還是避免過度參與公眾活動與接觸大批人群。我並沒有住院,也不是所有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都住進郡立醫院。很多跟我一樣的感染者,並沒有去看醫生,就自我痊癒了。對我們來說,這感覺就像一個比以往流行型感冒稍微嚴重一點的新型流感,與我所接種而受到保護的流感疫苗,略為不同。 我確信缺乏對新冠病毒檢測的機制是造成多數人相信他們只是感染風寒或一般正在傳播的季節性流感而已。最糟的情況是,很多人在沒有顯現任何症狀的情況下,仍舊正常參加集會活動或正常社交聚會,而將病毒傳播出去。 我知道很多人認為這款病毒不會傳染給他們。我真心希望真的是如此,但是我仍舊相信整體上缺乏早期的發現與預防性檢測,將會嚴重影響到西雅圖地區公眾對新冠肺炎的抵抗能力。目前已知的情況是西雅圖地區已經有嚴重的疫情,雖然我已經痊癒,但是我真的不希望這樣的病情發生在其他更多人身上。 我想我做了一件正確的選擇,讓我呼吸系統感染的症狀不致於變得更嚴重,就是我按時服用Sudafed (一種藥房販售,不需處方的感冒退燒藥),Afrin 鼻腔噴劑以及使用清鼻腔咽喉分泌物的Neti Pot。這些措施保持我的鼻腔咽喉乾淨,從而防堵病毒向下蔓延到我的肺部。我不是在這裡提供醫療建議,只是單純的分享我個人的經驗,因為我並沒有肺部的感染。也許我所做的跟肺部感染並無相關性。而是跟我所感染的病毒特性與病毒感染量有關。 我希望我所分享的資訊,能幫助大家避免受到感染,或者推動整個公眾檢測系統能更快啟動讓感染者能早期自我隔離,而有呼吸道症候群感染疑慮者,能早期接受治療。洗手並無法完全避免受到感染。尤其那些沒有任何徵兆的帶原傳播者,可能正是你身邊普通社交場合出現的人們。感染病毒後不一定會致死。但是你也不會想不小心傳播病毒給你身邊所關心的年長者,或者有免疫系統功能失調的親友們。大家保重。 (陳敏芳 美國,西雅圖)
1 occurrence2 responsesabout 2 months ago

這篇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主任艾芬的專訪,遭到中國境內網管不斷地狂刪,但是中國網民不斷地猛貼,用各種方式流傳。 艾芬是武漢第一位把新冠病毒往上呈報的人,也是把第一個消息散出去的人。結果,中國共產黨把整批第一線醫師的專業擔心與警告壓了下去。事情就變成今天這樣子。 這篇文章不能沈掉,不然對不起當時他們的勇敢吹哨,也要讓世人知道,這筆帳要找誰算。 ===============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文|龚菁琦 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和艾芬本人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到底经历了什么?以下,是艾芬的讲述—— 艾芬 前所未有的训斥 去年12月16日,我们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位病人。莫名其妙高烧,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22号就转到了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外面做高通量测序,后来口头报出来是冠状病毒。当时,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嚼了几遍: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病人是在华南海鲜做事的。 紧接着12月27日,南京路院区又来了一个病人,是我们科一位医生的侄儿,40多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只有90%,在下面其他医院已经治疗了将近10天左右都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收到了呼吸科监护室住院。同样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检测。 12月30日那天中午,我在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发了一张微信对话截图给我,截图上写着:「最近不要去华南啊,那里蛮多人高烧……」他问我是不是真的,当时,我正在电脑上看一个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我就把CT录了一段11秒钟的视频传给他,告诉他这是上午来我们急诊的一个病人,也是华南海鲜市场的。 当天下午4点刚过,同事给我看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报告,下面的注释写着: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病人收在呼吸科,按道理应该呼吸科上报这个情况,但是为了保险和重视起见,我还是立刻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当时我们医院呼吸科主任正好从我门口过,他是参加过非典的人,我把他抓住,说,我们有个病人收到你们科室,发现了这个东西。他当时一看就说,那就麻烦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麻烦了。 给医院打完电话,我也给我同学传了这份报告,特意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这一排字上画了个红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视。我也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当天晚上,这个东西就传遍了,各处传的截屏都是我画红圈的那个照片,包括后来知道李文亮传在群里的也是那份。