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有中華,如日方升
百年國恨,滄海難平
天下紛擾,何得康寧
披荊斬棘,誰與爭鋒


轉自
台北政大同學群
(網文)


我原本就預料共產黨當局和美國的這次會談可能要開罵,只是沒想到罵得這麼兇。這是中美兩國180年的外交關係史、甚至是整個世界外交史上的關鍵時刻。共產黨說的這句「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頓時刺激了我這個歷史學人的職業神經。

歷史與現實,有時是驚人的相似,有時也是令人感懷的對比。1900年是庚子年,1901年是辛丑年;2020年也是庚子年,今年也是辛丑年。間隔了120年。

1901年的中國政府,和外國列強簽訂了《辛丑條約》,4.5億中國人一人一兩白銀,支付了「庚子賠款」。2021年的中國政府,和世界霸主公開叫罵,因為這個霸主集結了新的「八國聯軍」、想讓中國再次支付「庚子賠款」。

區別在於中國方面的談判者:孤立無援、滿臉屈辱的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王大臣奕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李鴻章,換成了針鋒相對、唇槍舌劍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楊潔篪、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

區別更在於中國方面的國力。今日的中國,早已不是120年前的中國,更不是1840年的中國。

清帝國政府不是沒有外交人才。郭嵩燾、薛福成、何如璋、曾紀澤、張蔭桓、楊儒、黃遵憲、張蔭棠……哪一個不是超群絕倫的外交先驅?但是,能挽救大清帝國喪權辱國的悲慘命運嗎?能避免「一割香港、再割東北、三割臺灣,一賠4千萬、再賠2億、三賠4.5億」的割地賠款嗎?能抵抗英國、法國、俄國、日本、德國、美國的蠶食瓜分嗎?能解決「亡國滅種」的危機嗎?

北洋軍政府不是沒有外交人才。伍廷芳、汪大燮、胡惟德、孫寶琦、陸徵祥、顏惠慶……哪一個不是瑚璉之器的外交砥柱?但是,能改善中華民國任人宰割的國際處境嗎?能洗刷《二十一條》的「五·九國恥」嗎?能在巴黎和會上為中華民國爭取屬於戰勝國的合法權益嗎?能應對日本、英國、法國、美國的咄咄逼人嗎?能擺脫「次殖民地」的不幸遭遇嗎?

國民黨政府不是沒有外交人才。施肇基、陳友仁、王正廷、王寵惠、伍朝樞、顧維鈞、郭泰祺、傅秉常、蔣廷黻、魏道明、何鳳山、楊光泩、葉公超、沈昌煥、朱撫松、錢復、歐鴻鍊、胡志強、介文汲……哪一個不是出類拔萃的外交棟樑?但是,能不讓外國艦船在中華民國的江河湖海暢行無阻嗎?能在國際舞臺上阻擋日本的侵略腳步嗎?能展現自己作為世界四大國(美蘇英中)的實力嗎?能不被美蘇兩大霸主在雅爾達會議上玩弄於股掌之中嗎?能制止外蒙古的獨立嗎?能維護自己作為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美蘇英中法)的尊嚴嗎?能不讓美國大兵駐紮在中華民國領土之上嗎?能不讓我們擁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國淪為僅有250年歷史的美國的附庸嗎?能不唯美國馬首是瞻、不仰美國人的鼻息嗎?

1919年的巴黎和會上,中華民國外交部長陸徵祥的那句感慨「弱國無公義、弱國無外交」,同樣適用於今天。所謂「強權即公理」,但實際上,公理在強權面前,無比脆弱。弱小的國家,在21世紀依然會任人宰割、飽嘗屈辱。哪怕你多麼地義正辭嚴,別人也不會搭理你;哪怕你受了多少委屈,別人也不會同情你;哪怕你擁有真相,別人也會污衊為「謊言」;哪怕正義在你那一邊,別人也會把你扭曲成「邪惡」。

120年過去了。2021辛丑年的中國,早已不是1901辛丑年的那個積貧積弱的中國,但世界還是那個恃強凌弱的世界。世界沒變,只是中國變了。變的不是外交人才,而是外交人才在面對洋大人時所倚仗的國際政治影響力、軍力、經濟總量、貿易總額、文化軟實力等幾乎所有領域的全面的綜合國力。

熟知我國歷史尤其是1840年以來的苦難歷史的我,看到我們中國的變化,甚感欣慰。

國有中華,如日方升。
百年國恨,滄海難平。
天下紛擾,何得康寧?
披荊斬棘,誰與爭鋒?

歷史與現實交錯下,是煥然一新、蒸蒸日上的中國與中國人,是未來可期、前景光芒、必將重返世界之巔的中華民族與中華兒女!

👍一篇寫得非常確切詳盡的中国近代史文章,激勵我中華兒女,在當今世紀,勇往直前,迎難而上,乘風破浪,復興我中華民族,勇敢榮耀地站立於當今世界民族之林 🙏

近 31 日
3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