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職業棋盤手嘅心聲:

"時間已過去快20多個小時了,但我現在手還是顫抖的,心情非常激動。或許多年後,大家談到這次事件,依然會心情澎湃、故事波瀾壯闊。

21年前,我和媽媽在電視上見證了金融大鱷索羅斯在香港被拔掉毒牙,雖然不是很懂,但像獲得最喜歡的大禮物一樣歡呼雀躍。因為當時父親在金融部門上班,當時參與了對索羅斯們的狙擊戰。索羅斯的慘敗,就是父親的勝利。

21年後,我想父親和母親也會時刻關注和我有關的資訊,也會為我們再次拔掉索羅斯的毒牙而興奮不已。我們用智慧和團結,捍衛了香港金融穩定,保衛了香港人的財富。作為見證者和親歷者,我覺得人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覺得近期的不眠不休是值得的。

簡單的說,9月5日港交所暫停衍生品交易將是一次載入史冊的驚心動魄的金融戰。以索羅斯為首的金融大鱷,預期到香港“顏色革命”(或者他們說的“時代革命”)已失敗破產,急欲落袋為安逃離香港,但惡人有惡報,成功被我們“關門打狗”。同時被我們痛打的還有“家賊”或者說“引鱷入室”的家狗黎智英一夥。

一、索羅斯捲土重來,黎智英成為頭號打手

21年前,索羅斯聯合一群金融投機客,在東南亞大顯身手後,又瞄準香港金融市場,繼續採用做空貨幣和期指的方式掠取暴利。最後時刻,在中央政府力挺下,在1998年8月最後的共10個交易日中,香港特區政府約動用相當於1200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將恆生指數上拉1169點。時任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宣布: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港幣的戰鬥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索羅斯一夥在港攫取暴利美夢破滅。

21年後,索羅斯心有不甘,梟雄“一世惡名”不能毀於香港。又開始在香港進行佈局。這次他吸取上次教訓,不僅在資金上做足了準備,在政治上也做足了功課。不是簡單發動金融戰,而是通過線下實體戰即顏色革命,為金融戰提供直接助力。

在香港,索羅斯利用其控制的基金會,通過肥佬黎,直接支持亂港行動。一方面,給參與亂港暴亂遊行集會的人員發“工資”。根據重要性分出等級,骨幹級別的一天可拿到3000港元,一般人員也可分到300港元。有錢都能使“磨推鬼”,更何況是讓一群迷茫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上街。另一方面,給亂港人員提供“裝備”。包括提供用於“偵察警情”的望遠鏡和斷章取義造假新聞的攝像機。目的很簡單,只有香港社會足夠持續動盪,香港的金融市場下降幅度才會足夠大甚至崩盤,索羅斯一夥才能賺錢足夠多的暴利。

索羅斯在香港人生地不熟,單有錢也難成事,需要本土打手。頭號打手就是黎智英。狗改不了吃屎。黎智英也是金融市場上的投機老手。在2014年發起佔中運動時,他就砸巨款做空港股期貨,嚐到了甜頭。這次,他更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臭味相投,與索羅斯一拍即合,成為索羅斯控制的基金會在港活動主聯絡人。索羅斯直接將現金給黎智英,黎智英再負責資金分發和購買設備。黎智英和索羅斯隨著香港局勢不斷緊張而買入期貨空單,做空港股。一方面用蠅頭小利號召年輕人往前衝、肆意放火破壞,另一方面在背後賺錢。這些錢可以說是那些年輕人的血汗錢、也是港人的血汗錢。

隨著香港民眾不斷被他們鼓動,港股也在近兩月大幅下跌。索羅斯一夥和黎智英開始大舉買入空單建倉。數據顯示,8月13日,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恆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在T+1時段內創新高,所有期貨及期權合約達到251428張,小型恆生指數期貨63607張。保守估計,1998年索羅斯一夥持有10萬張空單,這次預計不低於20萬張。黎智英估計也有1萬張左右。

貪婪是資本家的本性。在7月份到8月初香港股市連續下跌之時,他們建倉並不多。黎智英信誓旦旦向索羅斯保證,會在8月31日發起200萬人大規模遊行。所以他們在8月初開始加量加碼,繼續做空港指。做著暴利的春秋大夢。

尤其是看到特首林鄭月娥疲憊憔悴,看到港警被文宣不斷抹黑,看到美國以佩洛西為首的國會議員明里暗裡支持上街亂港,他們看到了暴利的希望。

但事與願違,8月31日百萬人上街計劃只變成了10萬人,聲勢大幅受挫。 9月4日,在林鄭要宣布撤銷修例消息提前被透露之後,香港股市大漲近千點。隨後林鄭發表講話,釋放誠意,民意開始鬆動回暖。 9月5日上午港股乘勢上沖。