我心里当时就想可能坏事儿了。10点20,医院发来了信息,是转市卫健委的通知,大意就是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 我当时心里就很害怕,立刻把这条信息转给了我同学。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医院又来了一份通知,再次强调群内的相关消息不能外传。一天后,1月1日晚上11点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 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很担忧,翻来覆去地想,但又觉得凡事总有两面性,即便造成不良影响,但提醒武汉的医务人员注意防范也不一定是个坏事。第二天早上8点多一点,还没有等我交完班,催我过去的电话就打来了。 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当时,谈话的领导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批评你这个人工作不努力,而是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我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 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外围科室 很多人担心我也是那8个人之一被叫去训诫。实际上我没有被公安局训诫,后来有好朋友问我,你是不是吹哨人?我说我不是吹哨人,我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但那次约谈对我的打击很大,非常大。回来后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强打着精神,认真做事,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我能做的就是先让急诊科重视防护。我们急诊科200多人,从1月1号开始,我就叫大家加强防护,所有的人必须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记得有一天交班有个男护士没戴口罩,我马上就当场骂他「以后不戴口罩就不要来上班了」。 1月9号,我下班时看见预检台一个病人对着大家咳,从那天后,我就要求他们必须给来看病的病人发口罩,一人发一个,这个时候不要节约钱,当时外面在说没有人传人,我又要在这里强调戴口罩加强防护,都是很矛盾的。 那段时间确实很压抑,非常痛苦。有医生提出来要把隔离衣穿外头,医院里开会说不让,说隔离衣穿外头会造成恐慌。我就让科室的人把隔离服穿白大褂里面,这是不符合规范的,很荒谬的。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越来越多,传播区域的半径越来越大,先是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可能跟它有关系,然后就传传传,半径越来越大。很多是家庭传染的,最先的7个人当中就有妈妈给儿子送饭得的病。有诊所的老板得病,也是来打针的病人传给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我就知道肯定有人传人。如果没有人传人,华南海鲜市场1月1日就关闭了,怎么病人会越来越多呢?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他们当时不那样训斥我,心平气和地问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请别的呼吸科专家一起沟通一下,也许局面会好一些,我至少可以在医院内部多交流一下。如果是1月1号大家都这样引起警惕,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1月3号下午,在南京路院区,泌尿外科的医生们聚集在一起回顾老主任的工作历程,参会的胡卫峰医生今年43岁,现在正在抢救;1月8号下午,南京路院区22楼,江学庆主任还组织了武汉市甲乳患者康复联欢会;1月11号早上,科室跟我汇报急诊科抢救室护士胡紫薇感染,她应该是中心医院第一个被感染的护士,我第一时间给医务科科长打电话汇报,然后医院紧急开了会,会上指示把「两下肺感染,病毒性肺炎?」的报告改成「两肺散在感染」;1月16号最后一次周会上,一位副院长还在说:「大家都要有一点医学常识,某些高年资的医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吓死人的。」另一位领导上台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后,1月17号,江学庆住院,10天后插管、上ECMO。 中心医院的代价这么大,就是跟我们的医务人员没有信息透明化有关。你看倒下的人,急诊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没有那么重的,因为我们有防护意识,并且一生病就赶紧休息治疗。重的都是外围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学庆是甲乳科的。 江学庆真的非常好的一个人,医术很高,全院的两个中国医师奖之一。而且我们还是邻居,我们一个单元,我住四十几楼,他住三十几楼,关系都很好,但是平时因为工作太忙,就只能开会、搞医院活动时候见见面。他是个工作狂,要么就在手术室,要么就在看门诊。谁也不会特意跑去跟他说,江主任,你要注意,戴口罩。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打听这些事,他肯定就大意了:「有什么关系?就是个肺炎。」这个是他们科室的人告诉我的。 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虽然和李文亮同在一个医院,一直到去世之前我都不认得他,因为医院4000多号人太多了,平时也忙。他去世前的那天晚上,ICU的主任跟我打电话借急诊科的心脏按压器,说李文亮要抢救,我一听这个消息大吃一惊,李文亮这个事整个过程我不了解,但是他的病情跟他受训斥之后心情不好有没有关系?这我要打个问号,因为受训的感觉我感同身受。 后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证明李文亮是对的时候,他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可能跟我的心情一样,不是激动、高兴,而是后悔,后悔当初就应该继续大声疾呼,应该在所有的人问我们的时候,继续说。很多很多次我都在想,如果时间能够倒回来该多好。 活着就是好的 在1月23日封城前一天的晚上,有相关部门的朋友打电话问我武汉市急诊病人的真实情况。我说你代表私人,还是代表公家。他说我代表私人。我说代表个人就告诉你真话,1月21号,我们急诊科接诊1523个病人,是往常最多时的3倍,其中发烧的有655个人。 那段时间急诊科的状况,经历过的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甚至会颠覆你的所有人生观。 如果说这是打仗,急诊科就在最前线。但当时的情况是,后面的病区已经饱和了,基本上一个病人都不收,ICU也坚决不收,说里面有干净的病人,一进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断地往急诊科涌,后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在急诊科。病人来看病,一排队随便就是几个小时,我们也完全没法下班,发热门诊和急诊也都不分了,大厅里堆满了病人,抢救室输液室里到处都是病人。 还有的病人家属来了,说要一张床,我的爸爸在汽车里面不行了,因为那时候地下车库已封,他车子也堵着开不进来。我没办法,带着人和设备跑去汽车里去,一看,人已经死了,你说是什么感受,很难受很难受。这个人就死在汽车里,连下车的机会都没有。 还有一位老人,老伴刚在金银潭医院去世了,她的儿子、女儿都被感染了,在打针,照顾她的是女婿,一来我看她病得非常重,联系呼吸科给收进去住院,她女婿一看就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过来跟我说谢谢医生等等的,我心里一紧,说快去,根本耽误不了了。结果送去就去世了。一句谢谢虽然几秒钟,但也耽误了几秒。这句谢谢压得我很沉重。 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 我记得大年三十的早上我来交班,我说我们来照个相,纪念一下这个大年三十,还发了个朋友圈。那天,大家都没有说什么祝福,这种时候,活着就是好的。 以前,你如果有一点失误,比如没有及时打针,病人都可能还去闹,现在没人了,没有人跟你吵,没有人跟你闹了,所有人都被这种突然来的打击击垮了,搞蒙了。 病人死了,很少看到家属有很伤心地哭的,因为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属也不会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医生说,唉,那就快点解脱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因为这时候每个人怕的都是自己被感染。 一天发热门诊门口的排队,要排5个小时。正排着一个女的倒下了,看她穿着皮衣,背着包包,穿着高跟鞋,应该是很讲究的一个中年女性,可是没有人敢上前去扶她,就在地上躺了很久。只得我去喊护士、医生来去扶她。 1月30号我早上来上班,一个白发老人的儿子32岁死了,他就盯着看医生给他开死亡证明。根本没有眼泪,怎么哭?没办法哭。看他的打扮,可能就是一个外来的打工的,没有任何渠道去反映。没有确诊,他的儿子,就变成了一张死亡证明。 这也是我想要去呼吁一下的。在急诊科死亡的病人都是没有诊断、没办法确诊的病例,等这个疫情过去之后,我希望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给他们的家庭一些安抚,我们的病人很可怜的,很可怜。 「幸运」 做了这么多年医生,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打倒我,这也和我的经历、个性有关。 9岁那年我爸爸就胃癌去世了,那个时候我就想着长大了当个医生去救别人的命。后来高考的时候,我的志愿填的全部都是医学专业,最后考取了同济医学院。1997年我大学毕业,就到了中心医院,之前在心血管内科工作,2010年到急诊科当主任的。 我觉得急诊科就像我的一个孩子一样,我把它搞成这么大,搞得大家团结起来,做成这个局面不容易,所以很珍惜,非常珍惜这个集体。 前几天,我的一个护士发朋友圈说,好怀念以前忙碌的大急诊,那种忙跟这种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这次疫情之前,心梗、脑梗、消化道出血、外伤等等这些才是我们急诊的范畴。那种忙是有成就感的忙,目的明确,针对各种类型的病人都有很通畅的流程,很成熟,下一步干什么,怎么做,出了问题找哪一个。而这一次是这么多危重病人没办法去处理,没办法收住院,而且我们医务人员还在这种风险之中,这种忙真的很无奈,很痛心。 有一天早上8点,我们科一个年轻医生跟我发微信,也是蛮有性格的,说我今天不来上班了,不舒服。因为我们这里都有规矩的,你不舒服要提前跟我说好安排,你到8点钟跟我说,我到哪里去找人。他在微信中对我发脾气,说大量的高度疑似病例被你领导的急诊科放回社会,我们这是作孽!我理解他是因为作为医生的良知,但我也急了,我说你可以去告我,如果你是急诊科主任,你该怎么办? 后来,这个医生休息了几天后,还是照样来工作。他不是说怕死怕累,而是遇到这种情况,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病人感到很崩溃。 作为医生来说,特别是后面很多来支援的医生,根本心理上受不了,碰到这种情况懵了,有的医生、护士就哭。