敏銳的老鱷魚索羅斯發現形勢完全朝著相反的方向走,顏色革命已宣告失敗了,必須立即出貨逃命。 9月5日上午開始大手筆跑出期指空單,下午又開始拋壓股票,帶頭做空港股,希望最後 一搏勉強能有個好的收成。

上帝是公平的,惡人自有惡報。在老鱷魚準備撤離逃跑的時候,港交所衍生品交易“系統故障”,暫停交易。 9月5日上午,港交所市場網站及集團網站受技術問題影響,無法打開,午間港交所宣布暫停衍生品市場交易。 90%的交易都未成功。真是“天助我也!”對香港政府和港交所而言,真是一場“及時雨”!索羅斯一夥眼睜睜成了“被關門的狗”。 9月6日(週五)恢復交易,但看到9月6日港股繼續上漲,不知道索羅斯的心臟是否安好?不知道黎智英躲在哪裡哭泣或者是跪在老鱷魚跟前認錯?

損失知多少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給青年人鬧“革命”的成本,必然要在其他方面找補回來。利用“革命”尤其是暴力行為造成的社會混亂,促使金融市場大幅下跌乃至崩盤,埋伏其中做空的資本大鱷自然賺得盆滿缽滿。

香港恆生指數近幾個月大幅下跌,早已讓做空力量賺足。 9月5日無法交易,做空力量將遭受三方面損失,一是9月6日恆指上漲帶來的指數變動損失,二是為配合撤退大幅拋售手中股票打壓指數帶來的交易損失,三是資金成本即利息。

香港恆指期貨分為大期和小期。大期就是每一點指數變動等於50港元,小期就是大期的五分之一。今天恒指收至26515點,一手期貨的價值就是26515*50=132.58萬港元,目前期交所在大期的基本按金是一張104205港元,等於投資者付出10.4萬的按金,就能控制132.58萬的資產,槓桿倍數達到13倍。期指每變動一點,投資者的價值變動50港元。

9月5日下午恆指最低26283.12點,但卻無法交易,下午收盤又反彈至26515.53,索羅斯們必然買入的是看空倉,今天不能最低點交易帶來的單一張期指賬面損失就是( 26515.53-26283.12)*50=11620.5港元。因為按金是104205港元,因此損失率達11%。按照他們購買了20萬張空單,那麼損失就是23.241億港元。這天頭號打手黎智英損失估計在1億港元左右。 20萬張空單按金即成本是200多億港元,按照4%的年化利率,一天的資金成本是22萬港元。這裡面還沒有計算為了做空恆指低價拋售股票帶來的賬面損失。從9月6日恆指繼續高歌猛進可以看出,老鱷魚的判斷是對的,9月5日是逃跑的好時機,但錯過了。他們的損失進一步加劇,老鱷魚再次在香港斷了老牙。

現在我們可能要思考兩個問題,香港顏色革命破產,索羅斯這次能否再次全身而退或者會損失多少?香港青年為他人做嫁衣,搞亂香港,最終資本大鱷包括他們的領頭人黎智英撤退了,他們除了滿目瘡痍的家園,還獲得了什麼?"
近 31 日
91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索羅斯最近批評習近平是最危險的領袖人物 據聞這次大惡鱷是凱爾貝斯 還順帶黑了香港的顏色革命 孰可忍孰不可忍

本訊息有 1 則查核回應
Lin 認為 含有個人意見
引用自 Lin 查核回應
香港股市已經國際化或/和內地化,本地政經局勢根本影響不了港股升跌。和平和武力抗爭雖然有負面影響,但由於這有效令到《逃犯條例》無法通過,而這條例對於股市,顯然是極壞的消息。既然不能通過是大好消息,那麼,它也許足以抵消大批市民抗爭的壞影響,還有少許進帳。

不同意見出處

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19-07/08/35261.html

周顯:遊行和抗爭對股市的影響

2019-07-08 6月9日,「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民陣估計有103萬人參加,警方則估計是24萬人,無論如何,聲勢之浩大,既震驚了香港,甚至驚動了全世界,全球傳媒都廣泛報道。 在前一個交易日,6月6日的恒生指數收市,是26,965點。在大遊行後的翌日,即6月10日星期一,市場究竟是怎樣呢? 開市是27,206點,比起6月6日

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19-07/08/35261.html

以上內容「Cofacts 真的假的」訊息回報機器人與查證協作社群提供,以 CC授權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4.0 (CC BY-SA 4.0) 釋出,於後續重製或散布時,原社群顯名及每一則查證的出處連結皆必須被完整引用。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