一个是哭别人,再一个也是哭自己,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感染。 大概在1月中下旬,医院的领导也陆陆续续地都病倒了,包括我们的门办主任,三位副院长。医务科科长的女儿也病了,他也在家里休息。所以基本上那一段时间是没有人管你,你就在那儿战斗吧,就是那种感觉。 我身边的人也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倒掉。1月18日,早上8点半,我们倒的第一个医生,他说主任我中招了,不烧,只做了CT,肺部一大坨磨玻璃。不一会儿,隔离病房负责的一个责任护士,告诉我说他也倒了。晚上,我们的护士长也倒了。我当时非常真实的第一感觉是——幸运,因为倒得早,可以早点下战场。 这三个人我都密切接触过,我就是抱着必倒的信念每天在工作,结果一直没倒。全院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奇迹。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有哮喘,在用一些吸入性的激素,可能会抑制这些病毒在肺内沉积。 我总觉得我们做急诊的人都算是有情怀的人——在中国的医院,急诊科的地位在所有科室当中应该是比较低的,因为大家觉得急诊,无非就是个通道,把病人收进去就行了。这次抗疫中,这种忽视也一直都存在。 早期的时候,物资不够,有时候分给急诊科的防护服质量非常差,看到我们的护士竟然穿着这种衣服上班,我很生气,在周会群里面发脾气。后来还是好多主任把他们自己科室藏的衣服都给我了。 还有吃饭问题。病人多的时候管理混乱,他们根本想不到急诊科还差东西吃,很多科室下班了都有吃的喝的,摆一大排,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热门诊的微信群里,有医生抱怨,「我们急诊科只有纸尿裤……」我们在最前线战斗,结果是这样,有时候心里真的很气。 我们这个集体真的是很好,大家都是只有生病了才下火线。这次,我们急诊科有40多个人感染了。我把所有生病的人建了一个群,本来叫「急诊生病群」,护士长说不吉利,改成「急诊加油群」。就是生病的人也没有很悲伤、很绝望、很抱怨的心态,都是蛮积极的,就是大家互相帮助,共度难关那种心态。 这些孩子们、年轻人都非常好,就是跟着我受委屈了。我也希望这次疫情过后,国家能加大对急诊科的投入,在很多国家的医疗体系中,急诊专业都是非常受重视的。 不能达到的幸福 2月17号,我收到了一条微信,是那个同济医院的同学发给我的,他跟我说「对不起」,我说:幸好你传出去了,及时提醒了一部分人。他如果不传出去的话,可能就没有李文亮他们这8个人,知道的人可能就会更少。 这次,我们有三个女医生全家感染。两个女医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个女医生的爸爸、妈妈、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个人感染。大家都觉得这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结果却是这样,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代价太惨重了。 这种代价体现在方方面面。除了去世的人,患病的人也在承受。 我们「急诊加油群」里,大家经常会交流身体状况,有人问心率总在120次/分,要不要紧?那肯定要紧,一动就心慌,这对他们终身都会有影响的,以后年纪大了会不会心衰?这都不好说。以后别人可以去爬山,出去旅游,他们可能就不行,那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武汉。你说我们武汉是个多热闹的地方,现在一路上都是安安静静的,很多东西买不到,还搞得全国都来支援。前几天广西的一个医疗队的护士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迷了,抢救,后来人心跳有了,但还是在昏迷。她如果不来的话,在家里可以过得好好的,也不会出这种意外。所以,我觉得我们欠大家的人情,真的是。 经历过这次的疫情,对医院里很多人的打击都非常大。我下面好几个医务人员都有了辞职的想法,包括一些骨干。大家之前对于这个职业的那些观念、常识都难免有点动摇——就是你这么努力工作到底对不对?就像江学庆一样,他工作太认真,太对病人好,每一年的过年过节都在做手术。今天有人发一个江学庆女儿写的微信,说她爸爸的时间全部给了病人。 我自己也有过无数次的念头,是不是也回到家做个家庭主妇?疫情之后,我基本上没回家,和我老公住在外面,我妹妹在家帮我照顾孩子。我的二宝都不认得我了,他看视频对我没感觉,我很失落,我生这个二胎不容易,出生的时候他有10斤,妊娠糖尿病我也得了,原本我还一直喂奶的,这一次也断了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有点难过,我老公就跟我说,他说人的一生能够遇到一件这样的事情,并且你不光是参与者,你还要带一个团队去打这场仗,那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等将来一切都恢复正常以后大家再去回忆,也是一个很宝贵的经历。 2月21号早上领导和我谈话,其实我想问几个问题,比如有没有觉得那天批评我批评错了?我希望能够给我一个道歉。但是我不敢问。没有人在任何场合跟我说表示抱歉这句话。但我依然觉得,这次的事情更加说明了每个人还是要坚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因为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是吧? 作为武汉人,我们哪一个不热爱自己的城市?我们现在回想起来以前过得那种最普通的生活,是多么奢侈的幸福。我现在觉得把宝宝抱着,陪他出去玩一下滑梯或者跟老公出去看个电影,在以前再平常都不过,到现在来说都是一种幸福,都是不能达到的幸福。這篇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主任艾芬的專訪,遭到中國境內網管不斷地狂刪,但是中國網民不斷地猛貼,用各種方式流傳。 艾芬是武漢第一位把新冠病毒往上呈報的人,也是把第一個消息散出去的人。結果,中國共產黨把整批第一線醫師的專業擔心與警告壓了下去。事情就變成今天這樣子。 這篇文章不能沈掉,不然對不起當時他們的勇敢吹哨,也要讓世人知道,這筆帳要找誰算。 ===============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文|龚菁琦 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
1 occurrence2 responses2 months ago

(newspaper)[5/2 17:45] 宋斐洛: “有關Covid19的最新消息。   看來這種疾病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受到攻擊。   由於意大利人進行的屍檢……已證明它不是肺炎……但它是:彌散性血管內凝血(血栓形成)。   因此,抗藥性的方法是使用抗生素,抗病毒藥,抗炎藥和抗凝劑。   自中午以來,這裡的協議正在更改!   根據意大利病理學家提供的寶貴信息,不再需要呼吸機和重症監護室。   如果在所有情況下都是如此,我們將比預期的早解決此問題。   有關Coranovirus的重要和新功能:   在全球範圍內,由於嚴重的病理生理診斷錯誤,COVID-19被錯誤地攻擊。   記錄在案的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是,一個墨西哥家庭在美國聲稱自己已經通過家庭療法治癒了:   將三份500毫克阿司匹林溶於蜂蜜煮沸的檸檬汁中,趁熱服用。   第二天他們醒來,好像他們什麼都沒發生!   好吧,下面的科學信息證明它們是正確的!   該信息由來自意大利的醫學研究員發布:   得益於對死於COVID-19的患者進行的50次屍檢,意大利病理學家嚴格地說,它不是肺炎,因為該病毒不僅會殺死這種類型的肺細胞,而且會利用炎症性風暴造成內皮血管血栓形成 。   如同彌散性血管內凝血一樣,肺部受到的影響最大,因為它最發炎,但也有心髒病,中風和許多其他血栓栓塞性疾病。   實際上,該方案使抗病毒治療無效,而集中在抗炎和抗凝血治療上。   這些療法應立即進行,即使在家中也應如此,對患者的治療效果很好。   後者表現較差。   在復蘇時,它們幾乎沒有用。   如果中國人譴責它,他們將投資家庭療法,而不是重症監護!   彌散性血管內凝血(血栓形成):   因此,與之抗爭的方法是使用抗生素,抗炎藥和抗凝劑。   一位意大利病理學家報告說,貝加莫醫院共進行了50例屍檢,米蘭進行了20例屍檢,也就是說,意大利系列是世界上最高的,中國人只有3例,這似乎完全證實了這一信息。   簡而言之,這種疾病是由病毒觸發的彌散性血管內凝血所決定的。 因此,它不是肺炎而是肺血栓形成,這是主要的診斷錯誤。   我們將重症監護病房中的複蘇場所數量增加了一倍,而不必要的費用過高。   回想起來,我們必須重新考慮一個月前討論過的被稱為間質性肺炎的胸部X線檢查; 實際上,這可能與彌散性血管內凝血完全一致。   如果不能首先解決血栓栓塞,在ICU中的治療是無用的。 如果我們使血液不流通的肺通氣,那是沒有用的,實際上,十(10)名患者中有九(9)名患者死亡。   因為問題是心血管問題,而不是呼吸問題。   決定死亡率的是靜脈微血栓形成而不是肺炎。   為什麼形成血栓❓   因為根據文獻,炎症通過複雜但眾所周知的病理生理機制誘發血栓形成。   不幸的是,直到3月中旬為止,科學文獻(尤其是中文文獻)都說不應使用抗炎藥。   現在,像流感一樣,在意大利使用的療法是使用抗炎藥和抗生素,並且住院病人的數量已經減少。   許多死亡,即使在40多歲時,都有10至15天的發燒史,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   炎症造成了大量的組織損傷,並形成了血栓形成的根源,因為主要問題不是病毒,而是破壞安裝病毒的細胞的免疫反應過度。 實際上,類風濕關節炎患者無需接受ICU,因為他們正在接受皮質類固醇激素療法,這是一種很好的消炎藥。   這是意大利住院人數減少並成為家庭可治療疾病的主要原因。 通過在家中對她進行良好的治療,不僅可以避免住院,而且可以避免血栓形成的風險。   這不容易理解,因為微栓塞的跡象消失了!   有了這一重要發現,就可以立即隔離,恢復正常生活並進行隔離交易,但現在是發布此數據的時候了,以便每個國家的衛生當局分別對這些信息和數據進行分析。 防止進一步的死亡。 無用!   疫苗可能以後再來。   現在我們可以等待。   截至今天,在意大利,協議正在發生變化。   根據來自意大利病理學家的寶貴信息,不需要呼吸機和重症監護室。   因此,我們需要重新考慮投資以正確應對這種疾病。 Nãohá(通過自動設備翻譯)。   緊急發布! ” 轉發如收到 [5/2 17:46] 宋斐洛: "Latest news about Covid19. It seems that the disease is being attacked worldwide. Thanks to autopsies performed by the Italians ... it has been shown that it is not pneumonia ... but it is: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hrombosis). Therefore, the way to fight it is with antibiotics, antivirals, anti-inflammatories and anticoagulants. The protocols are being changed here since noon! According to valuable information from Italian pathologists, ventilators and intensive care units were never needed. If this is true for all cases, we are about to resolve it earlier than expected. Important and new about Coranovirus: Around the world, COVID-19 is being attacked wrongly due to a serious pathophysiological diagnosis error. The impressive case of a Mexican family in the United States who claimed they were cured with a home remedy was documented: three 500 mg aspirins dissolved in lemon juice boiled with honey, taken hot. The next day they woke up as if nothing had happened to them! Well, the scientific information that follows proves they are right! This information was released by a medical researcher from Italy: Thanks to 50 autopsies performed on patients who died of COVID-19, Italian pathologists have discovered that IT IS NOT PNEUMONIA, strictly speaking, because the virus does not only kill pneumocytes of this type, but uses an inflammatory storm to create an endothelial vascular thrombosis. As in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he lung is the most affected because it is the most inflamed, but there is also a heart attack, stroke and many other thromboembolic diseases. In fact, the protocols left antiviral therapies useless and focused on anti-inflammatory and anti-clotting therapies. These therapies should be done immediately, even at home, in which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responds very well. The later performed less effective. In resuscitation, they are almost useless. If the Chinese had denounced it, they would have invested in home therapy, not intensive care!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HROMBOSIS): So, the way to fight it is with antibiotics, anti-inflammatories and anticoagulants. An Italian pathologist reports that the hospital in Bergamo did a total of 50 autopsies and one in Milan, 20, that is, the Italian series is the highest in the world, the Chinese did only 3, which seems to fully confirm the information. Previously, in a nutshell, the disease is determined by a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riggered by the virus; therefore, it is not pneumonia but pulmonary thrombosis, a major diagnostic error. We doubled the number of resuscitation places in the ICU, with unnecessary exorbitant costs. In retrospect, we have to rethink those chest X-rays that were discussed a month ago and were given as interstitial pneumonia; in fact, it may be entirely consistent with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Treatment in ICUs is useless if thromboembolism is not resolved first. If we ventilate a lung where blood does not circulate, it is useless, in fact, nine (9) patients out of ten (10) die. Because the problem is cardiovascular, not respiratory. It is venous microthrombosis, not pneumonia, that determines mortality. Why thrombi are formed❓ Because inflammation, according to the literature, induces thrombosis through a complex but well-known pathophysiological mechanism. Unfortunately what the scientific literature said, especially Chinese, until mid-March was that anti-inflammatory drugs should not be used. Now, the therapy being used in Italy is with anti-inflammatories and antibiotics, as in influenza, and the number of hospitalized patients has been reduced. Many deaths, even in their 40s, had a history of fever for 10 to 15 days, which were not treated properly. The inflammation did a great deal of tissue damage and created ground for thrombus formation, because the main problem is not the virus, but the immune hyperreaction that destroys the cell where the virus is installed. In fact,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have never needed to be admitted to the ICU because they are on corticosteroid therapy, which is a great anti-inflammatory. This is the main reason why hospitalizations in Italy are decreasing and becoming a treatable disease at home. By treating her well at home, not only is hospitalization avoided, but also the risk of thrombosis. It was not easy to understand, because the signs of microembolism disappeared! With this important discovery, it is possible to return to normal life and open closed deals due to the quarantine, not immediately, but it is time to publish this data, so that the health authorities of each country make their respective analysis of this information and prevent further deaths. useless! The vaccine may come later. Now we can wait. In Italy, as of today, protocols are changing. According to valuable information from Italian pathologists, ventilators and intensive care units are not necessary. Therefore, we need to rethink investments to properly deal with this disease. Não há (Translation by automatic device). LET'S PUBLISH URGENTLY! " Forwarded as received
1 occurrence1 response23 days ago

去了趟德國, 看到他們國家的家庭中幾乎看不到微波爐, 因為大家都知道微波爐的危害之大, 所以都不用, 朋友告訴我不要再用了, 我還不當回事, 習慣吃熱飯, 又懶得蒸, 看到下面這篇微波爐的害處, 決定, 再麻煩也要用鍋在火上加熱吧, 千萬不能圖省事。 首先令我們好奇的是何以微波爐有害? 倘若有害, 為什麼政府不回收呢? 有個很有意思的比喻,或者可比擬這個情況,當你將一隻青蛙放上一個開著大火的熱鍋時,牠會立刻跳走,但如果你用一根蠟燭慢慢加溫,剛開始時,青蛙並不覺得有任何燙感,但逐漸的等到牠覺得熱了,再也無力氣跳走。 如今微波爐就像那根蠟燭,使用它的人就像那隻青蛙,什麼時候會被困住,或許是十或二十年之後,但遲早有可能被困住。 在醫院中輸血,需將從冰箱拿出的血加以溫熱才可輸入人體,曾有護士為了急救病人節省時間,使用微波爐加溫血液,一輸入體後病人立即死亡,以後醫院中嚴格 規定,絕不可用微波爐去溫熱血液。專門調製給嬰兒服用的奶粉,盒上說明文字,明白寫出絕不可用微波爐去煮熱,因為它會破壞所有的營養。 在蘇聯、德國、瑞士等國家,對微波爐造成人體傷害方面,作了許多研究。發現有許多負面的結論: 1、它破壞腦組織。腦的傳播是靠磁波,微波爐處理過的食物,如長期食用,會中和腦磁波,使腦退化,磁波短路,此為長期副作用。 2、微波爐食物,除了有致癌物之外,它還產生一堆不能為身體所吸收利用的不知名副產品。 3、長期食用微波爐食物,使男女荷爾蒙分泌量減低或改變。 4、微波爐食物的副產品,是長期而永久性的殘存於人體內。 5、食物中礦物質,維生素及營養大量減少,或改變成致癌物,以及許多不能為身體所分解的合成物。 6、微波爐烹煮的食物,使蔬菜中的礦物質,改變成會破壞人體的自由基。 7、微波爐食物能引起胃癌,有些胃癌及腸癌,皆與吃太多微波爐食物有關。這或許解釋了何以美國人近些年來,患直腸癌的比例如此迅速增加。 8、長期吃微波爐食物,易使身體產生大量癌細胞。 9、長期攝取微波爐食物,由於其中營養已被破壞,將使身體免疫系統出問題。 10、這樣的食物,終將使記憶退化,精神不集中,情緒不穩定,且理解力降低。 您怎麼辦呢?不要用『微波爐加熱或烹煮的食物』,才是最佳妙方! 為了預防自己受癌症折磨,及為了家人及親朋好友的關切與善意,請立即停止使用微波爐加熱或烹煮的食物。 讓我們來看一看微波科技所存在的一些問題: 微波就是很短的電磁波,屬於大自然能量光譜的一部分。整個光譜包括可見光、紅外線、紫外線以及無線電波、X射線等等。太陽產生微波,同時也產生可見光和 光譜中一部分不可見光。但是,太陽產生的微波與微波爐產生的微波有一個重大的區別。這個區別在於微波爐是用交流電來產生微波的。 讓我們來看看微波爐是怎樣烹飪食物的:所有的電磁波每經過一次電波週期,就會從正極變為負極。交流電可以增快電波的週期。水分子有正極和負極,因此當水 接受正負交替的微波能量時,水分子會迅速轉動。這有一些類似用磁石把平面上的大頭針吸得團團轉的情形。微波爐用交流電產生的微波使食物中的水分子以每秒鐘 幾十億次的速度旋轉,造成分子之間巨大的摩擦力,使食物迅速加熱。 人們通常以為微波食品是安全可以食用的。事實上,我們的品質檢測機構只關心微波爐是否存在微波洩漏的情況,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品質檢測機構從未質疑微波食品本身是否安全。 1991年,由於一場公眾矚目的官司,人們開始意識到微波食品是不安全的。一位名叫 Norma Levitt 的婦女的家人為她的誤死起訴。Norma去醫院進行髖部更換手術。手術很成功,但 Norma卻死了。Norma死於一次輸血之後,血液是經過微波爐加溫 的。這是第一次有重大證據表明用微波爐加熱物品對被加熱的物品的化學性質造成了根本的破壞。如果僅用微波爐把血液加熱到體溫,就能使血液包含致人於死命的 毒性,那麼我們用更高的溫度在更長的時間內加熱食品,又會什麼情況呢?微波爐的作用遠不止於把物體加熱那麼簡單。食物的分子吸收大量的能量,足以分解蛋白 質的分子結構,導致通常情況下不會發生的分子異變。結果,許多新的奇怪的分子出現了。 問題就在這裡。食物的分子結構發生了改變,產生了人體不能識別的分子。這些奇怪的新分子是人體不能接受的,有些具有毒性,還可能致癌。因此,經常吃微波食品的人或動物,體內會發生嚴重的生理變化。 瑞士的實驗在瑞士,瑞士皇家科技協會的 HansHertel博士和 Bernard Blanc博士經過實驗發現,微波加熱破壞了食物的營養成分。他們還測量了吃微波食品志願者血液的病中理變化。 Hertel和 Blanc的發現深刻而令人震驚。研究人員發現志願者血液中的紅細胞減少了,這意味著血液攜帶的氧氣減少,人體組織無法完全得到所需的氧氣。 相反,白細胞和膽固醇都增加了。白細胞增加會引起人體的壓力和緊張,通常只有當人體感染急性疾病、細菌感染或細胞受損壞時,白細胞才會上升。 此外,淋巴細胞減少了。淋巴細胞是一種特殊的白細胞,對產生抗體有重要的作用。所有這些現象對人體都沒有好處。當你把食物放進微波爐時,或許你從未想過這會造成虛弱的免役系統和缺氧的身體組織。 這還不是最壞的,研究人員發現,這些食用微波食品的志願者的血清會導致發光細菌發射出更多的冷光,似乎微波中的能量被轉移積蓄在食物的分子鏈中,改變了血清的能量結構,當細菌遇見血清時,就受到刺激發出光線。 這一發現甚至使我們對飲用微波加熱的水是否安全發出了疑問。很可能會有殘餘的能量儲存在水原子的原子鏈之間。所有這些都告訴我們,微波食品包含了不同於普通食物的分子和能量,人體吸收異常的分子和能量,不利於健康。讓我們來看一看其他研究的結果… 蘇聯的研究前蘇聯進行了大量關於微波對人體危害的研究。這些研究在 Kinsk的無線科技研究所進行。這些研究表明,遭受微波輻射和食用微波食品會造成嚴 重的健康問題。結果,蘇聯於 1976年取締微波爐的使用,並對應用微波輻射制定了非常嚴厲的限制。蘇聯還發表了全球警告,指出微波爐和其他微波設施對環境 和生物健康的危害。 在美國,俄利根波特蘭的亞特蘭提斯成長教育中心也曾發表過蘇聯的研究發現。蘇聯人發現,無論何種食物,一旦經過微波加熱,都會產生已知的致癌物。肉類、 奶類、穀物、水果和蔬菜都會產生引起癌症的化學物。除此以外,研究人員還發現,吃微波食品的人的消化系統紊亂,淋巴系統發生障礙,血液中的癌細胞增加。統 計數據表明,經常吃微波食品的人更容易患胃腸癌,消化系統也會逐漸崩潰。 蘇聯人還發現,所有實驗中的食物的營養價值都降低了。微波食品的營養價值減了少 60%至 90%,包括礦物質和生化酶,維生素 B、C和 E,以及抗脂肪膽物 質,甚至連蛋白質的營養成分也減少了。研究人員還發現了荷爾蒙異常情況,特別是男性和女性荷爾蒙的分泌和平衡出現異常。此外,細胞膜的電解性出現不穩定現 象。維持正常的細胞膜電解性對細胞的健康和細胞間的連接是至關重要的。長期食用微波食品會導致永久性的腦損傷,造成記憶力下降,注意力無法集中,情緒波 動,智力下降。 Lita Lee博士是《微波輻射對健康的影響–微波爐》一書的作者,也是我的廣播節目的嘉賓。她在書中寫道,每台微波爐都會洩漏輻射。微波烹飪的食物會產生有毒 和致癌的附加物。Lee博士觀察了食用微波食品者的疾病狀況,發現其中淋巴紊亂的狀況,患者很容易得某些癌症,包括腸胃癌,並和容易造成消化系統的紊亂。 結論:我們必須記住三件事: 第一,微波食品會產生新的有毒甚至致癌的化合物; 第二,食物的營養價值嚴重流失; 第三,當你吃微波食品時,身體會暗中產生一定的變化。這些食物容易導致癌症,荷爾蒙失調,淋巴和消化系統紊亂,血液和免疫力異常,情緒低落,永久性腦損傷,甚至還有心臟病。
1 occurrence2 responsesabout 3 year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